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 清明 第152章 静夜幽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羔飞放声大笑!,“叉弟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十掩哼一联好怕的。”

    “只怕难以消受啊。”江耘诉苦道。

    “这倒是谁也帮不了你的。大哥我虽是个粗人,也知道你的难处。那位且不管他。便是这位贵人,也是”你可要打起精神来,好好相处说完,拿眼瞄了瞄角落处的赵怡。以他的精明。也早已看出着头来。

    江耘重重地点了点头。深沉道:“来都来了,怕也没有用。横竖要一战,且看我各个击破。”

    说到后半句,脸上已恢复神采,看得单一飞暗自佩服。

    夜已深,酒宴进行的七七八八,陆续有人告辞回房歇息。赵怡扶着醉熏熏的李清照也回去。

    江耘与单一飞走上前去相帮,赵怡不想失了面子,轻声道:“单护卫再坐一会吧。我扶她回去,不妨事的。”

    单一飞朝江耘使个眼色,自去厅中找人喝酒了。江耘缓步上前,轻轻地扶住了形摇晃的李清照。和赵怡一起,一左一右的扶着她出了大厅。

    “清儿妹子量浅,让江大人见笑了赵怡柔声道。

    李清照正迷糊之间。乍听到江耘的名字,间歇的清醒了一点,子右边传来熟悉的体味。不由得心神激动,不管不顾地靠了过去。

    江耘大感尴尬。见李清照醉意朦胧,也不好撒手,只的任他靠了过来,只想着加快脚步。早点将她俩送回厢房之中。

    好不容易到了休息的厢房,将李清照扶进房中,放到上安顿好之后,江耘道:“今晚怎么由她喝了那么多?”话一出口。便后悔了。

    果然,赵怡听到江耘语含埋怨的话,微微一怔,心中不由气苦,是她自己想喝醉。我又如何拦得住。

    江耘见赵怡并未接他的话,便急忙说道:“郡主别误会,我只是觉得奇怪而已。以前在京城,只见她好赌,却不知她也好这杯中之物。”

    赵怡见江耘说得好笑。不由的也乐了,愁绪去了几分。柔声道:“她呀,除了该会的针线女红不会,其他的都会。这一路上,被她赢去不少银子哩。”

    江耘大奇。问道:“打马是她的强项,怎么能和她玩?”

    “却不是打马,而是你那竹牌。船上无聊的紧,藉此打发时光而已。”赵怡道。

    李清照躺在上翻了个,显然已经睡熟。赵怡不好再留江耘,便送他出门。

    江耘出了厢房。心中一动,回头说道:“今晚月色不错,不如在这院丰走走如何?。

    赵怡闻言一楞。抬头看着墨色的夜空,只是黑茫茫的一片,哪来的月色。却不住江耘相邀。犹豫一番,回掩了房门,静静地跟在他的后。

    她们休息的厢房原是两位师爷的住所,离前院有一段距离很是清静,不怕被人打扰。李才女又在房中熟睡,正是两人独处的好时机。

    两人静静地走在院中,一时之冉谁都不曾打破沉默。

    良久。江耘道:“京城一别,已是大半年。皇上,太后可好?”

    赵怡柔声道:“皇兄甚好。母后的体也已有所改观。皇兄说了。你那法子,对母后的体大有稗益。”

    江耘欣慰道:“如此便好,老人家最重要的便是心舒畅,多锻炼多走动,对体总是好的。”

    “江,江夫人体可好?听老张师爷说,说是有喜了。”赵怡努力的将这句话说完,试图掩盖心中的慌乱。

    江耘心中一惊。原来的说辞竟然一下子忘光,脑中一片空白。

    赵怡低着头,渐渐冷静下来,见江耘久久没有回应,便勇敢的抬起头来,静鼻地看着江耘,想从他口中得到答案。

    江耘能够感能到她正盯住自己,却不敢抬头。我喜欢她,我便娶她。这个说过无数次的说辞,此番却难已出口。若不是眼前这位娴静的郡主时时关注、照应着自己,他江耘岂会象今这般顺风顺水。

    “母亲之命,江耘不敢有违。

    实在扛不住。江耘只得撒谎。

    赵怡波澜不惊。轻声道:“江大人,赵怡还不曾向你道喜呢。”

    江耘硬着头皮道:“谢谢

    “听皇兄说,江大人在杭州见识了不少江南人物?”

