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 清明 第172章温暖友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问题!此举甚好以前曾有酒楼赚招牌画篇幅不伊,;谷是如此,此番两版并在一起的大招牌画怕是很受欢迎。”邵籍兴奋道。

    “如此一来,同样的钱,能多买一张四版的报纸,虽然是招牌画,想必不会惹成非议吧?只是。特刊只能是偶尔为之,不能过于频繁,一来以免落人口实,二来也对那些商家有奇货可居之义江耘最后总结道。

    “如此甚好。我哥俩两耳不冉窗外之事,有江社长在我们更踏实了江氏两兄弟叹服道”“书院那边尚有课程,老夫告辞。”

    江氏兄弟齐齐告辞。江耘瞧着哥俩的背影赞叹道:。我时时从杨知府的上看到两位江老哥的影子,所谓方正典雅,不外如是吧

    邵籍亦赞道:“诚如江社长所言。贤伯仲行事端谨,眼光深远。危机之时,处逆流而不言退。对于江社长浏阳之事,亦持着公心。不偏不绮,褒贬不,让《大宋天下》在朝野中都有公信之议。”

    贺暄道:“贤伯仲此举深得大道无形之妙。这哥俩心中明镜似的,不偏不绮从处看是避祸之道。往大处讲,则是为你江子颜摇旗呐喊。新法之事,朝廷所行之法。天下共知。然新制之试点。正需闻达于士林,《大宋天下》为此如履薄冰,在老朽看来,这个度便掌握地极好。子颜离开一年有余,京城气象已大变。蔡公相如中天。三司使权重。江南新法大行,财赋重地,全局在握。新法之于新制。已成泰让,压卵之势

    贺暄瞧着江耘静默的神色。不忍再说。

    江耘心中凛然,心中不由想起司马瑜的告诫。若是自我满足,不求变,无异于孤城自守!

    邵籍犹豫一番,说道:“若相公事成,则新制不攻自破,待他们腾出手来,《大宋天下》仰人鼻息,徒剩娱人耳目而已。纵发行过万,又有何益?。

    江耘双眼微闭,默然半晌。不愁反喜,幽幽道:“我来京城。为求一战。诸君。且拭目以待

    城南的一处三进三出。占地五亩的大宅子是新任御史中承杨时在京城的家。这处大宅子在京城里颇有名气,曾经的主人都有些来头。才名最重者莫过于号为准海居士的秦观秦少游,历任太学傅士、编修,才华横溢,为一时之秀。怎奈命运不堪,由盛而衰,因其,“旧党。份被一贬再贬,困顿于雷州之地,至藤州而卒。其在京城的住宅也被朝廷收回,几经易主。今次御赐给了杨时杨御史。

    信步其中,宅园中处处可寻秦少游的谐美气度,其人却已如杳杳黄鹤一去不返,徒留其名于党碑之上。警醒后来之人。

    京城的深冬。大雪总是少不了的。腊八前后。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天空中洒落。雪虽大,却不曾有朔风。然而便是这般这般散落不停的雪花,虽不冻人,却最是飘飘袅袅。只一会便是皑皑的一层,庭院中,花树间,俱是换上了素颜。

