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 清明 第182章童贯矫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与大名府的钱庄不同京城的钱庄点起钱票来。却是快申才牧。两个钱庄掌柜的了吩咐,若有人拿大笔钱票来兑,则尽量兑以铜钱,四文一串的铜钱点起数来慢不说,更是搬运不便。市易司的差役们急得大喊大叫,钱庄的伙计们却有说辞:“银子早被人兑光了,也不知怎的,俱都赶在今来兑钱

    差役们有消息灵通的,自然略知自家之事,有苦说不出,只能加派了人手,分批赶运。那些退回了本钱的商家总算松了口气,银钱尚未到手的,只把市易司团团围住计要说法。一时之间,骂声不断,甚至惊动了东京府耸。经此一闹,市易司的最后一块遮羞布终于除去,露出他的丑恶来。

    吕提举在府衙之中如坐针毡,派去报信的人去了几批,却还等不来大名府的银车。若再拖延一两,这市易司的丑闻传至中,他的仕途可就完了。相比之下,库房里那一堆堆被商人们运回的玉米到并不让他心痛。经此一事,玉米必然价,到是应了市易寺的初衷,降价惠农。

    吕嘉问深吸一口气,唤过旁差役,吩咐道:“放出消息去,以市场价的八成贩售库房之中的玉米,那些尚未退到银钱的商家,若愿以货抵押,七成

    旁的差役苦着脸,嚅嚅道:“蓦大人,如今的东京的玉米之价,是,是一贯钱。”

    昌嘉问眉头紧皱,叹道:“速去办理,以亦无奈之举,放在库房之中,只怕一不如一丹。记住,以番现货现价,出了库房,概不退

    。

    商家们的了消息,心中却各有思量,现如今玉米的行早已价,初三那一的惊心动魄尚在眼前,大部分的商家不敢再像他市易寺一般搏一把,只有一些所欠银钱较少的商户不愿再等。便从库房中拉了出来,再去集市上发售,与上次不同的是,价格只是四分之一。用他们的话说,一来一去。一个换四个,买卖司这次丢人丢到家了。

    弹劾市易司扰乱市场,大敛商家之财的奏折就放在赵估的书桌之上。却并没有影响他的好心

    赵估正捧着枢密院送来的前线军奏报读得津津有味,西北刘仲武军自崇宁四只十一月二十五发兵青唐,一路西进,半路之上收到回军圣旨。监军童贯接到手谕,面无表地看完,将手谕塞进袖中,淡淡道:“无事。”刘仲武军趁势西进。一路之上未遇敌军主力,力克数州县,拓地三百里,歼、俘敌军数百人,功绩甚著。庆功之时,童监军从袖中拿出圣旨,传览众人,尽皆叹服。

    赵估看的兴起,抚掌大笑:“这老小儿倒是颇有胆色,联没看错他。唔,回军之,联当在明堂献俘,分赏众将领

    杨时自升了御史,一直很低调,不管是在朝堂之上,还是生活之中。慧贤雅叙的会员木牌他早就有,却一直不曾用过。是以今来慧贤雅叙,挑得却不是好时候。

    百时三刻。正是园中游人最少的时候,杨时一路行来,到是清净。待见到江耘,杨大人劈头便问:“小相公,空有满园风景,为何如此冷落。你道时常高朋满座,老夫却是不信。”

    江耘哈哈大笑,揖了一礼,笑道:“杨大人一来,附庸风雅之人自然避退了。

    杨时佯怒道:“小子是在骂老夫古板么?”

    江耘笑道:“不敢不敢,随我去桃园小坐。”

    杨时摇摇头道:“园中青梅在何处?”

    江耘道:“本是应景之作,散乱于园中,不看也罢。早时节,正是桃花初绽的景致,此时园中,没有比桃园更好的景致了。”

    杨时想必对当初的诗词大会颇有兴趣,一路之上。问个不停,江耘一一作答。待两人行到桃园,看着满树的新桃怒放,杨时心大好,已经上这个地方了。

    江耘笑嘻嘻道:“杨大人,我园中尚有两位主编,是名闻京城的大贤,也是像杨大人一般,等会我介绍你们认识。”

    杨时喝着茶,乐呵呵地点头道:“唔,我亦早有耳闻,此番眼见为实,你在潭州与我吹嘘之事,倒也属实。”

    江耘大汗。瞪着眼睛道:“吹嘘?”

