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问责

    <---凤舞文学网--->

    二更!

    自从吕不韦改良完弩后,他每天都打算纠集众人,跟着他一起去狩猎,好显罢下自己的弩技。--凤-舞-文-学-网--但可惜的是,根本没有人愿意响应他的号召,尤其是郭大小姐,完全就是无视他的存在。

    但由于他把马匹的装备革新了,现在大家几乎有事没事,都喜欢去放放马。而吕不韦那骄傲的青螺驴,却根本不喜欢没事四处瞎跑。在它的心里,这是没有智慧的表现,只有傻了吧唧的马才会去干。

    ……

    吕不韦郁闷的趴在院中的软榻上,享受着桃细嫩小手的按摩,本应很是惬意的生活,却根本无法改变吕不韦糟糕的心

    “二少爷,二少爷,郭家主来了!郭少家主和郭小姐都躲起来了,说有什么事,让您先应付着。”吕梁对这通风报信的跑腿工作,还很是卖力,殷切的嚷道。

    “完了,我正打算革新郭家的铠甲,被你一打扰……”吕不韦痛心疾首的说道。

    吕不韦的话音未落,吕梁已是吓的魂飞魄散。要知道,现在吕府的第一号恐怖人物,就要数经常欺凌吕不韦的郭大小姐——郭婷柔了!

    这郭婷柔虽然在吕不韦的心里,简直就是刁顽任的代名词,但却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对家族的生意十分的上心。

    要是让这郭女魔头知道,自己打扰了吕不韦,使得郭家铠甲的改良被拖浅……

    吕梁想到这里,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冷汗刷的一下子就淌了下来。颤栗着声音说道:“二少爷……您不会真……真的去告诉……告诉郭大小姐吧!”

    吕梁边说边望向吕不韦,一见吕不韦那‘正气凛然’,一副你死定了的神,心里更是凉了半截,带着哭腔道:“二少爷啊,您就可怜小的一次在我一直对您言听计从的份上,拉小的一把吧!要是让郭大小姐知道了,我怕……我怕我是,再也没机会侍侯您了啊……”话还没说完,已是悲惨的嚎啕起来。

    吕不韦看着吕梁的本色表演,很是满意的点点头,故做大方的道:“算了,我看……”

    吕梁一听吕不韦的话里,还有转机,马上抹了几把眼泪,感激的望着吕不韦,等待着他的下文。

    吕不韦从软榻上跳了下来,走上前去,在吕梁的肩膀上大力拍了两下,豪气干云的说道:“放心,我会帮你隐瞒下去的,不过……明天开始,要跟着少爷我去打猎哦!”

    什么?现在你有了那可怕的弩,连王翦哥都不敢说稳胜于你,让我去?这不是等于让我去被虐吗?吕梁虽然心有不满,但面上却笑逐言开的说道:“二少爷放心,别说是打猎了,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小梁都不会皱下眉头!”

    “不用,不用,没有那么严重,只是被我虐几次而已!呵呵——”吕不韦见吕梁已经上,马上转移话题道:“小梁,你刚刚忙三火四的找我,有什么事来着?”

    吕梁着才想起,来找吕不韦的要紧事,马上焦急道:“对了!二少爷不提醒,我真就忘了!郭家主在大厅等着您呢,可能是您和郭家小姐的事发了!”

    吕不韦先是一愣,接着狠狠给了吕梁一个暴栗,“什么叫事发?我和冰冰可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吕梁马上附和道:“对对对,二少爷教训得对!您和郭小姐只是男女关系。”

    我靠,这家伙断章取义的本事,还真高。算了,谁让自己说的词不达意呢。

    吩咐吕梁先下去,吕不韦回头瞥了一眼,忍笑忍得面红耳赤的桃姐,摇头叹道:“好了,现在没有人,想笑就大方的笑出来吧!”

    桃一听,再也忍不住笑意,倒在榻上‘咯咯——’的笑了起来,前的一对玉兔,暴露在空气中大半,雪白雪白地很是耐看。

    吕不韦瞪大了眼睛,半晌,无辜的摊了下手,这丫头也蛮有韵味的嘛,要不要……

    龌龊的想法才一升起,吕不韦就是心头一惊,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好色了呢?难道是因为郭婷柔和自己每勾勾搭搭,打骂俏;还是因为水湄有意无意,拿几女和自己开玩笑?或者……

    桃一见长吁短叹,苦思冥想的样子。笑着站了起来,前雪白的峰峦,更是波涛汹涌。看得吕不韦一双色眼,蓝芒大盛,紧紧地盯在桃的前,一眨不眨,期盼着从那窄小的抹缝隙中,窥视到更多的光。

    桃见到吕不韦那火辣辣,盯着自己前的眼神,不怒反喜,眼里媚态横生,莺声道:“少爷,郭家主等着您呢,去得太晚,恐怕会失了礼数,我这就给您拿衣衫去。”

    吕不韦望着桃的背影,目光紧紧盯在桃那因为走动,而左右摆动,变得异常凸鼓的丰之上,恨不得冲上前去,大力的揉捏一翻。

    桃回眸媚笑间,却见吕不韦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部发呆。脸上火辣辣的红了起来,嗲声道:“少爷,您看什么呢,您……”

    吕不韦‘嘿嘿’坏笑两声,义正言词的道:“桃,你怎么了?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的裙子后面,红了好大一片呢?是不是受伤了?我马上去叫越人兄弟过来,让他给你——疗伤!”

