正文 第103章:大殿之上

    <---凤舞文学网--->

    那人双眉微扬,嘴角居然浮出一丝微笑,喃喃地道:“你就是吕不韦?”

    “嗯。--凤-舞-文-学-网--”吕不韦不敢多话,只怕言多必失,他那一刻只是怀疑眼前这人,就是赵国目前声明最胜的四公子之一!

    这里是赵宫之内,岂是谁都可以进来,就算是官宦舍人进来,也都会战战兢兢,怎会像此人这般洒脱。此人浑上下暴虐之气十足,想来必是最得赵王宠的四位公子之一,也就是既定赵王接班人的候选者,吕不韦不由慎言不语。

    见到吕不韦的态度,那人露出好奇的样子,“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认得你?”

    吕不韦挤出一丝苦笑,“当然想知道,但却不好开口相问。”吕不韦虽然如此说,心里却暗骂此人无耻!想告诉我你是谁,就说嘛,还要让我问你,真是病态!

    一丝恼怒闪过那人双眸,转瞬冷着声音道:“是大王告诉我,你在这里的,也是大王让我来见见你,可能……可能是怕本公子一怒之下,要了你的狗命吧!”

    吕不韦早就料到此猖狂之人,必是四位公子之一,又见其对自己满是敌意。马上确定,此人正是惦念上蔺相如孙女的公子布。想到在濮阳,刺杀自己等人的那四名韩女,吕不韦恨不得一把捏碎,这公子布的喉咙。但吕不韦却深知,自己不能如此去做,毕竟自己现在不是孑然一之人,而是背负了吕、郭两家无数人的命和将来。吕不韦想到这里,深吸口气,脸上挂起淡淡的笑容,没有对公子布做出任何应答。

    “我听说你很聪明?”公子布见吕不韦如此沉稳,更是避而不谈自己的确切份。淡淡地道:“既然如此,我考你个问题。”

    吕不韦知道这公子布对自己很是敌视,但却也不好拒绝其所请,只好硬着头皮道:“我是个乡野之人,连这赵宫中的规矩都不懂,聪明更是谈不上。”

    “乡野之人?”那人听了吕不韦的自贬,竟然笑了起来,上下打量了吕不韦一眼,“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一会见了大王,休得胡说,免得给自己惹上麻烦!”

    吕不韦微微错愕,吕不韦想到过公子布来此的千般可能。却根本没有想到这公子布,是被派来传自己进见赵王的!

    派个跟自己有隙的公子布来召见自己,吕不韦实在不明白惠文王心中,是出于什么目的。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吕不韦跟在公子布的后面,向王宫内的大行去。

    赵宫大之内,两侧站立了二十几个年纪不等的赵国大臣,中间上坐着五十多岁,衰老异常的赵惠文王赵何。

    望着白发苍苍的惠文王,吕不韦很难想象他只有五十几岁。比起他那小了十来岁的王弟平原君赵胜来,完全就像是两代人。

    “父王,儿臣已把吕不韦带到!”公子布依然桀骜的说道。

    “大王在上,吕氏不韦有礼了。”吕不韦说着,单膝着地,恭敬拜礼。

    上佝偻着子的惠文王,正了正子,咳了几声,喘道:“起来王终于见到了破去齐国谋的智者,也算是人生一件幸事啊。对了,听闻你前些时候,还灭了千多匈奴,可有此事?”

    “侥幸之事,不值一提!”吕不韦站起来,客气地回禀道。

    惠文王兴致勃勃的道:“可否给本王讲上一讲!”

    吕不韦恭敬的回了个礼,把灭匈奴的事,绘声绘色的讲了起来,目光却在中审视起来。

    左面站着的大臣,都穿着褐色的丝织深衣,为花白,材瘦小,面目隽雅的老者,只见他一捋颌下长须,颇为欣赏地望着中的吕不韦。

    这样的慈祥长者,吕不韦本已对其是大生好感。但望到伫立在老者下首的平原君,吕不韦马上警觉起来。这老家伙应该就是,老谋深算的赵之名相蔺相如了,自己差点就被他伪装出的善意,蒙蔽了双眼。想到他当初挑弄公子布对自己生出恨意,派人暗杀自己之事,吕不韦对其好感顿失,随之对其暗暗警惕起来。

    顺着平原君往下,都是些三十多岁,四十左右的大臣,先自己一步进的郭纵,却也站在这群人的末位上。

    大右侧,却全是着铠甲带披风的武将,为首的就是大将军赵奢,其下手处,是个五十来岁的精壮老汉。这老汉的强壮程度,好象尤在王翦之上,大臂都快赶上吕不韦的腿粗。而且吕不韦观其气息,感觉此老者的实力,比起已达结丹阶段的赵豹来,恐怕还要略高一筹。

    老汉望着吕不韦的目光如刀,恨意十足,大有杀吕不韦而后快的意思。

    这威猛老头必是大将廉颇!