    杨时大笑,放下手中的茶杯,道:“罢了,江学士独领风正当时。好了,尚有正事。”

    江耘点点头。收起玩笑之色,恭谨道:“杨大人可是为了西线边事而来?。

    杨时道:“不错,西北刘仲武军大捷,开边拓地。皇上这次赌对了,那董大人倒是福将

    江耘心中暗喜,赌对岂止皇上一人,我和高俅也是赌对了。人生真是一个大轮盘啊!

    “时势造人罢了”。江耘抑制住心中的激动,淡淡地说道。

    杨时见江耘笃定的模样,略感讶异,问道:“喔,小子亦深知边事

    江耘摇头道:“略懂罢了。青、唐之地,苦寒贫瘾,我大宋威压多年,刘仲武又是得力的大将,又兼此行粮草供应充足,谁去都是一样。不过,童公公能矫诏行军,倒是颇有胆色啊,真教人意外呐。”

    杨时深以为然,皱眉道:小相公,老夫现在想起来,你那道劝圣上勿以无稽之天变轻召大军的奏折上得真是时候,却是被你赌对了。”

    “如何算是赌。此乃江耘之天机也”江耘神秘”一笑。继续道!“若是一切顺利。江耘的知交好友,高俅只绷镇齐此玄都在刘仲武军中,想来分些军功总是有的。”

    杨时大笑,不由得他不赞赏小相公博弈的手段却走了得。当下,从袖中抽出两份奏折来,笑着道:“如此,且麻烦小相公,待老夫集谋一番,这两份奏折。该上哪一道才好?”

    江耘很感兴趣,问道:“一事之奏?”

    杨时薄怒道:“一事之奏小子以为老夫是王钦若乎?”

    杨时生气是有道理的,史载真宗之时的宰相王钦若好迎合上意,卑就一事预先写好两道不同的奏折藏在两袖之中,在朝堂上以观风向或以皇帝之好恶来决定自己所为。

    “两事之奏。一为开边之胜,如今圣上有好大喜功之嫌,我谏之,拓地之功,乃我大宋边地长期经营之力,却是靠钱粮堆出来的,非战之利。为人主者。当警醒之,以诫好战之名。其二,则为青州之早。现如今,正是一年之中青黄不接之际小民温饱不足,州府若置之不理,不济民赈灾。定然会影响今年的收成。”杨时道。

    江耘心中一动。轻声道:“杨大人尚记得当初游师兄口中的天时?”

    杨时长叹一声,说道:“青州之小旱,无关全局,若的不过是百姓罢了。你以为是王相公当年的大旱么?”

    江耘略感兴奋。凑过子,捱着杨时,低声又急速的说道:“杨大人,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据江耘所知。明堂之建并不顺利。皆因户部银钱吃紧。市易司经此一事,已然伤筋动骨。筹不出钱来,此番那老相公在皇上面前讨不了好了。”

    杨时也是宦场老人,如何不知道其中奥妙。试探着问道:“如此说来,开边庆功之事不可谏?”

    江耘笑道:“要谏,却是要换一种谏法。既耍将场面上的文章做足,扬我大宋军威,又要大奖士卒,激励我战场男儿。”

    杨时在心中细细一算,惊声道:“此战十多万大军,便是最低,每个军卒五贯钱,也要近百万贯钱。”

    “不错。

    市易司的丑闻尚未消散,明堂筹建不力,户部一下子定然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搞军,青州又嗷嗷待哺,且看老相公如何独揽危局。”江耘一锤定音道。

    其实,真正的杀手铜,江耘尚未说出。载誉而归的童公公定然不会忘记蔡老相公合作其间的翻脸所为…一老夫在前线整装待发,即将一战功成,你却在背后使坏,让我回军?

