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4章 破尸塔!(求月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主墓室甬道。火光冲天。甬道两旁两排长明灯全都被点起。照得大如同白昼一般。

    那长明灯,乃是几十口巨大的青花大缸,缸里面盛满了鱼油,先前因为墓室封闭氧气耗尽而熄灭了,现在也不知道是被谁又重新点起,灼灼照人。

    甬道里面,喊杀声四起,惨烈异常。

    唐伯虎衣衫褴褛,头上的那顶原本风异常的小帽也没有了,披头散发,脚上的鞋子也掉了一只,狼狈不堪,挥舞着手中的短剑,死命叫喊。

    典史袁善,上盔甲已经破烂耷拉,受伤不轻,边的十几个卫所的兵丁,更是伤痕累累,且战且退。

    队伍的最前头,是马脸张真人,老道满是血。道袍早不知道被扯到哪里去了,露出里面的一件白色的小袄,被血染得勉强能够看出底色来,手里面那把长剑,断了一半,依然挥舞厮杀,哪里是个道人,分明就是个罗刹。

    而在这帮人的对面,那景就更触目惊心了,一排排的湿尸蜂拥而来,那些湿尸,上都穿着黑色的衣服,俨然是壁画上画的那些修建蜈蚣山大墓的兵丁。这些湿尸,全满是湿漉漉的黏液,不怕剑戳刀砍,只知道向前,一个卫所兵丁或许因为力竭的原因落在后面,被一个湿尸抓住了脚腕,拖了过去,陆良眼睁睁看见那兵丁被拖入湿尸的队伍里面,成片的湿尸涌过来,硬生生将那兵丁撕成了碎片,血末飞扬。

    “我的妈呀!这还了得!”郑光吓得差点没摊在地上。

    虽然之前听石头他们介绍了况,但是亲眼看到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各位,今在此一战,且把命豁出去了,不是这些妖孽死就是我们亡!有生则死。无生则活!”陆良大叫一声,挥舞着鬼切冲了上去。

    “有生则死,无生则活!”

    “有生则死,无生则活!”

    ……

    众人都知道这一次是破釜沉舟了,进入对付不了这些湿尸,恐怕就要死在这大墓之中了,因此都横下心来,要决一死战。

    嗡嗡嗡!

    一阵争鸣声传来,甬道里面的气氛顿时一改,原本动的湿尸群突然安静了下来,仿佛是在寻找那声音的来源。

    “君则!君则!”正在血战的马脸道人转脸看见陆良,不由得高兴地叫了一声。

    至于典史袁善等人,一个个不由得泪流满面!

    甬道之中,陆良祭起了九枚破军钱!

    那九枚破军钱,依九宫八卦之形竖立在地面之上,放出嗡嗡的刺耳响声,如同巨龙长啸!

    “少爷,你看,那破军钱怎么赤红一片!”石头指着破军钱,大叫了起来。

    其实他不说陆良也看见了。

    那九枚破军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红彤彤得如同炽的炭火,震动鸣叫,气势惊人。

    “破军耀血!少爷,破军耀血呀!”杨忠神激动。

    “爹,什么叫破军耀血!?”石头问道。

    “这破军耀血,乃是破军钱威力最大之势,我跟着老太爷那么多年,也没有见过几次,想不到少爷竟然能够让这破军钱发挥如此大神威!老天有眼,保佑我杨家!”杨忠哈哈大笑。

    “真人,速速退下!”陆良提着鬼切,如同凶神恶煞一般拥在甬道之中,煞气人。

    马脸道人趁着湿尸群不敢向前的空挡,迅速带领袁善等人扯到了陆良的后。

    “爹,你受伤了!”袁方看见老爹伤得如此之重,怒发冲冠。

    其他的人,更是赶紧给这些人报抓疗伤。

    “少爷,你可要住呀!”石头握着刀,站在陆良的后,看着伫立在甬道之中的陆良,大叫不已,随时准备跟着陆良冲上去。

    “陆君则呀陆君则,今才知道,你是个男子汉!”赵灵握着金钱鞭,看着那个坚毅高大的影,心里面涌出了说不出来的复杂滋味。

    是敬佩,是恋,还是甜密忐忑?

    说不清了,只知道自己的一颗心儿都系在了那个浪上。

    你可要活下来!

    “尔等妖孽。祸害人间,今本少爷就让你们灰飞烟灭,起!”陆良怒喝一声,口中念起法诀,那九枚破军钱发出刺耳的嗡鸣之声,竟然从地上悬空飞起,围绕在陆良的边,如同九个炽火把一般!

    “少爷,祭!”杨忠在后面喊了一句!

    “太上老君在此,道法自然,万法归一,吹尽尘埃现白骨,风卷残云鬼魄去!祭!”陆良高声念着口诀,声如洪钟,那九枚破军钱竟然绕着陆良的体飞快地旋转起来,耀起红光,陆良周如同多了一个巨大的光焰之轮!

