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3章 朋友珍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随我来。”高俅神秘的一笑。

    赵佶的打扮相当怪异。一顶渔人用的蓑帽带在头上,遮住了脸庞,却全然不管一鲜明锦绣的长衫在那一顶蓑帽之下更引人注目,即使是站在码头的角落。

    “如何?认不出来吧?”赵佶得意的说道。

    “啊,原来是皇,是端公子啊。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走。”江耘装作很惊讶的样子。

    “蓉儿,嗯,是高护卫告诉我的。”赵佶改口道。

    江耘心中暗笑,也不点破,惶恐地说道:“折杀江耘了,端公子岂能来这种地方。”

    “无妨,不曾想到,京城码头之中,竟然喧闹如此,朕很喜欢这里,若能坐在江舟之上,煮酒钓鱼,想必是一件美事。”赵佶羡慕的说道。

    他这么一说,高俅可急了,“皇上,万万不可。”

    赵佶不置可否。微微一笑,问江耘道:“行程可都定了,几时到浏阳?”

    江耘答道:“先回乡省亲,然后,然后便去赴任。”思量之间,成亲的事,还是先不告诉他,免得生了枝节。

    “嗯,上任之时,可取道杭州。上次蔡相在杭之时,据说书画之风颇盛,好东西不少。”

    江耘心领神会,说道:“端公子放心,江耘的眼力还是可以的。”

    赵佶大悦,笑道:“放心去吧。书报社之事,无需担心,你可知道审核之人是谁?”

    “是谁?”江耘好奇道。

    “我那妹子向我讨了这份差事去。”赵佶道。

    江耘心中大安,有她在,《大宋天下》无忧矣。

    “郡主最近可好?”江耘问道。

    “很好。今本来也要来,只是太后最近体欠安,离不了人,便没来。喏,这是朕的妹子托朕带来的。”赵佶说着,伸手从怀中掏了一封信笺来,递给江耘。

    江耘接过,关心的问道:“太后最近体不好么?前次江耘进宫之时,气色尚是不错啊。”

    赵佶道:“时有头晕头痛之疾。可能最近天气转凉的缘故,往年也有此症状,今年似乎重了些,经常手脚麻木。”

    江耘一听症状便明白了大概,明显是高血压,呵呵,十有**的富贵病,皇室中人的职业病,常见之极。沉吟了一番,信心满满地说道:“端公子,太后的病乃眩晕之症,重时会中风。江耘曾在书中见到过一秘方,或许有用。”

    赵佶见江耘神色,不象是假话,大感兴趣,问道:“快说来听听。”

    江耘努力回忆着所知的高血压防治的方法,说道:“此法全然不同于平时疗法,有三点。第一,饮食之法,要多吃粗粮和豆类,少食荤腥。膳食所用之油需用豆油或者菜油,不能用猪油。总之,穷人家的老百姓吃什么,太后就吃什么。”

    赵佶示意高俅道:“记下来。还有呢?”

    “第二,养生之法,每早晚散步,各五百步。最好亲自种些花草,除草施肥浇水,均需亲力亲为,勿使人代劳。”

    赵佶不断点头,喃喃的说道:“此种说法,倒也新奇,记下记下。”

    “第三,每需心开朗,多说些高兴事,所谓笑一笑十年少。平时里多陪太后说说笑话,让她开心一点就好。”

    “妙,就这么着。你们可都记下了。卿有心了,若是有用,大功一件。”说完拍拍江耘的肩膀,全然没有皇上的架子,“到任之后,和杨时好好协作,莫要让朕失望。朕先走了。”

    高俅连忙跟上,低声说道:“皇上,我们回宫吧,出来已经快一个时辰了。”

    “唔,难得清闲,现在还早吧。去城南吃包子去。”赵佶手也不回,挥挥手说道。

    赵佶一句话,可苦跟班的高俅了。无奈之下,只得与江耘打了个招呼,匆匆作别,紧紧地跟着赵佶去了。

    江耘看着赵佶远去的背影,油然笑道:“不好意思,我把你带坏了。不过,你现在的生活,看上去也不错。”

    正感慨间,背后传来王烨的叫声。江耘回过头去,只见他对着岸上指点。江耘顺眼一看,原来是男装的李才女正站在不远处的码头之上正留。

    江耘知道这里人多,她不好意思下来,便回头对王烨喊道:“上船等我,我马上回来。”

    江耘三步并作两步跨上了岸,来到李才女边,还未开口,李清照劈头便问:“适才鬼鬼祟祟的和赵公子说些什么?”