    风得意马蹄疾。没有人能比高俅更能明白这句成语的真义。随着童监军的献俘大军一路急行,过了河东路,京城已然在望,不过几路程,便能再见到这汴梁的花花世界。前线苦归苦,却让他找回了久违的闯之气。此番征青唐,虽然不曾有大军交战,所遇的敌军亦不过股,然纵马驰骋。调度军队,终是尝到了战场的味道。才知道男人的血是天生的,骨子里好斗博杀的那一面被激发出来,一改在京城时的唯唯喏喏,吐气扬眉。

    现在想来,自己那位贤弟的眼光是又毒又准,胆子又大的出奇。朝堂之上蔡相公一手遮天,党碑在手,众人无不噤若寒蝉,独独他,敢于那蔡相公掰手腕。以大宋天下,以浏阳新制。以那惊世骇俗的梨子,真真让人棋逢对手。蔡相公虽强横,却也奈何不了他。

    若论揣摩君王之心,高俅自诩不差。每每想起往事,却觉出其中的不寻常来,他江耘竟然处处得了先机,以书画相交。创慧贤雅叙大悦君王,不排斥蹴鞠微末之技,一个义妹又哄得官家心痒难耐。圣眷不衰,已挤了蔡相公。独享了官家的私谊。作为赵估的心腹,高俅全程见证了官家与蔡京的相知与相交。在江耘之前,两相处之时,纵论书画,多有相知相惜之意,朋友之多于君臣之义。有了江耘,官家对蔡相公,多了一份君王的矜持,对老臣的敬重,其中不免有权重者的礼遇。然而,高俅心中却是清楚的很,蔡相公大权独掌的同时,已然失去了君王的友,此万万不可兼得之物。

    及至今,高俅知道,官家与蔡相公之间已经有了一道隐密的裂痕,而此番回京的大军之中,衣锦还乡的童公公会不遗余力的深挖这道嫌隙。高俅清楚的记得自己来到军中不久与童公公一番深谈。

    两人都是知根知底的人,没有客与试探。直接开门见山。

    “高虞侯,官家招童某回师,此信确否?”童贯既掌大军,已历练出了威仪,神色森然。

    高俅心中讶异,到不是因为这个。消息,而是对其上那一份凛然的

    。

    “童帅明鉴。此事确然。”

    “哼!引之恩,以此为报,母乃太过乎?”以童贯在朝堂与宫中削人脉,如何不会知道是蔡相公使的坏。想起两人旧,未免惊怒交集,感慨非常。

    高俅是个伶俐人,不痛不痒道:“朝中的大臣们,怕是国事为

    。

    “国事国事!某之所为,乃是私事乎?大军开拔在即,岂能因此而轻回,空耗钱粮?他慷的是官家的慨,在明之上鼓唇摇舌,自有门下浊史为他歌功颂德,却不知这西线军士的血汗。”童贯气得须发皆张,脸账得黑红。

    “童帅息怒。好教童帅得知,朝堂之上,亦有为童帅

    “虞侯有心了。你我毕是官家私人,是真正为官家所虑者。虞侯不恋京中繁华,不辞劳苦,甘愿陪着某在此偏远之地吃风沙,某定然不会相负。”童贯宽慰道。

    高俅哈哈一笑,话锋一转,说道:“有一人上奏官家,言童帅师从李宪,久历军中,熟知西北山”地形,有韬略,已掌大军,且此番大军已箭在弦上,岂能轻信卦者之言,误了国事,力劝字家,不可召回大军,并断言此役必收青唐诸地,童帅必胜!”

    童贯听的心花怒放,喜不自,拍着大腿道:“此诚忠义为国之言。唔,可是张商英张相公?”

    高俅摇摇头,轻声道:“不是别人,乃是刚回到京城的江耘。”

    “滑头相心”童耸失声道。

    “高某如何敢在童帅面前胡言乱语。相信过不了几,京中便会有消息传来。”高俅恭敬道。

    童贯眉头紧皱,心中思虑万千。这滑头相公能说出这番话,倒真教人意外。端午祝寿一事,闹得他灰头土脸,他倒是不记仇,此次能公正直言,倒教人专目相看。滑头归滑头,却是公忠体国。唔,最要紧的,这小子并不在意自己的份,不像朝中那些人模人样的伪君子,总是看不起宦官。

    宦官怎么了。某师李宪也是宦官,还不是照样建功立业,为什么到了我童贯就不行?

