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5章 清清三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老哥,恭喜了。”旁的徐南山衷心恭贺道。看向江耘的目光也充满的赞赏。

    台上的祥伯也笑着对姜清清说道:“徒儿,为师在琴道上有所悟之时,也象那画虫儿一般快活。从今之后,这杭州城里,瘦竹先生的画儿可要涨价了。”

    姜清清掩嘴笑道:“爹爹,不如我们趁今将杭州城里老先生的画都买下来吧。”

    薛大家亦是欣喜:“看这老小孩的样子,倒真是悟出了门道。祥伯,这年轻人是何人物,短短数语,便解开了老小儿的心结?”

    姜清清和祥伯用疑惑的眼光看向薛大家,怪了,不是你请来的客人吗?

    薛大家解释道:“我只请了史涛一人。史先生常年行商,想来应该是他外地来的朋友,待我问问。”

    那边,陆匡见两人一唱一和,不将众人放在眼里,心里涌起被人轻视的失落感,正出言相讥,却听得薛大家在上面问:“这位公子,敢问尊讳?”

    “在下丹阳江耘,赴任途中路过杭州。随史先生来此见见世面。”江耘答道。

    “赴任?江公子官居何职?” 薛大家略有动容。

    “浏阳知县。”

    薛大家“喔”了一声,不置可否。陆匡在心中冷笑,一个地方末职而已,给我做都不要。

    在场的众人似乎都不曾听过这个名字,更不曾将他与那个名动京城的慧贤雅叙园主,大宋书报社的社长江耘联系起在一起。

    “这名字好象很耳熟。”姜清清低着头若的所思。

    薛大家沉吟了一会,开口说道:“江公子好文才。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做田,非有大气概不能作之。如今,老夫有花有酒,高朋满座,又有膝下之欢,夫复何求?”说完,顿了一顿,又道:“江公子的诗与陆公子的词,谁更胜一筹,教老夫好生为难,诸位的意思如何?”

    此时,台下一位宾客道:“江公子之诗极好,却是不合规格,诗中有梅有雪。”

    江耘脸上波澜不惊,淡淡一笑,心中细细回味,果然如他所说。本是为了出那一口气,画不画的,早已不放在心上了。

    徐南山也惋惜道:“啊呀,果真如此。可惜可惜了。如此一来,陆公子之词再无敌手。”

    “且慢。”

    又来?这次是谁?

    令江耘意外的是,这次却是陆匡。

    “江公子的诗,在下亦觉得豪气非常,有雪也罢有梅也罢,若是因此便判负,只怕江公子会说南人量小。便请薛大家将你我二人所作之诗词定平手,足下以为如何?”

    江耘淡淡道:“平手又如何?”

    “你我两人再比试一番。”陆匡高声道。

    “呵呵,见我出风头,想必不爽了。”江耘心中暗笑。

    薛大家望向江耘,问道:“江公子意下如何?”

    江耘犹豫了,本来大不了不要那画,风风光光的走人。现在可好,那陆匡气势汹汹,势在必夺,自己的斤两自己又很清楚。命题作文也就罢了,临场发挥起来怕是要露馅啊。

    瘦竹先生见江耘默然不语,打气道:“小兄弟,还记得刚才你赠我的那句话吗?”

    江耘乐了,这老头,太可了。好。舍命陪君子,便点头道:“恭敬不如从命。”

    场中顿时又闹起来。在他们大多数人看来。此番比试,事关杭州士人的声誉,绝不可输给这个来路不明的外乡人。

    “陆某有一个提议,请姜姑娘出题,三局两胜,可好?”陆匡说道。

    “无所谓。不过诗词之类,我却是倦了。”江耘淡淡道。

    这番话,若是换其他人来说,未免显得托大,偏偏江耘刚才已作了二三首,这话经他出口,却俨然是大家风范。

    “陆某并无异议。”陆匡也不含糊,傲然道。

    姜清清见重担落在自己上,不犹豫起来,在薛大家与祥伯的鼓励下,终于答应下来。

    姜清清翩翩起,肃立台前,看着场中二人,清声说道:“小女子却不恭,便托大一回,做回主考官,考教两位才子一番。今之所,若是使些拳脚,怕是于景不合,便以才学比之,三题两胜。”

    一番话娓娓道来,生动风趣,连江耘都笑了。

    姜清清略略沉吟一番。说道:“这第一题便是,前人作《易》经,天有阳,地有柔刚,人有仁义,《易》卦之六位乃成,用于察之往来,窥测天机。小女子却有疑,若事事以卦论之,人之所为岂非徒劳?”

