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 清明 第189章 可慰平生(大结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2时三刻的打更之声响起。赵耘拍了拍怀中小剑的脸。“弛愕迪!小剑乖,姐夫在船上等你。你不来,我便不走。”

    小剑抬起头来,忘的吻着赵耘。

    赵耘不放心,又叮嘱了一句:“答应我小剑。”

    小剑点点头,眼泪却再也止不住,肆意横流。

    赵耘擦干她的泪水,在她唇上轻轻一点,大步往营外而去。

    “姐夫,对不起,对不起,如果小剑食言,你不要怪小剑”

    赵在路狂奔,往东面而去,上带着路引,也不怕守军的盘查,只五六光景,便赶到了饮马场,遇上前来接应他的司马善。

    两人久别重逢,欣喜若狂。高兴过后的司马善问道:小剑呢?”

    赵耘奇道:小剑说按瑜大哥的定计,往南面去吸引辽军了。”

    司马善矢惊失色,顿足道:“臭丫头,又不听劝。”

    赵耘也是懊恼,叹道:“她抬了瑜大哥出来,我被她骗了。不过以小剑的手,定然能躲过那些官兵。”

    司马善黯然道:“她,她要去刺杀陆匡。”

    “什么?!”赵耘大惊失色,悔恨道:“上京重地,那陆匡贵为国戚。岂能轻易碍手。唉,是我糊涂了。不曾看出她的异样。”说到最后。赵耘双手抱头,深深自责。

    司马善大事当头,不曾乱了方寸。出言:“贤弟小剑吉人自有天相。此处不可夹留,速速随我往东走,海边有商船接应。”

    “不,我要等小剑回来。”赵耘坚持道。

    “贤弟莫要坏了大事小右若能脱,早晚也能赶到海边来。辽军并无海船,一到海上我等便是安全了。却不象此处,是危险之地。”

    司马善苦劝良久,终于说服赵耘。离了饮马场往东而去。

    辽国上京道临潢卉,陆匡的府中。灯火透明,陆匡坐在偌大的厅中。饮着从东京府运来的美酒,厅中歌舞不断。每华灯初上,他便觉的冷清,临潢府经营多年,早与大宋寻常州府无异,但终是缺了一丝韵味。处其中。却是索然无味。

    今的歌舞却有新意,其中一个舞者段婀娜,灯火之下,极是人,细看她的面容,却似曾相识。

    “且上来前。

    陆匡酒意朦胧,招手道。

    那舞者嫣然一笑,碎步上前,拿起桌上的酒壶,为陆匡斟了一杯酒。空气中。有一抹熟悉的香味,那是玉迷香的味道。

    小娘子好生面熟。”陆匡噢了噢鼻子,调笑道。

    “原是故人哩。”

    陆匡只道她会说话,笑道:“哪里的故人?西子湖畔,吴州渡头。某的故人,却是好多”

    “官人,喝完这杯酒,就上路吧,”

    陆匡大笑:“好,巫山路前,正该借酒壮胆。”

    一仰头,喝尽了杯中之酒。待他放下酒杯,只见自己的心窝上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

    小剑从口中透出三个字:“黄泉路。”

    陆匡仿佛感受不到疼痛,问道:“真是我的故人?”

    小剑冷然道:“你害我相公,我断然饶不了你。”

    陆匡搏着一口气,颤抖着道:“你相公是谁。”

    小剑露出一口白牙,恶狠狠道:“江耘。”

    陆匡再也抵受不住,从口中喷出一口血来,狂笑道:“江耘,好,好。俗事已了,我归去兮,”

    小剑飞起一脚,将陆匡踢了开去。此时的厅中,已经乱成一团。

    小剑从厅中起一把椅子,飞舞着,往门外冲去。

    从杭州来的商船停靠在岸边已经整整:十余,赵耘铁了心要等剑。任司马善和司马啸两兄弟怎么劝都不肯独自先走。我已经苦苦地等了近三年,岂能因此而留下遗憾。既然无法横行于天下,我总要保的自己家小的平安。

    好在此处足够安全,辽军兵士极少,即使派人来追赶,也是拿海船没办法,司马兄弟也是关心自己妹子的安危,便陪着赵耘等待小剑。

    天随人愿,他们终于等到了小剑。但是,与此同来的,还有大队的追兵。

    小剑策马狂奔,那马儿已经跑得脱了力,口吐白沫,随时都会倒下。

    赵耘站在船头,冲着小剑放耸大喊:“小剑快跑!”

    司马善急急地吩咐船家道:“起钴,起锚,快离了岸。”

    这边船缓缓地离岸,那边小剑也是跑的越来越近,赵耘在心中狂喊:小剑快跑!小剑快跑!小剑快跑!”

