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 清明 第174章岭南之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尚俅自升了虞着赵估出门的便另换了名心腹护心那护卫显然不曾做熟此等大事。尾随着两人。脸上绷得极紧,警惧之色全部写在脸上。

    赵估不悦道:“这么紧张做什么?坏了联之事。罚你去西北。”

    赵怡劝那名领头道:“你越是紧张,越容易教人注意。”

    那头领之人唯唯喏喏。不再紧跟,远远的坠在后面。

    “总不如高俅合我的心意。哼。”赵估抱怨道。

    赵怡轻笑,却懒的说话,只想快点赶到园中见到心上之人。

    “怡妹,如何这般着急。放心,时间足够。你怕是有几个月没出来了吧?”赵估取笑道。

    “我才不象你。整介往外跑。皇兄。宫中已经有些风声了。你要仔细,若真是传到母后那里,只怕你没有好果子吃。”赵怡提醒道。

    赵估却已全非当初这般紧张。轻描淡写道:“我知道了。我出来也并非光为了玩乐。体察民的同时也散散心。做皇帝。好累的。”

    赵怡听他说的冠冕堂皇,“扑哧”一笑道:“体察民,还不是为了那个丫头。”

    赵估尴尬道:“妹子说笑了。我上个月又去了城南政脚陈那里吃了汤包,味道还是那么好。却不见那些围在边上的乞丐了。因为联去年里给府尹下了一道法令,让其妥为安置这些人

    赵怡心中颇不以为然,妥为安置,将那些人赶出京城也算。只是现今心正好,不忍拂了皇兄的兴头,只得闭嘴不言。

    赵估兴致正高。兴奋道:“慧贤雅叙新来的琴师。你肯定不曾听过,我此番带你去听。对了,今是单否?”

    赵怡道:“腊月十六,双呢。”

    赵估笑道:“双也无防,自有破规矩的人。我们找一个人同

    。

    赵怡奇道:“何人?。

    “便是那个画画的老头。”

    “对了,瘦竹老先生。”赵怡猜了出来。

    “便住在园子不远处。总嚷嚷着京城太冷,要回杭州哩。”

    自小剑搬出去住之后。李清照极是无聊,连在报社也是无精打采,长期编审稿件的审美疲劳让她头疼不已。文辞华美,词藻华丽。真真是花团锦簇,却少了直白之美,尚不如赌场之中那一声吼来得痛快。一想到赌场。李清照的手儿又痒了起来,怎奈上月的薪金全被她输了精咙,小剑那边还有一股赌债。以前打马筹戏。尚有算计之优,赢多输少。怪只怪那竹牌太刺激太好玩,大大小小的赌场全都跟风而起,加上自己好博用险。如何玩得过别人。

    李清照总算做完了手中之事,心中寂寞与无聊象长了草。江耘自来了京城,忙得连人影都不见。他是个做大事的人,如何知道自己心中的感受。

    李清照将手中的书儿扔在桌上,气呼呼地站起来。走到外间的主

    “呃,江社长,我要预支这个月的薪金。”

    “咳,咳。李编辑,现在只是十六,离月底尚早。”

    “过了二十便休刊过年了。时间差不多了。”

    “书报社二十三才年休,尚有七八天,现在便耍,不合规矩。”

    “既如此,贤伯仲借我吧。十两,从薪金中扣便走了。”

    见李清照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江老社长之一,江端友轻咳一声,道:“李编辑,非是我兄弟俩小气,唔,戏无益。偶尔为之尚可,却不可沉迷。我兄弟俩的薪金,是为滴水书院那些上不起学堂的孩子们准备的。”

    江老社长也是强悍。照样也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李清照再无说辞。羞红了脸,告了声罪,出了主编室的门。

    李清照气呼呼地出了博闻小筑,背后有人喊道:“李编辑慢走。”回头一看,却是同仁,赵明诚。

    “李姑娘,可是应急?我这里尚有些。”赵明诚一脸诚挚。

    “赵编辑客气了。我不需要。谢谢。”李清照说完。头也不回的

    。

    赵明诚看着她的背影,长叹一声道:“江学士诚不欺我。格互补真的很重要,此决堤之水,非是我辈能消受的。”

    赵估携着赵怡和瘦竹老先生正顶着寒风踏入园中,里面碰上急急而来地李清照。李清照正是气恼的时候,也不看人,便要擦肩再过。

    赵怡眼急手快。一把拉住了她,嗔怪道:“清妹,跑这么快作

    李清照“啊”的一声。反应过来,见是赵怡。掩饰道:“没事,急着回家而已。

    赵怡自是不信。说道:“还说没事,眼睛都红了。”

    赵估也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出言道:“若有人欺负你。尽可说来,联为你做主。”

    李清照吃了一惊。此时才发现赵怡后的那名男子。竟是当今圣上。另有一个老头,正是常来慧贤雅叙的瘦竹老先生。

    李清照不敢大意,定了定神,收拾心,说道:“真没事。想提前几天告了假,主偏不许。略略争了几句。”

    赵怡笑骂道:“想做偏辑的是你,偷懒的也是你。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李清照挽的年臂,笑道!”姐姐又取笑我,清几的子你迈孙几

    总算被她遮掩过去。赵怡说道:“在宫里呆得实在闷了,出来走走。

    这不,拉上老先生行个方便,听琴去。”

    李清照道:“却是不巧,我听人说,姜琴师今去大相国寺上香了。”

    三人失望不已。赵估不甘心道:“江耘可在,让他来见我。”

    “也走出了门。唔,像是去了滴水书院。”

    瘦竹奇道:“滴水书院?是何去处?”