    说着,吕不韦故意扮作要去叫人的样子,桃焦急的把他叫住,“少爷,别……别去叫人,我没受伤,我是……”说到这里,却猛然想了起来,吕不韦可是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地老手,夜夜弄得水湄大声惨叫,岂能不知这月事的道理。知道却还故意来问,摆明了就是引人家嘛,桃想到这里羞红了双颊。羞涩的回头望向自己的裙子后面,一见粉红的裙子后面洁净如故,恼怒的转过头来,秀眉微憷道:“少爷!你……”却突然住了嘴说,因为吕不韦已经悄悄的溜出了小院……

    吕不韦来到了大厅,才到门口,就听见郭家主郭厚毅宏厚的声音响了起来,“贤婿啊,你可是等了你半天了,纵儿那混小子和冰冰那丫头呢!”

    郭厚毅的话音才落,吕不韦就摇头苦笑着道:“郭伯父,这郭兄说是要去遛马,冰冰说是要去看郭兄遛马,两个人都出去了啊。”

    这话说给郭厚毅,绝对不是隐瞒,而是直接出卖郭纵兄妹俩。

    郭厚毅先是大骂儿女不孝,而后微笑着站了起来,大有深意的细细打量起吕不韦来。半晌儿,用商量的语气道:“贤婿啊,三叔把你改良弩机的事,都和我说了,而且建议这技术不要泄露出去。这弩太过锐利,有伤天合。”

    吕不韦一听,差点笑掉大牙,心说:还有伤天合?你郭家做兵器生意,都做了好几辈子人,数百个年头了,怎么不说这话?完全是言不由衷嘛!

    吕不韦转头看了看笑意盈盈的郭厚毅,摆出纯善的笑容道:“郭伯父所说甚是,小侄一定按照您的意思,对任何人都守口如瓶!”

    略微停顿了下,吕不韦继续说道:“但希望铸造坊那里也要做好保密,莫要让人泄漏了出去才好。”

    郭厚毅见吕不韦应承下来,自是满心欢喜,连连点头,表示郭氏族人,一定会对这技术保密起来。

    郭厚毅接着又压低声音道:“而且那新式马鞍和马镫、马掌之事……”

    这也太过分了吧,我背着剽窃后世‘古人’,发明创造的骂名,你却想把这跨时代的技术,都变成你郭家的独家专利?吕不韦正打算对郭厚毅的得寸进尺,予以反击。却猛然想起,将来这郭家铸造坊,自己将占有一半的利润。而且郭厚毅郭家主,还把唯一的女儿,郭婷柔许配给了自己,自己可谓是人财两得,一腔怒火瞬间就变成了闪闪发光的金子。

    “伯父所请,不韦岂敢不应!”

    郭厚毅满意的拍了拍吕不韦的肩头,悠悠叹道:“贤婿啊,你父与平原君他们,已在平贲城停留了五。想来凌远城主感激你对他儿子救命之恩,也已表现得差不多了。所以我想三之内,你父等人一定会到达长平。到时候是不是,先把你和冰冰的婚事定下来啊?”

    吕不韦听了微微一鄂后,却马上明白过来郭厚毅的意思。吕不韦其实是从心里喜欢冰冰,也很想娶她为妻,但要真的那样做了,水湄怎么办?让她如何处之?

    虽然水湄表面上接纳冰冰,而且还劝说过吕不韦娶冰冰被正妻。但那只是她的态度,并不代表她内心真的很愿。

    吕不韦很清楚这东西,一向都是自私的,这一点无论古今,都是一样。

    古代男子可以三妻四妾,并不能说明古代女子放得开,愿意和别人一起分享自己的人。而是她们无力去抗争!

    水湄就是无力抗争的那种人,被别人分享自己人的痛楚,她无法向任何人去倾诉,包括她的亲哥哥王翦。

    因为王翦虽然疼自己的妹妹,这世间唯一的亲人水湄。但他是男人,而且还是个很有大丈夫气概的男人,从他内心深处认为,像吕不韦这样的男人,就应该三妻四妾,女人无数。

    吕不韦想到水湄,清了清喉咙道:“郭伯父,关于这婚事,我想不要急于一时,毕竟冰冰是郭氏铸造家主的千金。完全可以算得上是,天下间有实无名的公主。要是这婚事太仓促的话,我怕外人看了会笑话。”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