    史载杨时见程颐与洛,年已过四十。一见颐。颐偶瞌坐,杨时与游酥侍立不去,门外正是大雪纷飞之时,是为程门立雪之由来。

    而此时程门故事中的两位主角正坐在杨府客厅的暧阁之中侃侃而谈,大雪飘飞,却是丝毫不能影响阁堂中的暖意。

    杨时与游酷俱坐在小几之侧,江耘却是立在窗边,远离厅中的炉火,连说出来的话儿也带上了冷气:”官家不是下了旨意,不收祥瑞了么,这江南各省怎还不罢休?荒谬”。

    杨时宽慰道:“三司使奏请圣上择良于朱雀门献迎祥献,以安东南各州县之心,只不过聊以收尾罢了。此事不必担忧

    江耘苦恼道:“以诚危急存亡之际江耘不敢或忘,善小之功。不可不察

    游酷此番也是来京叙职,正与江耘心意相通,提醒师兄杨时道:“杨大人,蔡相近上丰、享、豫、大之言,以媚圣上,又言近宫中失火,乃新制不合宜之兆,可有此事?。

    杨时叹道:“圣上比起初登大宝之,奢华增,恐非圣君之道,三司使治下,在江南大肆收罗奇石珍玩,以悦君王,迁扰民众。我已奏弹以事,劝诫皇上。至于宫中之事,我却不知。

    江耘怒笑道:“丰、享、豫、大。此沦言之尚早吧。蔡京此举,有误国误君之嫌。自古以来,只有劝诫君王勤俭的,像他这般。可是前无来者

    游酥亦叹道:“新制虽好,却只在我河南县里通行,四周的州县却是与我不同,我与汝文压力颇大,若不是有民众支持,只怕也早被圣上纳入新法全局之中了。”

    杨时道:“蔡相原是逐臣。得志之时,天下拭目所为,怎奈他用条例司故事,循王相公旧目。以图利。新法新法,熙宁旧事罢了。老夫吃过苦头,这天下的百姓也是吃过苦头的。这外放过的京官里头,哪个不是明镜般的心里清楚。张相公(张商英)如今只是诺诺,我却知道,他的袖子里必有一本弹劾的折子

    江耘个笑道:“杨大人说忻年江耘离开京城户前,就曾拜访讨张大着利,利干新制,张大人倒颇有欣喜之意。”

    杨时摇摇头叹道:“前几枢密院有报,蔡相以舒皇为将,南开黔中,以筑靖州。西军经营西北之地数十年。急需朝中代言之人,双方却是一拍即合。此时正是将士用命、如胶似漆之际口老夫以为。此役必胜。”

    游酥忧声道:“新法施行中,素重军功。此是奇正之策,如上流之水,其势虽缓。却不可挡。我与汝文有议。如今之际,唯有自保。积蓄实力,以待”,以待天时。”

    江辆奇道:“天时?怎讲?”

    游醉默然不语。杨时严肃道:“此非人臣所愿。”

    江耘终于明白两人的意思。这个倒的确不是一个大臣所应该企盼的,所谓的天时就是灾害。王安石当年的变革失败,其中的原因就有天时两字,熙宁六年的大早烤干了灾区的农作物,也烤干了君王的耐,心。

    江耘狡黠地一笑,心中藏着自家的事:“除了天时之外,尚有**。明年初,就在明年初,我陪你玩一把金融战,让你尝尝跌停板的滋味。”

    杨、游两位师兄见江耘喜色上面。对视一眼。心中暗喜。游昨急切地问道:“贤弟难道有对策?所图何事,不如说出来,我等计议一番。”

    江耘苦笑着摇摇头:“某若有良策,岂能瞒着师长。江耘自出仕以来,何曾有过今这般避无可避,争无可争之危局。但有所谋。必请两位师长共画。心中虽有小计,也是筹划未定。今,还要去见一个人,告辞。”

    江耘不敢再耽搁,告辞而击。瞒着同伴,特别是持重端谨的游定夫,江耘真不怕自己忍不住会透露一二。

    离了杨家大宅,江耘便往城北而去。目地的是帅府都虞侯,短短大半年不见,高俅又升官了。做起了赵估的亲兵卫士头子。前几从杨明镜口中得知高俅青云直上,江耘心中百味陈杂。

    他,一如既往的会钻营。如他所说,我要向上。一直向上,不愿作那任人踢来颠去的球儿。即使是痛苦的笑,我也要笑。

    只是,那曾经的友,历任升迁更替,历任迎来送往,是否还如往昔一般醇厚。

    “高太尉。一别经年,风采依旧。”江耘望着眼前这位衣着光鲜无比的老朋友道。

    高俅从椅子上弹起,几步跨了过来。牵着江耘的手儿。笑骂道:“贤弟,莫要整这些虚礼。你来得倒是真快,可是想念哥哥我了?”

