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章 对你奶奶个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凤舞文学网--->

    不管是桑悦还是杨循吉,还有文征明,难对的对子陆良都给对上了,偏偏在周臣这里遇到了一点坎坷。--凤-舞-文-学-网--这家伙,对子里面实在是俗趣,可就是找不到点对上。看来姜真的是老的辣呀。

    “君则,要不要给你半想上一想。”杨循吉冷冷地笑了笑,满是讽刺。

    的,我就不相信我对不上了!陆良眯着眼睛,目光落到了杨循吉面前的桌子上,桌子上面放着一些酒筹,是耍酒令以及小赌的工具。

    “哈哈,有了有了!”陆良拍了拍手,走到周臣跟前道:“周兄,下联我想好了,若是你觉得不错,喝酒一杯。你的上联是:倩人抓背,上些上些再上些,真痛痒全凭自己。我的下联对的是:对客猜拳,着了着了又着了,好消息总在他家。”

    “好!君则,好对!美死了!这酒我喝!这酒我喝!”周臣对陆良的这个对子十分满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心愉快。

    “君则,既然大家都闹了,那我也来一联。”阿胡子祝枝山抖了抖一的肥,眯着一对近视眼,颠了两颠道:“君则,听好了,我这联可有些长了:白塔街,黄铁匠,生红炉,烧黑炭,冒青烟,闪蓝光,淬紫铁,坐北朝南打东西。”

    我

    阿胡子祝枝山这个联一出,陆良当场就想走过去在他脸上狠狠跺一脚!

    早就听说在苏州城,就数阿胡子祝枝山的对联最刁钻,还担心这家伙半路杀出来呢,果不其然!狗的,没良心的东西,这么多天来亏我还罩着你,竟然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难道你不知道这帮人诚心要看我出丑吗着祝枝山的那张肥脸,陆良这个气呀。

    可是阿胡子祝枝山却是一脸的坏笑,好像专门要看陆良出丑的样子。

    祝枝山的这个对联,不仅让陆良大皱眉头,也让亭里面的其它几个人也都连连摇头。这对联,也不知道阿胡子祝枝山是怎么想出来的,那个猪头,里面难道装的都是这些刁钻的想法吗。

    “各位,这副对联,说起来十分的有趣。我去年去了一趟昆山,那里面有个白塔街,在街上看到了一个铁匠打铁,一下子想出了这样的一个上联,一年了,我是想尽各种办法也没有对出下联,今既然大家这么高兴,我就拿出来给大家对一对,君则,这副对联不知道难倒了多少人,你若是对不出来,也没有什么丢脸的了。”阿胡子祝枝山这么一说,房间里面的人全都笑了起来。

    有些人笑,比如沈周,那是因为阿胡子祝枝山对联的这个故事十分的有趣,有些人笑,比如杨循吉、唐伯虎这些人,完全是幸灾乐祸,是想看着陆良如何在阿胡子祝枝山的这个绝对面前束手无策的样子。在他们看来,这样的一个对联,连苏州府的最能对对子的祝枝山都苦思无果,陆良这样的浪子就完全不太可能了。

    陆良有些坐不住了,站起来走到亭子门前,看着庄院里面的风景,眉头紧锁。

    “君则,这个对子实在是有些难,要不我们绕过去,喝喝酒。”沈周站起来给陆良大圆场。毕竟这样的一个对联,就算是陆良对不出来,也不会有人取笑。

    “陆兄,对不出来就承认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杨循吉哈哈大笑。

    “谁说我对不出来?”陆良突然双目一亮,冷笑了起来。

    “君则,对不出来不能勉强。”碧儿站起来走到陆良跟前,拉住了他的肩膀。

    对不出来还不算丑,最丑的是对出来的东西完全不匹配,那就丢人丢大了。

    “没事,碧儿,你我的下联就在那里。”陆良朝对面努了努嘴。

    他这么一说,亭子里面的人齐齐站了起来,目光纷纷望向了陆良示意的方向。就见池塘对面,一个农夫在头下面休憩土地。

    沈周这庄院里面面积巨大,有很多的空地,平里也需要有人修整。

    “君则,你这下联是?”阿胡子祝枝山最为心急火燎。

    “你的上联是:白塔街,黄铁匠,生红炉,烧黑炭,冒青烟,闪蓝光,淬紫铁,坐北朝南打东西。我的下联是:淡水湾,苦农民,戴凉笠,弯酸腰,顶辣,流咸汗,砍甜蔗,养妻教子育儿孙。”

    “绝了!真是绝了!”

    “君则大才!君则大才!”

    “君则,我算是服了!这对子我可是一年多没有想出来!”

