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叫“来历不明”的年轻人

    <---凤舞文学网--->

    旧城的一座废墟边,“啊~!”哼了一声,躺在地上的张天羽挣扎着坐起来,然后小心的用骨匕刮着左臂上的擦痕,挑起的眉头显示出这人格中的刚毅与倔强,伤口中的沙石伴着鲜血慢慢被挤了出来。--凤-舞-文-学-网--

    “没想到这只受了枪伤,快死了的獠牙犬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力量!”直叫倒霉的张天羽想。

    当张天羽发现这只獠牙犬的时候,看上去已经死了的獠牙犬正趴在一颗爬天藤边,以为白捡了猎物的张天羽急急忙忙跑过来,这只正闭着眼睛的獠牙犬却突然迎头一撞。也许这已经是獠牙犬最后的气力,这一撞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虽然张天羽仍然被撞倒在一边,但是却让开了要害,獠牙犬最致命的獠牙并没有刺中目标。被獠牙犬撞飞的张天羽在地上滑出了不近的距离,贴着地面的胳膊也吃了不小的苦头,整个左臂上都是被擦伤的痕迹。

    “下次得小心了!”清理着伤口,张天羽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张天羽还有一个名字叫“来历不明”,这个名字是老部落长给起的,四年前失去了记忆的张天羽第一次出现在部落中的时候,带来了部落里第一把钢制的武器,一把小小的匕首。也许正是因为这个老部落长才收留了他,而且还给了他一个部落里的名字,让他以外来人的份在部落中生活下来。

    小心翼翼的再次接近了獠牙犬后,张天羽又试探着在獠牙犬上踢了两脚,软乎乎的尸体没了任何的反应。“让你撞我!让你撞我!”嘿嘿笑了两声,张天羽发泄一样,拼尽全力的踢了一阵子獠牙犬,然后长呼了口气的张天羽用骨匕在獠牙犬的肚皮上反复的磨起来,这种不算锋利的武器只能直刺并不适合切割,张天羽来部落时带来的那把匕首已经成为现任部落长的贴武器了。割开表皮后,张天羽开始熟练的继续其他的动作。像是个专业的屠夫,獠牙犬的内脏很快都被张天羽被掏了出来,参加过几年狩猎活动的张天羽基本上可以熟练的处理猎物了。在一堆脏器中挑选着能作为食物的部分,左臂伤口中流下的血同獠牙犬的血很快就混到了一起,当张天羽血糊糊的手在捏着獠牙犬的胃的时候,突然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用骨匕在上边一扎,一堆没有消化的食物残液一下子喷了出来。没来得及在意刺鼻的臭味,张天羽把手指伸到创口中摸起来,很快一个戒指一样的圆环被摸了出来。看着这个因为被胃液腐蚀的有些发黑的东西,张天羽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不错的收获,那张獠牙犬的兽皮可以做件保暖的衣服,而这个圆环可以当成自己财富的象征了,自己也可以同部落里的其他男人一样有个装饰物来表明自己的财产。

    没有任何的犹豫,张天羽把戒指在左手手指上比量了下后,戴到了粗细合适的中指上。看着上渐渐干涸的血液,这浓重的血腥味很容易吸引其他野兽前来觅食,感觉不妥的张天羽连忙拖着自己的猎物来到爬天藤的边上。这种会长到几百米长的植物,总是喜欢生长在旧城那些摩天大楼的废墟上。看着爬天藤主蔓边那些细小的藤蔓,张天羽仔细的寻找起来。很快张天羽握着一根不算很粗,根部有着五片叶子的藤蔓用骨匕刺了上去,拔出骨匕后,清澈的淡水马上泉水一样流了出来。爬天藤的藤蔓中的蕴含的水通常都是有毒的,但是只有这种有着五片叶子的藤蔓中的水才是无毒的淡水。

    在天然的水龙下,张天羽仔细的清洗着自己的猎物,带着血丝的水很快汇成一条小溪慢慢的流远。清理过獠牙犬后,张天羽又开始仔细的清洗起自己左臂的伤口来,如果伤口发炎,现任的部落长是不会安排部落医来给自己医治的。想到这里张天羽便咬了下牙,因为自己撞破了部落长同他弟媳的后,这个部落长就总是会找自己的麻烦,“要是老部落长还在就好了!”想到那个收留自己的老人,张天羽就一阵叹息,“希望他在天堂过的好吧!在那里他一定会过上城市人的生活!”张天羽在心里为老部落长祈祷了下。

