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3章 佳人新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想通此节,江耘深吸了一口气。全舒畅之极,站了起来,走向祥伯。祥伯抚琴已毕,静静地坐在席子之上,并未起

    “娱人耳目,此琴技也。洗涤心,让人闻琴声而有所悟,此琴道之真义,然否?”江耘不自的走到祥伯后。

    “孺子可教也,小兄也会弹琴么?”

    “我……不会。”江耘摇头道。

    此时,场中的众人纷纷从琴声中回过神来,赞叹不已:“祥伯真不愧为杭州城第一琴师,此曲乃巅峰之作。”一时之间,恭维声不绝于耳。

    祥伯眯着双眼,自乐非常。

    江耘却心有所动,想起一句俏皮话,低下头,附在祥伯耳边说道:“巅峰之作?小子却不这么认为。小子以为,祥伯最好的曲子是下一曲。”

    听得此语,祥伯双眼一亮,似有所悟。饶有兴趣地抬头望向江耘。却见江耘已然潇洒的转,回到属于他的座位去了。这一幕被台前的姜清清看在眼里,便走至场中,拉了师傅与她同座。此刻,她不再关心师傅口中的那一句诗,而是刚才那个人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陆匡看着时机差不多了,便越众而出,向薛大家躬一礼,说道:“能闻得祥伯此曲,三生有幸。小生托大,此时才敢出来,只不过是想作一首好词送于清清姑娘。适才见姑娘坐于梅树之下,相映成辉,灵感忽至,有所得。”说完,悠然转,大袖一挥,踱着方步,漫声吟道:

    “雪里已知信至,寒蕊点缀琼脂腻,香脸半开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樽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此词一作,全场震惊。那瘦竹欣赏画作之际,听闻此词后叹道:这画是那小子的了。

    陆匡手中不知何时已拿着一枝花枝,风度翩翩地上前,将梅花枝递与姜清清道:“此花不与群花比。清清姑娘,不知能否有幸聆听佳人之曲?”

    姜清清脸上闪过一抹红霞,踌躇一番,接过陆匡递过来的梅花枝,淡淡一笑:“陆公子美意,清清不敢推却,便为大家抚琴一曲,有辱清听。”

    刹那间,场中气氛已至**,众人大呼过瘾,祥伯的琴声还未在耳中散去,陆才子又是一首好词,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这杭州第一美人又要献艺了。若是寻常时候,便有千金之巨,也要看佳人之心。怎比今,美酒当前,美景在侧。闲听佳曲看新晴。

    佳人之琴音,又与祥伯不同。空灵之美依然,却让人听出跳脱之意来,仿佛季节交错,寒冷的冬里竟然飞来一只蝴蝶,轻轻地停在枝头,扑扇了双翅,引得那未出阁的少女停下手中的针线,放轻脚步,在雪中留下纤巧的脚印。及至近前,却又不忍扑将上去,在树下徘徊犹豫。终是浅笑连连,晃一晃枝叶,放了那蝶儿飞去。积雪落下,只淋得少女跺脚连连。

    “原来祥伯说得不假,她也是深谙琴中之道。想来也是,潇湘夜曲,又岂是能坐在沙发之中能听的?俗世误我久矣。”江耘喃喃叹道。

    琴是好琴,音是佳音,人更是绝美,扫清积雪的空旷之地,一雪白素颜的姜清清恍若天人,独坐于场中,震惊全场。适才祥伯琴毕,尚有所克制,此番,众人早已陶醉其中,不管不顾的喝起彩来。

    姜清清展颜一笑,淡淡道:“清儿拙技。见笑了。”

    陆匡大声道:“在陆匡看来,能闻此琴音,已胜过此画多矣。”

    众人纷纷附和,台上的瘦竹老先生却被刺激了:“这小子又说漂亮话。”

    此时,薛大家站了起来,高声道:“诸位,今尽兴之极。适才所作之诗词,均是上乘之佳作。然有言在先,终要分出高下来。某既为主持之人,当以公正论之,陆匡陆公子之词,我以为最佳,诸位意下如何?”

    徐南山也赞同道:“我虽是不甘,却才有不足,陆公子之词,的确远胜于我,雪,梅,佳人皆入词中,吾不及也。”

    园中的众人对此也并无异议。此画属他,名至实归,理所当然。

    徐南山打趣道:“画痴,今我是尽力了。莫要怨我。看够了吗?下来吧。”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画痴瘦竹老先生赌气的站起来,气呼呼道:“不够不够。刚才说了,每一人都需作,现在还有人未作过。”

    薛大家哈哈大笑,说道:“老先生,请。”

    瘦竹却摇头道:“那人却不是我,是她。”说完,用手指着姜清清道。

    姜清清摇摇头道:“今本是陪着父亲赏梅,叔伯们的交流,清儿就不掺和了。”

