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5章 飞尸(求月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主墓室之中,面对这四面包围而来的湿尸群。众人都知道凶多吉少,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摧毁这尸塔,破了风水,虽然无法确定这样是否能够奏效,但是也只有这么一条途径了。

    而杨忠和陆良说的那句话,让众人都觉得陆良接下来要使用的,绝对是看家的本领了,所以一个个都十分的期待。

    可就在众人准备一睹陆良的英姿的时候,一阵笑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这笑声,让陆良等人一个个不由得全汗毛倒竖。

    实在是太熟悉了!

    “大哥,那妖孽怎么过来了!?”郑光拎着他的那口有些缺口的刀,哆嗦了起来。

    “我们能过来,人家自然就能过来。”陆良苦笑一声,转脸望向了那笑声传来的地方。

    主墓室里面空间极大,又因为灯光不太明亮,所以很多地方都有些模糊,不过众人还是能够看到在大远处的一个角落里面,竟然有一个小小的石

    那石仿佛是用玉质的东西制成,发出柔和的光芒,不太大。但是十分的工整。

    石的上方,乃是用木头搭建成一个样式空灵的建筑,那建筑檐角翘起,俨然宫的样子,但是却又十分的可小巧,让人叹为观止。

    而就在这石之上,在那亭子一样的建筑之下,竟然放置着一个黑漆漆的棺材。

    这样的一个地方,以来是有些隐蔽,二来陆良等人刚才忙着和湿尸们拼命,根本顾不得看这里,所以现在这才发现,不由得十分的奇怪。

    “少爷,这可有些不妙呀。”杨忠摇了摇头。

    “杨忠,如何不妙了?”袁方问道。

    “地宫乃是墓主人安寝的地方,一般说来,是根本不会许闲杂人等躺在这里的,就更不用说这里竟然多了这样的一句棺材了。这样的棺材,十有**是凶棺。”陆良替杨忠回答了。

    “大哥,管它是什么东西,一发灭了!”郑光可不管这些了。

    那笑声,就从那棺材里面传来,而且俨然就是当初众人在河道里面见到的那红衣尸婴发出的声音。

    “都注意了!”陆良招呼一声,众人背对背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圆圈,面对那湿尸群,严阵以待。

    咯吱!咯吱!

    随着那笑声。从棺材里面传来了一阵阵诡异的声音。

    那声音,仿佛是有人用指甲在扎挠那棺木一般,听起来异常毛骨悚然。

    吱吱吱……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棺材的棺材盖缓缓地被推了开来,沉重的摩擦声,在寂静之中有一种异常揪心的恐怖。

    然后,一只手,出现在了那棺材之上。

    那是一只苍白的,几乎如同枯骨一般的手。上面的皮几乎干枯,漆黑如墨,留着长长的指甲。

    那手,从大小上来判断,安全就是一个成年女人的手。

    “大哥,怎么是个女人?”郑光有些纳闷。

    “德公,当初这主墓室里面留有陪葬的女人吗?”陆良低声问王越道。

    作为这大墓的筑造者之一,王越对里面的景显然是熟知的。

    但是王越却露出了一副茫然的表

    “不可能!这大墓其实是一个添丁宝顶,不是埋死人的地方,这里面不会躺着先帝,连王公大臣们都不会有,应该说主墓室里面应该空空如也才是,当初我和那苗女设计的时候。这里面就没有任何陪葬的人,就更不要说竟然有这样的一个棺材了。这件事,恐怕有古怪!”王越看着那棺材,脸上的冷汗冒了出来。

    “德公,你的意思是,这玩意你也不知道有?”陆良指了指那棺材。

    “当然了!这坟墓封闭之前的两天,我还到里面检查了一番,为了不辜负圣恩,我每一个地方都查看过了,十分的仔细,根本就没有这个。只不过后来那苗女带人一帮人进了这里之后,我就不知道了,如此看来,这玩意应该和那苗女有关系才对!”王越言语之间十分的肯定。

    陆良见王越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也就不再去问了,提着手里面的鬼切,看着那棺材,随时准备出手,而边祭起的那那破军钱更是发出刺耳的响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那双手上面,那双漆黑枯骨一般的尸手之上。

    然后就看见棺材里面,缓缓坐起了一个人。不,是一个尸体!

    那尸体,穿一黑色的宽大衣服,俨然不是汉人的服饰,因为是背对着陆良等人坐着,所以根本就看不剑面部,从后面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妖孽!受死!”站在陆良旁边的马脸道人一看这景,大急了起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飞上前,从自己的包裹里面逃出来了一样东西,甩手掷向那尸体!

    噗!吱吱吱!

