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 清明 第176章算无遗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三桠?小剑拿起桌上的烛台,走到地图前。看了看毛曰一,点的那个小点,摸了摸下巴,说道:“琼州去过,却不曾走到这么南。过了州往南,便道路难行,你说得三桠,只怕是人迹罕至之地。”

    李清照叹道:小剑你太厉害了,连涯州都去过。”

    “苏学士呆过的地方,我自然也要去看看。小剑道。

    “啊哈,我明白了,为江湖儿女的小剑喜欢的却是风流才子。”李清照笑道。

    “错。小剑敬佩的是那些心怀天下百姓的好官儿,却不管他风流不风流,才子不才子。好了,别闹了,我有事要与你商量。”

    李清照点点头,从下拖出一坛酒来小心翼翼地启了封,探了头深吸一口气,道:“我们边喝边聊,一人喝总归不过瘾,我已经数不知此味了。”

    小剑接过坛子,仰头喝了一口,道:“市易司管得是什么事?可是管商家收税之司?”

    李清照盘腿坐上,笑道:“新法所设之官署,市易司是寻常叫法,在京城便叫做都市易司,市井之人却叫做买卖司。”

    “买卖司?”

    “然也,乃是朝廷用来做买卖的官衙。”

    “朝廷做买卖?小剑更糊涂了。

    李清照拿过小剑手里的酒坛,径自喝了一口,继续道:“王相公所创,再来平抑物价,增加库府收入。

    这么说吧,若今作物大收,为防谷伤农,市易司便用高于市价的价格收储粮稻。待今秋粮食价格上升,再徐徐供应市场。如此,农人与百姓俱都无害。”

    “如此说来,却是做好事的官衙。”

    李清照叹道:“王相公所创之法,俱是国具两益之法。市易之法,本是为了抑制不良商家囤积敛财、保护耕作者所设。平抑物价为主,增加收入为辅,怎奈官吏作起来,本末倒置。现今市易之法中,官府可以公价强买商家收囤之物,只此一条,便断了许多商户的活路。哄抬物价的罪名,可是不寻常小商能扛得起的。”

    “那又如何?”

    “亏你哥哥姐姐俱是做生意的,如何不知其中奥妙。如此一来,市易司岂不是一手遮天,要卖哪样便卖哪样。听小玲儿说起,年里芝麻的价格比往年贵上一倍,寻常人家尚可,若是贫困的,只怕连元宵也吃不起了。书报社有收到稿件,置疑市易司所为,编辑们商量再三,还是不曾刊登。我爹爹也是知晓此事的,敢怒不敢言而已。”李清照说完,又喝了一口酒。

    “定是蔡京老贼所为。小剑怒道。

    李清照摇了摇头,笑道:“老相公如何会管这些芝麻小事,多半是其手下所为,市易司赚的钱财越多,功绩便越大,官家自然是高兴的。”

    “你爹爹既然是朝中的官儿,怎么任那些人胡乱作为,祸害百姓。小剑不满道。

    李清照将手中的坛子递给小剑,叹道:“好妹子,一人之力如何抗全军?官面上的事,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若因此让我爹爹上了石碑,只怕我也要跟着你满处乱跑,却砸那石碑儿去了。”

    小剑黯然,接过酒坛,“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大口,气道:“不说了,喝酒。”

    “好,喝酒。小剑,我前新作了一首小词,我念于你听。”

    “好。”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援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今生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发。他抛却繁华,天尽之处思梅花。”李清照那自听了江耘“海角天涯”之事,颇有感触,回家之后,便写下了这首清平乐。

    小剑听得摇头晃脑,喝一口酒,赞一声好诗!全然忘记李清照刚才所说。新作的一首小词。

    窗外夜色清冷,窗内独拥一室温暖。一个浪迹天涯的侠女。一个工于词章的闺秀,在一坛酒和一首小词上得到了共鸣。

    崇宁三年,除夕之夜,与去年在浏阳过得冷冷清清不同,江耘今番的守岁之夜,却是济济一堂。司马姐妹,丘家姐弟,江氏兄弟,贺暄,杨明镜俱都围坐在火炉前,闲闲叙话,其乐融融。邵籍与方翌年前便告了假,自回了杭州省亲。唯一让江耘遗憾的,便是少了师师与小康儿。又想到若无师师陪伴,老母亲只怕孤一人,心中亦感慰藉。但愿小康儿能一解年迈老母亲的思儿之吧。

    丘蓉与司马倩是初见,见自己义兄又娶了个如花的美眷,丘蓉打心里欢喜,便如当初收到义兄的家信,得知师师嫂子母子平安一般。司马倩待人向来和善,又知蓉儿世坎坷,对这个小姑子也是关有加,亲近的很。

