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 清明 第151章 贵客来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崇中二年五月底,潭州至浏阳的黄十官道!卜。行叫车迤逦而行。官道两侧,俱是整片的农田,黄绿相间,翠绿的麦苗,黄澄澄的麦稳,正是丰收前的美妙景象。

    浏阳,终是近了。李清照与赵怡同坐一辆马车之中,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境。李大才女已然破釜沉舟,仿佛一个认命的赌者,已经收拾起所有的赌注,打算去做勇敢的最后一搏。既然已经交出最后的筹码,便无视最后的惨败,只等掀开底牌的那一刻。赵怡却是患得患失已久,不敢直面自己的感迷局。一路走来,一路回忆着两人相交到相知的点点滴滴,从淡定到愉悦,从愉悦而至甜蜜,再到得知他成婚时的失落,百般滋味涌上心头。一时间沉浸在往事之中,兀自失了神。初夏的阳光透过车帘漏进车厢之内,将赵怡柔美的脸庞镀上一层金光,坐在影侧的李清照看得一阵晃眼。

    “郡主又发呆了。浏阳愈近。便愈怕了么?”

    “清儿,你又取笑我。叫我怡姐便可,如何记不住?”赵怡嗔怪道。

    两人原本就认识,这一路上同船同路,整起居都在一起,两人已亲密无间,无话不谈。对于彼此心中所想,两人虽然有数,却极有默契的避开了这个尴尬的话题。

    “嘿嘿,清儿自有分寸。待下了车儿,便叫你怡姐。对了,郡主,你虽说大了我四五岁,怎么却保养得如此之好,看上去倒是我显老哩。”李清照抱怨道。

    赵怡见她努力的收腹。不由得扑哧一笑:“妹子,莫要作怪。体肤发,受之父母,本是天成,有何可怨?”

    李清照嘟着嘴道:“前些子坐了这么久的船,都没顾上喝。唉,一点变化都没有。”

    赵怡奇道:“喝什么?”

    “牛。”李清照心中一动。恶作剧道:“喝了会大。”

    赵怡看着李清照狭促的的笑容,心中明自了大概,会意道:“吃什么补什么,想是有些道理。”说完,嫣然一笑。

    李清照看着她如花的笑颜。心中却是怒了:“我好心告诉你,你却偷笑,想必是觉得自己够大了是吧?”

    “是他告诉我的秘方。”李清照装作说漏了嘴,一脸痴向往的

    赵怡的笑容尴尬起来,心中是大珠小珠落玉盘,她,她们已经亲密如此了么?

    李清照瞧着赵怡神色,心中大乐,哈哈,跟我斗,哼哼。

    以她贵为郡主的卓份,尚且中毒如此,何况我区区一个平凡女子。现在想来,他江耘娶了李师师倒不失为一件坏事。

    若被她赵怡得了手,老娘的难度更大哩。

    马车停了下来,一阵脚步声过后,杨时杨知府的老成的声音在车厢外响起:“郡主,浏阳到了。知县江在干人等正在前方不远处迎候。”

    赵怡收拾心,清声道:“知道了,便按来时的约定,我俩作为家眷,不宜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面。杨大人可前去应酬。我等的安全,单大人会负责的,杨大人无需挂怀。”

    杨时领命而去,李清照急道:“郡主,我是男装的,想来无妨。我不陪你了。”说完,急匆匆的便下车。

    赵怡肃声道:“清儿,你想到人知道,本郡主与一名男子同坐一辆马车之上吗?”

    李清照欢天喜地的脚步生生止住,无奈的坐下。心上人便在不远处的前方,却不能相见。

    “稍安吧,你还怕见不到不成?”赵怡轻声道。

    马车缓缓的前行,跟在大部队后面。李清照终是忍不住,哀求道:“怡姐,我将帘子掀起来,就瞧上一眼。”

    赵怡白了她一眼,算是默许了。李清照心激动的掀起帘子。远远得向前方的人群望去。赵怡坐在侧,忍不住也偏过头去,找寻江耘的影,却见李清照气呼呼的放下帘子,恨声道:“坏了。”

    看着赵怡不解的神,李清照气道:“多了个女人。”

    “不是她娘子么?”

