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9章 “水草”和鬼针蛾(求月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众人抬眼望去,就见那岩壁之上。凿刻着一个个的洞,那洞并不是很大,面积三分之一个平方就差不多了,一排排地分部在岩壁上,很是整齐,而让众人目瞪口呆的,却不是这些洞,而是洞里面的东西。

    每一个洞里面,都放着一颗人头!

    那人头经过了岁月的推移,已经干瘪枯萎,皮紧紧贴在脸上,枯黄的头发撕扯下来,露出黑洞洞的眼睛和张开的大嘴。

    这些人头,全都是定在一根大铁钉上,刺破天灵盖,尤其是那一个个张开的大嘴,昭示着死者临死之前的万分痛苦状,在黑暗的灯光中,看得众人一个个浑颤抖。

    的,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头。

    “大哥,这人头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到底是何人,干出如此残忍的事来!”郑光看着那些人头,咂了咂舌头。

    “少爷,这些人头,都是妇人,我看有可能和当初我们看到的那些壁画有关联。”杨忠插嘴道。

    “忠叔,你的意思是说,这些女人都是壁画上那些被抓的妇人?”陆良心中十分的不忍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不仅仅这些妇人死了,连他们肚子里面的婴孩都要命丧黄泉,这也太残忍了吧!

    “是了。少爷,你看这些人头,这么多的女人,如果不是那些妇人,又会是谁呢?那壁画之上,画的就是捉押孕妇的景,这蜈蚣山中的墓乃是人工筑成,这些妇人自然也就被带到这里,作了人殉了。”杨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是分外的难过。

    人殉,对于大明朝来说实在是不陌生,从朱元璋开始,这玩意几乎就没有断过,每个皇帝死,也都是赐死一大批人,上行下效。人殉之风在明朝很有市场。

    但是如果是人殉,如此规模的,恐怕也只有王侯皇帝能够有这么大的排场了!

    众人在木排上,看着两边岩壁上的那一排排人头,心沉重,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双目圆睁,内心愤怒。

    木排又向前划了一段,就见两边开始出现了钟石,奇形怪状,十分的美丽。

    “大哥,你看看,这水中好像有很多的水草里。”郑光站在边,指着水里面叫了起来。

    “水草?这个地方不见天的,哪里来的水草!?”陆良一听到这话,就立刻笑了起来。

    水草想生存,必须进行光合作用,这洞之中,暗无天的,根本见不到阳光,水草根本不可能生存下来。

    “大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真的是水草,你不信过来看看!”郑光指着水面,声音激动,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陆良走过去,仔细看了一下水面,果然发现水下有一团团的水草一样的东西随着水平在轻柔地拂动。因为光线暗端,所以并不是很清楚。

    “这边也有呢。而且很多。”在另外一侧,赵灵也指着水面叫了起来。

    木排之上,大家都兴奋了起来,纷纷观看,果然发现木排周围,水下到处都是一团团的水草,很是壮观。

    “不对呀,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有水草呢?”陆良摇了摇头,无论如何也不认为那些东西就是水草。

    “忠叔,你见过这些东西吗?”陆良指着那些水草道。

    杨忠呵呵大笑,道:“少爷,你要想弄明白,捞上来一些不就行了?”

    “这个主意好。”旁边的郑光早就想这么干了,听杨忠这么一说,撅着股探着子就去捞那些水草。

    “二哥,不好!”站在旁边的袁方大叫一声,话音未落,就看见木排最边上的一根柱子脱落了下去,探出半个子的郑光一头栽进了水里。

    “二哥落水了!”袁方大叫,却被张灵叫住了。

    “三哥,你也真是,二哥水是我们几个人中最好的。这河道根本不会有事。等着吧。”张灵这么一说,袁方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就见郑光一个猛子扎了下去,鱼一边地游向那些水草,水面被他这么一搅合,立刻浑浊了起来。

    大家在木排上等了一回,却不见郑光上来,陆良就有些担心了起来。

    “二弟下去这么长时间怎么还不上来,不会有事吧?”陆良问道。

    “大哥,应该没事,你看看,那不是冒泡泡了嘛,上来了。”袁方指了指水面。

    果然见水面上露出了一团团的泡泡,然后郑光湿漉漉的脑袋露了出来。

    “二弟,怎么样,是水草吗?”陆良笑道。

    可他笑着笑着,脸上的表就僵硬了!

    郑光露出水面的脸,几乎是五官扭曲,那表,只有是极端恐怖之下才会有的。郑光盯着木排上的大家,嘴唇哆嗦,一个劲地挣扎拍水。

    “二弟!怎么回事!?”陆良心里一惊!