    那湿尸群似乎意识到了破军钱的厉害,动了起来,纷纷往后退步。

    “百转炼法,神元一体,破邪化煞,还我乾坤!破!”陆良手持鬼切,怒吼之下。冲入那湿尸群中。

    鬼切翻飞之下,一个个湿尸的头颅如同西瓜一般滚落在地,残肢乱飞,而那九枚旋转的破军钱所到之处,更是破煞无数,湿尸沾上哀号一声化为灰飞,陆良一人如同凿子一般杀入湿尸群中,如同开锅一般,大乱不已。

    “少爷,我来助你!”恶汉王开提着两把大锤完全拼命了,咬牙切齿。如同地狱里面跑出来的恶鬼,跟着陆良冲入阵中,双锤乱砸,砸得那湿尸血横流!

    “大哥,我等前来!”郑光、袁方、张灵等人,也齐声呐喊,兄弟几个向来都是齐心协力,断然没有相互抛弃的道理。

    其他的人,也都疯狂了,杨忠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把符咒,啪啪啪打飞了出去,落到了那湿尸的上,然后咬破舌头,以血祭符,大叫道:“老君在此,杨公招魂符!”

    就见那被贴上符咒的湿尸,突然转攻向了同伴,湿尸群中顿时人仰马翻。

    王越、阿胡子祝枝山、唐伯虎、赵灵以及那些兵丁们,一见况如此,一个个也都冲杀开去,甬道中的局势顿时为之一变!

    “杀得痛快!杀!”

    “一个!两个!我砍你的西瓜!”

    ……

    喊杀声中,那湿尸纷纷扑地,原本的煞气然无存。

    “少爷,好多呀!”石头跟在杨忠的后,一边砍杀着那些湿尸一边气喘吁吁。

    当年建造这坟墓,派了那么多卫所的兵丁前来,虽然只有一部分人被制成了湿尸,但是数量甚众,单凭陆良这些人,一时之间实在是难以消灭干净。

    “君则,即便是如此,恐怕还没有杀光这些湿尸,我们就已经累死了。”马脸道人亮色苍白。

    “真人,你说的我也知道,但是能杀一个杀一个吧,多少一个就赚一个!”郑光满脸是血,哇哇大叫。

    “大伙不要掉队。咱们一路杀向那尸塔,我估计这坟墓中的主棺就在那尸塔之下,毁了主棺,除掉尸虺,这些湿尸也就灰飞烟灭了!”关键时刻,杨忠喊了一嗓子,让陆良深以为是。

    “擒贼先擒王,忠叔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各位,跟着我杀过去!”陆良一马当先,手中鬼切嗡嗡作响,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

    湿尸虽然很多,但是哪里抵挡得了陆良的神器,一条血路杀出,直通向尸塔!

    的,只要杀到尸塔跟前,毁了那主棺,就等于破了这大墓的风水,再想办法斩了尸虺,那这些湿尸就灰灰了!

    这是目前众人能够活命的唯一办法!

    不论如何,都要完成!

    陆良已经杀得疯狂了,根本就想不到其他的事,一心向那尸塔冲去!

    就这样,一帮人摆成了一字长蛇阵,杀向主墓室的后,甬道之上,战况惨烈。

    也不知道砍掉了多少湿尸的脑袋,陆良第一个来到了那尸塔的跟前,后面的人陆续跟近,众人靠成一团,围成了一个圆,而在他们周围,湿尸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得水泄不通。

    至于杀进来的入口,那甬道之上,早已经被湿尸占领,再想冲出去,恐怕比登天还难。

    “大哥,我怎么觉得这些湿尸好像是有意放我们进来然后围而歼之!”张灵最细心,担忧得说道。

    “不管了!不管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可以选择的余地了,各位,毁了这尸塔,破了风水,我们才能够有活命的机会!”陆良指着那个巨大的尸塔,叫了起来。

    那尸塔,如同金字塔一般,全部由尸体积累而成,地面是一个方台,往上不断收缩,一个个尸体磊在一起,加上那惨死的面相,看得众人触目惊心。

    “大哥,这么大的一个尸塔,如何破了?难道要挖开不成!?”郑光昂着脑袋看着那尸塔,苦笑连连。

    “忠叔,这尸塔能用那一招来破吗?”陆良沉声说道。

    “少爷,也只能一试了!”杨忠点了点头。

    “也罢!今本少爷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烈火吟!”陆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yin笑。

    而就在这时候,后里面突然安静了下来,刚刚还动的湿尸裙齐齐地转脸望向了一个方向。

    嘻嘻嘻嘻嘻。一阵笑声传来。

    这笑声,让陆良的头发一下子竖了起来!

    ########################################################################

    求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