    赵估道:“既如此,我们同去。那书院,联倒不曾去过,李姑娘若无事,前方带路。”

    李清照如何敢拒绝,自是应。滴水书院地处城南。一路人多眼杂,四人正好一辆马车,往城南而去。

    杨明镜为翰林书院之人,待遇优涯,公务却是极少。偏偏他又是个闲不住的人,滴水书院成了他平的好去处。那些贫寒的学子虽然资质平平,却肯上进,求学之心坚渴。杨明镜亦是苦读出,既对了脾胃,教授起来便是很上心。一路教下来。虽然是些启蒙的童学。却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此刻,他正坐在一群学生的后听着台上老师的授课。讲台之上,正站着一位白衣青年。修长拔的姿,气度非凡。近两年的官场历练并没有磨去他上那一丝清明之气,全无疲态,声音高亢有力。

    江耘正指点着挂在墙上的大宋全舆图,下面一帮学生竖着耳朵听得极用心。

    “我大宋全境共有二十四路,各有三路与辽、夏接壤,此处乃是平原之地,黄河之水起至西北吐蕃之地,流经夏辽,经入我大宋境内,迤逦向东入海,此乃千里沃野之地,中原之根本。东临大海者有四路,包括江南之地,商业发达,是我财富之所在。由东部港口出海南下可达南洋。玉米之种便是由南行的商队寻访而来,在浏阳试种成功的。”江耘侃侃而道。

    授课之时,江耘瞧见赵估兄妹俩和李清照、瘦竹先生走了进来,悄悄地坐在最后,并一把按住了行礼的杨明镜,他便知道,赵估不想打断他,便不在意,继续他的地理论座。

    下边有一个。学生感兴趣道:“江先生,我听人说那玉米最是好吃,既然如此,那南洋必是宝物众多,何不再寻些金米、银米来?。

    江耘笑着道:“问得好。是有许多我大宋不曾有之物。怎奈隔洋过海,路途遥远,尚少人探寻。”

    那个学生高声道:“教格物与筹算的元先生也是这般说,只是他那闽南腔说起南洋之事来,远远不如江先生说得好。待我大了。我去南洋寻那些个金米、银米!”

    众人哄堂大笑。江耘亦是欣喜,说道:“小鬼头,有志气!但那些个作物长在南洋。却不一定服我大宋水土。玉、米也非南洋之物,得来也是颇有一番际遇。”

    另一学生取笑先前的那人道:“张家五郎,若是不服我大宋水土,寻来也是无用。”江耘虽然来此授课不多。却极是开明、随和,鼓励自由发言,课堂气氛极好,学生向来是言语无忌。

    江耘道:“唔。若真是寻来我大宋不曾有之作物。可在此试种以观成效。”说完,用手指着最南的那一大岛。

    “琼州岛?”

    “正是。此岛孤悬海外,与大陆隔了海,气候全然不同,常年温暖如,最是适合作物芒长。可以说,在那里没有种不活的作物。”江耘详细介绍拜

    台下的赵估奇道:“他何时去过琼州之地?。

    “不曾。但《大宋天下》有一期详细介绍过此岛的风土人。”杨明镜解释道。

    下面的学子显然对苏大家去过的地方很感兴趣。纷纷问着各种问

    江耘便详细介绍道:“琼州被大洋所围,陆地的寒流经海阻隔,到不了那里。气候极好,雨水充沛。最适合耕种,据说,插根筷子来年也能发出芽来,只是耕种之法仍然很落后。岛之北侧靠近大陆这一边有不少汉人居住,风俗民与我大宋无异,往南则为当地土著居住之地,苗、汉杂居,民风大异。再往南,便是无际之大洋,最南之地,风景却是最美,相传有一山,名为天涯海角,乃是地之穷尽处。江某渴望一游,站在那天涯之处看我大宋最南之落,岂非人生美事。你已经走到了天涯海角。尚有何处不可去?”

    下面的众人听得心旌摇,嘈嘈之声不可绝。

    “若真是如此。苏子瞻就不用忧思成疾了。”赵估在下面轻声反对道。

    “皇兄未闻“不辞长作岭南人。之名句吗?想来岭南的生活并不苦,所苦者,不过离朝堂之远而矣。”

    “郡主妙解。”杨明镜赞道。

    赵怡娴静地一笑,继续道:“天涯海角,若真有此所在。如他所言,却是少了些悲凉之意。”

    一直未说话的李清照静静坐在那里,心中不喘嘘:“你已走到了天涯海角,尚有何处不可去?”

