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贰 清明 第129章 耕牛之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老张师爷的一句话吓得江耘不轻。惊声道:“这么多?李大人……”

    李知县轻咳一声,略显尴尬,说道:“这个,江大人有所不知,常平仓的存粮,本官接手之时便差了300多石,此项账上可查。官场风气如此,城南尚有许多家贫户尚欠着官粮,漕运之时,本官先垫上了,呵呵。”

    “怎么欠也补不了这么个空缺啊。”江耘愁眉道。

    李知县的脸色不好看起来,耐着子说道:“江大人,本官今年告老,县里的同仁体谅我的难处,为了让老朽走得风光,将潭州漕运第三的位置让给我,本官亦不能驳了他们的面子,你说是不是?这亏空么,来年风调雨顺补上便是。”

    江耘担忧道:“非是下官不懂规矩,开行新法,这青苗钱俱从这常平仓里出。李大人让我如何……”

    “江大人。”张顺德打断了他的话道,“李知县也有难处,为民劳了数十年,此次退休总要风光点的,不如我们开之后再想点办法,邻县处也可接济点。”

    李知县喜笑颜开,赞道:“老张师爷持重之言甚善。放心,没有过不去的坎。开之后,让县里的富户和商家赞助点。邻县那边本官还有点面子,总归让他们接济点。唔,广开财源嘛。”

    江耘无奈,只得点头答应,心中却痛骂这个老东西:“人走茶凉,你个退休的老匹夫有个面子。”

    四人一番忙碌,签字画押,核对帐目,终于办完了交接。李知县是一刻也不愿多留,拿着交接文书连夜赶往潭州知府卸任。临走之时,对小张师爷道:“张师爷,本官告老还乡,不敢耽误了你的前程,湘县梁大人处我已打过招呼,你若愿意,可上他处。”

    小张师爷淡淡道:“李大人有心,多谢。”

    看着李知县一骑绝尘而去,江耘疑惑道:“怎么不见李知县的家眷?”

    小张师爷叹道:“半个月前便走了,足足三辆大车。”

    江耘摇摇头。长叹一声道:“好歹把我的青苗钱留下啊。”

    张顺德朝小张师爷施礼道:“敢问张师爷如何安排?”

    小张师爷道:“我回江东的老家。”

    “如何不去李知县介绍的梁大人处?”

    小张师爷自失的一笑,摇头道:“我却是倦了。”

    张顺德看了一眼江耘,正色道:“不如先在此委屈住几,容我等接手。”

    “那是自然。”

    送走了小张师爷,张顺德解释道:“江大人,请恕老朽刚才独断之过。”

    江耘摆摆手,说道:“我也知道只能这样。便是闹到杨大人处,也不出这900石粮食来,反坏了名声。我只是不甘心而已。你不知道,他还送我六字真言了。上恭,中顺,下驭。好贵,100石一字。”

    张顺德一怔,笑道:“这六字直言倒说得贴切。诚然,官场俗规,就是闹到杨大人处也吐不出粮食来,反而让其他四县看笑话。对了,江大人,小张师爷做事不错,你用不用?”

    江耘感到奇怪,问道:“有了您。我还要它干什么?”

    张顺德沉吟着说道:“从帐簿,档案上看,小张师爷办事利索,手脚却还干净,不似混浊不堪的人,我察言观色,见他上还存着正气。老朽年迈,新法新制俱都烦杂,只怕力有不逮,小张师爷也许是个好帮手。”

    江耘点头道:“这浏阳地面的况,怕是他最熟,我看可以。不如趁早,今晚你便和他去说说,看能不能留下来。”

    当晚,江耘一行人便住进了县衙,收拾妥当后各自睡下。江耘虽然累了一天,此刻静了下来,却是睡不着。独自一人披着外衣来到院中,深冬的夜空寒冷清冽,疲惫的躯中却有一团火。待今晚的月色隐去,明便会来临,他这个历史的偷渡者终于云开见,会有一个属于他的舞台让他散发光和

    隔,在县衙之中,江耘见到了小张师爷。昨晚老张师爷的相邀让小张师爷颇感意外,自古一朝天子一朝臣,相对于官员来说,极少留用前任的幕僚。虽说李知县告老还乡,但小张师爷仍然吃不准江耘这个新任者的意思。但接下来的谈话让他感受到了足够的诚意。

    江耘开门见山道:“小张师爷可知今年耕牛税收了多少钱?”

