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有备而战

    <---凤舞文学网--->

    二更送到!

    下周是二类小封面推荐,成绩如何,就靠各位大大出手了!

    废话妖孽也不说了,咱努力地大大们努力的顶咱!

    啥叫完美,这就叫完美!

    十二点后,连更两章,大大们要有晚睡的,就等等,把手里票票都送给勤劳的妖孽吧!

    “咻——”

    一支燃烧着火焰的响箭,冲天而起。--凤-舞-文-学-网--尖利的啸声,以吕府为中心,大半个濮阳城,都清晰可闻。

    “她们要动手了!”郭纵说完,‘铛——’的一声,肋下长剑已被拔出鞘来。

    泛着森寒幽蓝光芒的蛟牙毒刃,也出现在吕梁的双手之上。

    “郭少家主,咱们莫要让房中的美人等急了!小的给您开道去了!”吕梁说完,如狸猫般灵活的体,已是到了屋檐下,用手中蛟牙毒刃的刀柄,轻轻推向房门。

    ……

    吕不韦骑在那脸蛋略圆的女子上,正与旁边肤色略白的女子,拉扯着她那已经半开的裙带时。尖利的响箭声传来,吕不韦愣了一愣,手上动作一滞,纳闷得道:“这是搞什么嘛,大半夜的难道是山上的贼人下来打劫?这山贼来打劫拥有驻兵的城池,还真是新鲜事儿!”

    见吕不韦注意到尖利的箭声,那吕不韦下脸蛋略圆的女子,却对那肤色略白的女子一使眼色。

    肤色略白的女子,马上拉住吕不韦的手,一把扯去了自己的裙带。雪白的脯,大半露在空气中,只有一小半,还包裹在那窄小的抹之下。眉目如丝的望着吕不韦,嗲声道:“少爷——”

    吕不韦的手才抚上,她那白皙的丰硕美下那脸蛋略圆的女子,也拉起来吕不韦的另一只手,拽向自己的裙领之内。

    吕不韦脸上带着亵的笑容,心里却冷笑起来:约束本少爷的双算动手了吗?

    吕不韦的两只手,分别握住两女各一只,缓而有力的揉捏起来。两女见吕不韦眼里,燃烧起了熊熊火,互相略一点头示意,两人闲着的手,都枕到了头下,恩咿喔哎着,扭起了子。

    突然,两只本是晶莹白皙的玉手,骤然,向着吕不韦的眼睛和喉咙而至。吕不韦下脸蛋略圆的女子,手中握着一根泛着翠绿色光芒的发簪,取的是吕不韦喉咙;那肤色略白女子,击的却是吕不韦的双眼,玉手上两根指尖上闪着黄色利芒。

    惊变突起,吕不韦脸上笑容依旧,但眼里的却已全消,清澈的眼瞳收缩。两只本是抓的手,施展出少林擒拿手,快捷准确的迎上前去……

    ……

    吕梁才把房间的门,推开一条缝隙,一道寒光却是当到,准确的击在吕梁的心口处。

    虽然吕梁被吕不韦告之,不可穿着拉风的蓝鳞蛟甲,四处乱晃,但内甲却还是穿在衣内。受了一记暗器的他,不退反进,手上双刃已是十字相交,向前绞杀而去。

    门内之人,见暗器击中目标,本已是略微放松警惕。但却不料目标中招后,竟然冲了进来。当她看清被暗器中心口之人是吕梁时,先是一愣,接着却轻咦一声。

    就是这片刻的分神,她就完全处于吕梁的疾攻之下。她很不明白,面前的这吕府下人,中了自己染毒的暗器,却为什么不倒地毙命,而还能动作如此迅捷的攻击自己。

    郭纵蹲下来,捡起地上的暗器望去,却见是个比指头略长的三角之物,尖刃之上泛着黑光。

    “暗器上有毒,小梁小心点!”郭纵提醒道。

    吕梁一面继续着连绵不绝的攻击,一面笑道:“郭少家主放心,就算她把所有的毒器,都钉在我上,我也保证毫发无损!”

    郭纵以为吕梁在吹牛,怕他吃亏,冲步上前,一剑刺向那燕女的胯部。

    那燕女本来抵挡吕梁,就很是吃力,现在再加上个郭纵,马上就现出不敌之态。吕梁瞧准机会,一刀削向燕女的左耳处。

    那燕女才躲过郭纵的一剑,对于吕梁的这一刀,却是无论如何也躲闪不开。急之下只能略一侧,折腰压低子。

    谁知吕梁这右手刀只是虚招,见燕女体后仰。他冷静的左手垂下,刀刃朝上,向着燕女后脑挑去。

    燕女感到脑后生风,却实在无法闪避,只能把眼一闭,放弃求生之念。

    吕梁手中的刀刃,眼看马上就要触到燕女肌肤,他却手腕一转,锋利的刀刃马上换成了宽大的刀面,砸到燕女的后脑。

    郭纵望着倒地不起的燕女,嘘了口气,把长剑还入鞘中。却见倒地的燕女脑下,并无鲜血涌处,皱眉道:“小梁,你不会是没砍到她,她只是诈死吧?”