    陆匡却说道:“清儿姑娘之诗词。原是不错,此时适逢其时,不如锦上添花。”

    姜清清望向薛大家,父亲拍拍她的肩膀道:“清儿,难得今高兴,你便作上一首吧。叔伯们不会笑话的。”

    姜清清点头答应,缓缓步入场中,从雪地之上捡起一朵落梅,低头轻嗅,眼中充满怜惜之意,顿时感怀心事,似有所悟。

    “白鸥问我泊孤舟,是留,是心留?心若留时,何事锁眉头?风拍小帘灯晕舞,对闲影,冷清秋,忆旧游。旧游旧游进在否?花外楼,柳下舟,梦也梦也,梦不到,寒水空流,漠漠黄云,湿透胭脂裘。都道无人愁似我,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

    江耘大惊,心道:“此词绝佳,琴艺才艺,竟是双绝。只是此词最后有梅有雪,以她之才,莫不是故意?”

    画痴更是跺脚连连:“我的好侄女,急死老朽也,偏偏要加两个字进去。”

    那姜清清却似突然发觉一般,“啊呀,只顾着作词了,忘了规矩了。”说完。望向父亲薛大家。 薛大家会意的一笑,说道:“小女终是差了一着。老东西,这下你满意了吧?”

    画痴如何不知道那姜清清是故意的,只不过给他找个台阶而已,摇头一叹,灰溜溜地回到原来座位之中。

    陆匡神采飞扬,志得意满,在心中思量:“若是此时,我得了那画,再转送给清清,再让她做个人转赠那老头好了。”

    “薛大家,陆某不才,侥幸侥幸……”

    “且慢。”

    谁抢了我的台词?这个且慢是重中之重,乃是我苦思千年,设计好的派对杀手锏,居然被人抢了?

    江耘……怒了。

    众人的眼光随着那声且慢转向发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祥伯。

    “老朽所知,尚有人未作过诗词。”

    刚刚坐下安生不久的瘦竹又跳了起来,高声喝道:“还有谁?”

    祥伯微微不笑,用手遥指小坡梅冠之下坐着的两人。对不起,陆公子,我不是针对你,我实在很好奇,这小子是何人物?

    众人的目光从四面八方聚拢来,向江耘和史涛汇集过来。

    江耘知道,那是舞台的聚光灯。

    主角,要登场了。

    画痴老先生跳着脚跑了过来,站在江耘与史涛的桌前。史涛蛰伏已久,乍然之间成全场焦点,略显慌乱,但终归是见惯海上风雨的人,马上镇静下来,缓缓的站起来,说道:“瘦竹老先生好,久仰。”

    瘦竹老先生却是个急子,一把拉住史涛的手,说道:“别久仰了,快快做诗,气气那个狂小子。”他也知道,那画终归不会属于他,只是他觉得很不痛快,凭什么所有的风头都被他占了。

    “他这么俏,他这么鸟,老先生很不爽吧?”江耘仍坐在座位上,突然蹦出一句话来。这里离场中尚有一段距离,也不怕被人听到。

    瘦竹愕然回头,怔怔地盯着江耘一阵好瞧,旋即明白这句古怪的话,哈哈大笑,猛得点头乐道:“对极,对极。”

    史涛被瘦竹拉住手,却是觉得无比尴尬,原本想向他解释自己不会作诗,怎奈被急的瘦竹拉向场中。急之下,史涛回头望向江耘求助。江耘点点头,深吸一口气,终于起跟了过来。

    “薛兄,尚有两位不曾作过。”瘦竹乐呵呵道。

    薛大家被他弄得哭笑不得,摇了摇头,替史涛开解道:“画虫儿,你莫要闹了。史先生乃是商贾之士,是我请来观礼的客人。”说完,冲史涛抱抱拳,略带歉意的说道:“史先生,招待不周,还请恕罪。”

    史涛心中百味阵杂,既为自己能被薛大家邀请感到高兴,又为受了冷落颇感不平。早知道如此场面,还不如不来。见薛大家招呼,应付着说了几句父女重逢的喜庆话便再无话语,只想早点回到自己的座位,远离众人目光的视。

    那陆匡轻笑一声,说道:“瘦竹先生,若是称金沽银,这位兄台倒是拿手。但这评诗作词么,怕是勉为其难了吧。”言语之间,任谁都听出了话中的轻蔑之意。

    史涛默默地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瘦竹老先生对于眼下的场面始料不及,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鲁莽,给自己和别人所带来的难堪。

    陆匡却是不依不饶:“便麻烦老先生送这位兄台回去坐好吧。”

    江耘对他的好感终于消失殆尽。起之时,从地上攥的雪球从他手中抛出,划出一道抛物线,越过史涛和瘦竹,落在陆匡脚前的地上,飞散成雪粉。

    “今天我最帅!”江耘心中暗暗给自己鼓劲,双手负后,昂首,阔步走向场中。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