    江耘心中一。笑道:“前几到的京城,俗务缠,今才得知高大哥升了都虞侯,忙不迭的跑来,讨杯喜酒吃。”

    高俅哈哈大笑,说道:“贤弟稍待,待我去了这官服,带你吃酒去,我们哥俩好好聊聊。”

    不多时,高俅一寻常打扮,倍着江耘来到了京城新景之地盈月楼。这个慧贤雅叙的跟风者。虽然学了皮毛。却胜在经营上放得开,荤素不忌,所针对的客户群以富商为主,倒也雅俗共赏。

    高俅是这里的老主顾兼红人,老板不敢怠慢,引进了雅间之中。高俅坐定,瞧着江耘神色,凝视良久。也不问话。

    江耘面带微笑,也不说话,宠辱不惊,静待着高俅的打量。

    “贤弟似乎有成竹?”高俅笑问道。

    江耘不可置否,反问道:“大哥所指何事?今来此。乃是祝贺大哥高升。”

    高俅轻笑着摇摇头,自斟了一杯酒,缓缓道:“哥哥我虽是粗人,也知道贤弟最近的光景不妙。

    江耘举杯。一仰头喝尽了,说道:“第一杯酒。祝大哥做得都虞侯。”

    高俅呵呵一笑,亦不示弱,仰头干了。江耘既然不急,他便等着,等着他的说辞,等着他的”价码。

    友,也许像酒,别人喝了没事。你却醉了,又或者别人醉了。你却很清醒,让人绝望的清醒。

    “第二杯洒,祝大哥永保圣眷。”江耘继续道。

    高俅夫笑。高兴道:“承贤弟吉言。”说完,一干而尽。

    江耘两杯酒下肚,略略有点上头,慢慢地斟了第三杯酒,自言自语道:“这第三杯酒,该敬大哥什么呢?”

    仿佛想起了什么,江耘举杯,兴奋道:“便祝大哥早建功立业!”

    高俅颇感意外,只道江耘恭维他。笑着点点江耘,却不肯喝。

    江耘讶然道:“大哥如何不喝,贤弟诚心敬你,却不是敷衍。”

    高俅嗟叹道:“哥哥我做到了都虞侯,已是天大的荣幸,但有所愿,也是想着匡护京畿,拱卫皇城。”

    江耘不以为然道:“大哥此言差矣兄长虽不曾读书,但论见识谋略却不输于常人,圣上信任提拔,都虞侯虽是高位,但却非终极之个。”

    高俅双目一凝,双眉紧皱,神似喜似忧,问道:“贤弟,若依你之见,愚兄该如何做?”

    江耘反客为主,笑道:“便看某之所为。”

    高俅讶道:“外放?”“灿独用手指着西面,提醒道!“女!涂。高大哥终是击…皿…唯有兵事可积功。军功之重,又有什么东西可比的?。

    高俅显然被触动心事,目光炯炯道:“西军?西军之中,大种种两位相公经营得滴水不漏。要论建功立业,如何轮得到新去的外人,不妥不妥

    江耘诡秘一笑,提醒道:“大哥难道忘了那个人?”边说边用手做抚须状。

    高佐洗然大悟,探起子,嘴里透出个人名来:“童公公?”

    江耘继续道:“我大宋有例,非有边功,不得为三衙。虞侯之上,尚有指挥使,大尉。童公公现为西军刘仲武军监军。上个月吐蕃赵怀德叛宋,这是上天送给童公公的人。刘仲武必平叛于青唐,、川之地,收而复之,也是不难。童公公升迁在望