    江耘心中暗暗惊奇:“果然看不出来,以她的份,居然能问出如此深奥又富有哲理的问题来。”

    正当江耘思索之际,陆匡已先他一步说道:“姜小姐问得妙极。在下以为,《易》经之论,实乃精奇之谈。天有阳,地有刚,而人之义生,故圣人治于四方,天下之大道由此而来。趋势之所向,潮流之所往,故此斗转星移,朝代更迭,终是前进之方向。然战乱纷争。民众苦难,分分合合之际,亦无可避免,此天之也。大地万物,过则而易折,故大河绕之,湖泊润之,此地之柔也。虽有圣人之义,亦难掩天下万母妇人之仁。由此可知,阳乃调和,刚柔遂并济。而仁义得以两全。卦者之说,乃是天阳地刚,只是人生之大方向,事物之趋势,而非指示。人之所为,却是大道之求索。事物之变化万千,岂能以一卦而坐享其成或固步自封?若是如此,人生之意义何在?”

    即使是站在对立者的立场,江耘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太好了,好到让他再没有别的说辞。

    在众人的叫好声中,姜清清也频频点头,这陆公子的确是学识渊博,涉猎极广,口才极好,连自己都不曾思考到如此深的层面,被他一番话剖析得清清楚楚。此刻,不由得抬头看那位江公子,不知他又是如何说法。

    众人盯着江耘,等待着他的应答。与上次不同,这次的聚光灯却让江耘好不为难。在现今形势下,踌躇无异于示弱。

    江耘硬着头皮,一挥衣袖,说道:“我和他一样。”

    众人愕然,连姜清清都疑惑道:“江公子何意?”

    “我的见解和他一样,只不过被他先说了。”江耘索厚了脸皮,双手一摊,微笑着说道。

    陆匡闻言,仰头大笑,笑声中充满了不屑之意,声音之大,让旁的姜清清都不皱了皱眉头。

    众人也都是嗤笑连连,连薛大家也是哭笑不得,坐在边上的祥伯也笑着说道:“从来没见过耍赖耍得象他这般……潇洒自如。”

    瘦竹老先生却有不同看法:“宠辱不惊,人已在画中。”

    姜清清盯着江耘一阵好瞧,淡然道:“江公子,若是这般。却是你输了。”

    陆匡好不得意,折扇摇得愈发紧了。江耘心里那个苦啊。

    “想必江公子好发惊人之语,只是这会却无准备。既然和我一样,那便算做平手吧,免得以后江公子对外人说我等欺负客人。”陆匡言中之意,显然暗指江耘刚才所作的诗句是有所准备而非临场发挥。

    江耘淡淡一笑,闭口不言,有苦自知。

    姜清清怕江耘尴尬,继续道:“第二题,便作个对子如何?清清出一上联,两位公子可分别对出下联。且听好,案上落梅香染句。”

    陆匡洒然一笑,有成竹,话到嘴边又改了口,说道:“此番,请江公子先来。”

    江耘那个愁哇,又来命题作文,有没有电话求助?现场嘉宾也行啊。

    看着陆匡脸上的笑意,江耘心一横,说道:“我对不上来,陆公子请。”

    “雪下抚琴曲含霜。”陆匡干净利落的对完。

    此下联无论是格律、韵句、意境都是上佳。场中众人心中大定,这次的比试,看来陆才子是赢定了。

    姜清清看向江耘的眼光愈发疑惑,心中嘀咕道:“即使对不上来,也不用说得这么快啊,这人什么意思,看他初时才气横溢的样子,怎么象故意对不上似的。这三场比试已过了两场,一平一负,形势危急了。”

    姜清清秀眉微蹙,说道:“这一局陆公子胜。江公子,你若不能在最后一局获胜,便是输了。唔,最后一局,该比什么好呢?”

