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 清明 第161章祥瑞无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马倩见大哥捉弄她,不由懊恼道!”大哥认了新贤弟憾附心了旧妹子了。说起来,妹子也是被人欺负了,你却在这边叫好。”

    司马啸欣慰道:“此事差阳错,只能说贤弟吉人天相。妹子得遇有缘人。”

    “尚有小剑贵人相助,逢凶化吉。”江耘补充道。

    “对、对、对。”司马啸直点头,“既然如此,这喜事,”

    司马倩羞不可耐。打断道:“大哥,莫要再说了。”

    司马啸理所当然道:“妹子,这可是大事,我做哥哥的岂能不管。”

    司马倩却有她自己的想法,说道:“江夫人正有孕。却是要紧的时候小倩不急在一时。让她为难。还请大哥保密,人前莫要说漏了嘴。”

    江耘感动道:“难为你想得这么周到。师师的子我了解的,天天念叨着母亲大人的话。要我,嘿嘿。”

    司马啸乐道:“男儿丈夫,正该如此,妹子便不要委屈自己

    。

    司马倩却坚持道:“不行,倩儿已经决定了。”

    两姑爷对视了一眼。无奈的答应了。司马啸讪笑道:“看来,这妹夫只不怕还不能叫。到是急死我这个做大哥的。”

    “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小剑。这个傻丫头。说了便说了,还怕姐姐怪她不成。”

    此刻,司马小剑正站在倒水的渡船码头之上,迎着风等船。只见她一青色的劲装,双手环抱在前,拢着一把刻,气定神闲。随风飘散的长发和玲珑有致的躯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有个胆大的偷偷的往前一步,向水边靠了靠,拿眼膘向小剑,想看清她的脸。

    如他所愿,俏生生的脸转了过来,虽然姿色平凡,但胜在青怡人,麦色的肌肤配着她灵动的五官,不由让人眼前一亮,是越看越舒服。那人在心中暗叹:“谁人说一白遮百丑,瞧着她的麦色,也是耐看的紧哩。”

    迎着那人定定的目光,司马小剑却不恼,灿然一笑,露着两个酒窝和一口编贝似的白牙,让那男子鼓起了搭讪的勇气。

    话未出口小剑却已经发难,一抬脚踢中一颗石头,不偏不绮的击中那人的腿弯,吃痛不住一个踉跄,已经“扑通”一声掉落浏水。

    好在码头边的才不深,岸边为了安全又加了防护网,那人吟了几口水,狼狈的爬了上来。见识了小剑的狠劲,打了牙齿也只能往肚里吞,不敢再惹麻烦。

    季员外那正好在码头上巡视,听到人声,赶了过来。见那人无碍,也知道小剑的脾气。陪笑着道:小剑姑娘哪里去?”

    司马小剑冷然道:“北边

    “可是去潭州么?”

    “京城。”

    渡船靠了过来。小剑也不集人下船,一跃跳了过去,转头喝道:“季胖子,莫要欺负我姐姐。

    不然我告诉你老婆,菊香住在哪里。”

    季胖子吓得冷汗涔涔:“这都是怎么一家人。姐姐精明到让人绝望。妹妹则是个万事不怕,翻檐走壁的人物。不行,明天就让菊香搬地方。”

    季员外关于司马倩的感慨,差不多整个浏阳的商家们都要赞同。本以为入了钱庄的股。便可以人手开一个钱庄坐地收钱。谁知道在谈判时却全不是这回事。整个浏阳县,只能有一家!说是为了维护钱庄的权威,防止竞争之下有人头脑发出了岔子,乱了全局。虽说众人也知道这个道理,但在这一大块人的利益面前,谁都有点眼。不过,司马倩提出的方案确实可行,潭州除了浏阳,还有其他四个县,也是大有可为的。知县考察团来过之后,总是会相继跟了上去。浏水的对岸和商贸区的西边溃县的境内,现在正是大兴土木的时候。趁现在地价低,吃些土地。将钱庄开过去,却是最好的时机。

