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3章 和尚和尼姑的爱情往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老师太一发话,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行动了起来。老尼姑一功夫了得那是刚才大家都看到的,尤其是人家的脾气,谁都不跟招惹他。

    阿胡子祝枝山、赵灵等人迅速撤了出去,沿着墓道向外奔去,留下来的几个人,陆良、张灵、郑光、袁方、沐小妖、唐小月、不戒、、王开、老师太外加石头和杨忠。

    “师太,我们动手不?”陆良指了指那正在发威的尸虺,看现在这形式,赤魑已经完全不是对手了,尸虺越战越勇,而那赤魑却没有还手之功了。

    “这个我是不太懂,但是我觉得那条尸虺好像现在得意得紧,小畜生,你不是有法宝嘛,拿出来对付对付。”老师太眯着眼睛,语气十分的怪异。

    陆良嘿嘿一笑:“我说老师太,我哪有什么法宝呀,现在已经搞得无片物了,你看看,我现在只有这个了。‘

    陆良拿出了九枚破军钱剩下来的那两枚,苦笑不已。

    破军钱的威力。能够发挥到极致的,就是形成九宫八卦阵之时,现在只剩下来两枚,威力大减,对付起尸虺,明显就不行了。

    “只剩下两枚了,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老师太似乎见多识广的人,眼珠一转就有了办法。

    “还请师太多多指教。”到了这个时候,只要老师太有办法,让陆良给他跪下陆良都有办法。

    “很简单,这家伙再凶猛,也得靠他那对罩子,没有了罩子,他就是瞎子,到时候我们还不是想怎么收拾他就怎么收拾他?”老师太指了指尸虺的双眼。

    乖乖,果然是老师太,勾心狠手辣,陆良看着老师太,心里面直打鼓,这老尼姑之前肯定不是尼姑,估计是开黑店的婆子吧,不然怎么会如此心肠。

    反正能够和不戒混在一起的,绝对不是一般的人。

    “淑芬,你的这个办法好!还是你有办法,这么多年了,你可是一点都没有变!我喜欢!”不戒拉着老师太的手,笑得极其恶心。

    “唐如花。如果你再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可对你不客气了!”老师太脸色沉凝如霜,但是不戒却视若罔闻。

    这对活宝,让大家都十分的乐呵。

    “小畜生,能够把那大蛇的眼睛给解决吗?”老师太问道。

    她是不太清楚破军钱的威力的。

    “能是能,但是有个问题。”陆良挠了挠头:“那大蛇现在行动迅猛,他必须得相对固定一些我才能够动手,不然不可能得手。”

    “这个简单,交给我了。”老师太笑了起来:“唐如花,你和我一起动手吧。”

    “真的!”不戒听到这句话,乐得脸上的肌直哆嗦:“好,放心!淑芬,咱们这叫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呀!”

    “我呸!谁和你夫妻!”老师太气得直翻白眼。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嘶嘶的惨叫传了出来,众人赶紧闪目观看,发现赤魑终于还是败在了那尸虺的口下。

    尸虺把赤魑挤在了一个角落里面,赤魑躲闪不及,被尸虺缠个正着,体相对弱小的赤魑,被尸虺缠得动弹不得,上的伤口更是被勒得鲜血直冒。那尸虺盘旋而上,将那赤魑围裹在体之中,然后张开巨口,一口咬中了赤魑的头颅!

    “就在这个时候,出手!”老师太拍了不戒一下,两个人飞前行,直奔那尸虺而去。

    陆良不敢怠慢,手里面紧紧地攥着那两枚破军钱,也紧紧跟随。

    “畜生,看我法宝!”老师太手里面寒光一闪,一枚吴钩锋芒毕露,一道寒光闪过,那尸虺的体之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伤口,隐隐看到白骨。

    “嗷!”尸虺疼痛无比,放开了已经撕掉的赤魑,转看到底是什么人伤了他。

    它这么一转,一双蛇目就暴露在了陆良的面前。

    “看我法宝!”陆良心中一喜,学着老师太,大喊一声,手中两枚破军钱呼啸而出。

    噗噗!

    那两枚破军钱,正好入了蛇目之中,准确无比。

    “天地乾坤,阳两极,酆都大帝,快快佑我!破军钱,爆!”陆良赶紧念出口诀,就听见轰轰两声巨响,那破军钱硬是在尸虺的双目之上爆了起来。

    一阵血雨!尸虺的双目被炸成了两个血洞!