    吕梁手中双刃华丽地耍了几下,才插到后衣下的鞘内,得意地道:“二少爷说要活的,我只能砸昏她了。郭少当家,咱们去二少爷的院里和他们汇合吧。”

    ……

    吕不韦捏着那根发簪,另一只手扣住另一刺客的手腕,呵呵笑道:“你们可是被送来给我睡的,怎么,不乐意?那也不用下死手嘛!”

    两女岂会和他废话,闲着的手脚,纷纷向着吕不韦攻来。

    吕不韦脚下用力,跃到半空,体在空中,向后翻滚两圈,已是落到了距离榻数丈远处。

    “谋杀啊!兵器!”

    吕不韦的话,才一出口,一柄两米多长的大刀,就从房梁处飞下,正落在吕不韦伸出的手上。

    接着,一个壮硕的体,也从房梁上落了下来,手里持着一柄,和吕不韦手中一模一样的大刀。

    两女对视一眼,心里同时闪过一个念头:刺杀计划败露,对方早有准备!

    那肤色略白的女子,冷笑着从榻上站起,略微整理下自己凌乱的衣裙,“卫王说得没错,吕不韦你的确是个文武全才,既然已发觉我们的刺杀计划,却还敢以试险,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吕不韦笑着拱手道:“承蒙夸奖,愧不敢当!二位是放弃抵抗,还是打算等我动手?”

    那脸蛋略圆的女子,却是跳起来,向着吕不韦冲去。“少废话,手下见真章!”

    吕不韦手中大刀一舞。“大舅子,看住了门我这‘披风刀法’如何!”

    吕不韦从开始说话,到把话说完。手中大刀,已是从七个角度,往那女子上,挥出了不下三十刀。

    那燕女开始还慌乱的躲闪着,到后来却只能无奈的,连续后退。

    吕不韦的刀势,太过凶猛,别说燕女空着双手,就是手上持有兵器,也是难挡其锋。

    燕女还没等平服,刚刚紧张的绪,却觉上一凉,低头衣裙上已是多了十几条口子。

    显然这些口子,都是吕不韦的杰作。吕不韦只破其衣,却未伤其,只凭这份功夫,燕女就已知道,吕不韦想要取自己命,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之事。

    那肤色略白的女子,望见同伴衣裙上的口子。先是一惊,接着却对吕不韦不屑的道:“一个大男人,对付小女子,也要凭着兵器之厉,真是无耻之徒!”

    “激将法吗?虽然本少爷看出来了,却还是会如你所愿。对本少爷来说,对付你们两人,空手和拿着兵刃,本就没有什么区别。”吕不韦轻蔑的说完,手中刀向后一抛,已是掷给了王翦。

    “这样公平了招!”吕不韦脚下一发力,如离弦之箭,冲向两女。

    少林大擒拿手!

    吕不韦双手成掌,直击两女口,两女架起双臂抵挡,吕不韦化掌为爪,扣向两女手腕。

    两女忙反手迎去,吕不韦却变爪为拳,砸在两人的手背上。

    ‘喀、喀——’两声脆响,伴着两声。两女负痛抱着折断的手臂,忙出腿向吕不韦踢去。还没等收腿闪避,吕不韦的双手。已是幻出数条爪影,分别在两女肩臂、腿弯处抓了几下。两女哎声倒地,再难站起。

    轻易卸下两女数处关节,吕不韦脚步一划,已是退到了案几旁,坐下。倒了盏茶,吕不韦喝了一口,“怎么样?很疼,很难挨吧!没关系,第一次都会这样的,以后习惯就好了。”

    王翦敬佩的,对吕不韦一伸大拇指。“这大擒拿手,只有在不韦手上,才会有此威力。要是我与小梁等施出,只怕十几招,都不一定能拿下她们。”

    吕不韦呵呵一笑,“你们练习时间还短,多练上几年,自然就会收发由心。他们两处动作怎么这么慢,还没搞定吗?”

    吕不韦话音才落,外面就回应道:“谁说我们动作慢?我们可是早就完事了。”

    秦越人提着个,被五花大绑的燕女。推开了门,走了进来,平原君背负双手,风度依旧的跟在后面。

    平原君望了吕不韦房间里,还在地上翻滚哎叫的两名燕女,面上升起了怜惜之色,“如此佳人,奈何作贼!不韦,看在本君面子上,莫要让她们如此痛苦。本君见了这场面,心疼!”

    吕不韦站起来,望着倒地哀号的两女,无奈的道:“我本不想伤害你等命,但没有办法,君侯有令,不可不为!到了地府,可莫要错怪于我!”

    平原君一听,忙上前拉住吕不韦的袖子,把眼现凶芒的吕不韦挡住,苦声解释道:“我没让你杀了她们,只是想让你治好她们,别让她们再如此惨叫。”

    吕不韦白了平原君一眼,“君侯,这好歹也算是,才死里逃生,怎么就开始怜香惜玉起来了?”

    平原君支吾着道:“这……咱们不是还要问她们话嘛,她们如此哀号,如何问话?”

    吕不韦才不信,他会如此理的去看问题,肯定是打算问过燕女话后,再享受她们一番。吕不韦在心里鄙视着,这风流成的平原君,嘴上却叹道:“君侯博,实是大赵之福(妇),女子之幸()!”

    吕不韦走到榻前,蹲下去,正打算把两女卸下的关节接上。却听屋外响起,吕梁急切的声音:“二少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