    “大哥!大哥!大哥!这水里面,这水面,全都是死人!死人!”郑光好不容易才吼了一嗓子。这一嗓子吼出之后,这个平里面天不怕地不怕的混混,几乎要瘫倒在水里面。

    看到这架势,袁方和张灵两个人跳进水里面,一边一个,把郑光给拖到了木排上。

    “二弟,到底怎么回事?”陆良问道。

    “大哥,全是死人!全是死人!那哪里是什么水草!?你看看!你看看是什么!”郑光把手举了起来,在火光之下,大家才算是看清楚了,那分明是一大把头发呀!

    常常的头发。因为在水里面浸泡,虽然颜色没有怎么改变,但是一惊完全失去了光泽。很多年前,那一定是长在妙龄女子的头上,应该很动人,可现在,却是那么的恐怖!

    “我就说,这地方不可能有水草!”陆良叫了一声,道:“二弟,快把水底下的况给我们说说。”

    郑光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快要被吓傻了,完全是机械地在诉说:“我一猛子扎下去,游向那些水草,快到跟前的时候,发现那些水草好像是长在什么东西上面。那些东西,惨白惨白的,密密麻麻累积在一起,那些水草就生在其中。”

    “游到了跟前,我抓住一把,使劲一提,然后一张惨白的死人脸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大哥,好吓人呀!好吓人呀!女人的脸,眼珠子被挖出来了,肚子也被剖开了!水底下,密密麻麻都是!有肚子被剖开的,还有脑袋被砍下来的!这水下,密密麻麻全都是!全都是!大哥呀!我们怎么办,怎么办!?”郑光吓得快要抓狂了。

    一听这话,木排上的人可就要疯了。原本还觉得异常安静的河道,现在看起来是如此的凶险,简直如同地狱一般!

    “少爷,如此看来,水底下的这些尸体以及岩壁上的那些人头,一定是壁画上抓来得那些孕妇了。郑公子不是说了嘛,其中的很多尸体肚子都被剖开了,看样子一定是遭到了毒手!而那些人之所以抓她们,也肯定是为了她们肚子里面的婴孩!这手段,实在是太歹毒了!”杨忠虽然见多识广。但是眼前的这景,也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木排顺着水流往前走,越往前走,水草就越多,河道也就变得拥挤了起来。众人也就逐渐看清楚了,那河水之下,一句句的尸体,赤**如同麻袋一般累积在一起,尸体压着尸体,残肢断臂,剖开的肚子,失落的脑袋,在河水里面慢慢漾,看得众人目眦尽裂。

    嗷!嗷!一阵阵的呕吐声传过来,木排上的一帮人,简直觉得自己正在做这一个史无前列的噩梦!

    等到了一个拐弯处,木排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听下来了?”王越低声道。

    “德公,前面的尸体太多了,完全堵住了!”一个卫所兵丁探头观察了一下。

    陆良转脸看去,果然见前面的拐角处,尸体堆积在一起,完全堵住了河道,形成了一道人墙。

    那人墙,高处水面一米有余,水下的尸体因为水浸泡的原因,全都涨大,而水上的尸体,却已经腐烂干枯,一眼望过去,让人不寒而栗。

    “把这些尸体处理掉,尽快过去!”王越的脸色很是紧张,甚至有些恐惧,对于这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来说,实在是有些反常了。

    “是!”前面的两个卫所兵丁硬着胆子从木排跳到了那人墙之上,用手里面的长枪开始挑开那些干枯的尸体,哪知道那么一挑,就听见嗡的一声响,从那些尸体里面,爬出了无数的巴掌大的黑色飞蛾,呼啦啦地到处乱飞,周围顿时一片混乱,飞蛾到处乱撞,夹带着死人的臭气,让人窒息!

    “这是鬼针蛾!大家不要打他们,不要打!”杨忠顿时大喊了起来。

    他那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人墙上面传来了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杨忠说晚了!那两个卫所兵丁,距离飞蛾最近,飞蛾一飞起,他们就下意识地拍打了起来,这么一拍打,可就坏事了!

    那些飞蛾全都涌向了那两个人,两个人瞬间体就被蛾子覆盖,变成了虫人!

    而那些飞蛾,长着针头一样的嘴,插进两人的体里面,不少飞蛾更是从两人的鼻子、耳朵、嘴巴里面拼命地往里面钻,那两个兵丁,挣扎着,惨叫着,最后缓缓倒了下去!

    那景,让陆良等人几乎瘫倒在地!(!)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