    “童帅。江耘劝官家,言此役必胜,高某与他私交甚好,此番也是急驰而来。向童帅讨一份功业哩。”高俅是何等人物,一句话道清了自己巴巴起来的缘由,捎带上了江耘的功劳,将童贯拍得心花怒放。

    果然,童贯疑虑全消,哈哈大笑道:“虞侯放心。为官家做事,总是赏罚分明。此番你我荣辱与共。江学士年少才高,前途定然不可限量!”

    两人自此消了嫌隙,每行军之余总在帐中相聚,议论军事。那童贯虽是宦官。却也有些真本事,与军中将领商椎起来。颇有见地,正好当高俅的老师,行军布阵,侦察地形,半是吹嘘半是指教地讲来,让高俅受益非浅。

    大军开拨后不久,网进入青唐地界,京城便来了圣旨。传旨的太监已至刘仲武大军帐中,又遣心腹急奔至童贯处,在其耳边密语数句。

    童贯乍然变色,惊疑不已,眉头紧皱。那传话的太监道:“传旨的刘公公已在大帐之中,主帅必召监军大人,请大人早做准备。”

    待传话的太监走后,童贯骤然起,在那帐中急走,脸色愈显黑红,显然深受刺激。

    高俅心中惊疑。得知出了变故,让眼前的童监军苦恼不已,难以决断,心底之中冒出了临别之时,江耘对自己的嘱托,当下试探着问道:“可是官家来了旨意?”

    童贯默然不语。良久,停下脚步,颓然无力地坐下,以手支额,神色黯然。

    那一刻。高俅心中千回百转,想起江耘的话,双拳紧握,全微微颤抖,赌不赌?赌不赌?

    大相国寺的门口,全无虚伪的相识相交。慧贤雅叙的球场之上,一阵风似地飞铲,同池而浴的坦诚,想娶便娶的交心之言,过往的点点滴滴一一在眼前浮现。

    罢了,赌便赌吧,输便输吧,我高俅芶活于世间三十余年,总要对得起那一番赤诚!

    “童帅。高某离京之时,江耘有一语相赠。”

    童贯猛然抬头。惊道:“怎讲?”

    “其有言。若童帅遇难决之事,可赠一言。”

    “况,”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啊!”童帅惊得从座位上弹起,怒喝道,小儿害我童家人

    话已出口。高俅再无犹豫,脱口道:”量帅明鉴。此为童帅计。若此时回军。功败垂成。当下之机,高某试述,以童帅之境遇,无功便是有过。空耗钱粮,无功而返,于童帅于官家于西军皆是不利,朝堂之公定然秋后算帐。若按江耘所谋,西去建功,则为两利,童帅若是得胜归来,以官家的子,定然欢喜的紧,纵有责骂。亦是私下独处之时,此下臣求之而不可得之事。”

    待高俅侃侃说完,童贯心中喜忧参半。若真能大胜,官家这边到真如他高俅所说。欢喜还来不及,哪会责怪自己。如此一核计,这个险倒是真是冒的。话虽如此,童贯心中仍有一个疑问,不吐不快。

    “江学士如此费心,意何为?”

    “童帅明鉴,我那贤弟人虽滑头了些,却是有气节、有眼光之人,为人做事,无不禀着一颗公心,也是与你我一般,处处为官家着想。他以为,以童帅之能。以西军之利,此番定然全功。既如此,为何要空耗钱粮,无功而返?”

    童贯放声大笑:“江学士好见识,全然不像朝堂诸公,尽想着政治,玩些手段。唔,说起来,某倒记起三年前试之时,江学士深知边事,为官家所喜。高虞侯,实不相瞒,此番出兵青唐,一路顺利,开边拓地,指可待。定是有人不愿我童某得此大功,置国家利益于不顾,借官家之口召我回军。”

    至此,童贯终于下定决心,不管官家旨意,继续西进,为那将到手的功业奋斗。(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