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 清明 第173章太后未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兴!下,高俅连喝数杯,怀大畅。说起他辛持箕楼、时的种种趣事。江耘则大谈浏阳之事,成涎香、轿牌税、钱票诸多新奇之物。两人你来我往,好不闹。

    临分别之际,两人俱已醉熏熏,高俅在江耘耳边道:“贤弟,单一飞单虞侯手下有一校佐,瞧着甚是眼熟,若是哥哥没看错的话,那校佐便是你园中的丘勇。”

    江在听此言,不心中惊喜,看来,有必要和丘蓉妹子好好地聊上一聊了。

    崇宁三年十二月十一,御史杨时一奏赵估,言宫中失火之事,乃是冬天干燥之故小卦之说不可信,若因此而召回西进之王师。非兵事之道。有宋一朝。台谏之职每百便要有所弹劾,极似后世的绩效考核。若无所事事,便是“不作为”轻则罚“辱台钱”重则罢官。杨时今所纠弹者,言之有物。有理有据,国之大事,岂能因此而轻回大军,空耗钱粮。赵估亦是两难之妹,此议倒中了下怀。

    蔡京对于此奏,虽心有不甘亦无可奈何,台谏们对新法的质疑在朝堂上从来不曾停歇过。只要不是针对新法之事,蔡京懒得多管,且圣上召回大军的圣旨前几已经发出,此时再奏,又有何用。

    “老臣附议。”蔡京朗声道。话虽如此,心中却难免嘀咕,该如何向无功而返的童公公解释这件事。

    当夜里,蔡府之中。却是别有一番计议。时任三司使理欠司知事的沈鸿博正在东南福建路巡察新法,一为弹压当地的反对势力,一为收集新法之弊以备来年完善。除了他之外。蔡京一党的核心人物俱都在场,陆匡后起之秀,却因为心卖力,已成客上之宾,风头大有盖过老人之势。胡师文、宋乔年等人嘴上不说,肚里都憋了一口气。

    “太师,那杨时,程学之徒,素来持重,方正、高峻之人,必是被江耘所蒙蔽,某以为,不可一味打压。”宋乔年献计道。

    蔡京点头道:“我朝之中。执宰与台谏向来势同水火。杨时虽然又臭又硬,却也懂得进退,便由他着罢。换一个同声同气的,只怕官家之心难测。”

    陆匡却有不同意见,说道:“在下却以为不然,那杨时在潭州之时,便放任江耘行所谓的新制。大坏官场风气。潭州现如今被江耘经营得铁板一块,杨时作为知府,有放任之力。太师,江耘素来狡诈,某以为,杨时乃是江耘同盟之人。且那状元公游定夫亦是程学之徒,与杨时有师门之谊,太师不可不防。”

    蔡京目光闪烁,拈着胡须,说道:“唔,言之有理,鸿博临走之时,亦有此担忧。三人成虎。的确不可轻乎。那江耘,硬是个滑头相公,教老夫有棋逢对手之喜。京城之中不得安生,放之于地方,又如游鱼入海,那潭州倒被他经营的不错,做起事来颇有老夫当年的魄力啊。”

    “蔡师当年复差役之法。五功成,非有大威望者不可为之,江耘小辈,如何比之。”胡师文奉承道。

    蔡京又道:“老夫思来想去,不能再放任他了为所为了,便借此次述职之际,给他寻个好去处。宫里那边传来消息,长郡主从浏阳带回几个梨子,哄得官家母子喜笑颜开,祥瑞之事,又被他三招两式。消于无形。这个滑头相公。倒使得好手段,甚是可恶”

    “官家之意,让各地停献无用之物。鸿博此去,自有主张宋乔年宽慰道。

    蔡京点头道:“本是为了造势,如今之事,不在此表面文章。长郡主之事,涉及皇家颜面。可一而不可再。”

    胡师文连连点头,赞同道:“本是凶险之策,贻祸无穷。”说完,目视陆匡,心道:“这等毒计,也只有你才想得出。”

    陆匡虽然心有不甘,也是无可奈何。算无遗策之下,仍是被他逃了过去。此计若成,他江耘只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学生近着人收集潭州所行之新制,发觉其均田之法、钱票之制仍有不少漏洞,待某细细筹划,以子之矛,攻其之盾,不必有所得。”陆匡邀功道。

    蔡京深以为然。慨然道:“王相历经十数年。乃有新法,行之于天下,尚有不均之患,何况其闭门造车之举。助正若有所得,速告知与我,群策群力。抓住其痛脚,毕其功与一役。任他将新制吹上了天,也经不得天下攸攸众口。又是乡民共决,又是钱票钱庄,不是那虚无飘秒、大逆不道之事,便是故纸堆里寻的旧事。

    “说起钱票之事,某也以为。其中必然有弊,可笑他江耘精明无比之人,却不懂得惜,牵扯上商家敛财之事,实为不智胡师文笑道。

    蔡京夫笑,得意道:“鸿博此去,便是为此,老夫向来尊重对手。不,便会有消息送来京城。钱票之事,鸿博定能窥解其中之关节。到时候,且看那小相公如何收场。”

