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8章 鸣粉和尸珠(求月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瘪三陆良倒是听说过。僵尸倒是也听说过,但是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什么尸瘪。这词语一听就让人觉得有些恶心。

    转脸看了看河滩之上那个丧了命的怪物,看着那玩意在地上瘪成一团的样子,陆良倒是觉得取这么个名字是在是很贴切。

    “我不管这玩意叫什么,实在是厉害。”刚刚死里逃生的陆良长出了一口气,躺在石头上,全瘫软。的,差一点就死在了这个鬼地方,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可实在是太窝囊了。

    “杨忠,这尸瘪到底是什么玩意,竟然如此厉害?”见识到了尸瘪的威力,郑光等人也是极为好奇。

    杨忠利索地给陆良包扎好了伤口,确定陆良没有任何的事之后,这才坐在石头上一边喘息一边说道:“这尸瘪,乃是墓中极为少见的东西。这种东西,凶恶,只生活在水里面,一般说来,一些大的墓或者是一些深水河滩之中,会成群生活。尸瘪只吃腐。吃尸体,你们也看到了,这玩意就如同个口袋一样,大嘴一张,能够将整个人吞下,而且触角上面,更是长有骨刺,进攻能力很强。但是这些尸瘪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你们也看到了,他们是主动攻击我们的。这样的况,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

    “忠叔,尸瘪会不会是黑苗蛊派的害人家伙呀?”陆良问道。

    “少爷,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照理说,尸瘪这东西还是很分散的,不像蛊,只是分步在苗区。即便是中原,很多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中,都能看到尸瘪,但是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个,不仅进攻能力极强,而且个头也大,我这么多年来,碰到过尸瘪几次,但是那些最大也就只有铜盆那么大,而且见到人往往都躲着走,根本就不会如同今天这些凶残。我们这行里的人。一般说来都还是喜欢尸瘪的。”

    “什么?!你们还喜欢这东西?”旁边的赵灵睁大了眼睛如同看待怪物一样看着杨忠。

    “是的。我们这行,你们也知道,干得都是风餐露宿掉脑袋的话,要想寻找一处好的墓,往往要吃很多苦头才能够找到。我们在外面找的时候,只要是看到哪里有尸瘪,就知道那附近肯定有大的墓了。自然喜欢这种东西了。”

    “尸瘪这玩意,其实不光光可以帮组我们寻找墓,它长长会被我们制成一种独特的**。”杨忠说到这里,匝吧了一下嘴,吊足了众人的胃口。

    “忠叔,看你说得如此神秘,难道是*药?”郑光的一句话,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杨忠也笑,但是马上脸上的表就神秘兮兮的了:“告诉你们,这尸瘪上有一处东西割下来,磨成粉末,晒干,真的还是少有的壮阳之物呢,极为有效。不过最珍贵的,还不是这东西。”

    杨忠一边说一边站起来走向那尸瘪的尸体。走到跟前,摸出刀,在那尸瘪大口下放约莫一个手掌的距离,割了下去。

    尸瘪那玩意,本来就没有多少骨头,杨忠这一刀下去,汁水四冒,腥臭无比,看得众人直皱眉头,赵灵差点没吐出来。

    杨忠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割出了个口子之后,竟然大手伸进了那尸瘪颤抖抖的体之中,似乎是在掏什么东西。

    “这个杨忠,实在是……”旁边的王越捂着鼻子,直摇头。尸瘪那玩意,看上一眼就已经够让人恶心的了,竟然还能把手伸进去掏来掏去的,实在非是一般人所为。

    但是这帮人似乎都忘记了,杨忠老本行就是个盗墓的,这一行,整天都是进出墓倒腾尸体,比这恶心的事杨忠见得多了。

    杨忠在那尸瘪的体里面掏了一阵,然后脸色一喜,掏出了个东西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黑乎乎的,一阵腥臭。

    杨忠拿着那东西,放在水里冲洗了一下,然后走到陆良跟前放在了石头之上。

    陆良很是好奇,伸头看过去,发现应该是尸瘪体上的一个特殊的组织。一个白色的囊,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东西。

    “少爷,这是尸瘪的体里面的珠囊。”杨忠用刀子小心翼翼地隔开了一个小口,就见从里面流出了一种黑色的液体。这种液体,如同油脂一样,奇黑无比,泛着光泽。

    “少爷,你刚才被那尸瘪用骨刺刺中了,那骨刺是空心的,中间有根细细的管道,通常尸瘪进食之前,就会将骨刺刺入食物的体内,然后通过骨刺中的空洞将珠囊里面的珠液注入食物体内。”

