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 清明 第150章 郡主出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妹子。此番总算遂了你心愿吧。要不要我下道圣旨”乞寸协非将他宝贝女儿领回去?”

    赵怡嗔怪道:“皇兄莫要取笑,此去浏阳,却是为了官家的大

    赵估收起笑脸,正色道:“唔,他江耘说得再好,联也要让你帮着亲自瞧瞧,新法再怎么有弊端,终归府库充实,国家受益。而且,你猜他给我的奏折里怎么说?天下详瑞,都是用来造势,是糊弄人的。为了证明这个道理,他也要给我献一个大祥瑞。我倒很好奇,会是个什么东西,让他夸下如此海口?”

    赵怡问道:“可是说什么新作物,叫玉米的?”

    赵估摇摇头道:“玉米是另一回事,说起来到也新奇,这玉米究竟是什么样子,值得他如此推崇?名字到起得好听。”

    赵怡笑了,说道:“皇兄此刻定然心痒,想和我同去吧?”

    赵估神往道:“此不可求之事,潇洒如江耘者,少之又少,连蔡相说起,也是颇为欣赏。学识、政见无一不精,实干之才不亚于当年王

    。

    赵怡警觉道:”皇兄。听说蔡相对于浏阳之事也关注得很。直言江耘经此历练可为朝堂栋梁,将其调回京城。”

    赵估轻笑道:“皇妹勿忧,你是怕蔡相调虎离山么?”

    赵怡不置可否,说道:“浏阳初见成效,此时若调他回来,只怕前功尽弃。”

    赵估哈哈大笑道:“即便联肯了,他江耘也不肯,杨时也不肯。老杨时也是对他推崇得紧。说他是条泥鳅,滑手得很,却能搅出新气象来,却是一个滑头相公。”

    赵怡乐不可支,脆声道:“杨大人的比喻妙得很,的确滑头。”

    赵估见时间不早,便叮嘱道:“在皇家,总有缺憾,终不得自由,此去浏阳,一路小心罢。有个消息,联却要事先告诉你。让你有

    赵怡疑惑道:“什么?”

    赵估叹道:“他去年回乡省亲之时已成婚,你终是要知道的。”

    赵怡在字中,消息不通。此番初闻,心中一惊,强自镇定道:“是哪家的姑娘。怎不见他在信中说起?”

    赵估气道:“便是那个园中的头牌绾人,长得虽好,却是坊间出。”

    赵怡颇感意外,苦笑道:“他却不忌私节。多谢皇兄告知,怡儿知晓了。”

    赵估见她脸色不好,担心道:“皇妹莫要伤心,兄长心中自有计较。谅他江耘跑不出联的手掌心。”

    赵怡略略心乱,摇头道:“皇兄不必为我担忧,怡儿欣赏他,公义多于私。此去潭州,乃是代皇兄考察时政,不管别的事。时间不早,皇兄速速回宫吧。”

    赵估点点头,言又止,送了郡主上船,终是放心不下,回到宫中,但写了折子给江耘,让他小心照看长郡主。言下之意,若是惹她不高兴,没你江耘好果子吃。

    这边船队刚刚启程,潭州那边早已得到消息,因为郡主微服出京,杨知府并未大张旗鼓,只是外松内紧地整顿治安,除了私下和江耘通了气之外,消息并未扩散。毕竟,书报社的考察团只不过是个民间组织,用不着大动干戈。江耘却早有准备,计算着行程,向杨时提出了接待方案。以二十多的行程,到潭州之时正逢夏收之际,正好让他们见识一番潭州的丰收景象。待潭州事毕,再到我浏阳来,可看的东西就多了,商贸区、玉米丰收、水陆码头,哪一处不是好气象。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州里的其他知县也来见识见识,省得他们老拖我的后腿。

    杨时对此方案颇为赞同,特拨了一笔资金给浏阳,并再三叮嘱他好生负责浏阳地面的太平,莫要让人挑出毛病来。

    杨时显然并不清楚江耘与长郡主的交,对于台面上的事,江耘面不担心,让他为难的是。他该如何面对那个一直对自己青睐有加的皇妹,还有那个难缠的刺头才女李清照。据说她已经修炼到了赌王的级别,而自己可不比当初。兜里没有几个。钱,那为数不多的俸禄,两个师爷一分,剩下的都被夫人们收走了。

    为了避免争端引发的不安定因素,原定的方田均税法被推迟,江耘的全部精力放到了两件事上,随着资金的渐充裕,浏阳县内的运河已进入关键阶段,原本那条废弃的水道经过修整已经可以通航,按照当初齐越的规划,余下的河道被分为三段同时施工。建筑河堤与挖掘河道所需的劳力甚多,虽然是有偿施工,为了不耽误临近的夏收,必须要加快进度。

    除此之外,浏阳县的县尉人选也急需选定。新增的农政、水利、道路、经济特区管理、政务公开等五个职位江耘称之为知县助理,并已小心翼翼地密报赵估,得到了他“只能在浏阳暂行”的答复后信心大增。自打张贴了招贤令出去。应者如云。前来询问的人踏破了县衙的门槛。潭州那边的来人尤其多。三湘之地,学子众众,科举的门槛又高,浏阳知县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新设了这么些稀奇的职位,招贤令又贴在州府的门”想必是假不了,不如前尖碰碰这选材的时间已经大致定了下来,只等京城一行人到来。此玄,江耘的选材试卷经过加班加点,已经大致完成,想着自己当初在京城小院之中若心竭虑地猜题、押题,江耘满意地大笑,如今,咱自己也是主考官了。

    出于慎重,江耘找了最信任的老张师爷与王烨他们参详一下自己的考题,却让他们看得大跌眼镜。

    如果你在路上捡到一贯钱,正好你急需一件体面的棉袍。但这笔钱又不够,如果是买一件普通的棉衣,又多出几百文,你会如何做?