    伤口重新被清洗过后,被水冲洗的血液顺着胳膊慢慢流过那个色彩斑驳的戒指,张天羽突然感觉带着戒指的手指一痛,一种被咬住的感觉传出来。这感觉让张天羽心中大惊,巨大的刺痛感开始遍布张天羽的全,全的骨骼和肌似乎都被敲断、撕断,一种被变成碎片的感觉让张天羽想叫喊,却又喊不出。接着大脑中树木疯狂生长的感觉又传出来,强行被撑大、生长的感觉让张天羽头痛裂,耳膜中不断响起“啪啪”的声音,眼球似乎要被挤出眼眶,体也似乎失去了控制。“嘭嘭嘭!”在连续的放了几个带着恶臭的响后,张天羽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天羽才慢慢醒过来,看着已经快变黑的天色,张天羽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不短的时间。所幸这里是接近城郊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大型的食动物,如果有也是那些城里的贵族们。站起的张天羽大脑中已经没有了刺痛的感觉,却多了份清灵,只是呼吸时肺部有些刺痛,做了几个深呼吸后,便感觉舒坦起来。“似乎是多了些什么!”张天羽想,但是这种别样的感觉又说不出来,这是份非常奇怪的感觉,张天羽感觉自己的体似乎强壮和轻灵了许多。捡起骨匕别在腰间的系带上,又把獠牙犬的兽皮披到上后,张天羽拎起獠牙犬的尸体扛到肩上。拎起獠牙犬的时候,感觉獠牙犬的重量似乎轻到没有感觉了,感觉奇怪的张天羽摸着獠牙犬嘴上伸出的獠牙,握紧后突然一拉,通常只有变成骨架后才会被取出的獠牙,被张天羽一下子拔了出来,这种锋利的尖牙是天生的匕首或者长矛的矛头。感觉自己力量突然变的如此之大的张天羽有些愕然,想到刚才的异状便又释然了,也许自己遇到了什么幸运的事了,想到这里张天羽抬手看了下,左手的中指上空空如也,但是带着戒指的感觉却还在。

    “啪!啪!”清脆的枪声突然响了起来,心里一紧,张天羽扔下了肩上的猎物,向着枪响的地方跑过去,城里的贵族又开始“狩猎”了!张天羽所在的部落并不大,能参加狩猎的只有五十多个人,这其中还并不是都是强壮的男人,能拿起长矛的小孩和女人也包括在内。这次同张天羽一组一起出来狩猎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张天羽在部落中最好的朋友之一“闪亮方片”,另外一个叫“羊骨”。

    寻着枪声的方向,张天羽小心的跑着,“啪!”又是一声枪响,远方豆点大小的膛口焰清晰可见,害怕被这个城里贵族发现的张天羽连忙压低了子。残垣断壁的废墟间,两个慌张的影飞快的跑着,不远处一个制高点上拿着步枪的男人正在举枪瞄准,看样子他是故意偏的,这种戏弄猎物的举动说明他是个高明的猎人。

    一点一点的青烟在被追逐的两个人脚边升起,被当成猎物的两个人更惊恐起来。张天羽躲在一段断墙边看了眼后,匍匐在地上小心的向着两个伙伴爬过去。“啪!”又一声枪响后,“羊骨”突然跪在地上大哭起来,“闪亮方片”回头看了下自己的同伴后,逃跑的速度更快了。

    “开枪啊!快打死我吧!”“羊骨”两手放在前跪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喊着。

    威廉看着在叫喊的猎物,吸了口嘴里的雪茄后,吐出了一个圆满的烟圈。带着畅快的微笑,威廉开始给弹仓装子弹,这种田式步枪是种五发弹仓的手动步枪。用力向下一压,弹桥“嘡”一声飞到了一边,推上枪栓后,威廉半跪着准备瞄准击。看着城里贵族的动作,张天羽知道“羊骨”凶多吉少了,像自己这种生活在野外的“野人”,只能是有着先进武器的城市贵族们的猎物。

    “啪!”凝注了威廉所有精力的一枪了出去,看着枪口的闪亮,“羊骨”感觉到自己终于可以挣脱这种恐怖了,然而张开双臂迎接死亡的“羊骨”,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感在上出现,不敢相信的“羊骨”站起来用手摸遍了全,手上没沾到一点血。看着“羊骨”的举动,威廉熟练的拉枪栓退弹,弹壳清脆的落在地上。

    张天羽用力的握了下骨匕,刚才那个城里贵族的一枪,准确的击中了还在奔跑的“闪亮方片”,这个可怜的年轻人连痛都没来得及喊出来就扑倒在地上。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就这样毙命,张天羽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借着自己没有被发现的优势,张天羽利用高低的地势慢慢向着那个贵族所在的位置兜过去。

    对于在不到百米的距离击目标,威廉有相当的信心。作为一个城市中普通的小贵族,威廉总是被集团中的大贵族们打压。一次偶然,威廉加入到了狩猎“野人”的活动后,便迷上了这种血腥的娱乐。想象着自己的上司们一个个倒在自己的枪下,打死这些同样有四肢有大脑,同自己说着一样的语言的“野人”,威廉总是非常有满足感。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末日边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