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 清明 第131章 汝辈跟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二旨阵风似而来的老杜老讲屋内,齐玉沉轻声笑道川,二傅的精气神可是一点都不输我们年轻人哇。”

    老杜羞赧的一笑,轻声站在下首,脊背得笔直。

    齐玉浇道:“杜师傅,您先来?”

    老杜也不推辞,清了清嗓子,说道:“江社长走之前特意找我说过。他说待时机成熟,可采用活错字,老汉我想了想,现在差不多真是时候了。以现在每期约互四份的印刷量来说,活木字的磨损太大,印刷质量也不高,经常会有粘连,印花,漏油的现象出现,印废的报纸太多,这就是现在销量上去了,但成本下降有限的主要原因。现在的成本约七文五,我初步估算了一下,如果采用活错字,成本可以降至七文,而且印刷的质量会提高。”

    众人听得频频点头,邵籍补充道:“老杜那次用铅字试印,我也在场,的确是清晰不少,印刷的速度也大有提高。而且明年的销量会有所增长,江社长在杭州城大出风头,连带着《大宋天下》的销量都翻了两番,呵呵。”

    李清照冷笑一声道:“本居士若在场,安得江小儿卖弄?什么不见五陵豪杰墓,大坏韵律。”

    江端友却拈着胡须笑道:“喔?老夫却喜欢这句,哈哈,神来之笔也。”

    杨明镜亦频频点头道:“倒是奇怪,那天他是一个人去的啊?如何作了这么多绝诗妙词。”

    “想是又有贵人相助吧。”贺老哥也是不信。若是江耘在场,此玄怕是要暴怒非常。

    陆掌柜轻咳一声,提醒道:“诸位,我们现在是在讨论书报社的大计。”

    众人回过神来,哈哈大笑,俱都回到正题,表示老杜此举可行。

    老杜受了鼓舞,接着说道:“事大多已安排妥当了,趁着过年的空闲,让人将那些常用的错字先做出来,等过了元宵便可派上用场了。”

    齐玉浇点头道:“那就按杜师傅说得办吧。所须银两可来我处支用。”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因为师师走了,汴京戏院的收入平淡了些,好在那些招牌画都卖得不错,除去开支,今年二月开业到现在,竟也有劝余贯的收入。

    贺暄提醒道:“玉抚勿忧,走了江夫人。明年却会来一位大牌。”

    齐玉浇轻声一笑,说道:“贺大哥,据说人家是来做个琴师的。”

    众人会意一笑,明白两人所说的大牌便是即将从杭州过来的杭州第一美女姜清清。

    齐玉浇继续说道:“此事先不管它,按照当初定的,方大哥的奖金不少嗬

    方翌客气道:“戏院这一块。离不开大伙儿的鼎力支持,方某惭愧了,哈哈。”

    “再接着便是书报社了,开业比戏院晚了一个月。从三月份到年底,短短九个月,可谓历尽波折。蒙两位江老先生和邵先生鼎力支持,《大宋天下》才有今之局面。从最初的灶口份到如今的红口份,可以说。我等之成败与之息息相关,具体的况不如请邵先生详谈。”齐玉流娓娓说道。

    邵籍客气了一番,清声说道:“我只从我这一块做个介绍。江社长高瞻远瞩,《大宋天下》没有在立碑之争中倒下,反而更加壮大,这不能不说是一次机遇。时至今。报纸的销较大好于预期,杭州的份数已经达到劝份,一举扭亏为盈。江宁府(南京)、扬州作为下半年开辟的新点,销量也很不错。所以。明年的努力方向有三:第一,继续巩固、提高《大宋天下》在江南的销量;其二,开拓新市场,大名府,西京,成都,还有江大人所在的潭州,和去年的思路一样,我们暂不考虑盈利问题,推广《大宋天下》的理念为第一要务。其三,加强京城卖报送报服务,江社长和我探讨过,与滴水书院合作,吸收其中的贫寒弟子在课余送报卖报,并给付报酬,对此,方院长也已和我达成共识。”

    方翌点点头,示意此法可行,插言道:“书院之中教格物的元教授对报纸极为推荐,整念叨着要将自己的学说整理一下前来投稿呢。”

    江端礼说道:“喔,既如此,让他拿来看看。《大宋天下》一视同仁,有好学识便可登堂入室,自成大家。齐狂生之例便在眼前。”

    江端友也赞同道:“当初看漏了《驭河八策》,此番断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我觉得我们作了编辑这一职,便须放宽眼界,不能再以个,人喜好作取舍。”

    江老夫子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语说得众人频频点头。

    李清照说道:“我觉得当务之急是扩版,四个版面已经远远不够了。如邵大哥所说,江南的市场已经打开,连带着江南的投稿也多了不少,诗文盛地,锦绣文章,若是不用,未免说我们小气。寒了那南人的心。”