    丘勇自入了军,历练了半年多,已俨然长成一个青壮少年。谈吐之间,已见老成之色。平在园中。众人都是长辈,入耳的也皆是温勉之言,难得来了小剑,以平辈论交,加上小剑素舞枪弄棒,两人却是投契。是以,连姐姐都不曾告诉的心里话,丘勇尽小剑,讲了在军户中的种种毋闻。讲了缠着那姐…”“个、大耳朵,也讲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小剑姐姐,那个大耳朵绝非寻常的公子哥儿,我瞧着象是朝中官宦之子。”丘勇轻轻地向边小剑说道。

    小剑含笑不语。拿眼瞧向那个正和自己姐姐低低絮语的女子,虽然只十六七岁的样子,亦是普通姿色,却胜在婉纯秀,眉目之间,自有一股,也是象姐姐一般,喜由心生。想必那个估哥哥合了她意小剑早就从李清照处得知了那个丘勇口中大耳朵的份,此番听了小勇的疑惑,心里知道现在还不到告诉他的时候。

    丘勇本是无心之间,见小剑不语,便又说道:“小剑姐姐,我听营中的统领们说起,年后中的值守轮换,我去考校如何?”

    小剑道:“好啊,说不定能碰到你那大耳朵哥哥。”

    丘勇奇道:小剑姐姐的意思,那个大耳朵也是军里的大头领。”

    小剑道:“我猜的。你不是说,当初收了你入军,便是那个大耳朵安排的么?想来是个大人物罢。”

    丘勇点点头道:“走了。在军里,统领与头目们对我也很是看顾,定是瞧在那大耳朵的面子上。只有我那姐姐,呆头鹅一般,只怕现在还蒙在鼓里,以为大耳朵是个寻常的富家子。”

    小剑听了丘勇对他姐姐的评价,忍不住笑出声来。

    边上的江耘正在关心贺老哥的感生活,听到小剑的笑声,放弃了对贺老哥的盘问,凑过来,道:“你们两个小鬼,在聊什么?”

    小剑眉头一皱,不服道:“不许叫我小鬼,在聊呆头鹅与大耳朵的事。”

    江耘心中明白,挠了挠头道:“的确是个伤脑筋的事。玉沉又不在。有些事,我做义兄的也不好说。”

    窗外传来了大相国寺的新年钟声,划破京城的夜晚,响彻宇内。一时之间,爆竹声骤然繁密起来,寄托着人们的心愿,驱赶着一切恼人的厄运。

    江耘独自一人来到窗前,看着被烟火点缀的漆黑夜空,伸手入怀,拿出那枚一直珍藏着的铜钱,在心中默默说道:“皇天佑我,战而胜之。”

    崇宁四只元月初九,正逢三、六、九的市集,东京城农贸肆集之上,人头攒动。司马瑜拢着袖子四处闲逛,领着京城的世面。

    一群农人正围着一个卖玉米的小商贩边吵吵嚷嚷:“年前尚是一贯钱一个,如何现在便涨到两贯钱?恁得心黑,在我们上刨食。”

    那小贩也是委屈,叫苦道:“买不买,今不买,等过几还要贵哩。这等金贵的种子。种出来便是钱。京城的大商户都在收这玉、米,收了去做香水哩。七八个棒子才能出一小瓶玉迷香。”

    农人们亦是叫苦连天:“香水香水,擦得再香,丑婆娘还是丑婆娘,都是富人惹得祸,好好的吃食净做些无用的物事出来,可苦了我们种地的。”

    抱怨归抱怨,该买的还是要买。去年秋季,玉米已在京城郊外种了一季,长势喜人,耐寒抗冻,不管田地肥瘾。下手快的农人都从中得了好处,以至于开年之后,农人们的第一件事便是来市集买那玉米种。

    司马瑜看着这一幕,心中暗笑,看来,司马善让人散布的消息显然已经造成了玉米的紧俏。市易司连芝麻都不放过,玉米这个金灿灿的东西摆在面前,怎能不上钩?

    与此双管其下的是,史涛与张樟也各自安排了在京城的商铺开始高价收购玉米,并暗中偷运出城,只留一小部分在商户内以充门面。

    司马瑜逛了半天,极是满意图前的尖爆场面,压低了头上的帽子,消失在人流中。

    是夜,慧贤雅叙的一间小屋之内,坐满了人,钱庄的核心董事会正在召开。司马兄妹除了司马善,其余四人俱都在场,史涛与张樟,作为此次资本之战的主力军,亦早早地来到。贺暄这个老智囊也被邀请列席。

    江耘清咳一声,出言道:“史、张两位大哥,此番之事,关系重大,江耘并无勉强之意,两位如果心存顾虑,可置事外,江耘也不会因此而心存芥蒂。今在此,这番话总是要说的。

    史涛与张樟对视一眼,正色道:“江大人,君子一诺,价值万金。我与张兄唯江大人马首是瞻。”

    张樟亦道:“江大人言重了。此非江大人一人之事,他要寻我钱庄之事,我等岂能坐以待毙?寻常摊派、盘录小事,打打秋风,我等商家小民也就认了。钱庄之传家大业,不可轻忽。若按瑜先生的谋划,此正可大长我钱庄信用之事。”