    “不是,她娘子师师的影我却认得,不似这女子这般干练泼辣。穿得一火红。精一般。”

    此刻。车厢外的江耘边正有一位李才女口中所说的火红女子,正是美女掌柜司马倩。她与季员外作为浏阳商家的代表和一些乡伸一起正在欢迎团之中,被江耘介绍给杨时带队的考察团。

    当天夜晚,浏阳县衙张灯结彩,大宴宾朋。一大一小两场宴席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杨时带队的知县考察团被安排在小厅之中,由江耘亲自作陪。而自京城而来的书报社采风团则由两位师爷作了东道。赵怡与李清照混迹其中,俱都换了男装。尽管不能掩饰其女子份。但总是低调了些,加上李大才女也算有名,乃是皇上点过头的风头人物,赵怡算是沾了她的光,倒也没人深究她的份。

    与大厅你来我往的络气氛相比,小厅之中却显得上下有别。杨时与江耘唱了主角。与几个月前江耘在潭州公议时不同,在位的诸位知县看向江耘的眼光复杂了许多。他江耘标新立异,大刀阔斧,全然不顾同行们的压力,埋头苦干,而且真被四。出了成座的五位知县,株县的王知具从江耘处唤心瑕多,浏阳县内那条水道的初步贯通,让他民心、政绩与商税三丰收。在杨时那儿露了一个。大脸。湘县的梁知县在修通了境内的那条通往浏水码头的道路之后,将自己纳入了那条黄金水道之后也顺利的搭上了顺风车。在考察了浏阳的商贸特区后信心大涨,准备依样画葫芦,也在湘县境内,倒水码头的对岸也弄了个。商贸特区出来。出乎他意料的是,刚刚放出风声后不久。就有商家前来咨询土地价格了。而且是浏阳的商家。猛然间开窍的粱知县不打起了小算盘,看来,只要跟着江耘的步伐走,有样学样,自己连续几年漕运钱粮倒数第一的帽子该摘掉了吧。虽说一年一度的磨勘(政绩考核)无过便是功。但有功总比无过好。若是我摘了这倒数第一的帽子,只怕要轮到澄县的郭知县了吧。

    若说在座之人心最复杂的便要数这位澄县的郭知县了。自江耘一上任起,习惯了按部就班的郭知县就烦他江耘上窜下跳的折腾个不停,每每将他们到被动的地步。从青苗法到耕牛税,好事全被他折腾成坏事了。偏偏杨知府又对他颇有偏护。先时四位知县倒也和他同一阵线,无奈这小子上下钻营,投机取巧,尽出些上不了台面的鬼点子,还拉拢了周边的两个知县,除了潭县的潘知县算尚持重,如今便只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

    他江耘给了你们一点小甜头。你们就不知轻重了。等以后风向变了,有你们好受的。但现在摆在自己眼前的,却是一个大难题。眼见着他们几位风声水起。不行,不能任由你这么胡闹下去。想到此处,郭知县理了理思路。清声道:“江大人。下官有疑,不知能否解

    江耘瞧他面色,知道不会有好言语,无奈今作了东道,不好太过,便正色道:“郭大人请讲,下官知无不言。”

    “自古尊卑有别,士农工商,各安其业,听闻江大人在县境内收取轿牌税,价高者为尊。一顶轿子可横行于县内,滋长俗商之恶习,欺压贫穷百姓,坏了纲常。”郭知县森道。一上来就是上纲上线。

    江耘虽然心中志怒,却没被慨匕了心神,平静道:“郭知县此言太过,此与尊卑之礼无碍,亦说不得是横行。若不坐轿,便无需让

    江耘取巧的话惹得杨时哈哈大笑,叱道:“江夫人休要狡辩,老夫对此也颇有微辞。今晚你却要说出个道理来。”

    江耘知道终究打不过马虎眼,便解释道:“杨大人容禀,自古无万全之法。收此轿牌税也是为了充盈库府,不得已而为之,可谓取富济贫之策,仅浏阳一县,便收取了轿牌税近三百贯。杨大人,若放之于潭州府,只怕不下千贯!”

