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8章 河道暗流 (求月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根据杨忠的经验。面前的这条水道的后面,就应该是主墓室了,对于这种说法,陆良本人也是十分信服的。而如果要进入主墓室,这条水道自然也就成为障碍了。

    王开那么一折腾,大家基本上都知道跳下去游那是不可能的,水又深又冷,最重要的是谁都不知道这水里面有没有什么古怪,跳下去,无疑就等于自杀。

    而一阵嘻嘻的笑声,更是让大家原本一片冰冷的心雪上加霜。

    那笑声,陆良很有印象,前面就听过几次,现在听起来,全都冒寒气。

    “大哥,有人!”郑光当即就亮起了手里面的武器,却被陆良拦了下来。

    “郑公子,不必惊慌,这坟冢之中怎么可能会有人呢。”杨忠倒是呵呵大笑,根本没有任何慌张的成分。

    “杨忠,刚才那笑声。不是人还能是什么?”袁方低声问道。

    杨忠捋着呼吸,道:“各位公子,坟冢之中,稀奇古怪的事太多了,光凭笑声就判断是人,实在是轻率了些。当年我倒是见识了很多这样的事,有恶鬼,有僵尸,有大蛇,有怪鸟,甚至有巨大的蟾蜍,都能发出笑声来,而这些东西,无一不是索要人命的毒物。墓冢之中,千万要留神,这笑声婉转有风韵,我看非同一般。大家还是小心的好。少爷,这水道,我看也是十分的怪异,说不定其中有着我们根本想不到的东西,我看,大家不能游过去,要想想办法才是。”

    老杨忠的话,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

    不游过去,那自然就要乘坐船一样的东西,可这墓冢之中,哪来的船舶?

    陆良带着郑光等人从里面出来。来到外面,看能不能寻找一些可以渡河的东西。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这么一找,还真的找到了一些东西来。

    外面的宽阔石室中,有几排雕刻着种种花纹图案的柱子,一看就知道是为了风水布局而立的,这些柱子,雕工精美,上面都是一些卦象和人物风的东西,看到这些,陆良就欢喜了起来,当即就叫王开等人把这些风水柱跟放倒,然后一帮人七手八脚抬到了里面,并排放置在了一起。

    “少爷,你不会想把这些柱子捆在一起弄成一个木排吧?”杨忠一下子就猜出了陆良的想法。

    陆良呵呵一笑,指了指水道:“没有船,那就只能自己造了。这些风水柱,华而不实,不过木头倒是很好的,捆在一起制成木排,我们这帮人上去。应该能够经得起。”

    “大哥,这个主意好。”郑光一边笑,一边把自己的腰带接下来。

    “你要干嘛!?”站在旁边的赵灵一看郑光这架势,脸都红了,还以为郑光要耍流氓呢。

    “干嘛,自然是捆这些柱子了。这里没有什么绳索,只能用腰带了!”郑光解下腰带,脱下了外面的短衫,只剩下里面的短褂,露出解释的胳膊。

    他这么一闹腾,其他的一帮人也都纷纷效仿,把自己的腰带都给解了下来。

    一般来说,腰带都要裹上那么几圈,都很长,一帮人的腰带聚到一起,倒很是壮观。

    加上杨忠又把包裹里面带来的一大捆专门用来盗墓的绞丝绳贡献出来,十几根大柱子很快就被大家捆得结结实实。

    “这个还不太坚固,最好能够找些铁钉过来。”杨忠摇了摇头。这墓之中,哪来的铁钉。

    “这个交给我了!”王开憨笑了一阵,走到外面的石门跟前,硬生生把石门缝隙里面镶嵌进去的铁条跟拽了出来。这些铁条,原先是用来加固石门的,有手指粗细,十分坚固。

    “少爷,这么一截,可就有很多的铁钉了。”王开这么一比划,陆良就明白了。

    “你小子原来不笨嘛。”陆良挥舞着鬼切,轻松地把那些铁条截成很多段,然后王开拎着他的那个大锤。将铁条定在相邻的两个柱子上,再加上腰带,那木排就很坚固了。

    一帮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那木排放下水,陆续跳上去,那木排果然坚固得很,不仅能够承受的了这么多人,而且一点都不逊色于船舶。

    “少爷,你们站稳了。”王开站在船后,带着那几个卫所的兵丁用大木板划船,那木排就晃晃悠悠地往前驶去。

    水道很开阔,周围很是安静。静水流深,幽幽的水面在黯淡的火光之下,越发显得诡异了起来。周围的岩壁之上,都画着色彩浓烟的壁画,这些壁画,实质的内容倒是没有多少,更多的是很多的根本就不知道是何物的怪兽。这些怪兽,相貌丑陋,凶煞无比,看得让人很是心慌。

