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0章 司马相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凤舞文学网--->    《司马相公》已经连演了十多场,虽然不如《包青天》一般火爆,却也是场场座无虚席,江耘自回了京城交了差,一直无事可做,朝堂之上,对于此事的争执还不曾停息,蔡京死死咬住不放,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势头。--凤-舞-文-学-网--曾布等一干相对保守的大臣,也是不肯让步,坚持认为此举太过,不合国策。双方都不肯让步,事态便僵持在那里。江耘的大不恭之罪,因为是太后发了话,终于不了了之。而河南的新制继续施行与否,也因为党碑之事不曾决定而一直悬而未决。

    连着几江耘都为此而苦闷,与其整呆在园中,不如出来走走。经过汴京戏院的门口,想起自己还不曾看过《司马相公》,便买了一张票,进了戏院解闷。

    汴京戏院又拓宽了不少,内里的环境与服务都比以前好上不少,四处的广告昭示着戏院的繁荣。看其中的观众,打扮各异,倒也雅俗共赏。江耘一进去,便看到一个熟悉的影,耶律淳本来就面目迥异于常人,想不发现都难。

    “大个子,你怎么还不回去?”江耘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以耶律淳的份,寻常人怎敢近他,被江耘一拍之下,吓了一跳,见是江耘,哈哈笑道:“原来是江学士,别来无恙?来园里几次了,都不曾见到你。”

    “怎么,你找我有事吗?”江耘道。

    “江学士果然贵人多忘事,你忘记了曾答应过我的事了吗?”耶律淳埋怨道。

    “喔,报纸的事啊。不好意思,那天之后皇上突然派我去河南办点事,还来不及禀报圣上。你不会就是为了这个一直滞留至今吧?”

    “那倒不是。最近,你们那帮大臣在吵架,吵得把老哥那些事都耽搁了。”耶律淳苦笑道。

    江耘知道他所指的吵架是指树党立碑之事。又听耶律淳说道:“真不明白你们君臣都是怎么想的,公道贤明自在人心,是好是坏,岂是一块石头能解决问题的?变不变法,又和立碑有什么干系。再说,贵国神宗变了法,还不是败给我们辽国。”

    江耘本来很想赞同他说的话,又想起自的遭遇,佯怒道:“大庭广众之下,贵使慎言!”

    耶律淳知道自己不对,摆着手道:“是我的不对,勿怪。”

    江耘见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道:“后头有雅座,不如一同坐着看戏。”

    见江耘相邀,耶律淳爽快地答应了。耶律淳和边的护卫交待了几句,随着江耘来到雅座。

    坐定之后,江耘笑着说道:“园中也有戏可看,贵使怎么来此?”

    “某去人多的地方,此处三教九流汇集,正可领略京城繁华。”

    江耘一边看着戏,一边说道:“贵使可知我朝司马相公事迹?”

    耶律淳明白江耘话中深意,赞道:“江学士使得好手段,《司马相公》一戏,本是醉翁之意。”

    江耘盯着耶律淳,知道他虽是辽国使者,却颇有见地,便想听听他做为一个旁观者的意见,试探着问道:“喔,贵使说说看?”

    “蔡相上书,立碑示威以助新法之势。朝中新旧之臣争诘不休,江学士莫要站错了队啊。”耶律淳一脸肃穆,盯着江耘。

    江耘不置可否,轻松地笑道:“怎么,贵使认为江耘站错了队么?”

    耶律淳见江耘自若的模样,叹了口气,真诚道:“站在国家的立场上,我希望贵国一切维持现状。蔡京深得人望,变法之势直比当年,虽说现时成败未定,但对于我辽国来说,终是不安。而且,从个人来说,我更不希望看到江学士因此而被人打压。”

    江耘略显奇怪,说道:“为何?”

    “因为我读过江学士那篇策试,对于两国边事之看法见微知著,眼光长远。宋辽两年和平百多年,却仍有人盯着旧国故地不放。贵国对西夏连年用兵,加上经济封锁,西夏已疲弱不堪,让我国徒生唇亡齿寒之感。按江学士的说法,今之辽国、西夏之熟蛮,乃我大宋边地之盔甲以御生蛮之良器,实可引为援而不可有觊觎之心也!”

    江耘心中暗笑,这个大胡子,倒背得顺溜。

    “此乃江耘书生之见,如何能得贵使看重。既便是真知灼见,以我一人之力,又有何用?”

    “江学士谦虚了。江学士深受皇上器重,且名动京城,相信用不了数年,必然高居庙堂。以后和江学士打起交道了,与公与私都方便。”耶律淳徐徐说道。

    江耘轻笑道:“原来如此,难得贵使看重江某人。但如今局势,已容不得江耘韬光养晦。若此元祐党之碑真的树立,对新法推行固然是好,然朝堂风气,政治氛围则将败坏贻尽,士大夫奔走权门,投机之辈钻营取巧,国家大事一言而决。”江耘的心中,满是北宋后期的政治败局。

    “不过依我看来,江学士的反击却没有多大效果,你看着底下这些人,只不过是花几十文钱来看场戏而已,他们对于政治并不关心,或者说根本没有资格关心。”

    “是的,你说的没错。”江耘无奈地说道。

    “江学士心中想必也知道,你还有一件利器不曾使出来。”耶律淳试探道。

    江耘心中惕然,问道:“贵使是指大宋天下么?”

    “不错。此物虽小,其势却胜此许多。江学士这么聪慧之人,应该不用来提醒的。”耶律淳说中江耘心事。

    其实江耘心中也明白两者间的份量,只不过心中难以取舍罢了,作为他旗下的最优质的政治资本,以此为据点发起反攻,或许能一改目前的颓势,但最终的后果却难以预料,毕竟君王之心,任谁都难以把握,万一弄巧成拙,震怒之下,导致书报社夭折,那么他的努力就全部白费。虽然创办报纸的初衷就有为了反对蔡京的一言堂,但现在的形势是摸不透赵佶的心思,就象是一场赌博,连庄家的面都没见着,筹码的多少又有什么意义?

    江耘心中思虑万千,眼前的戏再也看不下去,起抱拳道:“不管怎么样,多谢耶律大人提点。贵使托某的事,江耘会尽力去办。且请慢慢看,尚有要事,先走一步。”

    耶律淳含笑还礼,目送江耘离去,瞧着他的背影,脸上挂着玩味的笑,自言自语:“有意思。”

    ***单位组织世博游,下午出发,2号晚上回来。今后几天的更新在晚上。***

    http://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