    杨时没上他这个,笑道:“莫要来蒋我。且说如何济贫?”

    江耘打起精神。继续阐述道:“株州境内的那条水道。杨大人您不是拨的银两不够么。下官又答应了王知县,故此开此轿牌税筹集资金,当然还有一部分就用来修路了,下官将这些用于修整、拓宽县内原有的老旧街道。就象菜市口那一段路,地势低平,一到雨天便泥泞非常,自整修之后,百姓是大得其便。相比起来,让一让又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人让轿是应该的。轿让轿么,那只是几个俗不可耐的商人们在斗富而已。只要不扰民,让他们斗去罢。

    众人忍俊不。放声大笑,笑声中细细品味江耘所说,倒是有几番道理。株县的王知县尤其感动,感激得看着江耘,心中不由埋怨郭知县多事。

    郭知县却仍然不甘心,轻咳一声,拿眼瞄向杨时。杨时会意,沉声道:“若是这轿牌税如你所说,是权宜之法,那这伤害耕牛之罪,你又如何解释?”

    江耘喊冤道:“杨大人,这给耕牛穿鼻之术乃是从域外传入,由下官推而广之,经实践检验,实是驭驾耕牛之良法,如何算是伤害之

    ?”

    郭知县冷笑道:“江大人岂不知大宋有律,这伤牛之罪,可至流配!”

    江耘亦不示弱。反诘道:“不错,无故屠宰耕牛,违者至流配。然农人穿牛鼻却是为了驻驾耕牛,少发生些毁田踏苗之事,岂可一概而论?杨大人,浏阳自推行此法以来,商贸特区之中牛市隆,北方贩牛客只买穿过牛鼻的耕牛可为佐证。郭知县若是不信,明早可眼见为

    。

    郭知县仍耍纠缠。却被人打断,王知县出言道:“我县与浏阳相临,农人们口口相传,这穿牛鼻之事的确利大于弊,下官可保证江大人所言非虚。”

    一直未出声的潭县潘知县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杨大人,下官以为可将此事奏明户部屯田司,想必会值得推广。”

    杨时沉吟一番。点头赞同。郭知县见杨时也表了态。不好再说,只得低头不语,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湘、株两位知县虽有心和江耘讨教,无奈见此间气氛不妙,便收起心神,说些无关痛痒的场面话。一时之间,席上冷清下来。加上赶了半天路,众人皆神色疲惫,便早早收了场。

    宴毕,杨时低声对江耘道:“江大人去招待京城的客人吧。贵客的份。想必你也知道,务必要做到内紧外松。”

    江耘会意,连连点头,安顿好这群高干,江耘轻呼了口气,摇摇头迈向大厅。

    临近大厅的那一刻江耘的心攸的收紧起来。这一别,快有一年了吧。不知道那俩位可好?特别是娴静如水的她,想必已经知道我江耘已为人夫了吧。

    进入大厅之时,气氛正是烈的时候。只一进门,江耘便看到了她们。李清照正撸着袖子,露着半截手臂。举着酒杯,一副斗酒诗百篇的造型,边人的客人正数着步子:“九步了,九步了

    而赵怡却坐在右首的角落之中,双手捧着一杯茶,饶有兴趣的看着李才女的要宝。虽然眼睛看着那边,心神却全不在那儿。江在走进厅中。她便已经发现。等江耘将眼光从李清照上收回来找到她时,她清澈的眼神早已等在那里了。

    两人目光相触,赵怡略略低头,避了开去,仿佛是无言的责问,平静的让人心有愧疚。江耘心中一阵黯然。

    众人纷纷起致意。江耘眼见李清照形不稳的向他走来,连忙道:“好诗好诗!”

