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一个嫖客的血泪史 上

    <---凤舞文学网--->    (是男人的就顶,是女人的拿好菜刀等着)

    在追阿珍失败后,我想了很多很多,人们常说男人不坏,女人不,难道非得要变成坏人以后才能追到女孩子吗?不!我不信,那时高傲自负的我偏就是不相信,发誓一定坚持自己的原则,不抽烟,不喝酒,做个好男人,一直坚持追到女孩子为止

    很快还有两个月就是我的二十岁的生了,为了迎接这天,我决定搞一次生宴会,把那天当作是我的成人礼。--凤-舞-文-学-网--(我好像发育晚了点吧,就连小本的都是十八成人,而我的是二十才长大成人。呵呵)

    很快的,我二十岁生到了,我邀请了许多的朋友,有男有女,但是男朋友居多,女生才来了两个,其中一个就是阿红,另外一个是她的友女晓晓。(唉,真是惨啊,我竟然一点魅力都没有。)也是在那个时候,我通过定期存取存了点钱,那笔钱本来是打算借给马莉做去香港的路费,可是在家人的死死看护下,这笔钱最终没能借出去,反而成了我坠落的资本。

    古人语有云,自古才子多风流,若不风流枉少年也;一向自诩诗人的我当然也不想在这方面上输给古人。《心动》说到这里,也该跟各位女读者谈一下我的暗面,免得各位因为看了前面的章节而喜欢上我,这可不是我写《心动》的本意哦。

    2001年年底,在梦的刺激下,我学会了**,2002年新年过后,我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自我放逐——去叫鸡。当然我不是一个人去的,偶还没有那么大胆,陪我去的人叫冯正式,也是一个愣头青,刚刚从学校毕业。那时的我已经离开了保安公司,我和他是在联通展开CDMA业务的时候认识的。

    一天中午,CDMA业务课培训完后,我去正式那里玩。他的家在北湖路,是出租房来的,午饭后我提议出去走走,到了路边的发廊后,我看到一些衣着暴露的女人坐在门口不断地对路过的行人招手,饱暖思,加上他那边是城里有名的风月地带,于是我忍不住拉着小冯一起进去。

    “HI,帅哥,是来洗头的吗?”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地招呼我们,估计是老板娘。另外里面还坐着三个女孩子,看见我们进来,那眼神猛的放光,恨不得一口把我们给吃掉似的。

    “是啊。”虽然我的心跳得很厉害,但是脸上却是一副老客的样子。因为听那些同类说过,第一次去那里的时候尽量自然点,不要让人家看出来,否则很容易被她们狮子大开口的。

    “那你随便坐吧。”老板娘很地给我们安排了两个小姐,我们先是规矩地洗了一轮头,然后那个小姐把脸凑到我的耳边,小声地问我:“帅哥,要不要按摩啊?”

    “按摩?”我一听就知道要开始进入主题了,“你们这里还有按摩吗?”

    “是啊,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叫那个女的给你按。”说完她把目光放在另外一个女的上。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下,她介绍的那个小姐样子还可以:“好啊。”我同意了。

    轮到小冯的时候他退缩了,他对我说:“邓超,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没关系的,我请客,一起吧。”

    “不要了,”他脸红起来。

    “哇,不是吧!”这时老板娘叫起来,“这位帅哥还会脸红,一定还是红花仔,老娘今天一定要把你的红花给破了。”

    她这么一说,正式的脸更加红了,头也不敢抬,无论我怎么说,老板娘怎么劝都无济于事,他还是不敢。最后我不再勉强他,“好吧,我不勉强你,你就先回去吧。”

    得到我的许可后,小冯他马上离开,而我则进去再战江湖。开始的时候,那个小姐只是先装模作样地乱按了一气,十几分钟后,我问她:“小姐,你们这里除了按摩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服务吗?”

    听我这么一说,她笑了,“你说呢?你想要什么样的服务啊?”说完她把我的左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

    哇,我的手啊,生平第一次摸到女人的大腿(虽然还隔着一层牛仔布,但是已经可以了。),尽管是她主动放上去的,但是我还不敢动,“废话,当然是特殊服务了。”

    “呵呵,你好坏啊。”她的这一下让我的胆子大了不少,手也开始在她的大腿动起来,快到档部的时候,“不行,那里不可以碰。”

    “哦。”我听话地把手放开,然后开始摸别的地方,我一边摸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和她聊天,终于,我的手开始往她的上半摸去,先是在衣服外面游离,接着在她笑的默许下,我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摸到她那温暖的体,接着我的手慢慢地往上移动,每往上一点,我的心跳就越快,渐渐地,我的手终于摸到所有男人都想摸的地方。

    “帅哥,时间到了。”正当我还沉浸在兴奋中时,外面传来让我扫兴的声音。

    “有没有搞错,那么快?”

    “是啊,除非你加钟啰,我就陪你久一点。”

    “好吧。”火焚的我只好再加了一个钟,然后顺便问了一下她们的服务内容和价格,以便今后更加了解行。她们的服务内容如下:打波30块钱一个钟,何为打波,其实就是练抓波龙爪手。打飞机50块一次,也就是帮你**,时间不限,打出为止。吹萧?我忘记了,价格应该和打炮一样,因为我从来没有试过这项业务,所以不清楚。打炮,顾名思义,也就是那个啦,100块钱一次,带安全的。这个价位在当时对我来说是蛮贵的,所以我选择了最便宜的那个——打波。还她们所说的钟不是一个钟头,而是才五十分钟而已,顶多也是五十五分钟,总之绝对不会是一个小时,这些是在我多次观察后发现的,这些)商!

    加钟后,我们继续。忽然间我突发奇想,希望能碰到第二个阿花,于是我问她:“对了,你是怎么做上这一行的,这一行怎么说也不是很好。”

    “我啊,其实一开始并不想做的,可是”她开始讲起了她的“故事”,而我也停下手,听她天南地北的乱说一通,结果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其实现在想想我真是天真,我和她是第一次见面,她怎么可能跟我说这些心里话,而且她说这些“故事”的时候眼神明显闪烁,语气不足,时断时续,根本是在打发时间,也只有木头脑袋的我才会相信,唉

    回去的时候冯正式问我:“怎么样?爽不爽啊?”

    我一把把他抱住:“唉,别提她了,我哭无泪。”

    “干嘛啦?”

    “该碰的都碰了,可她就是不让搞,你说郁闷不郁闷?”

    “哦。”

    (女人们!想砍我的就砍吧!未完待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中的心动--狼族出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