    以季员外为首的浏阳商系最终凑了两万贯,占到了一成的股份。分到了两个可以开设钱庄的城市,除了潭州之外,还有桂州。潭州虽只有壬县,挂州却是的大。足有八县,够他们内部分的了。

    司马一系的本金则有四万五千贯,加上江耘从慧贤雅叙中即将运来五百两黄金,网好占到了三成,这也让他们分到了六个城市。除了东京之外,尚有岳州、黔州、成都府、兴元府和京兆府,鄂州虽是司马啸的商系范围之内,怎奈本金所限,也只能割了。江南商系则财力雄厚,占到了六成股份。一举拿了京城和其他十一个城市,而且所得之地,尽是江南膏腴之地,财富流通频繁之所。

    史涛和张樟以及那些江南的商家随着筹办的深入,信心愈发的炽起来,看着划,分好的区域范围,仿佛有了一种攻城掠地的心气,不停的指指刮划,憧憬着以后掌控全局的形,好似那一便在不久的将来。

    “江大人正告我们。不可贪多,吃得多却不一定消化的了。”史涛告诫边那一帮商家道。

    “史兄,江大人说得对极。是该这样,如此才能稳扎稳打,循序渐近。这是一门长久生意,可传之于子孙以做家业。江大人杭州扬名,也为我等商贾说过公道话,不似陆匡那种世家安乐赏而论道,真真嘉个办实事的好等定然好生做得个朵口他谋划之意。”

    相比之下,在钱庄一事上,司马兄妹因为财力之故,虽然占了下风,却都不曾在意。司马倩心中藩蔫一去,整个人越发年轻活泼起来,青焕发,连伙计们都看出异样来,只道是她为了钱庄一事高兴,怎知道她此刻的心思全然不在那些银钱上,只是想着心中的甜蜜,回想着与江耘在一起的快乐时光。闲暇时分,绣些锦帕,做些江耘喜欢吃的小菜,趁着江耘每的巡视时间小聚一番,其乐融融。江耘很是不老实,时时的动些手脚,她却总是不肯让他得逞。上一次是无奈之举,现在可是不同了。

    司马啸也是忙的不可开交,造纸作坊的生意极好,产量巨大,除了本县和其它四县的征粮征税单外,河南县那边也来了定单。齐越带回河南的单子,得到了游酥和翟汝文的一致好评。随即给司马啸带来了大量的生产定单,这让作坊赢利不靠。虽说赚到不少钱。但这来不是司马啸最高兴的。真正让他上心的是发往京城的纸,尽管刨去费用之后,他几乎分文不赚。但他心中清楚,从他手里出去的每一张纸,都承载着他和许多人的希望。

    崇宁三年的六月底,东京的天气也已一过一。进入了夏季。前两年的这么个时候,正是赵估最紧张的月份。初夏之交,正是地方上报夏粮收成的时剪,整个帝国一年收入的好坏。民生的优劣都在那一道道汇聚而来的奏折上。夏收既稳,便安定了一半,哪怕今年的夏汛再大,也无关于全局。自新法开行以来,国库渐充盈,仅江南四路,漕运数便比去年增加了两成,京城的汴水码头之上,从各地而来的漕船都堵了十多天了。作为一个君王,让他既兴奋又担忧的是,四处各地的祥瑞竟是越报越多。一想到此节,赵估心里就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小子,亏他好手段,变着法的来劝我。祥瑞祥瑞,只不过锦上之花而已。蔡相用来造势,联岂能不知?连杨时似乎也被他拉下了水,祥瑞无用的奏折紧跟而来。

    那,皇妹赵怡细细的和他讲了浏阳的政事,又变戏法似的从袖中掏出那个水梨来。看得赵估目瞪口呆,比起眼前这个东西来,那些人献上来的就差多了。赵估把玩着那个印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水梨,心中却是高兴,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水梨上都能印出字来。