    ……

    亭子里面顿时沸腾了起来,阿胡子祝枝山、文征明、周臣等人对陆良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就连杨循吉和唐伯虎脸上也是惊愕万分。

    “各位,君则的才能,我想到这里就不用我说了吧。哈哈哈哈,我沈周活了这么多年,还第一次见识到如此风采。来来来,今有缘汇聚在这里,一醉方休!一醉方休!”沈周心极好,举起了酒杯。

    “慢着!”就在众人准备一醉方休的时候,唐伯虎却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伯虎,你这是……”沈周看着唐伯虎,有些不明白唐伯虎的意思。

    “相城,今大家玩得如此高兴,每个人都出了一联,我这里如果不出,那岂不是有人会说我小看君则。”唐伯虎扇着手中的骨扇,脸上似笑非笑,盯着陆良,双目如电。

    “噢,伯虎,你也想出对?”沈周看了看唐伯虎又看了看沈周,看起来是知道眼前这两个年轻人之间似乎有些瑕隙了。

    “相城,陆兄的才学在下早有领教,这苏州城,伯虎佩服的人不多,陆兄是其中之一,今有机会讨教一下,怎么可能会错过。”唐伯虎话说得滴水不漏,礼貌得很。

    “相城,伯虎实在是太客气了,不过今大家这么高兴,那就玩玩吧。”陆良对着唐伯虎笑了笑。

    “也罢,你们年轻人就应该相互切磋切磋。伯虎,你有联,说出来也让我们也见识见识。”沈周做好了看好戏的样子。

    周围的一帮人,一个个也是屏声静气,竖起耳朵想看看唐伯虎到底会出什么样的对联。苏州是天下才学人才子如同过江之鲤,唐伯虎在苏州城,绝对是出类拔萃,不管是同龄人,还是长辈,对这个年轻人的才学那是没得话说,连阿胡子祝枝山都能够出来那样的绝对,那为前苏州第一才子的唐伯虎出的对子,那估计就更加精彩了。

    文人本来就喜欢闹,喜欢刺激,对于他们来说,没有比碰上一个绝等的对联更加有趣的了,如果这个绝对再能够对出来,那就更精彩了。

    唐伯虎和陆良,那是不分伯仲,一个风流倜傥,一个青皮无赖,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看头多多。

    “陆兄,听我的上联,我的上联是:水车车水,水随车,车停水止。”唐伯虎看着陆良,嘴角上翘,表里面充满了自信。

    我滴个乖乖,果然不愧是唐伯虎,一出口就震住了所有人。

    不管是沈周还是阿胡子祝枝山,全都目瞪口呆,

    这个联,便面上看起来没有阿胡子祝枝山那么长,但是却极为刁钻,想对得工整,对得有趣,那绝对不是容易的事

    “伯虎,你这联,我对不出来。”阿胡子祝枝山直摇头。

    “伯虎这联,刁钻,刁钻呀。”沈周虽然没说他对不出来,看那样子,估计不死也要脱成皮。

    “陆兄,如何?”唐伯虎看着陆良,坏笑:“这对联,也是我偶然得来,想了几个月毫无头绪,陆兄,你若是对得了,伯虎今端茶倒水伺候!”

    我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不对也得对了。

    “相城,我有一个要求,不知道你答应不答应。”陆良看着沈周,挤吧了两下眼睛。

    “什么要求?”沈周问道。

    “这对子我若是对出来,你把你这庄园里面的一样东西送给我。”陆良倒是说得直接。

    他这么一说,后的郑光等人齐齐笑了起来。

    大哥到什么时候脑袋都是十分的清楚,知道这一次过来是为了汉代白玉貔貅的。若是对上了这副对联,不仅挣足了面子,更可以拿了那汉代白玉貔貅,一石二鸟的事,大哥就是喜欢做!

    “你先对上这对子,到时候一切好说。”沈周哈哈大笑。

    这个陆良,实在是个坏小子,不过这格,我沈周喜欢。

    陆良想了一会,看着唐伯虎手中的那扇子,走过去,一把扯了过来。

    “大哥,你这是……”郑光等人还以为陆良对不出来恼羞成怒要揍唐伯虎呢。

    “伯虎,你不是要下联嘛,就在这里了。”陆良举了举手里面的扇子。

    “在这里面了!?何意!?”阿胡子祝枝山问道。

    “伯虎的上联是水车车水,水随车,车停水止,我的下联是:风扇扇风,风出扇,扇动风生。”

    “君则,好对!你真棒!”碧儿高兴得一把抱住了陆良的胳膊,连男女之别也顾不得了。

    “好对!好对!”祝枝山等人佩服得滚尿流。

    唐伯虎已经彻底呆了,咬着牙,憋红着脸,跪在地上端茶倒水。

    “相城,我刚才说的那事……”陆良扫了唐伯虎一眼,凑到了沈周跟前。

    “哎,君则,我可没有答应你,你要从我这里拿走东西,我这里还有一联呢。”沈周笑道。

    我靠!还有联!我对你个头!

    陆良双眼一翻,差点就要晕过去。

    ##################

    累死了。的。累呀。

    大大们有票票鼓励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