    答案一,自己添些钱,买体面的棉袍;答案二,买普通的棉衣;答案三。什么都不买,先存起来。

    “君子拾金不昧。此题不妥。”王烨道。

    江耘笑道:“问题是这里没有失主,选三的人,或者是君子,却审题不清,思想僵化。不是我所需要的人。”

    老张师爷插言道:“老朽心里也是选三的。”

    江耘大笑,拍拍老张师爷的肩膀道:“张大人莫要自寻烦恼,你这一老,可是我江耘的宝。现今我所需之人,是办事的人才。才干为重,选二之人,缺乏主见。不用也罢。”

    “如此,太过轻率了吧?”王烨反对道。

    “此非唯一标准。下面还有十多道题,分别能就改革意识,压力承受能力,品德修养、人际沟通以及协调能力作出判断。当然,这些题我会放在最后,前面尚有两部分,分别是时政与案例分析。两位,我这个不是选教书先生。选圣贤,你们不要这样看我好不好?”

    老张师爷与王眸对视一眼,同时说道:“荒唐。”

    江耘最后陈述道:“如果人数足够多,我会选出十数人。让他们自由发表意见,就上任之后的施政与决心作一个。讲演,以分优劣。两位到时也可做个考官。”

    王烨却摇头道:“我不做考安,我也要应试。”

    江耘笑道:“王兄出仕了吗?离秋季大试尚早,上京还来得

    王烨笑道:,“我可不趟这浑水,便在此处,在你江大人个。闲职。到也快活。”

    江耘大笑。两人在此事上拗不过江耘,只得随了他的意思。

    事毕,江耘拍拍手道:“好了,本官司视察去也,两位随我走一遭么?”

    老张师爷和王烨急忙告辞。江耘自不坐轿后,脚力大涨,每必去商贸区逛逛不可。对于江耘的充沛精力,两人自感吃不消,借机遁走

    。

    江耘这一路走的极熟。眼见着浏阳世面渐繁荣,心中欣喜之意甚。进了商贸区,更是人头攒动,闹非凡。耕牛集市人声鼎沸,还价声此起彼伏。自穿牛鼻之法在浏阳推广以后,浏阳的耕牛价格涨了一成,却仍大受欢迎。大宋的北方,受环境与气候的影响,耕牛缺乏,多以南方交易,江准两的是主要的交易地,自潭州行耕牛补贴条例以来,牛户饲养耕牛积极大大提高,又兼钻了政策的空子,使浏阳的耕牛交易大增。江耘见机成立的交易市场大开方便之门,使农户、牛贩均都受益,码头的开埠。又吸引了更多的客商,带动了这一片繁荣世

    。

    鲜花与酒水交易市场虽然新设不久,闹程度却丝毫不亚于耕牛市场,浏阳的百姓自香料作坊开业以后又多了一项收入,每忙着种花、采花。亲莉、桅子花、桂花、月季,原本是些消遣无用的东西,此刻却成了抢手货。虽说卖花的钱并不多,但聊胜于无,家家的小孩都特着篮儿满山遍野地摘花换钱。以至于县里许多大户家的后花园里时常遭了殃,被人溜了进来将值钱的花儿摘个精光。

    酒水交易市场却是外地客商的天下,他们将酒水运至浏阳,香料作坊按价收购,回程之时又买了香水回去销售,所获颇丰。越来越多的客商加入到这条线上来。美女掌柜司马倩手中的香水成了香饽饽,订单已经排到了下个月。尽管如此。她却没有因此提价,只是在扩大生产上下功夫,她的湘绣坊也在全力建设中,凭着商贸特区如此旺盛的人气,不愁没有销路。

    相比之下,她的瓷窑和司马啸和造纸作坊的进度则要快很多,已经基本完工,正在大肆招工。商贸区的每家店铺与作坊似乎都在格人,现在的浏阳,正是一副“家家有田种,人人有活干”的繁荣景象。商贸区的剩余地,几乎天天都有商家跑来咨询,表示了购买的意向,却无一例外地得到了相同的答复:夏收之后,统一竞买。

    江耘感受着自己一手饰造的商贸特区的火脉博,心中欢喜得不得了。京城再好,也不如自己在这里作主的快活。京城的客人们,尽管来吧。我好好的让你们见一见世面。

    一郡主和李才女都要来京城啦,节会越来越精彩!!!请大家继续支持官人,支持正版。多多订阅,多多投票!,川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