    “据说有不少。小妹只带了三个回来,给母后的是寿比南山呢。”赵怡笑着说道。

    “难得他有心。想劝联就直说么,何必绕这个弯子。不过,话说回来,若非如此,又怎能得了这个好东西?这滑头相公究竟还有多少东西联不曾见过?”赵估笑道。

    赵怡轻笑道:“皇兄不曾见过的东西怕是多了。那浏阳,却真是有一股新气象,百姓之乐,俱都写在脸上,玉米试种成功,许多人都发了大财,念着江耘的好。”

    “唔,此物能在我中土栽种,他江耘的确是大功一件。京城的玉米却比你早到了两天,御厨们手巧,联早已尝过。哈哈。”赵估开心道。

    “皇兄小妹在回来的路上在想,只浏阳一个小地方,他便如此风生水起,若是换个大舞台赵怡试探道。

    赵估心中洞若观火,直视着赵怡,良久道:“精粟之于良羹,材质虽佳,却是不合口味,奈何?”

    赵怡沉思道:“我一路行来,所闻亦不少,新法虽好,财贼大增,却难免有与民夺财之忧,免役之钱,青苗之息,却是竭泽之法。”

    赵估皱眉道:“浏阳亦不是行了青苗和免役法么?他江耘还说,方田之法也是开行在即。”

    “那不一样。江耘初到地方,不曾贸然动作。待下半年选了代表之后,那些法令却是要乡民代表决议的。”赵怡争辩道。

    赵估冷哼道:“乡民代表决议,游酥在河南也是这般,居然议出一个田地赎买之策来!”

    赵怡感兴趣道:“田地赎买?”

    “一户所占之田以五十亩计,超出此数者。四赋要加一成。若是不愿,可以定价卖于官府。如此一来,那些大户叫苦不迭。”赵估冷

    道。

    “此抑防兼并之法,游大人到是好魄力。”赵怡赞道。

    “游定夫素来稳重之人,此法定是受了江耘盅惑。我朝不抑兼并,他们这么做,却是坏了祖宗之法,御史们的弹劾一多过一。”

    “今年河南收成如何?”赵怡问道。

    赵估脸色稍雾。说道:“比往年多了三成。想来他游定夫也知道朝中的风向不利,这漕运数上自然不敢怠慢。

    赵怡放下心来,笑道:“皇兄,若是小妹料得没错,这潭州府今年秋冬的漕运断然要比去年多,三成都不止?”

    赵估讶然道:“你就这么有信心?”

    赵怡傲然道:“我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赵估良久无语。背着手在中踱步,转说道:“既如此,我到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能耐。曾子宣弹劾缠,在新法上总放不开手脚,不如外放。杨时倒是一个慨材料,吏部早议了人选泣样吧,便让他江耘接任心府罢。”

    赵怡高兴万分,笑道:“皇兄,一个水梨儿换一个知府,倒是值得。”

    赵估苦笑道:“此番遂了你的意罢。母后那边,我也好交差。不然问起来,总要怪我小气。说来也怪,他说的那些法子,对母后倒真是有用。今夏以来,头疼都不曾犯过。”

    三之后,赵估颁发了一道圣旨,严令各地进献各种层出不穷的祥瑞。与此同时,朝堂之上,发生了一系列人事变动。枢密使曾布因任上引用亲威受蔡京所攻击,不得已离开中枢,出知润州。原枢密副使许将迁为枢密使,御史中承张商英则接替了许将的位子,潭州知府杨时因在地方政绩斐然,被招入中,担任御史中承。出于制衡之虑。蔡京之弟蔡卞出知扬州。江耘则水涨船高,接任潭州知府,全面主持潭州地方事务。

    在今年全面铺开的新法让蔡京声望隆。自神宗先王大行以来,大宋的国策便在截然相反的两极来回折腾,无丰的全盘否定,元佑的大举反扑,赵估即位以来从温和到激烈的政治诉求,以一座党碑达到最高峰。新法的施行期间,促使了地方官员的重新站队。一些执政保守、敛财不力的官员被纷纷罢蹴。随着国库里钱粮数剧增的,还有一些依附蔡京、鼓吹新法万能的官员的数量。