    辽军却不是吃素的,见难以追上小剑。领头的将校传令道:“放箭!”

    如蝗的箭雨泼天而下,往小剑上而来。小剑一个纵,跳下了马。拨足狂奔。

    连着十数天的逃亡生灶。托尽了她上的体力。人就在不远之处,为什么我怎么跑都跑不到他跟前”

    小剑快跑”江耘已经睚眦裂,若不是司马兄弟俩紧紧地拉住他,他便要跳下船去。

    小剑拼着一口气,已经跑到了岸边,怎想到一支箭呼啸而来,从剑的背后贯肩而过,带起一团血雾,将小剑落在水中。

    姐夫。对不起小剑实在跑不动了,

    小剑!!!赵耘已近疯狂。

    司马兄弟死死地拖住赵耘,拉他进了船舱,躲避如蝗而来的箭雨。大船离了岩。往海上而去。

    崇宁八年七月初九,丹阳。

    江老夫人的墓地建在丹阳城外的卜山之上,站在墓前远望,正可看到那条小河蜿蜒而过。江老夫人亲选的安睡之地,为的就是能看到他儿子坐在那儿钓鱼。

    然而。此时在墓前陪伴她的,却没有她的儿子。今年此时,离她辞世已经整整一年。

    江靖康此时已经六岁,正在山脚之下与小伙伴们玩耍。

    远远的走来一个衣着褴褛的人。脸上尽是风尘之色。

    小康儿却似有感应,定定地盯着那人,仿佛在哪见过。

    小康儿,那是乞丐,离他远点。”同玩的小伙伴提醒道。

    那人停住脚步,喃喃道:小康儿

    小康儿不知怎的,并不嫌他脏乱,脆生生地问道:“你认得我吗?”

    那人急步上前,紧紧地抱住了他,泪流满面:“康儿,我是你爹爹,

    小康儿的眼泪突然迸了出来,轻声道:“我也认得你,你是我爹爹,爹余…”

    赵耘十前在杭州登岸,雇了马车往家急赶,临走之时,记得司马兄弟的叮嘱,现今形势未明,不如先隐姓瞒名,让他俩上京城探探皇上的口风。再作计议。赵耘经小剑一事。也是心灰意冷,只想着与家人团聚。渡此余生。

    待到了家乡,打听之下,得知老母亲已经辞世,心痛不已,连家也不回,急急往母亲的墓地而来。

    师师与司马倩岳在幕前上香,只听得小康儿跑上山来,一路喊道:“娘。娘,爹爹回来了,”

    师师与司马倩苦笑不已,转回头朝那山路看去。

    天可怜见,真是相公!

    一家人喜极而泣,抱头痛哭。

    贺暄亦是老泪纵横,话不成言:“贤弟。受苦了”

    “母亲,儿子回来了,您安息吧,”

    所有悲伤的往事,羁留敌国的委屈,在这一刻,全部化作泪水,滴落在地。

    崇宁八年十一月,赵估发布了一道圣旨,向天下诏告,经大宋向辽国施压。不即将迎回皇室的血脉赵耘,朝野为之兴奋。

    赵耘微服上京,配合着出现在使节团中。赵估大开城门,出城一里,声势浩大地迎接了他的归来。

    叔侄相见,场面感动非常,让京城百姓传为美谈。

    赵估深念叔侄之,君臣之谊,留赵耘于京城,并直言道:“皇家中人不涉政事,虽是我祖宗家法,却有变通之处。子颜形特殊,勿需自缚手脚,太后临去之时,嘱咐过联。”

    赵耘推脱道:“事此至此,如何让微臣坏了祖宗家法。”

    赵估不应道:“何故推脱?你不相信联吗?皇妹和蓉儿一内一外,整里缠着联拿几个城池换了你回来。如今的偿所愿,莫要再伤了她们的心了。”

    赵耘却已是心冷,摇头道:“皇上莫耍再我了。臣只想找一个地方,安安静静过些平凡人的生活,在辽国的那几年,臣想通许多事。我已经努力过了,为这个国家做了一些事。改变了一些事,剩下的时间我想多陪陪我的家人。”

    话已至此,赵估无力再劝。况且赵耘的份摆在那里,君王的心,总是要考虑很多事,赵耘这么安排自己的生活,对于他并无坏处。

    “此事暂且不提,快去看看蓉儿吧。对了,还有我那妹子”

    崇宁八年十二月初一,汴水码头。

    江耘离京回乡,前来相送的人极多,江氏兄弟人愈老愈有精神,拉着赵耘的手道:“江社长,我兄弟俩只唤你江社长,处江湖之远,不可勿自消沉,当心忧天平,近的《大宋天下》上尽是漕粮解运当用钱票的呼声,几时江社长亲撰一文,定能促成此事。”

    赵耘点头答应道:“贤伯仲有命,江耘敢不应命。”

    江氏兄弟还要再说,却被司马善一把推开:“好了,该我了。兄弟,愚兄只问一件事,钱庄的分庄计划可行否?”