    陆良站在木排上头,手里面握着鬼切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之前在河里面就吃足了苦头甚至差点丟了命。这一次自然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木排就那么幽幽地向前滑,激起水花,一道道的涟漪漾开去,倒是没有任何的事发生。这反而让陆良觉得事有些不正常了起来。

    而杨忠,也有同样的感觉。

    “少爷,不对劲呀,怎么这么平静呀。”杨忠紧张了起来。

    “杨忠,看你这话说的。平静不好嘛,难倒你想让这水里面在窜出来怪物!?”郑光一想到之前在河里面发生的事,就腿肚子抽筋。

    “郑公子,我倒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觉得这么平静,反而不是什么好事。”杨忠站在船头,死死地盯着水面,手里抱着他带来的那个布包,一幅准备随时出手的样子,十分的紧张。

    郑光等人倒是有些不以为然,这样平静的水面,能有什么?

    木排就那么晃晃悠悠地往前划,中间拐了几个弯,然后况就变得不一样了。

    原本平静的水流,逐渐变得有些涌动了起来,虽然不是湍急,但是也有些速度,而且水色很清澈,凉气四溢。

    “少爷,这里肯定进入了暗流。”杨忠警惕地看着水面,低声对陆良说道。

    “我想也是,刚才那段水道死水一片,现在却涌动了起来。忠叔,有暗流难倒有什么问题吗?”陆良低声道。

    杨忠的脸色现在十分的不好,比起刚才来简直是云密布。

    “少爷,行里有句话,墓有暗流,仙人也发愁。出现暗流,可不是什么好事。”杨忠咽了一口唾沫,眉头紧锁。

    “杨忠,你就会吓唬人,我看有暗流好的呀,刚才那一段水道,死气沉沉的,十分的憋闷,连呼吸都不舒服,这一段就不一样了,水这么一流,呼吸都畅快了不少。”赵灵在旁边,可不管杨忠那一

    赵灵这句话,让老杨忠苦笑连连。

    “赵姑娘。你这话说得实在是太对了,我正想说呢。”杨忠沉声道:“这墓道里面,因为是密封,经年累积下来的墓气,又不通风,自然也就让人呼吸憋闷,有些墓,人根本就不能下去,下去的话,常常会窒息而死。”

    “刚才的那段水道,乃是死水,自然憋闷,现在这段,有了暗流,那暗流乃是活水,中间夹杂着生气,自然我们就觉得呼吸创快了。”杨忠这么一解释,郑光等人倒是听懂了。

    “可是杨忠,有一点我就不明白了。”张灵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从杨忠的话里面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张公子请说。”杨忠似乎料到了会有人出来挑刺。

    “葬者,藏也,墓就是聚拢真气,散之乃是大忌。这暗流这么一涌进来,自然就冲破了聚气,乃是大忌呀!这墓主看起来地位显赫,布置墓的人也一定是风水高手,为何连这么简单的事都不知道?”

    “哈哈哈哈!张公子果然厉害!这个也看得出来了。”杨忠很是开心,点头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了,没错,墓要的就是能够藏气,而暗流一旦拥入,势必就破了藏气的意图,这样的况,一般有两种,一种就是当初布置墓的时候没有暗流,随着时间的推移,地形变动出现暗流,这样的况一般很多。”

    “第二种,就是布置墓的人故意引来暗流的了。”

    “忠叔,这样做对墓没有什么好处呀。”陆良自然知道这其中的说法。

    “所以呀,这里面往往包含着一些不简单的事。”杨忠叹了一口气道:“墓是死者安息的地方,生气进入,会惊扰亡灵,自然不好。”

    “那还为什么引入暗流?”赵灵问道。

    杨忠微微一笑:“赵姑娘,你刚才不是说了嘛,原先那段死水,让人十分憋闷,而这里却呼吸畅快,引入暗流自然就是这个目的了。”

    “杨忠,你就会逗人家,墓主怎么可能引入暗流让后来盗墓的人呼吸畅快?”赵灵笑了起来。

    “不是为盗墓的呼吸畅快,那一定是为了这河里什么东西呼吸畅快的了。”杨忠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笑容,恰恰相反,变得越发严峻起来。

    “快看!岩壁上!”就在这个时候,边传来了李全的声音,那声音里面,带着无限的惊慌。

    一帮人一抬头,眼前的景象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

    天了,的,还是这么冷。(!)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