    老谋深算如蔡京者。却并满足眼前的胜利。趁着此时的大好局面。新党要求朝廷提前一年开科取士。为新法推行选拔人才。这一招临渊羡鱼之策,不可谓不狠辣。为蔡京谋划此策者,却是个熟人。当杭州受辱,自认为美人即将到手的陆匡竹蓝打水一场空,眼巴巴的跟着姜清清来到京城。却发现佳人进了慧贤雅叙如游鱼入海一去不归。痛定思痛之下,将这一切变故全都算在了江耘的头上,便一门心思投入了蔡京的门下。凭着与当年闲居杭州的蔡京有师徒之旧谊,加上自的才学,这陆匡倒也很快脱颖而出。

    蔡京闲居杭州之时,优游林下,诗词书画,收了一些学生,以沈鸿博与陆匡最为得意。他既来了京城,自是高兴。陆匡早有了功名在后用起幕也是方便。更吸引他的是,从陆匡的上,他看到了一种决绝,不把人打翻在地绝不罢休的决绝。不象他自己的得意门生沈鸿博。终是存了一丝侥幸与士人的气节。政治是不能讲气节的,司马光和王安石,一朝之中能出两个便已经够了。

    “蔡师,宿州知府切不可用,放贷之时,粮价选高于市价,青苗法到了他手里,无异于害民之利刃。”沈鸿博急切道。

    蔡京并无反应,面色平静,略一沉吟,说道:“新法宰制全国,难免上下游离,总会有些地方官不得力。鸿博想必也知道,当年恩师王相公之败,正在于此。试行之初,尚可施展腾挪,放之于全局,鼓噪之声便起。所幸今上意志坚定。老夫冒天下之大不韪,复名于石。所防正是为此。”

    “蔡相英明,早已绸缪二三舍法将太学之中保守之人剔出,上舍之人可择优为官,便是为此准备。地方官执行不力者,可一律罢之,再换的力之人。”陆匡见机说道。

    沈鸿博心中微怒,暗恨道:“你不去寻章摘句,却来妄论政事。”

    听着陆匡的吹捧,蔡京波澜不惊,说道:“宿州知府只是急切了些。严加谪便可,无需再费周章。待今秋取了进士,再换不迟。”

    “学生以为,还是不核定州县的借贷定数为好。避免长此以往伤及贫农。”沈鸿博说道。

    “不可。此例绝不可开。新法之行。一发而全,宁可一错。不可百漏。”蔡京沉声道。

    “以学生之所见,江南之地,农人一年数收,这利钱断然伤不了农”陆匡笑道,“只不过少几顿酒罢了。”

    蔡京大笑,说道:“以一民之口腹之。换我大宋之强盛,只怕圣人也怪罪不了老夫吧。好了鸿博,为师知道你行事缜密,今年风调雨顺。天下太平,国库充盈,何患之有。

    连《大宋天下》上都说,新法施行以来,国贼大增。师文,这半年来。你做得很不错。”

    胡师文谄笑道:“这是属下应该做的。他江耘虎落平阳,又如何顾的了他那一亩三分地。只要再过一年半载,这《大宋天下》还是不是他的,都说不定了。”

    沈鸿博看着大笑的众人,心中充满失落。都把心思用到这上去了,政事上岂能不顾此失彼?原本还有关于新法的其他建议,此番哪还有心再说。将手中的简章往袖中拢了拢。微微的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一个下人们兴冲冲的前来:“太师。玉米宴已经做好了。”

    蔡京大手一挥,说道:“随老夫都去尝尝,看看这个玉米能不能当饭吃。若是不能,老夫少不得让人参他一本,若都跑去种这些中看不中吃的。岂非动乱国本?”

    ,小剑来京城喽!求票!一(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