    双目尽是。巨大的疼痛让尸虺痛苦地扭动了起来,蛇尾呼的一下横在过来,正好击中不戒,不戒连人带铲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吐出来,当即昏死。

    “逃!”陆良拖住不戒,大喊一声,向外撤退。

    后立刻如同天塌地陷一般。失去了眼睛的尸虺,在墓道里面翻腾辗转,那巨大有力的躯,让整个陪葬墓里面的那些陪葬品几乎全都化为灰飞,那架势,众人根本就不可能留下来等他。

    大家一起往外撤退,脚步声被尸虺捕捉到,那大蛇跌跌撞撞,紧跟而来。

    “少爷,那畜生跟来了,如何是好!”石头转脸看了看,大叫道。

    “我们现在上的法宝都用光了,要想除掉这鬼东西,只有一个办法了!”陆良看着后的那条大蛇,点了点头。

    “大哥,你是不是要用咱们的八卦四灵天煞樽来对付它!”郑光马上就猜到了。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现在尸虺双目已瞎,如果我们把他引到那天煞樽里面,就可以一举拿下!”陆良咬了咬牙。

    的,虽然你很凶猛,但是在八卦四灵天煞尊的威力之下,你就是在厉害,最后也只能化为一摊血水!

    “那就这么办,把这蛇引到征明那边去!”众人纷纷同意。

    在外面守护着八卦四灵天煞樽的文征明,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但愿他那边没有出什么问题,不然。这麻烦可就大了,完全不是陆良能够解决的了。

    众人一边跑,一边大声呼喊,目的就是吸引那尸虺跟上。

    尸虺虽然战胜了赤魑,但是已经是重伤之了,但是这千年的灵物,本就不是一般的凡物能够与之相比的,尽管受了重伤,可依然凶猛无比。

    尸虺在后面跟,众人在前面引,常常的墓道之中,上演了一场追逐戏。

    “的,这墓道怎么这么长!都跑了这么多了,还不到头!”陆良抹了抹头上的汗水,惨叫了起来。

    “郎哥哥,再忍一忍,马上就要到了!”沐小妖看见陆良狼狈的样子,对陆良嫣然一笑。

    “师太,这么跑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你就把当初和不戒的故事讲一讲,给我们大家提提神,如何?”陆良一肚子坏水,把这话题转移到了老师太上。

    老师太这个时候正在和王开看守着不戒呢,虽然刚才老师太对不戒没有什么好颜色,可不戒现在昏死过去,老师太却明显得心痛无比。

    这两个人,一定有问题。

    “小畜生!少给我嬉皮笑脸!”老师太白了陆良一眼。

    “师叔,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戒和尚也算得上是英雄好汉了,你当年也是苏州城的一朵花,所谓美女佩英雄,你有我有意,就像现在我和郎哥哥一样,多好!有什么难开口的!师叔,给我们说说!”沐小妖自然站在陆良这边。

    “是呀师太,跟我们说说呗!”其他人也是一呼百应。

    老师太被得没有办法,只得招出来。

    “当年我年轻的时候。是苏州城一家引号的小姐,这东西,年轻的时候和你陆君则倒是很像,乃是苏州城出了名的混混。有一年庙会,我们两个人碰上了,这老东西就黏上了我,常常半夜翻我们家的墙,整盯着我,开始的时候,我不喜欢他,但是时间久了,两个人就有了……就有了意思。”

    “我爹是苏州城有头有脸的人,如何肯把我这样一个宝贝闺女嫁给他,根本就不同意,不但不同意,还让人打了他一顿,好几个月没有下。不但这样,我爹还把我许配给了昆山县的一个大户人家的儿子,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我不同意,他更不同意。于是,一天晚上,这家伙到了那户人家,捅死了那个男人,一把火烧了人家的庄院。本来我们打算远走高飞,却在半路上被差役伏击,我被抓住了,我让他跑掉了。”

    “之后,我被关在了家里,那户人家把我爹告到了官府,我爹为了自保,花了很多银子,店铺也都抵了出去,家道中落;一年后,我爹娘相继病故,剩下我一个人无法度,后来一个老尼姑经过,就把我带走了。”

    “至于这老东西,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么多年了,我恨死他了!”老师太老泪纵横,看着不戒,目光之中却没有仇恨,只有浓浓的意。

    两个人竟然有如此的一段经历,让众人唏嘘不已。

    “各位,出口!出口到了!”王开的一声吼,却让大家振奋了起来。

    ##########################################################################

    求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