    赵耘乐道:“唔,时机已经成熟,只是入股的人选,要慎之以慎,宁缺勿滥。”

    “那是自然。”司马善大管世;司马倩已将钱庄的管事之位交给了他。此番正是新官吐刚时候,急着做出点成绩来。

    陆伯勤夫妇已在京城安家,此次并不随他回去。陆掌柜笑着道:“汝文大哥来了信。明年他调任扬州知府,离丹阳倒是近,说是让你到扬州去住,好每在一起。”

    赵耘大笑道:“我却不去,让他来丹阳做知县好了。”

    众人大笑。笑声中。高俅拨开人群,一个熊抱,将赵耘抱在怀里。高声道:“好好的京城不呆,你我兄弟何时才能再见?”

    “你想见他,任何时候都可以!”高俅的后,一个声音冷然道。将头上的斗笠摘下,正是赵估。

    赵耘心中一惊,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赵估打了一个响指,绽出一脸坏笑道:“想念一个人,只要一瞬间。

    赵耘大汗,君王的威仪何在,赵估同学,这里可是好多人呢。

    众人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好苦。

    这时,一个小丫环。挤进人群,将一封书信递于赵耘道:“江,不,赵大人,这是我家小姐临走之时留给你的书信。”

    赵耘认得她,是李清照家的丫环小玲儿,接过书信。问道:“你家小姐何时走的?去了哪里?”

    赵估却是八卦。说道:“李主编一年前便辞去了书报社的职位,随着李大人回青州老家了。拆开看看。”

    君王有命,赵耘如何敢拒绝,其他人倒是自觉,散了开去。高俅却是不怕,也凑了头过来。要看那封信。

    信中只有一张纸,纸上只有一句话。

    海角天涯,天尽之处,以待君来。

    “善。你可记的当在蒋水书院那番话,你都已经走到海角天涯,尚有何处不可去。去吧,别让她等太久,唔,联便让你去做那琼州知府,如何?”赵估眉开眼笑道,到头来,他还是没放过赵耘。这一抱负,岂能空老泉林,向太后若地下有知,只怕不答应。

    高俅窜掇道:“应了吧。李主编深意重。莫要再负了她。”

    赵耘眼前又浮现出李清照细眯的小眼,巧笑颜兮,顾盼生辉。

    “臣…”遵旨。”

    赵估卑天大笑。一挥走,走了。

    赵耘朝众人拱拱手,再无牵挂,跳上了船。

    “诸位,赵耘走了。”

    在一片恭贺声中。船儿离了码头,离了京城而去。

    码头之侧的酒楼上。蔡京须发皆白,一青衣,凭栏而望,看着那远去的船儿谓然而叹:

    “瘦竹空远,朱栏破。闲久,梦中无朋相思远。今佳友忽至,沽美酒无数,琴声谐。且进酒,风雅满院,可慰平生”

    崇宁九年三月初八。城南的政脚老陈的汤包铺前,停了一辆豪华的马车,赵怡差人下车买了一道汤包。

    此去琼州采风。来回只怕要大半年时间。汤包味美,正好在路上一饱口福。

    汤包铺的伙计们一脸艳羡的瞧着远去的豪华马车,口中调笑道:“那帘儿只掀了一角。我却看出,那是个极美的小娘子。

    座位上的一位老头哈哈大笑道:“何止是个美人,尚是个贵人

    。

    老头的笑声极爽朗。惹得过路的行人回看,其中一人脸现惊奇,停下脚步,腆着肚子。走进了汤包铺,点了一道汤包,在那老头的桌上坐了下来。

    “姑娘,汤包之中有蟹黄,其凉,有孕在的,最好不要吃。”那老头劝道。

    那腆着肚子的姑娘笑道:“那便不吃吧。老先生,有孕在,总是发脾气,想打人,却如何是好?”

    “孕妇最大,想发便发,想打便打呗,这么俏的小娘子,想来你那相公总是能忍受的。”

    “我想打的,却不是我相公哩。”

    “那又是何人。”

    话音未落,一个巴掌狠狠地扇在那老头的脸上,赫然留下五个红

    。

    “老东西,把别人的名字刻在石头上,想起来就让姑

    “你,你是谁

    “你听好喽,我叫小剑,司马小剑!

    全书完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