    这句话说中众人心坎。的确,随着《大宋天下》的普五五及,瓢的读书人莫不以大作上报为荣,然版面有限,僧:;二,令在座的许多主编难以取舍。但《大宋天下》刚刚从党碑风波中缓过气来,贸然扩张,未免有一招不慎,全盘皆输的担忧。

    老杜小心地说道:“各位东家,若是要扩成八版,用了活错字后我有把握把成本控制在十二文左右。但这样一来,成本就高于售价了

    齐玉浇试探着说道:“如果增加的四版中,加上招牌画的话,应该能再增加不少收入的

    江老夫子知道众人都在回避那个十文的价格底线,沉吟良久。开口说道:“其实我的想法和大家一样。《大宋天下》本是江社长所创,既然你我都无法决定,便问问他的意思如何?”

    一直不说话的贺暄突然说道:“对。问一下他的意思吧。若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价格还是十文钱。但版面肯定会增加。他总能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众人齐刷刷的望着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老先生,看得他好不尴尬,笑着说道:“我比你们中任何一个人都了解他。”

    齐玉浇打圆场道:“这件就等问了江大哥之后再议吧。方院长,你谈谈书院的况吧

    方翌点点头,说道:“滴水书院开办半年,在京城中渐渐有了口碑,那些贫苦人家都争着把孩子送进来。说是免费入学,但周围的农户送菜送的事倒是经常发生。邵大哥的法子很好,让那些学生在课余空闲时间送上报纸,既能增长知识,又能贴补家用。长郡主也微服来过几次,古石斋的马善马老板也捐了一笔钱,开支这一块倒是不愁,基金会的钱足够再办一个书院,诸位既然让我方某担此重任,我便要将这滴水书院办好

    众人将况都介绍得差不多了,齐玉沈点点头,总结发言道:“这一年。世事变化无常,大家志同道合,同创一份事业,辛苦与乐趣均在其中,总算做的不是太坏。按照当初江大哥定的方案,我把收支算上一算。年底了,也给大家分点花红。

    分配方案一出,大伙都纷纷表示待遇过于优厚,对此,齐玉浇解释道:“大伙无需客气,原本是当初定下来的,便是玉浇我,也得拿这一份钱。不然,若是江大哥知道,定然要怪我做得不好

    贺暄最为痛快,笑道:“既然如此,大家便不要推辞了吧。是不是你们的是一回事,怎么花又是另一回事。江耘的那一份便托人送到浏阳去,老哥我啥事不干,也分了那么多,怪不好意思的,我拿出一部分来,算是支持浏阳县的百姓民生。”

    众人纷纷点头赞同,李清照轻咳一声,拿眼去瞄贺暄。贺暄心中明白,苦笑道:“行了行了,李主编,不就欠了你十两银子么,急什么急,等会还你

    在众人愕然的眼光中,李清照嘟囔着道:“足足欠了两个月。”

    杨明镜试探着说道:“晚上人齐,不如玩一把了”

    李清照浑一个激灵,喜道:“此言大善

    江氏兄弟对视一眼,极有默契的点点头,说道:“我俩不会玩,你们教我?”

    陆伯勤笑道:“简单之极,我去拿骨牌来说完,一溜烟的跑了,齐玉浇拉都拉不住他。只得摇了摇头,说道:“杜师傅,你且拿了银钱去坊里分了吧。若走的慢了,少不了被人拉住

    老杜笑着点点头,兴冲冲的扛着银钱去了,和飞奔而回的陆掌柜打个照面。陆掌柜仿佛中了瘾症一般,口中念念有词:“我梭,我梭

    暗夜之中的慧闲雅叙,博闻小筑的灯火透明,五六颗脑袋凑在一个,方案子四周,气氛紧张而刺激。

    江端礼用手拂了拂长须,江端友心知肚明,便将前的银子一推,摇头晃脑地说道:“老夫梭也,汝辈跟否?”

    江端礼心申暗笑:“大哥好风度,我这把是顺子,已经打暗号给他了,难道他比我还大?对了,一定是三带二。”

    那帮小字辈和贺暄却是傻了眼,看着江老大三个,五,一个八的牌面,一个接一个的盖上了牌,只有李清照愁眉不展的心中嘀咕:“这两个老东西在那边眉来眼去。想必已通了气。本来我这付大顺子吃定了小江老的顺子,这边又杀出个大江老来。这老头素来诚实稳重,必然吃定了我,不能跟

    狠下了心盖了牌,口中念叨:“能屈能伸方为真豪杰小女子不敢造次

    完胜!江老大笑嘻嘻的用手拢了银子,却不妨贺暄眼疾手快,早已揭了他的底牌。赫然是一个,四。

    李清照银牙咬碎,满脸乌云。贺暄大叫:“老东西,你使诈

    江氏兄弟大急:“你。你居然做出如此有辱斯文之事。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