    司马瑜怕江耘脸皮薄,接过话头道:“不错。江大人自从朝中得到消息,有人要寻我钱庄之事,借机敛财。是小老儿我,让江大人勿要孤作战,也不要拘泥与庙堂之争。弃场之事,大可商场上来解决。”

    按照司马瑜当初的定计,为不旧腰。势必要此资财雄厚的商家加入。便拉了史张两人说为钱庄未来计。江耘顺着他的话,说道:“江耘多方打探,得知对手拿我钱庄封桩钱做文章,大抵是在京城兑换大量的小面额见票即付的钱票,然后放至别处州县的钱庄一次兑现,造成挤兑之势

    史涛恨声道:“若有人存心如此,定然造成附近州县钱庄的周转困难,以有心对无心,我等必受其害,此计恶毒。”

    司马瑜波澜不惊道:“他既然要坏我兄妹的营生,我司马瑜也不是好相与的。

    诸位,某有一计,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

    史张二人道:“瑜先生请讲。”

    司马瑜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说道:小人之谋,便是以市易司库钱为本,兑我京城钱庄之钱票行挤兑之事,京城之钱庄共有两家,分别为我兄妹与史张两位先生所开。封桩之钱各是两万贯

    司马倩补充道:“按我等当初十之七的比例,可发的钱票数约为六万贯。且京城资金充裕,钱庄的信用又不错,这半年来两家钱庄收存的银钱也有个三四万贯。”

    司马瑜接着道:“市易司用的乃是官钱,不可能跑得太远。京城之周,便是大名府与应天府设有钱庄,所兑之处便只有这两处。应天府离京城只一路程,大名府则需两。只需略施小计,其至大名府兑换,则与我大有稗益。”

    司马啸道:“何故?”

    “此为两便之计,挤兑之事,去时容易回时难。他拿钱票去大名府兑,换了银钱,这么大的数目,没个三运不回京城。这三时间,足够天翻地覆。”

    “若他去应天府又如何?”张樟不放心道。

    “应天府却在运河之上,船行半可达,我京城的银钱亦可随时支援。市易司的周转之钱不下十万贯”司马瑜沉吟着说道。

    “十万之数,便在全在京城买了小额见票即付的钱票去,亦是无碍的。我们只需运钱至大名府即可。瑜先生冉有何不可决之事?”史涛见耳马瑜犹豫,问道。

    “若是如此,则便宜了这帮寻事之人。我等岂不是白忙活一场司马瑜冷笑道。

    “走了,见票即付的钱票本是为了流通之便,并无手续之费。”张樟赞同道。

    “若不让这些人长吃点苦头,如何会长记。某让两位先生近高价收购玉米,便是以此为饵,嘿嘿司马瑜笑道。

    江耘道:“不错。人若犯我,我也不会客气。瑜先生自有定计,会让市易司上钩,大量收储玉米以囤积居奇,行垄断之事。开之前玉米种正是大之际,市易司自然会按照惯例,召集京城商户,将玉米转售换取大量银钱。一经转手,这十万贯只怕变成十四五万。若以此为本,则更能将挤兑之事扩大,此谓之效益最大化。”

    “然后,我们再将放在城外的玉米运入京城,打压价格?”史涛问道。

    “正是。”江耘道。

    “江大人,非是史某胆子如此作为,若市易司告我等扰乱市场,这帽子压下来,只怕

    司马瑜笑道:“两位先生近收了几个了?”

    史涛脸红道:“六七千个总有吧。”

    一直没说话的司马倩轻笑道:“史先生觉得,这六七千个能撼动整个市场的价格吗?便按如今的行算,一贯五一个的玉米,十万贯只怕可以买个六七万个了。”

    司马瑜道:“两位敬请放心。此番主战场却在我妹子上,若有风险,也是她自待了去。年前已在浏阳收了数万个玉米,由啸大哥分批秘密地运至京城附近了。”

    史涛还是不放心,提醒道:“诸位,如此一来,动静会不会太大?”

    司马瑜道:“悄掌柜自有说法。”

    “我只说玉迷香工艺改进了,所需原料大减,又苦于京城百姓无玉、米种可耕种,便自运来京城发售,有何不可。便是让他知晓其中关节,也是事后之事了。某一介小商,却也不怕他官家乱来司马倩傲然道。

    史涛抚掌大笑:“妙哉,妙哉,与你兄妹一道共事,乃人生乐事也。倩掌柜巾帼英雄也,我等自不能输了去

    张棹担心道:“倩掌柜,如此一来,这玉米必然价。”

    司马倩道:“浏阳秋收的玉米已经不如季这般高价,半贯钱一个。收来,无论如何,一贯钱一个总是有的,无非少赚点罢了。若低于一贯钱,我却不卖。我兄妹俩已决定在京城再建一个香水作坊,地儿都寻好了,并无后顾之忧。”

    史张两人再无担忧,齐声赞道:“如此,则万全矣,瑜先生果然算无遗策!”

    “尚有一环,不在全盘之内。”司马瑜道。

    “应天府。”坐在角落里的贺暄道。(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