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章 巧计破谜(求月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门外来人月已斜。七个字,一句很有意蕴的诗,但是这个时候,却成为了陆良的噩梦。

    一句诗,打一个字,是在是有些难了。

    “的,我认输了,这个难猜的。”郑光摇了摇头。

    “大哥,我倒是猜出了一个字,就是不知道对不对。”张灵咬了咬嘴唇,笑了起来。

    “说。”陆良道。

    “大哥,你看是不是个‘闲’字?”张灵低声道。

    “‘闲’?如何解释?”陆良转脸看着张灵,目光里面满是期待之色。

    “大哥,你看啊,门外来人月已邪,门外来人,月中有桂,桂乃木,自然就是个闲字了,而且这句诗,说得也是闲趣呀。”张灵这么一解释。大家都觉得是这么回事,陆良也觉得这个闲字的确很好。

    “继续。第三句。”一脸破了两个谜语,众人信心大增,纷纷看向了那第三局。

    轻舟逐浪送离愁。

    又是一句诗,和刚才的那句诗显然由这天壤之别。

    “大哥,我觉得这一句诗和上一句诗的解法应该差不多,必须按照意思来推理才是。”张灵道。

    “我倒是猜出来了!”就在其他人冥思苦想的时候,赵灵莞尔一笑。

    “赵姑娘大才呀,来来来,说出来听听。”王越一直对赵灵都很有好感,看着赵灵,脸上堆满了笑容。

    “各位,我也是瞎猜,不知道对不对。你们看,轻舟逐浪送离愁,整句诗的意思,都落在了一个愁字上面,送离愁,愁由心声,去了‘心’,自然也就送了离愁,愁字去了心,乃是一个秋字。”

    “好!好!赵姑娘果然厉害!”王越连连点头。

    显然,赵灵的这个说法,赢得了所有人的认同,连陆良也不由得对这个平里面拿着金钱鞭大大咧咧的女子刮目相看来。

    “愁,秋。贴切,贴切。”张灵品味了一下,击掌而叹。

    的,都是人才呀,这样以来,也就省得我自己费脑子了。陆良心轻松,指了指第四句。

    四山纵横,两稠缪。

    都了这第四句,完全就改变了风格。前面的两句诗,让人很是惬意,但是这八个字,却怎么看怎么有些峥嵘。

    “四山纵横,两稠缪。这个好像是个象形的猜法嘛。”陆良蹲在地上,写下了四个山字和两个子字。

    的,这帮家伙平里面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没想到肚子里面还是有些货的,老子再不猜出来几个,估计以后镇不住他们了。

    陆良蹲在地上,看了看,又拼了拼,一拍脑袋哈哈大笑:“得了,得了!我知道了!”

    “大哥,是个什么字?”郑光问道。

    “乃是个‘田’字。你们看。这田字上下左右,乃是四个山字积累而成,左右看,有是两个字肩并肩岂不是个田字嘛。”陆良哈哈大笑。

    众人纷纷点头。

    “大哥,还有最后一句,解完了这个我们可就大功告成了。”袁方站在后头,指了指第五句。

    你一半,我一半。

    奇奇怪怪的一句话。

    “大哥,这个我猜出来了!”袁方第一个举手,得意洋洋。

    “噢,想不到三弟竟然也如此有文才,说说。”陆良看着袁方那个样子,笑得差点岔气。

    “大哥,这分明就时候个钱字嘛。”袁方笑道。

    “怎么解释?”陆良实在看不出来这六个字的谜底怎么会是个钱字。

    “大哥,你想一想呀,这六个字,分明是在说兄弟义气,做兄弟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一半我一半,不就是个钱字嘛,平里面,我们用钱都是这样的,有钱大家花。”袁方信心满满。

    “大哥,三弟此话虽然有些道理,但是显然和这六个字不符合。”张灵不同意袁方的观点。

    “这个字,我想我应该猜出来了。”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王越笑了起来。

    “愿听德公高见。”陆良眯起了眼睛。

    “某读书不多,但是这六个字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字。”王越抽出佩剑,用剑尖在地下的石板上划出了一个字:伐。

    “伐!?”大家都睁大了眼睛。

    “不错。你一半。我一半。分明就是把你字和我字两个字拆开,然后重新组合,这样以来,不就是个伐字了嘛。这是个拆字迷。”王越对待猜谜还是很有一的。

    “好了!好了!五个字都猜出来了!”周围几个人欢呼了起来。

    五个字,现在一字并肩地被写在了地上:泪、闲、秋、田、伐。

    看着这五个字,又看了看旁边的那五颜六色的铜栓,路来那个的心里面不但没有任何的高兴,反而是郁闷得一塌糊涂。

    的,好不容易猜出来了这五个字,原本以为五个字肯定能够组成一句话,然后就能够知道如何运用那些铜栓了,想不到这五个字却没有任何的联系,读起来也不能成为一句话,是在是可恶!

