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9章 生死咒(求月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王越忠心耿耿一辈子。倒头来却死在了皮尸的手里面,让陆良感慨不已。

    王越这个人,虽然陆良之前觉得是个心黑手辣的镇守太监,但是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陆良还是认为起码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一个正直的人。别的不说,但是他对先帝的那一份忠诚就已经难能可贵了。这一路上来,王越的所作所为,也是可圈可点,别人不知道怎么想,起码陆良自始至终都把他当作自己的长辈来看待,就如同对待马脸道人一般。

    现在,自己尊敬的这两个长辈竟然都殉难在了这大墓之中,一时之间让陆良火冒三丈。

    的,我可不管你是千年皮尸还是伍子胥了,这一次我便是拼上了小命,也定然让你化骨扬灰!

    之前虽然用杏黄旗阵伤到了这千年皮尸,但是看起来这皮尸通过从王越上吸**元竟然恢复了不少,陆良提着鬼切往上冲的时候,能够感觉出来那皮尸全散发出来的寒之气。

    “伍子胥!我念你忠义,可冤有头债有主。当年害死你的是你那君主,今**却为祸一方,小爷今便替天行道!”陆良此时已经完全不知道什么危险了,抄手就把包裹取了出来,一抖手,从包裹里面掏出了大巴的黄色符咒,扬手撒开,漫天飘飘

    不过那皮尸显然对这些符咒不值一顾,他立在那里,看着陆良,喉咙里面发出了咯咯的响声,那响声让人毛骨悚然。

    “少爷!不可!不可!”杨忠这个时候已经醒来了,看到那飘扬的符咒,大急。

    别人或许觉得这些符咒实在是稀松平常,可杨忠知道这其中的奥妙。

    “少爷,使不得呀,你这是何苦!这生死咒,你可不能用呀!”杨忠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道门之中,咒符甚多,被说降妖除魔了,就算是平里面随便做个超度的法事,道士们都要画上个符咒来,可以说,道门中的符咒种类不计其数,数目也就更说不清楚了。而在堪舆界,尤其是在形势一派中,最厉害的也是最要命的符咒。就是生死咒了。

    别的符咒,都是根据制符者的法力来发挥威力,使用之后,制符者不会有任何的损伤,但是生死咒不一样。生死咒,顾名思义,一旦使用,那便是把自己的命堵上了,如果符咒显灵,那还好说,但是如果符咒没有功用,自己的一条小命也就要被吞噬了。

    而之所以叫生死咒,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借助这种几乎类似于生死契约的形式向灵兽道神借法力,所以生死咒一旦发出,制符者本的功力也会激增,这也是很到修道之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在陷入绝境的时候选择使用生死咒最根本的一个原因了。

    现在,已经被到这样的程度了,陆良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一般人使用生死咒也就一张两张,而陆良使用的这个,乃是杨筠松传下来的鬼咒。这种咒比起一般的生死咒更加的恶毒,如果失败了,不但要了自己的命,而且连自己的魂魄都无法投胎转世,只能成为怨念。正因为如此,鬼咒的威力要比生死咒大得多,使用符咒的时候,需要九九八十一张符咒,所以陆良才挥手撒得墓室里面飘飘

    “少爷,不管了,我先上!”石头从小跟着陆良,如何肯让陆良先犯险,直接就奔了过去,手里面的九龙翻天印直接就招呼了过去。

    九龙翻天印,道门的至宝,就被石头这样给扔了过去,看得陆良双目圆睁。

    而那皮尸,终于惊慌了起来,仿佛对这九龙翻天印有些惧怕。

    那翻天印,发出呼啸之声,在一片戾气之中,锐光四,一条条金龙翻腾在周围,墓里面顿时飞沙走石。

    那一条条金龙,咆啸着,羡煞无比,又撕又咬,围绕着那皮尸狂风暴雨一般地进攻,这景。让众人目瞪口呆,以为是在做梦。

    那皮尸的体,就在这一道道的瑞光之下支离破碎,地面上满是污血,腥臭无比。

    陆良算是看到了,那九龙翻天印之所以厉害,乃是经过了千年的使用蕴含在其中的浩然正气,而这,正是皮尸这类东西所害怕的,但是这正气,显然也消耗光的时候,陆良担心的就是这个。