    就见那尸体从棺材里面迅疾飞起,将马脸道人掷出的那法器打落,那法器刺进那黑漆漆的棺材上面,棺材上面冒着白烟,吱吱地往外淌着血水,腥臭无比!

    而那尸体,竟然一飞冲天,落在了那亭子的檐角之上,如同一只黑色的大鸟。

    “飞尸!竟然是飞尸!”杨忠和马脸道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

    “大哥,飞尸是什么玩意?”袁方自然不明白。

    “大哥,难道是僵尸!”看着那站立在檐角之上的尸体,张灵猜测了起来。

    “是僵尸,也不是僵尸。”陆良脸色苍白,冷汗直冒。

    “僵尸可非为六等,以是白僵,尸体入养尸地之后,一个月后浑长出茸茸的白毛,这类僵尸行动迟缓,很容易对付,他极其怕阳关,怕火。怕水,怕鸡,怕狗,更怕人,二是黑僵,白僵如果饱食牛羊精血,数年后就脱去白毛,换上一几寸长的黑毛,此刻依然怕阳光怕烈火行动也很迟缓,但是不怕鸡狗,一般来说。黑僵见到人后也会回避,不敢直接和人厮打,往往在人睡梦中才吸食人血。第三种,乃是跳尸,黑僵吸食血几十年,黑毛脱去,行动开始以跳为主,脚步远而快,怕阳光,不怕人也不怕任何家畜。”

    陆良冷冷地讲述着僵尸,然后抹了一把冷汗:“第四种,就是飞尸,由跳尸纳幽月华而演变,飞石往往是百年以上甚至几百年的的僵尸,行动敏捷,跃屋上树,纵跳如飞,吸食魂魄而不留外伤。我们眼前看的这个,就是飞尸了!”

    “大哥,这才是四等,剩下的两等呢?”郑光问道。

    “第五种僵尸已经几乎魔了,名为魃,也叫旱魃,干魃,飞尸吸纳精魄数百年之后,相貌越发狰狞,可谓青面獠牙啖人罗刹,还能变幻形相貌迷惑众人,上能屠龙旱天下能引渡瘟神,旱天瘟疫由此而发。”

    “最后一种也是最可怕的僵尸,应该说它已不再是尸,而是魔王,拥有着与神叫阵的恐怖力量,数千年甚至万年的道行,相传华夏大地只出现过一个这样的魔王,千年前它被地藏王菩萨收服为坐骑,赐名为犼”

    陆良指了指那亭子上的尸体。道:“这玩意,飞屋上房,迅疾无比,肯定是个飞尸了!的,我老太爷留下的那书上说,一般跳尸都难得一见,飞尸就更难见了,想不到,竟然被我们见到了!”

    经陆良这么一说,众人都知道,面前的这玩意,绝对非周围这些湿尸所能比的了。

    泣泣泣泣泣!

    那飞尸在亭子之上,忽然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尖哭之声,十分的凄厉,周围的湿尸群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呼啦啦闪开了。

    “这妖孽要动手了!道友,助我一臂之力!”马脸道人看了一眼杨忠,从包裹里面掏出了一个黑色布囊,打开来,里面乃有两样东西。

    其一是一面古镜,那古精古朴无比,葡萄海兽,花纹缜密,上面更是镌刻着复杂的咒符,一看就知道是个法宝。

    这镜子的用处,陆良是知道的,《杨氏三元山水秘术》中就记载,镜子乃“金水之精,内明外暗,镇尸法宝也”。

    马脸道人的手中的这个镜子,绝对是一面不知道用了多少代的古镜,法力巨大,绝对不容小觑,看来,老道今天算是被到了墙脚,不仅爆了自己修炼一声的黄铜钱,现在不得不把自己的看家法宝拿出来了。

    除了镜子之外,那黑布包里面,还有一个精致的小瓷瓶,马脸道人从那瓷瓶当中到处了一撮东西,握在了手里面。

    那玩意,黑乎乎的,别人虽然不认识,但是陆良一眼就认出来了。

    “天枣核!”

    “想不到君则也认识此物。”

    马脸道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

    《杨氏三元山水秘术》中载:“枣核七枚,钉入尸脊背,尸遂解。天枣核最甚,至宝也。”

    对于一帮的僵尸来说,一般的枣核就可以了,而天枣核,则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这天枣核,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枣核,乃是来自于人体,乃是得道高人圆寂火化之后,枣核状的舍利晶体,故名天枣核,能够得到一枚就已经不容易了,集齐七枚,几乎是微乎其微的事,想不到,马脸道人这里竟然有这等宝物!

    “真人,今我也豁出去了,咱们拼了老命,也要爆了这妖孽!”杨忠大叫一声,也从包裹里面掏出了自己的家伙什。

    两个老家伙,看来要和那飞尸拼命了。

    #####################################################################################

    求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