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 清明 第167章大治潭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二天早,江耘早的被司马倩叫起,拉着她毒拜灿吃,习刚刚升格为大夫人的师师极为和善,笑吟吟地接过司马倩递上的茶盏,悦道:“妹妹,这些子你受委屈了。”

    司马倩心中感动,说道:“谢谢姐姐体谅,今后倩儿会好好伺候相公的。”

    师师拉着司马倩的手儿,轻声道:“倩儿妹妹,我这些子忙着照顾康儿,家中之事已看顾不上。妹妹极善理财和持,还望替我分担一些。”

    司马倩却不敢答应,师师看出了她心中的疑虑,吩咐云桃道:”桃,去将那个箱子搬来。”

    云桃对司马倩也向来信服。拿了钱箱出来,交与司马倩。

    师师说道:“家中尚有这十多两黄金,京城那边却欠着三千多贯呢。我却是借着故撂挑子。”

    司马倩笑道:“姐姐说笑了。香水坊的红利一直不曾分过,一年下来。也有个几百贯,那三千多贯的欠账,也是入了钱庄的股。今后都是一家人,我们便把京城的账先还上。”

    江耘好象突然想起司马倩的掌柜份,摸着鼻子笑道:“哈哈,以后若做不了官,求田问舍之时也少去许多拮据。”

    师师也笑了:“我若不是与你知心,只怕会觉得你贪图倩儿的钱财哩。”

    江耘哈哈大笑,司马倩难为道:“姐姐却是取笑我,倩儿也知道相公不是这样的人,当初连秘方都告诉了我,如何会在意银钱。”

    云桃突然冒出一句,说道:“少爷,莫不是你当初把秘方告诉二***时候,便想着娶了她过小”

    众人愕然,旋即放声大笑,笑声中的江耘尴尬之极。这个小桃,时不时的冒出惊人之语来。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嫁入江家的司马倩从此很严抛头露面,从台前转入幕后。

    不过,并没有因此影响司马兄妹在弃业扩张上的速度。

    司马啸的造纸作坊虽然利薄。但胜在数量,如雪球般起滚越大,每月的盈利达到了近百贯,在东京、岳州、黔州、成都府、兴元府和京北府六个地方的钱庄两个多月下来,所获颇丰,盈利千余贯,虽然相比三万贯的本金来说,微不足道。但钱庄乃是初创,商户们的接受度和信任度尚在培育中,能有这样的成绩,已经是上佳。按照当初众多股东的约定,每增设一州的钱庄便需缴纳五千贯的本金。

    与江南商系不占新州,只在原有州县内增加钱庄数的经营策略不同,司马兄妹把精力放在了扩张上。对此,江耘极为赞同。江南商业发达,商户众多,只能在纵深上下功夫,我们则不同,湖广西南之地,交通不畅,只能在横向面上做文章,尽可能的铺开才能使效益最大化。

    看在季员外无比恭谨的份上,司马倩让了邵、衡两州出来,决定在永州、鼎州、辰州三个地方大展鸿图。

    潭州四周的州县,行的虽然是新法,却也看到了江耘在浏阳的政绩,明里暗里来了不少官员和师爷学习取经,象改良的免役法、新式征粮征税法、轿牌税之类的,他们不敢学也无力学,商贸区也只是照搬,学了个皮毛。但即便如此,也略有收获,湖广之地的商业贸易氛围却是渐浓,与江南之地、京畿商圈遥相呼应。

    中秋之前,潭州最重要的政务便是乡民代表的推选工作,按照江耘的施政纲领,所有在地方推行的政务都需经过代我们的表决通过。初到浏阳,考虑到民众对官府的信服力尚未建立以及极薄的家底,不敢妄动。现如今的局面却已经不同往,浏阳民众对于的县衙的信任近乎高过一切,哪怕江耘已经离开浏阳,升任知府。

    当江耘以知府的份重回浏阳,受到了空前的欢迎,县衙前的官道之上,几乎被人挤得水泄不通。百姓争着一睹少年知府的风采。受林老汉盅惑之故,求字的喊声更是络绎不绝,生生的把江耘闷在轿中,不敢露头。

    在江耘的主持下,几乎照搬的河南县的方案,最终选出了浏阳县的民众代表。按百户选一的比例,此次推选的浏阳县的代表共有歹名,俱都是县里名声较好、公正典雅的人物。江耘饶有兴致的浏览了一下,发现农户出的居然占了二十多名,诸伸则其次,商户代表更是极少,仅有两位。

    浏阳的新任潘知县对此表示的担忧,江耘却不以为然,用手弹了弹名单道:“所谓代表,便是需表达所属群体的民意,浏阳本是以农为本的郡县,选出这样的比例来,最是正常。你担心商家过少却是不必,百户选一,差不多便是这个数了。此番的程序。也给那些商家们提了个醒,为富不仁者,是得不到民众的拥护的。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更注重民间的声音。”

    潘知县若有所思道:“下官有疑,若是按江大人的章程,今后的政令便,便需经过这些代我们的同意么?”