    的,难倒老子真的要葬于此!?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王八瞪绿豆,完全不知道这五个字到底和颜色有什么关系。

    窄小的墓道空间里面一片死寂,众人的心也低落到了极点。

    “把字谜猜出来了有什么用?!还是解不开!”郑光气得一股坐在地上,破口大骂起来。

    其他的一帮人,也有灰心丧气的,也有蹲在地上试图从那五个字当中看出来点门道的。

    陆良看了半天,丝毫没有看出来有任何的联系,想放弃。又觉得自己仿佛是抓到了点什么,如同一层窗户纸一般,就差最后的那一指头捅破就行了。

    “泪、闲、秋、田、伐,这五个字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联系吗!”陆良想了半天,实在是想不清楚,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长叹。

    “君则,这字谜乃是出自墓之中,会不会是和风水有关呀?”王越站在旁边,淡淡地说道。

    “风水?!”陆良突然有些醍醐灌顶。

    是呀!一看就知道,设计这个机关的人肯定是这墓的营造者,这些东西。也肯定夹杂着风水中的要素,自己如果不从这个角度来考虑,那自然是找不到任何的头绪了。

    “忠叔,咱们风水中有什么对应这些颜色吗?”陆良指了指那堆五颜六色的铜栓。

    提起猜字谜,杨忠是不懂的,但是如果说风水,那他可就太熟悉了。

    陆良这么一指,杨忠笑道:“少爷,这还用我说嘛,这白、黑、黄、赤、青,不就是五行之色吗?”

    “五行之色!?”陆良的脑袋轰隆的就响了一下!

    五行之色,乃是金木水火土五行所对应的颜色,分别是水——黑,火——赤,木——青,金——白,土——黄,五行之色,乃是风水中的极为重要的因素,自己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实在是欠打。

    陆良看了看那五种颜色的铜栓,然后又看了看地上的五个字,哈哈大笑。

    “的,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陆良一阵大笑,极为开心!

    “大哥,怎么样!?说说!”

    “是呀,大哥,说一说!”其他一帮人闻之大喜,纷纷涌到了陆良的边。

    “你们看,这白、黑、黄、赤、青五色,对应的乃是五行的金、水、土、火、木五行,而这五个字,分明就是代表五行的五个字嘛!”陆良指了指那五个字,哈哈大笑。

    “泪字,旁边有个水形,自然从水,闲字。内有一木,自然从木,秋字,右侧有火,从火,田字,乃土意,从水,至于这个伐字,杀战谓之伐,金戈之一,从金,如此看来,自然代表了五行了,而那五色铜栓,自然就是五行之色了!只需对应插下去,那就对了!”

    陆良这么一分析,众人其实称赞,欢呼雷动。

    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总算是解开了谜底!

    “大哥,我来!”郑光拿起一个黑色铜栓就来到了第一个字谜的下面。

    “二弟,且慢!”陆良一把拦住了郑光。

    “大哥,你这是为何?”郑光道。

    “二弟,我虽然这么猜了,但是可不一定正确,如果出现一丝差错,你有个好歹,我如何向郑叔交代!?”陆良虽然说得头头是道,但是却没有百分的把握认定这字谜就是如此。

    “大哥,这里面就你最聪明,我只相信你!再说了,现在出了这个办法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不试一试,我们也迟早会困死在这里。大哥,你且让开,我来一试!”郑光语气坚决,把陆良推到了安全范围里面。

    郑光站在大门跟前,手里举着那个黑色的铜栓,大手微微有些颤抖。

    在这个生死一瞬间的关头,谁都不可能淡然处之。

    “的,老子不管了!拼了!就是它!”郑光大喊一声,拿着那铜栓,用力地将其插入其中。

    咚,咚咚。铁门里面传来了几声闷响,郑光闭上眼睛,额头上全都是汗水,做好了被长刀刺穿的准备。

    但是,那铁门却没有任何的反应,长刀也没有刺出来。

    “大哥,这第一个,成功了!”旁边的张灵,大笑了起来。

    #########################################################################

    周末能睡个饱觉,真好。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