    吕不韦知道战国时代,唯有赵之名将可与秦国一比高下,无论是大将的数量,还是质量都不弱于强秦。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有二,一是因为赵与匈奴接壤,经常要与匈奴抗争;二是西面就是强秦,两国大战数年一次,小战几乎每月都有发生;这两处都给赵将提供了实战的机会,所以赵之名将的数量和质量,在战国时代可以说是无出其右。

    廉颇之下就是矮壮的赵豹,赵豹往下是一花甲的瘦高老者。这四人皆捧着一柄郭家新铸的铁剑。

    前面三人能获得郭家进献给赵王的铁剑,是在吕不韦意料之中,但最后这个老头为什么会得赐铁剑,他又是什么人呢?

    吕不韦顺着老者往下望去,后面的武将穿的铠甲和罩的披风,比起四人来,无论是质量还是华丽程度,都差得很远。看来都只是些尉官,再没有将军职务之人,但其中依然有两人引起了吕不韦的注意。

    其中一个年纪不足二十,材中等,相貌平凡,但一双眼睛却分外清澈明亮,望着自己的眼神很是复杂,仇恨中带着一丝感激,敬佩中却又有着一丝幽怨。

    吕不韦很是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个玻璃,难道他看上了自己不成?

    另外一人引起吕不韦的注意,却是因为他根本未着铠甲,只是一袭白色劲装,外罩半袖的长袍,站在众将之来这家伙长得就很是俊郎,再加上一打扮站于众将之间,大有统领千军的儒将风范。

    吕不韦打量完上众人之时,击杀匈奴之事,也已基本讲完。

    正在这时,猛地喀刺刺震天撼地一个惊雷,震得猝不及防的几位深衣文官一个哆嗦,随着又一道闪电,高坐于上的惠文王,却意兴潸然地道:“这天气真是变化无常!吕不韦,你先后为我大赵立功两次,本王打算封你为中大夫,负责管理王宫内的一应器物。”

    这好象是大内总管?少爷我可不想进宫做太监头子!吕不韦对这任命很不满意,正打算申辩几句,好使惠文王改变主意,正在内心计较之时,廉颇已是霍地站了出来,迭声道:“大王万万不可啊,这王宫之中,怎可让这初来之人随意走动,对我赵国官声大大不利!”

    公子布也是满面激动,他为赵国公子,强自抑制着绪,向赵王参拜道:“父王,吕不韦对我大赵并无太大贡献,他揭露齐国谋,也只是为了让卫国免于被灭。击杀匈奴更是无意之举!父王封其为中大夫,已是显示父王的仁厚,至于实职,还望父王斟酌。”

    看来这大内总管的职务,还是满有价值的嘛,不然这两个自己的对头,也不会如此强烈反对。想到这里,吕不韦却又对这官职来了兴趣。

    公子布话才一说完,那武将营中的白服人却上前一步,“父王,先前大将军奏请,让吕不韦进入我大赵军方。廉老将军却以其,不是我赵阀兵家出而拒之。平原君又奏父王,说吕不韦是商人之家出,打算让其负责税收和商业往来,也被布王弟否之。现在父王只是打算让其管理宫中器物,他二人还是出来阻挠,我实在不明白廉老将军和布王弟,到底是何意思?难道这吕不韦,一个新来我邯郸之人,就得罪了两位不成?”

    吕不韦听到白服者所言,这才知晓此人也是惠文王的儿子。观其说话的语气,也是深得惠文王喜的儿子之一,但却不知是公子燕、公子寂、公子穆中的哪一位。

    公子布见此人当面不给自己面子,直接顶撞自己,怒得跳了起来,“赵穆,你这庶出之人,老实在军伍厮混就是,大之上,岂容你废话!”

    吕不韦这才醒悟,原来这白服者是公子赵穆,吕不韦对其一拜,转头望着大之上的惠文王,淡淡说道:“大王对不韦的厚,不韦深感荣幸,更加会铭记于心。但要是为得不韦一人,搞得我大赵众位公卿起了纠葛,那却是不韦不愿看到之事。不韦恳请大王容许吕不韦离赵,免得大王边将相失合,公子之间生出隔阂!”

    听到吕不韦有离赵之意,赵豹先急了起来,他唬地跳到中,拉住吕不韦的衣袖,对惠文王道:“王兄,这吕不韦是个文武全才,万万不可轻易放过。要是让吕不韦离开我大赵,必然是我大赵的一大损失啊!”

    公子布不屑一笑,嗤之以鼻的道:“文武全才?平阳君只怕言过其表了武全才凭他也配!”

    赵豹瞪了公子布一眼,“王兄,吕不韦小小年纪,就已撰写兵书一部。弟观其武略不在孙膑、吴起之下,直追孙武、司马穰苴!”

    惠文王一听,原本的颓然之色尽去,双眼闪烁兴奋的光芒,问道:“兵书现在何处派人取来,本王要亲自一观!”

    赵豹的惊人之语说完,不止是惠文王兴奋起来,中的赵国高官们也顿时鼎沸,武将虽然都是议论纷纷,文臣也是相互间交头接耳起来。

    蔺相如对赵豹所言,虽然不以为然,但他毕竟是丞相之职,见大之上已是乱如市集,只得站出来道:“诸位安静!如此吵闹成何体统!”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