    “嗯,人见了不少。合我胃口的却少,倒是愕了一些好画江耘慢慢的从尴尬的境地中摆脱出来。

    “那两幅画,皇兄倒是喜欢的紧。瘦竹老先生,也是有趣,连我也陪着皇兄去了几次慧贤雅叙。”赵怡笑道。

    “喔,老先生也到了京城?哈哈,去愕好啊。”江耘大喜,当初他托史涛转交给瘦竹的那封信,便是劝他去京城走一走的。

    “还有那位江南第一美琴师,如今也是红了半边京城。连那位江南第一才子也跟了上来,在京城也是大出风头。”赵怡娓娓说道。

    “苍蝇。”江耘听说陆匡也跟了去,不由得心中嫌恶。

    赵怡眉头轻皱。说道:“那才子据说风度绝佳,倾到京城闺秀无数,江大人如何说他是

    “风度绝佳?你以为我这么说是妒忌他么

    赵怡“扑哧”一笑,嫣然道:“你脸上便写着那两拜”

    江耘被她感染,放松的笑了起来:“嗯,我承认。就象当初和与瘦竹老先生说的那样,”

    “你那么俏,你那么鸟。我真是很不”赵怡接口道,说到最后,无论如何“爽”不出口。一个堂堂的郡主,岂能如此粗俗,幸好夜色深重,掩饰了她脸上的红霞。

    江桓终于笑出声来:“哈哈。原来老先生都和你们说过了啊。”

    赵怡点点,头道:“江大人在局中,却如何知道旁人的眼里,是你这么,这么

    “什么?”

    “母说起来,也是子非鱼,子非我的意思了。”赵怡若有所思道。

    见江耘疑惑,赵怡解释道:“自古文人相轻,那陆才子想要出风头,江大人看不惯。便搅了他的风头,你终是个不服输的人。想来那幅画,倒是其次了。

    江耘心中细细思量,发现当自己的心境果然如她所说,受不了陆鸟人唯我独尊高高在上的作派,于是奋然发难,不由暗自心服,摇摇头叹道:“走了,经你一说。我才发现,原来我也是一个好出风头的狂小子罢了。也许在当时的江南人眼中,我比他更狂妄。郡主。你总是能瞧到人心里去。”

    赵怡不自的攸然叹道:“是吗?很多时候,赵怡却看不清江大人心中所想。”

    江耘亦有感而发,说道:“在浏阳大半年,做了很多事。时常想些我来这些上走一遭的真义。往大了说,便是为国为民做些益事。若放之浏阳。便让这一方百姓的子过得好一点。往小了说,就让江耘关的人和关江耘的人。生活的幸福快乐吧。”

    赵怡心中默然,纵然有话要问他,也是无法出口。幽默静谧的夜中,两人相对无语。

    不远处的屋檐之上,一条黑影正慢慢地将躯隐入黑暗之中。司马小剑一夜行劲装,象一条壁虎一般伏在房顶的瓦片之上。漆黑的夜色中,看不清她眼眸之中的一抹笑意。

    第二天一早,浏阳县的商贸特区中的各家店铺的门口俱都挂满了红色有灯笼,还有两三家商户选择了这个重要的子开业,图个喜庆之意。

    杨大人站在商贸区的闹市之中极为满意。他真的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浏阳县,世面居然繁华至此。他江耘以往在奏章上的描述以及旁人的耳边风此刻终于化为今的眼见为实,这青石铺就的平坦宽阔的街道,整齐有序的商铺;南来北往的客商,无一不暄示着此处的生机与活力。这小子,终究没有教老夫失望呵。

    湘、株两位知县早已来此考察过,此刻自是波澜不惊,绕有兴趣的当起了讲解:“杨大人。我们所处之地,是商贸区的南区,也是最繁华的市面所在。东区则是一些作坊聚集之所,靠近浏阳下游,方便取用浏水。此处往北,便是浏水码头,却有一件新奇事物。”

    杨时被勾起了兴趣,问道:“何物?”

    当河对岸的那艘大船以如此迅捷而又安全的方式渡河而来,轰然靠岸的时候,杨时看得目瞪口呆,喃喃道:“此物何人所造?堪比史书所载之木牛流马啊。”

    江耘哈哈大笑,说道:“杨大人过奖了。此乃下官从河南县请来的河工齐越勘察地形,因势再为,专为浏水货物流通量的特点量

    杨时惊道:“可是游定夫口中那个行决水之法的治何能手?”

    江耘骄傲的点点头,笑道:“正是。”

    “先时听那游定夫说那什么决水之法,老夫以为荒谬之极。治河不防水反而背其道可行之去决水。但今观此奇物,只见此人知水之深非比常人,识略与胆色皆备,倒是有真才实学的。那决水之法既然他能提出来,想必不会是沽名之人。”

    “呵呵,齐先生治河最重因地制宜。那决水之法在河南行得通,在浏阳却是不行,也无需用险。浏水本是支系,并无泛滥之虞。基于本县的要求,便有了这个运输之法。杨大人无需羡慕,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便无需学别人。”

    湘县的梁知县亦插言道:“江大人言之有理。杨大人,下官已经在浏水对岸,本县的境内平整了土地,也打算觉着江大人的样子,搞个特区出来,和这江大人的北区合二为一。”

    株县的王知县也说道:“是啊,杨大人。自江大人整修了与我县相通的那条河道,我县的民生也是见好。多亏了杨大人眼光高远,拨了银钱下来解了我等燃眉之急。广南西路的桂州商户取道株县往岳州方向去的人,可是一多过一啊。”

    杨时听得怀大畅,连声道:“好好,继续做,与县与民有利的事,本官一定大力支持。呃,对了,东南北都齐了,西面如何?”