    众人大笑之中,陆匡却几一者必要键鸿是我陆某。也能找出钱票中的卧绷爪江耘啊江耘,再见的时候,却让我看看,你是否风采依旧。

    京城的冬,总是寒冷而清冽。

    雪一场接着一场,积雪尚未化去。新雪便又飘散而下。

    于寻常百姓,那雪最是无用,徒增生活不便。富贵者的花园里,一场场的雪景赏了又赏,纵有寒梅胜景,却是冷清,教人期盼起来年的满圆色。

    皇城崇仁宫,御花园内。园中已经清扫出一条无雪的小径,向太后正由一名宫女搀扶着缓缓而行。这个帝国曾经最有权势的老妇已经完全放手,安享着不多的晚年。

    冬百花凋零。平伺弄的花草已被大雪覆盖,寒梅虽好,却不是老年人所喜。江耘所授之食补、运动之法,经赵怡所述,与太医院的医士所印证,确是良法。大半年下来。向太后的体平和了许多,头晕目眩之症略解,是故严冬之;向太后也不愿在宫帏中闷着,趁着暖阳在园中行。

    走了一段路,向太后子发,气息微喘。相陪的宫女们扶着她在园中的亭子小坐。早有太监宫女们在亭中准备了炭火盆,又在石凳之上铺上了厚厚的锦垫。

    向太后坐下没太久,便有宫人来报,官家与长郡主来崇仁宫问安。

    向太后老怀大慰,这兄妹俩俱不是亲生,却难得与她甚是亲近,每隔三五,必来嘘寒问暖。有宋一朝。赵姓之间兄弟家事与亲除了太祖太宗之事,都是处得极好,全无前朝后代多凶险、血腥之事。

    赵估从园门处进来,摆了摆手,让随行的人员等在门外,后只跟了赵怡,往园中亭子走来。向太后目视大步而来的赵估,心中宽慰。其即位已经近六年,帝国的新旧之争即将在他手中终结,各地传来的消息俱是新法大行,仓禀富足。其先王终其一生的理想似乎就要在他

    。

    “母后圣安。”赵估、赵怡恭声行礼道。

    “这么冷的天,母后怎不在内歇息?”赵怡关心道。

    “呆在内也是冷清。今冬阳尚好,集来走走。”向太后慈的看着赵怡道,“听说,那位滑头相公回京城了?”

    赵估大笑道:“前几网回的京城,又差人送了一筐梨子过来,这次花样更多。”

    赵怡亦轻笑道:“尚有几瓶香水,连京城也不曾有。怡儿今便带了一瓶过来给母后。”

    向太后接过赵怡递上来的香水,启了瓶子,放在鼻间轻噢,呵呵笑道:“好独特的香味,似在哪里闻到过。”

    赵估笑着提醒道:“母亲近来最吃的是何物?”

    向太后讶然,旋即明白过来,笑道:“走了,玉米莲子羹,便是那个味。他倒是好手段,寻来此不寻常之物。这玉米不似寻常作物,可服我大宋水土?”

    “潭州五县俱已大片种技,极是好种,已历两季,其种已贩至大江南北。相信过不了几年,便可入寻常百姓之家。”赵怡兴奋道。

    “哀家人老了。牙口不好。只食玉米翼。那梨子也是花里胡哨,俏在表面功夫,削了皮儿也是个普通梨子罢了,怡儿莫要上了那滑头相公的当。”向太后笑着道。

    赵怡闲闲一笑,嘟着嘴道:“却好过那些个无用的东西,桌子般的大灵芝又有何用,皇兄对吗?”

    赵估摆了摆手,尴尬道:“儿臣已经下旨,让各地停献那些物事。新法之行。为的是国富民安,不在此表面文章。”

    向太后点头道:“官家此言在理,哀家甚慰。对了,那相公在潭州可安生,此次回京,是来叙职?。

    赵怡微服去的浏阳,原是瞒着老妇人,此时自然不敢多说。便目视赵估,静待兄长讲述。

    赵估知道妹子的心思,略略一笑,说道:“若论政绩,他到得极好。潭州五县在荆湖南路原本并不出色,今年的漕运之数却是大增,不输于行新法之州县。”

    向太后点头道:“那便好。原是担心他滑头,只会媚上弄巧。此番历练,到是显出本事来。也不枉官家对他另眼相看。”言语之中充满赞赏之意。

    赵估看了一眼赵怡,犹豫了一番,还是说道:“政绩虽好,奈何所行之政却是大悖祖宗之法。尚有隐忧。”

    赵怡眉头轻皱,张嘴辩。怎奈顾忌母后的体,不敢多言。

    向太后道:“哀家亦是略有耳闻。在辖区内大行商法也就罢了,还搞出什么轿牌税来,这坐轿的尚要交税,岂非敛财,此举太过

    。

    赵偻笑道:“此法他向我细细奏过。将收来的税钱用于州县之内的道路、水利之用,原是取富济贫之举,倒也无碍。”

    向太后笑着摇摇头,叹道:“浏阳小县,权贵之家尚少,自然任他作为。若放之于大府,他江耘安敢如此,弹劾的奏章倒有一轿子。”

    赵估继续道:“此法亦是无伤大一”小臣并干舞是他另项政策儿臣却是不

    “可是乡民自选之法?。赵怡问道。

    赵估点头道:“正是。一乡之民各选代表。以决州县所行之政。此法大违祖宗家法。于,,割据无异。”

    向太后惊异道:“此何时之事?”