    如果可以,抛去一切羁绊,纵然天涯海角,又何妨。

    皇上、郡主坐在那罢,江耘托大又怕泣帮孩子言语矛忌。便富布散学六打发老的孩子们,江耘上前面君。

    赵估摆摆手,示意江耘免礼,不悦道:“梨子收到。奏折也收到,人却如何不来见联?”

    江耘惶恐道:“皇上未宣臣,臣不敢唐突。”

    赵估哪会吃他这一。笑骂道:“好你个滑头相公。做了几年知县,倒改了你那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不成?怕是心里有鬼吧?”

    江耘心中的确有鬼,他知道赵估对他在潭州乡民自选的那一手很不满意,是以到了京城。只上了一道奏折,详述了潭州之政,并委婉地提到了童贯所率王师不可轻回,将从潭州所带的梨子一送了事。

    今见到赵估。见他言语随意,便知道两人之间那份默契还在,心中不高兴。

    “为官不易,贵在持重端正。杨时老先生所教,江耘不敢忘。”

    赵估大笑道:“难得难得,杨老御史到是会调教人。既如此,便跟着他多学学罢,联让你留在京城。”

    江耘大惊,急道:“皇上,臣本是来叙职的。”

    江耘心中惊急,却见赵怡笑意盈盈地站在侧一点也不在意,便知道尚有下文。

    赵估却不愿多说:“此事后再详谈吧,且带我去看看书院。”

    看着江耘着急的样子,赵估心中痛快小子,还不乖乖地来找我。

    君有命,江耘不敢怠慢,便领着一行五人参观起书院来。

    滴水书院自成立之起,便承载着江耘小团体太多的期望。是以虽然无甚名气,资金也不算充裕,却是自成格调,书院之中的房子、课桌虽然不新,但贵在整洁有致。

    院中遍栽石榴、柿树。冬寒冷,树叶早已落光,看得赵家两兄妹直皱眉头。

    得知那些贫苦孩子是免费入的学,书院的维持资金来自无人认领的稿酬以及慧贤雅叙的经营所得还有江氏两兄弟的薪金,赵估颇为动容:“卿及贤伯仲此举仁厚非常,联心甚慰。年后联当知会东京府主薄。以作资助。”

    江耘大喜,谢恩道:“臣代表书院全体同仁,谢过皇上。”

    瘦竹老先生凑趣道:“老朽若是在此授画,不知道可收得学生。在京城呆得甚是无趣。老朽却是个闲不住的人。”

    江耘笑道:“老先生说话可要算数。你若愿意教,我求之不

    瘦竹老先生乐呵呵答应道:“如你江耘所言,敝帚自赏莫如与人同乐,老朽过完年,便来此教授,不求明珠白玉,但求雅俗共乐

    赵怡与江耘潭州一别,有大把的话儿要和江耘说,怎奈两人并无独处的机会,心中焦急。便开口对赵估说道:“皇兄,怡儿要去施杏堂看一看。”

    赵估心中明白。略一思索,说道:“也好。联便随老先生回慧贤雅叙等你,莫要太久。李编辑,你呢?”

    李清照心思玲珑,怎会不知,强笑道:“我却是不顺路,我先走吧。”

    江耘见机道:“我送郡主一技”

    两辆马车出了滴水书院,往两个方向而去,李清照拒绝搭乘马车,只一个人埋头急走。心中的苦闷泛上心头,只觉着街道无比宽阔,却让她有无处可去的感觉。

    施杏堂地处城南。在大相国寺边上不远处,曾受长郡主赵怡大力资助,对于那些无力就医的贫苦大众,免费给予救助。赵怡每次去,必有钱帛赏赐。

    今的赵怡,心上佳,叫了施杏堂的负责之人,勉励一番之后便带着江耘来到后院。待闲人退去后,赵怡转过来,看着笑意盈盈的江耘,未语先笑,将其好好的看了个够。

    “郡主,潭州一别。未知安否。适才皇上所言,确实否?。

    赵怡见江耘着急的样子,轻笑道:“江学士问安是假,心忧自己却是真。”

    江耘尴尬道:“心有所虑,言不由衷,郡主勿艳”

    赵怡素手微抬,道:“坐。”

    屋内有一张圆桌。江耘依言坐下,赵怡也在他对面坐下。用手支着头,静静地说道:“京城风月已大不同,江学士知否?”

    江耘心中怯然。不敢怠慢,应道:“江耘清楚。”话一说完,心中的执拗感抬头,又补了一句:“江耘亦非昨之江耘。”

    赵怡眼中,赞赏之色分明,道:“赵怡在江学士面前,也不妨说句实话,新法之势,诚然不可撼动。上有父兄之志,下有蔡相公得力,今年只一年,财赋国用已然大增。可以说,我现如今之大宋乃是神宗先王大行以来最好的年份。”

    江耘默然,心中所想的却是田与民生的关系。这个最初成正比的东西到最后最并不遵循这一规律。

    “皇兄虽留你在京城。但他仍将看顾潭州之政,所有的人事任免会事先征求江学士的意见。所以,江学士无需过忧。”赵怡继续道。

    江耘仍然一言不发。也不看赵怡,静静地盯着桌面,仿佛那里写着问题的答案。(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