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5章 榜眼无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东门大官人02 书名:雅宋
    <---凤舞文学网--->    曾布看上去要比章惇和善许多,刚才一番话语虽然有针对章惇的意思,但间接也帮了江耘。--凤-舞-文-学-网--此二人在熙宁期间便同朝为臣,虽然俱属于新党,但素有嫌隙,这几年却是愈来愈不可调和,争斗不休。

    “江公子年纪轻轻,有此见识,的确不凡。”曾布微笑着说道,很有一些亲和力。

    “小子拙见,让大人见笑了。”江耘恭声道。

    曾布点了点头,安慰一番,也往右首去了。想来可能去找他的老对手抬扛去了。上首坐着的其他大臣们也走了下来和众位进士敬酒。江耘倒见到了几位比较有名的,枢密副使许将,礼部尚书李格非。

    江耘总算松了一口气,坐了下来,问边的杨明镜道:“明镜,为何别人都读过我的文章,是不是有什么门路?”

    杨明镜哑然失笑,从袖中抽出一本书来,递与江耘:“门路?呵呵,三两银子而已。”

    江耘愕然,接过书来。入眼的是一本蓝皮线装书,上书“崇宁元年试集锦”,里面的便是此次试的众多好文章,江耘的那篇文章正在其中。

    江耘恍然大悟:“喔,原来如此!”一想,不对啊,“这,这不是盗版嘛!”

    “盗版?何谓盗版?”杨明镜奇道。

    “就是没经过我的同意,将我的文章公诸与世,赚取利润!哼!”江耘恨恨的说道。

    “能有机会公诸与世,那是你的福份。你可知你江子颜之名将藉此流传于中原大地,今后天下读书的试子也许人手一本啊。这外数百之人,便无此机会。”

    江耘听得目瞪口呆,想来这古代形,倒也的确如此,突然间又想起一事,问道:“此书明镜何不早拿出来?也好见识一下其他人的文章。”

    杨明镜没好气的说道:“是在外之时,伯勤给我的,他也是刚从人家手中得来。我等独居城南小院之中,消息似乎不够灵通。”

    江耘正待翻看,却发现赵佶已回到内之中,只得将书收起,放回袖中,专心应付起眼前的场面来。

    上首的张商英起说道:“皇上,今众多才子济济一堂,何不命题作些诗词以助雅兴?”宋代聚会,少不了这些诗词歌赋的,何况是天下文化之首的琼林夜宴,故此提议得到其他大臣的一致赞同。

    赵佶点头应,略一沉呤,说道:“今琼林苑内丹桂飘香,便以此为题吧。去叫画师择端来,将此盛景记于画中。”

    边的太监应了一声,自去了。这时,右相韩忠彦起说道:“皇上,臣代这些进士们讨一点彩头。”

    赵佶哈哈大笑:“好提议!前几刚得了一把好扇子,所题之字乃是元长的手笔。”说罢,将手中的扇子放在案几之上,略有不舍之意。

    “敢问圣上,可是蔡元长所题?”曾布问道。

    “正是。”赵佶略显得意,他的艺术家气质在此显露无疑。

    “如此,倒真是个贵重的彩头呢。可惜老夫文才不行,不然倒要和年轻人们比一比。”曾布摇头叹惜。

    “哼,一把破扇子而已。”江耘一听到那个名字,便恨恨的说道。

    杨明镜大惊,拉了一把江耘的袖子,江耘也知道失言,看了看四周,暗道侥幸,还是不是很大声,没人听到。回过头看正好看到杨明镜边上的游酢转过头来看了江耘一眼,显然已听到了这句话,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江耘,便转过去。

    杨明镜看在眼里,狠狠的瞪了江耘一眼。江耘低了低头,不再说话。

    再看场中,那一把御扇已被放在了中间的案几之上。宫廷的画师,江耘他们的老朋友张择端也已经在内角落里支起画架。今科状元游定夫排在第一,自然由他起头。只见他起呤道:

    “遥知天上桂花孤,试问嫦娥更要无。月宫幸有闲田地,何不中央种两株。”呤完之后,游定夫端起手中酒杯,遥敬了场中人一杯,起回了座位。

    “好诗,好诗呀,状元公做得好诗,来来来,大家敬状元公一杯。”说话的是张商英张大人。

    沈鸿博不甘落后,起说道:“游状元诗才敏捷,做得好大气,鸿博不敢再添足,便做词一首吧。”说罢,呤道:

    “暗淡轻黄体柔,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

    连江耘这个对诗词门外之人都暗自佩服,此词做得实在漂亮,边的杨明镜也轻声叹道:“此人诗词,我不及也。”

    众人也都齐声喝彩,连夸沈鸿博做得好词。杨明镜低声说道:“此词一作,我只得做首诗了。”

    说罢整了整衣衫,起离席,也呤出一首诗来:

    “玉棵珊珊下月轮,前拾得露华新。至今不会天中事,应是嫦娥掷与人。”此诗取月桂之意,做得甚是巧妙,也博得了一番掌声。杨明镜施礼过后,回了座位,低声问江耘道:“子颜可有准备。”他知道江耘这方面不行,故出言提醒。

    江耘神色自若的说道:“准备倒没有,不过我记得上次在老家聚会之时,你做过一首词,今天拿来应付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嘿嘿。”

    杨明镜苦笑一声:“也罢,随你去了,真不明白你这样一个二甲进士连诗词都不会做。”

    江耘佯怒道:“如何不会?只不过我想将你的大作公诸于世,流传于中原大地罢了。”二人谈笑之间,几有不少文才较高的二甲进士抢先做了出来。江耘倒不急在一时,能拖就拖,不想沈鸿博起哄道:“且让我等看看名动京城的江耘江子颜的诗词吧。”

    江耘知道拖不过,只得站起来,学着众人的样子,走至场中,摆好造型,摇头晃脑的呤道:“丹桂满亭月满天,闲久,梦中无朋相思远。今佳期忽至,沽美酒无数,琴声谐。且进酒,风雅满,可慰平生。”

    “好!好一句风雅满,可慰平生,老夫观江公子试文章,在文才上缺了一些,但不曾想到,江公子的词倒是做得可以!”张商英出言赞道。

    江耘谦虚道:“不敢不敢,多谢张大人夸奖。”江耘于对于张商英颇为敬重,态度甚恭。

    回到座位之后,喝了一大口酒,喘了口气,叹道:“总算过关了。”旁边的杨明镜恨声说道:“好你个江子颜,乱改一气,有竹才有风雅,被你改成丹桂,真是斯文扫地。”

    江耘忍不住笑道:“应景之作,呵呵,应景之作,明镜勿怪,下不为例。”

    闹过后,江耘终于无聊起来,现在的他很想走到张择端那个角落之中,以一个局外人的份来审视这场诗词大赛。不知道他这次画的画会不会流传于后世?他的画中,会不会有我江子颜,一个历史上不曾有的不速之客?

    终于,所有的进士都已作完,上首的几个大臣与赵佶商量了一下,一致认为沈鸿博的那首词为全场最佳,那把御扇便是他的了。在全场众多的羡慕眼光中,沈鸿博神彩飞场,风头完全盖过了低调严肃的状元郎。

    席散之后,江耘与杨明镜二人一同去外找陆伯勤,临走之时突然发觉背后有人拉了他一下衣服,回首一看,正是张择端。

    江耘的说道:“择端兄,今可做得好画?”

    “子颜,且稍留片刻,有人要见你。明镜兄勿怪。”张择端神秘兮兮的说道。

    看他那神色,江耘与杨明镜便明白了大概。杨明镜会意,把江耘拉到一边,低声说道:“子颜可记得贺大哥所说的话?小心把握机会。我和伯勤回家等你。”说完,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独自一人先去找伯勤了。

    ***诗词之类的,略作修改,时间前后,大家请勿在意。此外,上一章中有个小错误,沈鸿博应该是榜眼。所以应该是说:“榜眼郞好词锋”,汗一个,这话好别扭,不知道怎么改。既然无伤大雅,就放在哪里吧。说实在话,官人我的历史知识半桶水,正是晃的时候,请大家雅正,言语无,官人我闻过则喜。上周精华浪费很多哇。精啊,涂在墙上都比浪费的好呀。***

    http://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雅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