    江耘沉吟道:“我之初衷。却是为秋收之后的核田均税之法。该如

    实四何均税的方案便需经代我们的同意。然后存整个、潭,变革之道,在于循序渐近。现如今的田赋和商税征抽之数是万万动不得的。今年浏阳大熟,又兼青苗利钱、玉米大卖、商税大增之利,上交了漕运之后,常平仓必然大增,这些多出来的钱粮,与其放在来年做青苗的本钱,不如将它花出去。怎么花,花在哪里,便可由他们提出方案,商酌着定吧。”

    潘知县点头道:“如此下官也少些压力,方案的选定,过半即可

    “三分之二。只有这样,才能慎重,必需是代表大多数的利益。”江耘道。

    “下官知晓了。对了,当初江大人规定的收税之胥吏,千之五的抽成,好象,好象不合惯例。”潘知县吞吞吐吐道。

    江耘略略一笑,问道:“只有这样,才能防弊,潘大人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没有?”稍一迟疑,江耘又道:“其实这些事,也可以让那些代我们议一议的。大家群策群力,也许能有更好的办法也说不定。”

    潘知县点点头,记下了江耘的话。

    江耘笑呵呵道:“本来我的章程中,还有这么一条,全年所有岁入的百之一归知县所有,以防贪墨。只是。骇于物听。江耘不敢造次。

    潘知县听得目瞪口呆,心中寻思着他的话,若是一个知县真是做到真正的奉公为民。那百之一倒是的确拿得。

    到了浏阳之后。江耘才得知周令已经离职,北上京城取功名去了,这让他喜怨交集。他终是听了他的劝,决定出仕。怨的是这小子走之时,却连招呼也不打一个。

    由于民众代表的选举在浏阳开了个好头,其他四县所受到的阻力大大减少,只半个月功夫便已全部完成。中秋之后,全州的代表云集府衙,在江耘的主持下。召开了潭州也是大穿历史上第一次州民代表大会,商议来年将在潭州施行的方田均税法,以千步长宽为一方(约山顷伤亩),按土壤质量优劣分为五等,确定了各自的税额,从十之三到十之一不等。虽然此法是以新法为基准的方案但江耘提出的第一个附则却让在座的许多代表惊出一导冷汗。

    所有出租给佃户的田地,田赋由所有者交纳,不的转嫁给佃户。如果私下转嫁田赋者。经查获,则所出租的田地归耕种的佃户所有。无故荒芜田地两季者,其田由官府收回。

    底下的代我们炸开了锅,纷纷扳着指头算计起来。以十之二的平均田赋算,若是全由地主们交纳,佃户们耕种一季,交了十之三的田租便有七成的收成,远远大于往年,如此一来,那些没田少的的贫户们可以喘口气了。而且不由得地主们不交,若是私下将田赋转移到佃户上,那条一经查获。田地便归耕种人所有的条令便要了他们的命。

    那些田产众多的乡仲或者富户代我们心中暗恨,传说中江知府偏心穷人的说法果然没错。那最后一条,更是狠辣之极。若是不租于那些佃户们种,荒芜田的两季,也就是一年,便被他收了去。如此一来,不由他们不出租,生生从他们口中夺走了二成的收入。

    想到此节,那些地主们心中早就有了打算,不是表决吗?不同意就走了。除非你拿出官威来,不顾代我们的民意,强行通过,却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然而,大多数的农人代我们却明白江知府的心思,官爷这么做是为了抑制兼并,考虑到众多少田或者无田者的利益,将心比心,都是从田间辛劳中过来的。心中倒是对这条法令充满敬意。

    江耘好整以暇的注视着乱哄哄的会场,将许多人的表收入眼中,心中默默计算着代表的比例。这一条附则从河南照搬了过来,却不知能不能通得过。

    果然,决议之时。并未形成一边倒的形势,赞成的代表虽然占了多数,却未到三之二的比例。一些代我们的言辞激烈,声称这是变相的劫富济贫之举。更有甚者,举了活生生的例子。

    “知府大人。小人攒了家财,网买了几亩良田。如此一来。彼非血本无归?”

    江耘却有准备。肃声道:“本官所虑,乃是州县之根本,贫者无耕种之田,生活无着。必成动不安之因。富者良田美舍,盘录无度。长此以往。实非社稷之福。今行此法,而是为了调和矛盾,防止贫者愈贫。然诸位的意见也有一定道理,本例可再加一句,对于田产颇多,无力亲自耕种而又不愿出租的,官府将按市场价格统一收购。五等之中,最佳的上田每亩八贯钱,最次两贯。”

    江耘此言一出。举众哗然,看来,知府大人是铁了心要行这个条例了。好田每亩八贯钱,倒也不是强买。

    下面有代表小心翼翼的问道:“江大人,这官府统一买了田,却作何用?”