    小张师爷微微一怔,答道:“耕牛税是小税,且并未收齐,每头耕牛三百钱,全县大概在百多贯钱。”

    江耘点点头,说道:“耕牛税不合时宜,百姓称之为枯骨税,知府杨大人已废除了。你整理个名册,凡收了耕牛税的农户,俱都退了吧。”

    小张师爷吃了一惊,犹疑着说道:“此令在下也知道,乃杨大人民惜农之策。只是今便是腊八,年关已近,粮仓本已不足,库房存银亦不过几十贯,开之后,尚需大花费,不如待明年在颁行此令,不收便是了。想必潭州其他各县的况亦是如此。”

    江耘见他为自己着想,心中高兴,笑着道:“张师爷言之有理,但本官却有主张,耕牛税既已废除。便退了吧,此惠民之事不可轻忽。银钱之事不用担心,本官自会谋划。若是事急,本官略有家资,可先暂借与县库,等来年还上便是。”

    小张师爷心中惊异,做了十数年师爷,还是头一遭听说收了赋税能退的,还是用自家的钱先垫上。实在吃不准上官之意,疑惑之间,扭头征询老张师爷的意思。

    老张师爷捧着一杯茶笑呵呵地点头。他心里可不担心,银钱嘛,他总是不缺的,要赚银钱,他也最在行。

    本着为县老爷负责的态度,小张师爷建议道:“江大人,若真是要退,怎能用大人自家的钱,依小可之见,不如去县中富户处周转一下。待开之后便可行免役法,收上免役钱之后便可还上。”

    江耘却摇摇头,笑着说道:“借人的手短,况且本官初到浏阳,岂能行此自贬份之事。此法不妥,便按我说得办罢。”

    小张师爷无奈,只得点头答应。江耘轻咳一声,正色道:“张师爷,留下来协助本官如何?具体形,想必老张师父都已明言。本官任上,作一番事业,正缺年富力强之人,张师爷实是本官之人选。唔,说一句托大的话,一年之后,你会有机会看到一个新浏阳。”

    小张师爷中起伏,细细品味江耘所说,权衡良久,点头应诺道:“小可不敢推辞。”

    正事已毕,老张师爷想起一事,提醒道:“对了,江大人,县里的衙役和差人们集合已毕,等着见您这个新知县呢。”

    江耘哈哈一笑,站了起来,说道:“两位师爷,随我同去。”

    县衙偌大的前院之中,十七八个差人们三五成群。议论纷纷,有的人在谈论新上司,有的人却在抱怨旧主人,急急而走的李知县尚欠了他们一个月的月钱。

    江耘宽袍大袖,气势斐然,迈着沉稳的步子走进院中,恭贺之声扑面而来,钻入他耳朵的却是背后小张师爷的提醒:“江大人,院中之人尚欠着一个月的工钱。”

    江耘的脚步一滞,眉头紧皱,心里再次把那个老东西骂了个透,拖欠工钱,十恶不赦,也不回头,低声问了一句:“欠了多少?”

    “唔,大概,至少30贯。”

    江耘心中略安右手微抬,众人便安静下来,聆听新官的训话。

    “诸位,这一年辛苦了。大家放心,只要做好份内的事,本官不回亏待大家。据我所知,李知县尚欠了大家一月的月银,按理说,这是本官管不了的事。”

    众人一听此言,心中暗叫倒霉,把那李知县恨得要死。

    “本官却知道你们的难处。所以,这本月的工钱由本官来出。时近年关,每人再发一贯钱,置办些年货。”

    众人俱都大喜,居然有这么好的事,虽然不差这么一点银钱过年,但江耘的心意却让众人欣喜。

    江耘接下来的话却更让他们吃惊:“从明年起,所有的人月钱加三成,希望大家努力办事,协助本官治理好浏阳县。”

    众人轰然叫好。小张师爷却心中惊诧,冷眼看着眼前景象,心中暗道:“若象你这么花销,难不成已和杨大人达成了协议,提高了明年漕运的耗费?”

    江耘摆摆手,示意大伙安静,接着说道:“杨大人废除了耕牛税,本官决定退回今年本县所收的农户耕牛税,大伙协助小张师爷办好这件事之后便可回家过年,所欠的月钱,也问小张师爷领。”

    众差人们轰然应诺,拉住了小张师爷讨要工钱,一时之间,围得水泄不通。江耘则拉着张顺德回了后堂。

    路上,张顺德提醒道:“江大人,纵有家财,也经不起这么花销啊。”

    江耘笑道:“我自有主张。等过几耕牛税退了,我们再计议一番。走,去看看王烨的画裱好了没有,那两幅画儿却是难得的很,圣上定然欢喜,希望能在年前送到京城。”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