    那条条金龙和皮尸之间,显然是在死死地抗衡,几乎陷入了僵持的状态,谁都无法保证最后能够取得胜利。

    “大哥,你看那皮尸的体!”这个时候,郑光在旁边叫了起来。

    他这么一叫,众人才把目光从那一条条的金龙上转移到了皮尸那里。这么一看,果然发现了一件极其诡异的事

    那皮尸的体,竟然如同吹气球一般迅速地涨大了起来,原本那几乎是黑色的皮囊,竟然变得几乎透明,面对着这样的一个景象。陆良是百思不得其解恶。

    金龙的咆哮声、皮尸的嘶叫声,此起彼伏,双方都拼上了,陆良很快注意大,那原先威风凛凛的一条条金龙,气势明显变得缓和了起来,上的那种冲天的煞气逐渐消失,连光芒都暗淡了许多。

    “少爷,不好,九龙翻天印的威力就快要消散了。”杨忠倒吸了一口凉气。

    要是平时,即便是再厉害的怨念。在九龙翻天印之前也只有魂飞魄散的路可走,但是现在,那皮尸竟然能够硬撑着抵挡九龙翻天印,这也实在是太厉害了吧。

    “忠叔,我去帮一把!”陆良这个时候行囊里面已经基本上空空如也了,再也找不出什么厉害的法宝了。现在手里面唯一没有用上的,似乎只有一个了,那就是那九枚破军钱。

    虽然老太爷留下来的宝贝众多,可在这些宝贵之中,陆良最为看重的,也是他最舍不得的,就是那九枚破军钱了。

    倒不是说这九枚破军钱如何的价值连城,或者比起其他的法宝贵重,而是因为在陆良的心目中,这破军钱乃是一代代的杨氏传人传下来的,平里面用得最多,这破军钱已经远远超出了它实际上的功用,而变成了联系杨氏家族血脉的一根纽带了。

    破军钱在,杨氏的血脉就在,破军钱如果没有了,那杨氏家族也就少了一条贯穿始终的生命线了!

    可这些,陆良管不着了。他的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这皮尸干掉!

    在法宝几乎已经使用完了而皮尸仍然占据上风的况之下,陆良只有一个选择了。

    这个选择,就是爆钱!

    九枚破军钱,道门之中最高等级的圣物,现在,就要发挥它最大的威力了,虽然这威力之后它就将不复存在。

    捏着拿九枚破军钱,陆良心里面一阵酸楚,他很舍不得,但是没有办法!

    “老太爷也,先祖们,不要怪我呀!今我也是没有办法了,要怪,就怪这伍子胥吧!”看着那皮尸,陆良兀自念叨了一句。

    “人有生死。道有存灭,三元归一元,万法归宗!生死两茫茫,独存道法照亮浮屠黑暗!生死咒!”陆良一咬牙,念动咒语,原本飘落在地上的那些生死咒,竟然一张张地直立在了地上,如同一把把钢刀一样。

    周围安静极了,陆良仿佛一下子坠入了一个和周围截然不同的空间,他看见郑光那些人对他张大嘴喊着什么,但是他却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在他周围的空间里面,一片死寂,仿佛连时间都停止了。

    诺大的一个空间里,只有陆良和那皮尸对峙着。只有两个人。这是两个人的世界,你死我活的世界。

    那皮尸就在陆良跟前的十几步远的地方,他面对着陆良,几乎一动不动,但是那中死亡的气息压得陆良差点连气都喘不上来。

    “的,小爷生死咒、破军钱齐出,这样的话如果还对付不了你,那我就只能够死在你跟前了!”陆良已经觉得自己的体快要爆炸了,这种超额付出的行为,让他吃尽了苦头。

    “破军钱,祭!”在生死咒发挥作用的同时,陆良手里面的九枚破军钱已经呼啸而起,如同九个火把一样把皮尸围在中间,不管是在气势上还是在威力上,配合着生死咒,破军钱算是彻底突破了原有的状态。

    那皮尸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些东西,不是那么好惹的。

    “嘿嘿嘿嘿,想不到你竟然也有害怕的时候,也罢也罢!伍子胥,今我就让你找你的那个倒霉主子去。这里不是你的吴国了!这里是千年之后的人间!破!”

    陆良恢复着手中的鬼切,就件那些竖立在地上的符咒全都飞起,快速无比地贴在了皮尸的上,把皮尸糊得严严实实。

    “的,这一次怎么着也得你一次!”看着被符咒裹住的皮尸,陆良坏笑了起来。、

    #########################################################################################

    明去上海。(!)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