    江耘答道:“问得好,今年潭州大熟,想来明年的青苗钱已不是燃眉之急,本官想行个改良的青苗法,贷出去的不凡,儿农。便是这些收回来的官田。便以田中青苗为保。贷一寺要田地扩大生产却暂时筹不出钱来的农户,除田赋外,再加收二成的利息钱。待明年秋收之后。若能筹集买地钱。此田便归其所有,若筹不出来,则收回此田

    江耘详细的解答着代我们的各种疑问,讲到口话燥。换来的成果便是第二次表决之时齐举的手臂,已远超了三分之二之数;尽管还有一些利益受损者,却是拗不过民意,一个以农民阶级为主的意志。

    与这个。抑制兼并的田地赎买条例通过时的有惊无险相比。第二个。附例却几乎是全票通过。因玉米种植**所带来的新开垦的坡地一律定为第五等方田,从明年起将收取相应的田赋。

    在州代表大会上,江耘还宣布了一个令所有代我们都一致拥护的决定,今年秋冬之际的漕运,将一改往年的惯例,由官府出面,联系商家,负责将潭州的钱粮运抵京城,以积蓄民力,毕竟大伙儿年初都是交了免役钱的。

    代表大会一结束,会上的消息便在潭州境内四下传开,贫穷的百姓们喜笑颜开。那些相对的利益受损者则不免心中嘀咕,碍于江耘的强势,也只得咽下这口气。想着调整攒钱买地的传统生财方向,将眼睛盯着其他产业。

    好地潭州之地,自古为交通要道,商业与各种手工业发达,新近又出了一个。让人眼红不已的钱庄。最不济的,将银钱存在钱庄中,也有不错的收益。而这一切都在江耘的计算之中,以农为本。扎实农业经济,抑制兼并。将农经济中的钱引入商业流通范围,以求双赢。尽管近乎妥协的田地赎买政策,也在他的精心作之下,借着青苗法与方田均税之法,从尴尬的夹缝中走出。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他有信心给所有信任和关注他的人,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九月之期,潭县知县终于到任。得了杨时的帮助,潭县的知县是江耘满意的人选,原江南东路的信州知府因推行新法不力,被贬了官,降了一级,来到潭州做了江耘的下属。说起这位伊大人的被贬,倒和江耘颇有关联。

    新法之中有一条市易法,本是为了防止富商纵行会与物价之际,伤害平民利益,由官府成立市易司,以一定的钱粮做本,负责平价购买滞销商品待市场缺货之时。再定价卖出,本是政府用来调节市场,以免货伤农的经济扛杆,但是在实际作之中,却变成新法敛财的工具。各州的市易司直属于京城都市易司辖管,很多地方为了完成指标,罔顾民生,任意扩大了营销范围,将收购的重点放在了紧俏物资与畅销货上,强买强卖之事不断。商人与民众大受其苦。

    今年夏天,全大宋最紧俏的商品便是浏阳产的玉米,到了信州,便成了信州市易司的收购对象,价格比四周的州县高出几倍,又运用了其他力量,严本州的商户从外地购买。如此一来,令信州的百姓叫苦不迭,伊知府实看不下去。弹劾的本子上去没多久,便被罢了官,正当他心灰意冷之际,却一纸调令,来到了潭州。对于江耘的新制。伊知县在邸报上也略有耳闻。却不以为然,在他看来,所谓变法,不过是变着花样从老百姓口中夺食罢了。

    待他真到了潭州。连着半个月考察走访下来,却是惊异于自己的所见所闻。一路之上。知县们对于新制的拥护,农人们脸上的乐色,商贸区中只争朝夕的繁盛。都向他表达了一个意思,这次真的不同。

    老成持重十数年。沉浮宦海已久却仍心存百姓的伊知县想起来了来之前在京城杨时对他的告诫,到任之时,先下去走走,这对你有好处。果不其然,真如他所说,这江知府绝然不是他想象中的少年新贵,执政之严谨而又长远。解决关键问题的手段之妙,前所未见,这让他收起了轻视之意。原本尚存在心中的消沉、应付之意顿去,取而代之的是他重新迸发的

    对于调研之后的伊大人,江耘很满意,两人各自做了分工。年内的重中之重,便是漕粮的起运,江耘不敢托大,亲自负责。伊知县则对县民代表这个新事物很感兴趣,江耘也乐得放手,让他观摩各县的代表大会,督促盈余钱粮在县中的分配。

    在两位得力师爷的相助下,江耘忙着清点钱粮,核算青苗收益,每忙得团团转。由已及人。想着这一年中最忙碌的季节,那些年成不好的州县此刻怕是要磨刀霍霍朝小民们开刀,各类名目繁多的捐税层出不穷,也是贫民者最难熬的时节。

    这一,是江耘难得旬休之,躲在府衙之中,正陪着两位夫人逗弄着小康儿,享受着难的的空闲时光,却被一位不速之客所打扰。

    一今天买了意大利平新西兰,大家为我祝福吧,哈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