    “这玩意,对腐烂的尸体极为有效,半个时辰就能够将尸体化为汁水,这对于尸瘪来说,绝对是生活必须,尸瘪的消化系统很不好,必须借助这东西才能够生活。而干我们这行的人,面对最多的就是尸体了,所以我们常常会收集一些珠液,然后在干活的时候化尸,免得出现一些状况。”

    “不会吧!找你这么说。我大哥岂不是等会就要化成一摊汁水了!?”袁方一听就跳了起来,看着陆良,惊慌失措。

    杨忠摆了摆手:“这珠液对待尸体奇效无比,但是如果遇到活人那就不能化尸了。”

    “吓死我了。”陆良长出一口气。

    的,我还以为自己等一会就成为一团液体了呢。

    “不过珠液虽然不能够融化活人,但是却也是可以毙命的。”陆良好不容易才庆幸了一下,杨忠下面的一句话就让陆良马上要骂娘了。

    “少爷,这珠液如同进入了活人的体内,马上就会让人很快变得麻木起来,手脚不能动弹,体的器官也逐渐麻木。”

    “麻木而已。又不是毒药。”郑光倒是很不感冒。

    “手脚麻木倒是无碍,我问你,如果你呼吸不了,怎么办?”杨忠嘿嘿一笑,郑光就老实了。

    是呀,手脚麻木了,过段时间就会好了。但是如果像肺这样的呼吸器官停止了工作,心脏停止了跳动,你还不吹灯拔蜡!?

    “那我大哥怎么办?”郑光问道。

    “少爷没事,我刚才已经用了药了。”杨忠嘿嘿笑了笑。

    “是不是刚才的那种红色的粉末?”陆良对杨忠手里面的那种红色的粉末倒是印象深刻。看来尸瘪十分害怕那玩意,杨忠把那些红色粉末撒在河水里面,凡是红色粉末到的地方,尸瘪无不后退。

    “那是鸣粉。”杨忠小心翼翼把那个布包掏了出来,里面有一个大瓷瓶,打开,倒出来了一种红色的粉末,这种粉末,不仅颜色鲜艳,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竟然有种淡淡的清香。

    “鸣粉,是从一种名为鸣鸟的飞鸟上提取的。这种鸟,体形巨大,格凶残,尸瘪绝对是他们的美食。这种鸟的雄鸟中,体里面长有香囊,香囊里面有香膏,向来是在求偶的时候为了获取雌鸟的欢心的。这种香膏得到之后晒干,就能够得到鸣粉。”

    “尸瘪极怕这玩意,而且这玩意出了对付尸瘪之外,对付一些潜伏在水里面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也有妙用,另外,还可以解一些毒,所以在我们这行当里面很受欢迎。这一瓶鸣粉,还是我二十年前得来的,想不到今竟然派上了用场。”

    杨忠这么一说,大家纷纷凑过来看那鸣粉。有这么好的玩意,谁不想开开眼。

    “不过这东西你们别看不起眼。其实也是宝贝。”杨忠笑了笑,拎着那个尸瘪体内取出来的珠囊,挤压了一番,从里面弄出来了个约莫有弹珠大小的珠子来。

    这珠子,奇黑无比,在火光之下发出柔和炫目的光芒,简直就如同黑珍珠一般。

    “既然叫珠囊,自然是因为里面有珠子了。尸瘪这东西,生长缓慢,铜盆那么大的尸瘪,也需要二十年的时间,刚才我们看到的这只,年龄绝对超过百年,一般说来,五十年以上的尸瘪,囊里通常会有这样的一颗珠子。你们可别小看这个珠子,就这么小小的一颗珠子,如果放在外面的黑市里面至少能够卖得上千两银子。”

    “什么千两银子!?”别人没叫陆良倒是先叫了起来。

    我x噢!一千两银子!什么概念!老子全上下也超不过十两银子。

    “少爷,尸瘪吞噬尸体,所以上尸气集中,干我们这行的人,如果得到这枚珠子,佩戴在上,就能够遮盖住体上的阳气,做起事来也就得心应手了,即便是遇到粽子之类的东西,也常常能够全而退。”

    “如果不是干我们这行的,比如一般人,佩戴的话,那肯定不会被恶鬼上,就是走夜路也不可能出现鬼打墙这样的事。比很多驱邪的东西都要好用。”

    “而如果是巫师得到了,也可以用来收集魂魄增加他们的修为,总之,好处多多。”

    杨忠这么说上一通,刚才还对这珠子躲闪不及的众人,纷纷凑了上去,一个个目光灼,显然都想得到这样的一个宝贝。

    ###############################################################################

    昨天带着猫去做绝育手术,回来一晚上没睡着。困呀!

    大大们,月票有咩?(!)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