    江耘愕然,不会吧,这也被你看出来了,说道:“什么鬼鬼祟祟?我和赵公子刚才不过谈谈人生谈谈理想罢了。”

    李清照显然不吃这一,佯骂道:“少来!我远远的瞧着他一惊一乍的。谁知道你在搞什么鬼!他是个老实人,你莫要教坏了他。”

    哈哈,你也知道他是个老实人。可惜你怎么不喜欢他这个老实人呢。

    “李姑娘多虑了,赵公子为人诚肯可信,实乃不可多得之良友,我怎么会教坏他呢。只是他最近比较苦恼,我站在朋友的立场上开解开解他罢了。”江耘笑着解释道。

    李清照听着后半句话,又紧张起来,气呼呼的道:“我警告你,我的事你少管,莫要以寻常人的心思来揣度我。”俏的小脸上。皱眉竖鼻,小女儿之态毕露。

    江耘明白她的心思,想必她误以为刚才自己是在撮合她和赵明诚,才有此说法,便施然笑道:“知你者,江耘也,天下哪来打马赌钱的寻常女子,君王赐婚,又岂是寻常女子敢拒绝的?”

    李清照听得喜笑颜开,洋洋自得之色无法掩盖,将头一甩,拍了拍江耘的肩膀,笑叹道:“明知道你是奉承我,取笑我,我却偏偏受用的紧,你真是个快活人。我这几,过得浑浑噩噩,没意思极了,今出门穿上这衣裳,心便好了几分。远远的见着你倒罢了,此番说些话儿,明知是些假话俏皮话,不知怎的,心里竟是长出了口气般舒爽,谢谢你。如果可以的话,你我之间,便当做什么事都未曾发生过。”

    听着他的话,江耘心中充满了温,伸出手来拍拍他的秀背,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我走了,你……珍重。”

    李清照终于被愁绪淹没,无言的点点头,轻低瑧首,抵在江耘的肩头,强忍着泪水道:“你也珍重,代我问师师姑娘好。”

    江耘木在那里,不敢扶她。生怕打扰了此刻的她。

    良久,李清照抬起头来,从怀中摸出一副骰子,塞在江耘手中道:“想我也罢,不想也罢,带着吧。”说完,一跺脚,头也不回的跑了。

    老天,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把我应该掷几点?

    我等的船还不来,我等的人他还不明白。而此刻,船终是要开了,江耘要跳上船的那一刻突然想起一事,抓过同来送行的丘勇嘱咐了几句后上了船。船夫早已起了锚,收回了缆绳,渐渐离了码头。江耘叮嘱丘勇道:“记着我和你说的话,在书院好好念书,下次回来我可要考你的。”

    送行之人在贺暄的带领下徐徐挥手,在视线中越来越远。王烨凑上来问道:“你和丘勇说什么了,我怎么看他表怪怪的?”

    “呵呵,我问他有没有注意最近有人来找她姐姐?我还说,你要看好你姐姐,多和你姐姐亲近亲近,嘿嘿。”江耘笑道。

    王烨一听乐了,笑骂道:“你小子出的倒是好主意。不知道端公子到时候会如何打发他。对了,师师一直在舱里,刚才还问起你呢。”

    江耘点点头,摸了摸怀里的事物,心虚起来,赶紧进了舱里。

    “嗬,送的人可真多,可忙坏我了。”江耘抢先抱怨道。

    李师师轻笑道:“相公现在怎么说也是个父母官了呢,场面上的应酬可是少不了的。咦,肩上怎么湿了?”

    江耘一惊,连忙道:“喔,是刚才在岸不小心被鱼篓碰的吧。”

    师师掩嘴轻笑道:“呀,原来是师师看错了,没有打湿呢。”

    江耘大窘,知道上当,一把抓过李师师的手,拉入怀中,恶声恶气地说道:“好啊,你诈我。”

    师师被他拥在怀中,轻笑连连,媚眼流转的说道:“我都看到了。”

    江耘明知故问道:“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两个男人在那里授受不亲。”

    江耘闻言,手上用力,在师师的翘之上捏了一把:“嘿嘿,你就不知道非礼勿视吗?”

    师师连连告饶道:“好了相公,师师错了。我们不说这个了,你陪我去舱外看看吧,下了轿就闷在船舱里,无聊死了。”

    江耘心想也是,刚才送别之时,女眷不方便抛头露面,师师一直呆在船舱里真是闷坏了,便牵着她的手出了船舱,来到甲板之上吹风。

    李师师与江耘在甲板上饱览着京城汴河沿途的风景,兴奋得指点个不停。虽说在京城长大,但自幼贫苦,一直不曾出过门,船坐得更是少,此番随着江耘出京回乡省亲,心是既激动又忐忑,

    “相公,师师从来不曾出过远门,不知道此次……”

    江耘知道她心中所想,便安慰道:“师师放心,此番回乡成亲之事,俱已安排妥当。母亲大人在给我的信中也已应了此事。你就放心吧,等着做我的娘子吧。”

    “母亲不知道会不会……”师师担忧道。

    江耘掩住她的嘴,说道:“总不会是四个眼睛两张嘴,放心,乃是一个相当慈眉善目的老夫人。”被她一句话,勾起了江耘的思念之。亲的母亲大人,我就要回来了。经过这一年多的历练,你的儿子终于准备好了,要回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