    李清照怒笑道:“我都没做出来,什么好诗。这一杯却要你来喝!”说完,作势便将手中的酒杯递了过来。

    江耘苦笑一声。道:“瞧着她的样子,怕是醉了。”

    眼见李清照要失态,赵怡连忙起拉住了她,将她拖回座个。江耘回首。投以感激的眼神。

    那边,两位师爷迎了过来,让着江耘向他介绍大厅之中的客人。

    “江大人,这厅中右首的俱为《大宋天下》书报社采风团的客人,都是京城之中的风流人物,想必江大人都认识吧。”小张师爷微笑着介绍道。

    江耘笑道:“只是闻名而已,在京城时不曾谋面,今番在浏阳这个小地方却偿了夙愿。诸位,幸会幸会。”

    右首的众人连连回礼。在座的很多人都在慧贤雅叙之中见识过江耘的风采,此次来浏阳也是慕名而来。今晚见着江耘,果然一如传闻中的洒脱不凡,一时之间仰慕非常。

    “江大人在哪里,哪里便有新气象。京城慧贤雅叙如是,浏阳之新政亦如是。”

    江耘连道不敢,依次把酒叙话,好不忙活。

    坐在角落之中的赵怡正数落着李清照:“妹子,你好不晓事。男女之防。岂能共饮。这里这么多人,若不是我拉着你,差点做出丢人的事来。瞧你这样子,定是醉了。”

    “薄醉,薄醉而已,不碍事的。”李清照犹自强辩道。

    “还薄醉,酒杯都快递到人家嘴里了。”赵怡没好气道。

    李清照却并未答话,定定地看着江耘谈笑风生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你瞧他适意的样子,全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他,他眼里还有没有,,你这个郡主?”

    赵怡却轻笑道:“我现在可不是郡主。你自己心中有气,莫要扯上我。”

    李清照回过头,哀怨的瞪了一眼赵怡。叹道:“我想喝醉。”

    江耘招呼完新朋友,终于见到了老朋友单一飞。下午初见之时正忙于公务,不曾寒暄。此刻两人相见,相拥大笑。

    “单大哥风采依旧啊小弟怠慢了,大哥可别见怪。”

    “兄弟说哪里话。张大人可陪着我叙了一晚上的旧了。只不过他喝茶。我喝的却是酒。”单一飞开心的笑道。

    “单大哥仍在军中任职吧,高大哥可好?”江耘问道。

    “嗯,你走之时,我正有军务在。不得相送。你走后不久,我和你高大哥都升了官。兄弟我现任步军前司神勇军中一个副统领,你高大哥则是步军前司的副都虞侯了。”单一飞低声道。说完眨了眨眼睛。言下之意,我们都是官家的嫡系啊。

    江耘会意,点点头,问道:“单大哥,这从京城一路走来,可辛苦你了。”

    单一飞闻言苦笑,低声道:“还好,郡主出门向来低调,一路并不打眼。倒是那位,乍呼的紧。却是难缠。几次险些露了马脚。兄弟好眼光。知道持重,若真是选了那位,少不得头疼。”

    江耘愕然,随即明白单一飞话中含意,摇头苦笑。

    单一飞拍拍江耘肩膀,调笑道:“我听高大哥说起,初时还奇怪江兄弟的选择。

    此次同行,总算明白你的苦衷,哈哈。”

    江耘受了单一飞的调侃,愁道:“只是如今见面,又要头疼了。”

    …终于耍有新气象、新节了。虽然离开京城,在地方沉闷了点,但我相信在字里行间大家都看到了我的努力,既要避免落前人窠向,又要写出自己的新意来,为了想些新东西,官人我费尽心血啊,要避免金手指,切合文风,真真是苦不堪言。自开书以来,从无断更。更新不是很快,也不好意思要别的,问大家要点推荐票吧。以上不要钱。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