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96章 因言获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凤舞文学网--->    “两位大哥放心,该怎么做子颜心中有数。--凤-舞-文-学-网--都是江耘该死,管不好自己这张嘴,得意忘形了。”江耘懊悔不迭。

    翟汝文好气又好笑,安慰道:“事到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皇上和太后都不是量窄之人,子颜吉人天相,定会逢凶化吉。大哥送你一程吧。”

    江耘急急忙忙告别了游酢和秦师爷,和王烨各骑着一匹快马上路。临别之际,翟汝文牵着马头,脸色凝重,道:“有一句话,刚才游大人在我不曾说。”

    江耘见翟汝文神庄重,知道他有重要的话说,诚挚地说道:“大哥有话尽管直说。”

    “你自到京城,入科举,办慧园,兴报纸,一路皆顺风顺水,不曾经遇挫折,可谓风得意,更需知政途多坎坷,昔王相公负三十年贤名始出治天下,历经多少摸爬滚打,蔡京虽才不胜德,然心志弥坚,笑看起落,可见人生历练,总是逆境多于顺途。此次纷争,看来或许事大,但比起你内心之大功业,却是微澜。此中之得失,你要看得明白。”

    江耘心中的那一团乱麻,在翟汝文一席话之下,开解得七七八八,不由高兴地说道:“大哥说得极是,我原本有点乱了方寸。你这一盆清水浇下,我终是清醒了。游龙若困于浅滩,当隐晦韬光等待时机。”

    翟汝文满意地点点头,道:“你能有这番心境,大哥便不担心了。如此,便祝愿子颜和子端一路顺风。”

    江耘与王烨答应一声,跳上马去,挥手告辞,急急地往京城而去。

    与水路比起来,陆路显然要快上许多,两人急着赶路,两三天便赶到了京城。江耘虽然会骑马,但这一路下来,也吃尽了苦头,股和两腿内侧磨出不少水泡来。

    一到京城,江耘急急地赶到慧贤雅叙,得知了京城的近况。

    “立党碑的事朝廷还在商议,从目前反馈过来的况看,皇上很可能会把赌注押在蔡京那一边。另外,我们已托了长郡主,让她在太后面前代为转圜,希望能够大事化小。现如今当务之急,还是先进宫探探皇上的口风。”贺暄向江耘分析和建议道。

    “我马上就进宫。对了,《司马相公》演出的况如何?”江耘问道。

    “还不错。这次我们是有的放矢,京城舆论现在是一边倒,将如此一个可以作为官员楷模的人列为党,还要刻石于碑,任谁都是不答应,此乃民心所向。”话虽如此,但杨明镜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表却是忧虑多于开心。

    “你江耘可曾想过,我们这么做,蔡京新党可能不高兴,而且皇上也可能因此而迁怒于你,毕竟,蔡京行新法,代表的是皇上。”贺暄老成持重,考虑得更深一层。

    “唔。”江耘感到了事的严重。

    “江耘此去皇宫,一切小心。”形势危急,贺暄不忍过多苛责,却又不放心,末了加一句,“慎言,慎言!”

    江耘内心深感歉意,不好意思道:“各位,实在是江耘不该,几句玩笑话,谁想引来这么多麻烦。”

    “读书之人,因言获罪,本是殊荣,却不曾想到以此方式,却是有损你英名啊。”陆伯勤挪揄道。

    “好了,都别笑我了,我马上就进宫。”

    江耘略为收拾,打算进宫,还不曾出了这道门,冷不防已被人在手臂上狠狠的捏了一把。看这手劲,不是野蛮女友,还会是谁?

    “江大官人,你胆子不小啊,连大后的玩笑都敢开,还有什么话不敢说的?看来我要重新考虑那天大胡子的玩笑话了。”李师师气势汹汹地说道。

    江耘苦着脸:“师师,你就别给我添乱了。等我回来再说,好么?”

    李师师表面上凶不拉叽的,其实心里比谁都着急,骂道:“让我怎么说你好,你有几个脑袋,这样的话都敢乱说。杨大哥也是,你坐在旁边都不管好他。”

    这下轮到杨明镜头大了,忙不迭地说道:“这这这,嘴巴长在他上,我又如何管的着。师师姑娘别急,我瞧着太后慈眉善目的,应该不会太过计较的了。”

    江耘趁着他们吵闹,一溜烟出了门,急急地赶往皇宫。赶在御街之上,思量了一下,决定从威德门处进去。

    天遂人愿,进宫之后找护卫一问,今正好高俅当班。江耘在人带领之下,终于见到了高俅。

    高俅一见江耘,表很怪,待护卫出去之后,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兄弟,你做得好诗啊!”

    江耘现在已经是破罐子模样,飘飘然道:“难得高大哥也懂得欣赏啊。”

    “哈哈哈哈,兄弟果然胆色惊人,初时一听,我也吓得够呛。待静下心来细想,却又不然。”

    “如何?”江耘来了兴趣。

    “高某跟随圣上,略知。以我之见,圣上必然一笑置之。”

    “喔?”

    “子颜可知狂生米芾?”

    “愿闻其详。”

    “圣上曾与蔡相品评当朝书家之优劣,谈到了米芾,兴之所至,召米芾入朝,当场书写一大屏风。米芾空手而来,取笔砚。圣上便手指御案上自己的笔砚,让他使用。米芾当着满朝君臣,反捋袍袖,大笔挥洒,赢得满场喝彩。米芾书毕,向圣上讨那一方笔砚,道此砚经臣米芾濡染,不堪皇上再用,请赐予臣米芾。圣上大笑,便将此砚赐给了他。”高俅或许亲见,说得绘声绘色。

    “圣上果然是真之人。”江耘感叹道。

    “不错,如君所言,圣上乃是真之人,既已犯了忌讳,则不可狡辞,如实说来,或许能转危为安。”高俅双目炯炯,提点江耘道。

    江耘听在耳中,心中略略安心,抱拳说道:“多谢大哥点醒小弟,先前心中尚在忐忑,此刻竟然不怕了。”

    “你便去吧,我就不送了,一切小心。”高俅拉着江耘的手说道。

    “高大哥记得空了常来我处。”江耘临走时说道。

    http://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