    江耘用手一指,说道:“杨大人请看,西面在那边。”

    众人顺着江耘所指方向望去。只见西面是浏水的上游,两岸俱是乱石滩,间或有几亩薄田,显然地势不广,却是极为狭长。激县的郭知县看在眼里六押忱复杂,那西面再讨几甲地便是他滞县的境域了

    江耘侃侃而道:“下官虽已筹戎”但却不急在一时,可等商贸区规模扩大之后再作打算。”

    杨时哈哈大笑。一语点破江耘有玄机:“江大人,没钱了吧?”

    众人听得大笑。江耘也不否认,笑着承认道:“钱都押在青苗里

    杨时点点头,来商贸特区前,他已经细细的看过了青苗借据,得知他们所言非虚,那些常平仓的钱粮的确是实实在在地贷到了农户的手里,便说道:“好办,老夫借给你。”

    江耘闻言大喜。连声说好。哪知杨时又接着道:“钱从府上的常平仓中走,利率两成。”

    杨知府老小孩的模样,竖着两根手指,一副胜利在望的姿态。

    江耘咬咬牙,挤出一个字:“借!”

    杨时转笑道:“本府一视同仁,尔等也是一样。”

    株、湘两位知县思量许久,终是下不了狠心来借杨知府的高利贷。他们有自知之明,自己可比不上江耘手段高明,能以钱生钱。

    出人意料的是。澄县的郭知县出言道:“江大人,下官如果将我县境内靠近西区的那一片土地开设特区,可否与贵县的连成一片?。

    江在楞,见郭知县神色瓣愧而恭谨,知道他是尝到了苦头开了窍,便笑道:“欢迎之至。

    郭大人,江耘等你很久了。”

    郭知县窘道:“下官多有得罪,还望江大人见谅。今后,下官一定与江大人精诚合作。”

    杨时意味深长的看向江耘,眼中满含赞赏之色,转头向众人说道:“诸位俱是我潭州的父母官,需知一荣俱荣之义。为官一方,当造福百姓,莫要彼此相争。徒耗精力。我潭州向来是湘广重镇,中原粮仓。且地处九省通衢,然商税一项,却比不上江南之地。今看了浏阳,对老夫感触很大,果然如江大人所说,变革与改良是治事之道。有新思路有新东西总是要尝试一下。”

    江耘大受鼓舞。见机说道:“杨大人,这浏阳县尉的人选

    杨时笑道:“你倒会察言观色。罢了,如你所愿吧。待我走之后,你便可进行。免的我在之时,让你束手束脚

    江耘笑道:“杨大人敬请放心,若下官取材可用,定将此法详细奏明,以便杨大人推广。”

    杨时点点头,不置可否,说道:“此法再好,我却不能用。然我观县衙门口之政务及征粮纳税公示栏到是值得借鉴,可堵商伸之口,亦可令小民知我县之教化。”

    听了杨大人的感慨。旁边的知县们尚有疑虑,犹豫道:“若有不均之弊,当如何处之?”

    杨时也略有触动,斟酌道:“嗯,浏阳地藏不了许多大人物,若放之于潭州大府,少不得不均之虑。权贵人家,总是有些特权。依老夫之见,可分步缓图之,摸着石头过河嘛

    江耘心中暗笑:“说得好,现在要考虑怎么做而不是做不做,怎么说也是一种进步了。”

    杨时摆摆手,不愿意在此事上多加纠缠,笑着道:“走,诸位,随老夫坐船去,咱们也感受一下那个什么金三角运输网去!”

    江耘看着杨时拉着一群人兴冲冲的涌向码头,正要跟上,却听见背后传来李才女冷冷的声音:“小子,昨晚好风头。”

    江耘回头,却见李才女一张冷若冰霜的俏脸生生的在自己面前。然而,她的眼神却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欣喜多于哀怨。

    直到此刻,江耘才有机会细细打量眼前人。大半年不见,她竟然胖了,双颊更显丰润,此刻在阳光的映下的,隐隐透着晶莹之色,仿若温润的白璧,柔和到人心里去。双唇仍是一如往的饱满滴,久违的小桃眼细眯眯的,配着细长的睫毛,更显她的灵动。

    江耘仿佛欣赏一幅绝美的画儿,静静着盯着她。良久,才温和道:“易安居士,好久不见。”

    “什么话,昨晚还见过来着。”李清照的声音仍是冷冷的。

    “不半年不见了。你胖了

    李清照却误会了,眉头打结,怒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见李才女咬牙切齿的样子,江耘自知失言,忙道:“不不,你误会了。我是说你整个人气色很好。”

    李清照气苦道:“整在船上不动,如何不胖。”

    江耘笑道:“胖也好。瘦也好,看到你的气色不错。我就放心

    李清照白了他一眼。心中早消了气。说来也怪,自和赵明诚谈开之后,抛去了诸多烦恼。用心做着书报社的事,用心的想着江耘,相思之苦抵去了许多烦恼。母亲的鼓励更是让她收拾勇气了。勇敢的去面对自己的感迷局。

    然而此刻,始作俑者就站在眼前,自己却不能如昨卖醉一般任的一靠,了却自己心中的相思之意。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莫不过一句无法言表的”我你。木站新炮址巳更改为脚,仕。,请登陆阕读!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