    赵估道:“便在今年的中秋之后。乡人代表所决之事便是方田均税之法,其所行之细节与今年所行之新法无异,却多了两条。雇主不得转嫁田赋和多田者赎买之法。此两者又是抑富济贫之举。”

    向太后无奈的一笑。心底涌动着一缕怜悯之,说出的话来也带着一丝慈:“难得啊。一个锦衣玉食的富家公子,却是心怀斗升民。我大宋有太多读书人,楼堂之上吟诗作对,洋洋万言不可绝,下田治民却不辨稻秦措手无策。老妇我虽然世代荣华,却也知民间疾苦。我朝虽承平百年,却总有暴民之乱,若是不是得紧了,过活不下去。谁家不愿过个安生子。新法虽好,国贼大增,却未尝不是口中夺食。官家,民乃国之根本,不可不慎啊。蔡老相公新法之行,天下为之拭目,根基深厚,既如此为何容不下此惠民之政。割据之患,老祖宗早已消弥于无形,军权握在手中,又有何忧?”

    “老妇不知政事,却也知道,朝臣争斗之事最是无益,绝非庙堂之福。先帝之朝,人才济济,拗相公与司马相公,文、韩两相公,富国公,大小苏学士,耀目争辉。放眼今,却是廖廖。杨时虽佳,却失之于梗直,德高而才逊。”

    向太后一口气说了许多话,微感倦意,稍稍停下,歇了一口气。

    赵怡递上一杯茶水。轻抚其背:“母后说得极是。”

    赵估心中怯然,暗暗佩服母后的见识与眼光,历经三朝的阅历,让自己难望其项背。

    向太后喝了一口茶。气息略平,见赵估凝神不语,不愿给他太多压力,宽慰道:“哀家妇人之言,官家无需太在意。你为君数年,行政施令都很有章法,也懂得驻下之道,哀心很是放心,这也证明当初老妇不曾选错人。”

    赵估回过神来。谦虚道:“母后,儿臣临危受命,不敢懈怠。母后所言极是,观我朝之贤才,确不如父兄在政之时。但儿臣求贤之心不减。儿臣相信,只要贵在坚持,天下贤才终有为我所用之。”

    赵怡附和道:“母后。皇兄已将天下郡县之丰有密折上奏权的贤良人数扩大到八十多名。今年年初,亦有两名隐居多年的士人出仕,入了州县之中任职。

    向太后欣喜道:“如此甚好。说起来,也是那滑头相公的主意。”看了一眼赵怡期盼的眼神,继续道:“官家便再给他点时间吧,即使不成,也能让他多点历练,年轻人嘛,吃点苦头总不是什么坏事。后驾驻起来也称手得多,官家以为如何?”

    向太后既然这么说。赵估自然不会有异议,笑着道:“此亦儿臣之意,他江耘历练一番。未必不是馆阁之才。前几有御史上折子迁他去杭州,儿臣正斟酌着难以决断,今听了母后一席教诲,才知不

    赵悄疑惑道:“却是为卑”

    赵估轻笑道:“此乃调虎离山之计。”

    赵怡略一思索。便明白过来,说道:“走了,那杭州虽是膏腴之地,却是蔡相公多年经营之地,门生故吏遍地,江耘若去了,怕是极难施展开手脚,应是虎困平阳之危局。”

    向太后怜地瞧着赵怡,出言赞道:“我儿若是男子,可为封疆之郡守。”

    赵估道:“怡妹说得没错。潭州主事之人若去,各路州府制肘,风吹雨打之下。其新气象不知可维持多久。”赵估的心中也是明镜一般,“但若再任其胡为,却不是联所能忍的。联决定将其留在朝中,他有多少个不寻常论调,也可让他说个痛快。”

    赵怡一听。心中又喜又忧,急道:“皇兄,若是留他在京城,那潭州事务又如何?”

    赵估瞧着赵怡急切的眼神,心中好笑:“这不是正随了你的意

    “潭州之事嘛,联可以保证外人不得插手,任免之事也当尽随其意。妹子,此事无需你过问,却是应当由他来向我讨的。联收了那一筐梨子,总要有所表示。如此,可趁意否?”

    赵怡笑着点了点头,心中满意之极。此番便想偷出宫去,将这好消息告诉江耘。

    赵偻看在眼里。向她使了一个脸色。兄妹俩心有灵犀,略坐了一会,便向母后告辞。

    赵怡紧跟在赵诘的后,偷声道:“皇兄,若是你甩了我独自去,我便回去陪母后。”

    走在前面的赵估苦笑着摇了摇头,叹道:“你去换衣裳来,联在宫门口老地方等你。”(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