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吕氏酒坊

    <---凤舞文学网--->

    夜半辛苦万分,求收藏,推荐票!

    拜谢!~

    水湄望着面前朝思暮想,惦念了三年之久的二少爷,紧张地抓着衣角,羞涩的偷偷打量起吕不韦来。--凤-舞-文-学-网--

    二少爷比以前要高了许多,子也要强壮了许多,样子……样子虽然没有以前俊秀,但却看上去更像男子汉了。

    水湄还在心里评价着吕不韦之时,却全没注意由于自己紧抓着衣角,而使得前本就丰硕的两座鼓鼓小山,更是峰峦拔起来。

    吕不韦望着两座拔秀丽的山峰,惯的就想伸手罩上去,但理智还是战胜了兽,摸了摸鼻子:还好没有流鼻血,不然可真要丢人现眼了!

    水湄也感觉到吕不韦眼神的变化,顺着吕不韦的目光瞧去,却发现自己前的峰峦得有些过分,本就潮红的脸颊更是羞红起来。

    “二……二少爷,我……我一直都是睡这房间的,我……”

    虽然水湄的话没有说清楚,但吕不韦却听了个明白,感人家是回来睡觉的嘛。惯的说道:“哦,睡觉啊,那你就快进来睡吧。”

    说完,吕不韦也觉得自己这句话里,歧义很大,狼狈的转榻行去,心里暗道:难怪自己刚刚感觉房间里有股子淡淡地香味,感是水湄一直住在这里的结果啊。

    咦,不对啊,按照记忆,这里应该一直都是自己的房间啊?难道……

    吕不韦想到将要发生的某些香艳场景,之物更是充血不已,低头往下瞄去,还好这战国时代的深衣很是宽大,下面已经尖得快要倒立了的东西,完全被厚厚的衣服掩盖,这让吕不韦放心了许多,剩去了许多的尴尬。

    想到自己是不是应该隐讳的说点什么,吕不韦转过来,才一张嘴,却还没等说出话来,一具丰满的女体已经撞入了怀中。

    两声惊呼几乎同时响起,吕不韦尴尬的后退两步:“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很苍白的解释。

    “我只是想问问,你睡这里的话,那我……我睡哪啊?”吕不韦说完,差点恨恨地抽自己两巴掌,这简直就是明知故问嘛!

    “二……二少爷,自……自然也是睡……睡这里的啊。”水湄说完,绕过吕不韦来到榻前,整理起榻上的被褥。

    吕不韦惯的回头,望着水湄整理被褥的背影,却很无耻的直接把目光投向水湄由于跪下子,而变得异常突起的美之上。

    很大、很圆、很感!

    水湄收拾好被褥,回头对吕不韦羞涩腼腆地道:“二少爷,可以……可以休息了。”

    “哦,好!”吕不韦答应一声,就转过来,把上的长袍一脱。回过头来,却见水湄正坐在榻上更衣,当下吕不韦的目光开始僵直,不再愿意移动分毫,认真的观看起这昂然地色来。

    水湄看到吕不韦那灼人的目光,落到她的脯处,俏脸一红,忙躺到榻上拉起被子,盖到上。

    吕不韦在心里暗叫了声——可惜!

    也挨着水湄的子,笔直的躺到榻上,心里却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上!还是不上!

    一方是男正常的生理反应,一方是多年来的道德伦理教育,吕不韦挣扎了半个多小时,直到水湄那光润洁白的大腿,搭到了他的小腹之上,丰盈的手臂绕上了他的脖子,吕不韦才毅然的决定——上了!

    吕不韦下定决心的那一刻,猛的转过头去,见到地却是水湄挂着笑容,已经熟睡了的俏脸。

    嗨!

    吕不韦懊悔的差点没落下泪来,却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搂着水湄纤细的腰肢,闭上双眼,艰难的进入梦乡……

    吕不韦的生物钟非常的守时,天色才微微见白,吕不韦就睁开了双眼,望着边还在熟睡的水湄,吕不韦艰难的从她那环绕在上的四肢之中,挣扎出来。

    望了眼立的家伙,吕不韦摇头叹息道:“也不知是太久没碰过女人的缘故,还是自己这新的体过于敏感,或者是水湄这女子本太过勾人,反正现在自己的反应是越来越强烈了。”

    踏出房间,吕不韦望着院子里种着的十几颗茂盛的桑树,行了过去,站在树丛深处,开始修习起《益寿阳法》来。

    过了一个多时辰,吕不韦收功睁眼,却见秦越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盘膝坐到自己边,吸纳起天地灵气来。

    吕不韦淡淡一笑,站起来,背着双手,往自己的房间行去。还没等行到门口,就听大哥吕不豕急切的唤道:“二弟,二弟,爹叫我来找你,打算带你去家里的酒坊转转。”

    “酒坊?家里的生意不是应该由长子管理的吗?爹这是什么意思,爹怎么能这样做!”

    “呵呵,二弟可能还不知道吧,哥哥我前年就已经是濮阳城主,卫蔸大人府上的客卿了。”吕不豕有些洋洋得意的道。

    客卿?应该也算是没有实权的官了吧?好像战国不少大人物,都是从这份混过来的,但人家跟的可都是位高权重的主子啊,你跟个卫国濮阳城的城主,有什么可高兴的?等以后兄弟我发达了,介绍些什么四君子、四大将的给你认识下!算了,站错队可是很危险的,还是等过个些年,我认识那秦国的质子秦异人子楚的时候,再给你铺铺路子吧。

    吕不韦心里,虽然对这小小卫国的濮阳城主的客卿份,很是不以为然,但嘴上却还是没少恭维吕不豕几句的,毕竟这大哥喜欢做官,还是不要打击他的积极为上。

    见到了父亲吕镥后,一家上下匆匆的吃了几口早饭,吕不韦就被拽着出门而去。

    来到吕氏酒坊,吕不韦边听着父亲的介绍,边四下无聊的观望起来。等到了库房时,父亲吕镥郑重万分的捧起一坛才灌满,还没封口的酒对吕不韦道:“韦儿,不是为父夸口,在这濮阳城里,咱们吕家酿出来的酒,永远都是最好的!”

    吕不韦望着父亲递到面前的酒坛,皱眉望了望里面满是酒糟气味的浑浊之物,屏着呼吸喝了一口,却还没等入喉,就直接喷到了地上,并嚷道:“什么东西啊,又酸又涩这也叫酒?有没有常识啊,就这度数,连啤酒的标准都不够嘛!”

    吕镥脸色沉的望着吕不韦:“真的很差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