    姜清清凝神沉思的时候,却是别有一番风味,场中众人不由得看得一呆。哪怕处劣势之中,江耘也有欣赏的心。唔,古典知美。

    “嗯,有了。”姜清清展颜一笑,说道:“江公子是赴任的官员,陆公子亦有为官的经历,小女子便请两位断上一案吧。”

    江耘大感新奇,心道:“不错,这女子的思虑倒是宽广,虽然不是我的强项,却好过那些咬文嚼字。”

    陆匡也是将手中的扇子一合,神自如,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姜清清见两人并无异议,便出题道:“有一知县路过闹市,遇一卖姜老妇喊冤,告之大人经过时人群拥挤,上的装着三十文的钱袋被人偷去,并拖住旁的两位行人,认为其中一人趁乱偷钱。然经过搜,此二人上却并无钱财。请问,此案该如何断?”

    此时陆匡已经一胜一平,即使自己抢行答完,江耘亦无法附合他的说辞,只要自己先答,必然胜券在握,略一思量,便答道:“此案易断,卖姜老妇之钱,必然沾染生姜之辛辣味,一闻便知,此二人上虽无铜钱,必转移至同伙上,可将现场之人一一搜,检查上所带之钱,窃贼便无可遁行。”说完,淡淡一笑道:“不知江大人以为如何?”

    众人均点头称是,连姜清清也不例外。陆公子终是胜了。看向江耘的眼神,带上了一丝同

    江耘迎着她的目光,敏锐地捕捉到了其中的惋惜之意。难道自己无法翻盘了吗?

    不不不,还没到结束的时候。

    “不然。”江耘接过陆匡的话头,傲然道。

    陆匡轻笑道:“江大人请。”无论你怎么变花样,总逃不出我刚才所设的框架。

    “陆大人凭什么以为那铜钱便是那两个行人其中一个偷了去?又凭什么以为是其将铜钱转移至同伙上?”不等他回答,江耘又道:“闹市之大街,为区区三十文钱大动干戈?现场围观之人怕不下几十,若一一搜,费时费力几何?堵塞道路,滋扰民众之过岂非远甚于这区区小钱?况且当时嘈杂,若真有人偷了钱去,尽然趁乱而走。若搜之后找不出沾染生姜味的铜钱,陆大人又该如何收场?”

    这一番话不仅问得陆匡哑口无言,连众人也都陷入深思。的确,江耘所说之况,发生可能很大。

    姜清清问道:“若依江大人之见,又该如何断?”

    “为官之道,当以治所之内民生为重,若是大案要案,的确需细加侦察,秉公而断,以安民心,稳定乡里。然此绳头小案,徒耗精力,断之未显其利,稍有不慎则得不偿失,只怕适得其反,反而令民众质疑当政者的权威和能力。此案乃是寻常小案,闹市之中遗失钱财,每天都有发生的事,若是要一一断来,一县之官又有何用?”

    “难道,便任之不管,甩手而去不成?”陆匡微怒道。

    “既然已受理此案,当然不能任之不管。若我是那知县,便判在场诸人之中,自愿出资一文铜钱以助卖姜老妈。当然,本官会拿出第一文钱。”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徐了少数几人若有所思外,许多人都纷纷说道:“胡闹,如此岂非摊派?”

    江耘笑道:“如何算是摊派,只是乐助而已。一文钱,无关痛痒,宽裕之人想必不会在乎这一文钱。闹市之中钱财被盗,多半是查不清楚的。然老妇贫苦,故乐而助之。还她三十文钱后当告诫一番,钱财之物须小心藏好,莫要大意。在场众人也会花钱买个教训。所谓父母官父母官,为父母者,固然要在大事上作主,些许小事,不妨家长裁决一番,以免堵塞道路,滋扰百姓。”

    陆匡仍是不服,冷哼了一声,昂首诘问道:“如此岂非糊涂断案?”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