    一番话说得高俅又喜又羡,自己整厮混于京城这个大染缸之中,蝇蝇芶芶,喜忧劳心,如何知道兵家之事,听江耘娓娓分析而来,心中满是敬服,惭愧道:,“贤弟教我

    江耘心中暗笑。来之前特意拜访了司马瑜,将边事了解得一清二楚。又结合自所知,清楚地知道,童贯的触底反弹已经不可避免,蔡京的军政同盟线已打造的牢不可破。无奈之余却也不曾绝望,细细揣摩起来。却是有文章可做。赵估对童贯颇有期望。童公公也甚是争气,在军中威望甚,这让西军之人颇为反感。若是公公都在战场上扬威,却让西军的颜面往哪里搁?与之同盟的蔡京则地位微妙,若真如历史所述,则两人的蜜月期定然已过。

    想到此处,江耘道:“刘仲武却是为童公公抬轿的,贤弟以为。既然抬了,不在乎多一个人罢?童公公师从于李宪,深谙边事,更难得会吃苦,可为劲敌。”

    高俅突然道:“贤弟如何能知刘仲武必然平叛?上月宫中失火,圣上命人卦之,言边事不宁,所帅非人。圣上召童公公回京了

    江耘心中微动,史书所载童贯一生中最大的亮点便在此时,赵估因宫中之失,下旨回师。童贯断然不奉召,西进取青唐,连复四州,最后累功至节度使。

    意念电转之间,江耘已然有了决断:“大哥可信卦者之言?又或者卦者背后是何人?”

    高俅绝对不傻,经江耘点拨,脑中关乎前程的纷乱局面已经抽丝录茧,渐渐清晰起来。

    “蔡相公?!”

    江耘点点头,分析道:“其有西军作了同盟,将边功牢牢抓在手中,童公公与其,不过是鸡肋罢了

    高俅点头赞同道:“贤弟所言非虚,据我所知,童帅与蔡相的关系已大不如拼了

    “江耘将上奏官家。卦者之说不可信,声援童公公,朝中御史大人也会响应江耘试探着说道,不敢一通儿把话说完。

    高俅如何不知江耘心意,说道:“愚兄便去求官家,也去刘仲武军中讨个差使,但愿如贤弟所料,能混个前程。贤弟所为之事,愚兄自会让童公公知晓。蔡相之事嘛,也会大白于军中,却不是某说的

    “大哥此去军中,当多读兵书,多习行伍、御军,统驻之术,若有所为,贤弟为大哥贺江耘激励道。

    高俅大喜,离了榻上座位,跨步过来,拉着江耘的手道:“贤弟是真心为哥哥好。哥哥当年在苏学士的家中,也曾读过学士所收藏的兵书。这几年掌管军,行诸军百戏,一功夫却也不曾懈怠。若到了军中,断然不会给官家丢脸

    江耘亦大喜。双手反握,道:“小弟谨祝大哥在边疆建功立业!”

    江耘兴奋过后,斟酌着说道:“贤弟此议若为愚兄前程计,可谓良谋,但若为自计,只怕力有未逮。难撼重山

    江耘坦言道:“实不相瞒,小弟亦只此策份量,只不过徒增蔡童二人之小隙。然俗语有云,千里之堤,溃于蚁。而且,江耘尚有后招

    高俅赞同道:“贤弟既如是说。大哥便放心了。朝堂上的是,高某不敢妄议。蔡相公众望之下,难免骄咨,三舍法改弦更张,大黜保守之学子。月前碰到小苏相公的侄孙苏节,被判了下舍,郁郁不欢

    江耘问道:“大哥与苏家法理学有往来吗?”

    高俅落寂道:“某与苏大家主仆一场,岂能忘,大家第三子苏过现随着小苏学士闲居颖昌,托我照顾其在京城求学的儿子苏节。

    江耘素知高俅为人重重义,便宽慰道:“苏大家的儿孙辈,学问必然不差,他必能出人头地。我那滴水书院,缺些名头响的教授,哥哥几时有空,带我去访他一访

    高俅扫却愁绪,重新举杯道:。好。贤弟。哥哥谢你了。世事艰难,泥沙俱下,却不曾污了贤弟的清白之质,诚挚待我。来,哥哥先干为敬

    一不好意思,更晚了。川(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