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章 勿要说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凤舞文学网--->

    到了沈老实的庄院,书童竟然给一帮人吃了一个闭门羹,这让陆良很是有些不爽,碧儿说陆良这是没礼貌所致,的,小爷在苏州城什么时候讲过礼貌?!

    “大哥,要不放火吧,一把火保证让那沈老实滚尿流地出来!”袁方现在基本上已经成为了放火的疯狂好者,连续放了两场火,使得袁方对这种轰轰烈烈的行为得发狂,连口头禅都变成了:“所谓杀人放火,欠债还钱”了

    “放火,这个主意很好,但是三弟,我听说这里面花花草草的甚是可,说不定还有几个漂亮姑娘,若是一把火烧了,烧不到那些花花草草,烧花了姑娘的漂亮脸蛋,岂不是很可惜?”陆良小道。--凤-舞-文-学-网--

    “那倒是了。可是大哥,人家关门不见,不放火还能干吗?”袁方抓耳挠腮。

    “这个很好办。”陆良眯着眼睛,坏笑了起来,转走向庄院旁边的路口。

    路口上行人来往,也有十几个乞丐讨要完了东西在那里躺着休息的。

    陆良走到那帮乞丐跟前,丢了一锭银子过去,那帮乞丐顿时围了过来。

    “这锭银子想不想赚?”陆良笑道。

    “大爷!哪有见到银子不想赚的道理!”为首的一个乞丐头拿着那银子眉开眼笑。

    “想赚就行,来来来,你们只需要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这锭银子就归你们了。”陆良低头和那帮乞丐窃窃私语,不多一会,乞丐中间就传出了一阵笑声。

    “大爷,这事容易。小的们做得来!你就看好吧!”那乞丐头把银子踹到怀里面,然后冲后一摆手:“小的们,给爷卖点力气,赚得银子晚上喝酒!”

    “瞧好吧!”乞丐们齐齐一声吼,然后来到了沈老实的庄院门口。

    “大哥这是要做甚?”郑光有些迷糊了。

    “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碧儿对陆良那实在是太清楚了,看到这景,掩口轻笑。

    陆良手持扇子站在门口,后是一帮席地而坐的乞丐,那气势,绝对是让人过目不忘。

    “沈老实,你一岁成了阳脸,被猪啃过无数口!”陆良双手叉腰,高喊了一句。

    后的一帮乞丐,一个个使出了浑力气,喊得地动山摇:“沈老实,你一岁成了阳脸,被猪啃过无数口!”

    “沈老实,你两岁不幸歪了脖子,脑袋被驴踢了6脚!”

    “沈老实,你两岁不幸歪了脖子,脑袋被驴踢了6脚!”

    陆良骂一句,一帮乞丐就跟着重复一句,喊声震天,搞得旁边路上的行人纷纷围了过来,那叫一个闹。

    “沈老实,你三岁成了二扁头,脑袋被门夹了三个时辰!”

    “你四岁成了傻子,大脑进水腐烂严重!”

    “你五岁成了瘸子,长了一只公狗腿外加一只罗圈腿超长!”

    “你六岁成了残迹,提前半不遂!”

    “你七岁成了,没人管了替母狗看家!”

    “你岁偷看隔壁寡妇洗澡,喝了人家洗脚水!”

    “你十岁沦落天涯,靠意为生勉强糊口!”

    “你十一岁脱颖而出,占据坛率众终上下其手!”

    ……

    “好!骂得好!”郑光等人听得眉飞色舞,欢声雷动。

    的,苏州人骂山门还从来没有人骂得如此生动活泼,大哥简直就是天才!

    一帮牲口干脆站在陆良后,跟着陆良一起骂。

    周围看闹的人是越来越多,喝彩声不绝于耳。

    “沈老实,你十二岁积劳成疾,梅毒花柳一个不少!”

    “你十三岁贿赂公差,清洁女厕所!”

    “你十四岁当简直保镖,因太丑可以吓人负责呆在小姐下给其壮胆!”

    “你十五岁习惯藏在各种角落,专扒老女人裤子!”

    “你十六岁生活窘迫,到和尚寺里卖蛋子玩!”

    “你十七岁冲动频繁,苏州城半城的母猪怀孕!”

    ……

    陆良骂得是唾沫横飞,周围叫好之声是一浪高过一浪,与此同时就听得庄园里面有了动静。

    的,我就不相信不能把你骂出来!格老子的!

    陆良擦了一下嘴巴,清了清嗓子,继续开骂。

    “你十八岁在下水沟里面睡觉,捡到了《绝等宝典》手抄本。”

    “你十九岁悟出练神功必先自宫,挥刀砍下第三条腿!”

    “你二十岁当了道士窝藏老尼姑蓄养小尼姑,与和尚火拼被人爆菊花!”

    ……

    “门外是何高人!不要骂了!不要骂了!周来也!周来也!”本来陆良想从一岁骂到九十岁的,那知道才骂到了二十岁,庄院的门就咣当一下打开了,沈周从里面滚尿流地滚了出来。

    沈老实是个老好人,视功名为粪土,唯一重视的就是名声,陆良的这些骂,绝对是句句要了他的命,如果改传了出去,那他沈老实就干脆跳楼吧。

    “怎么样碧儿出来了吧。”看着灰头土脸的沈周,陆良一阵坏笑。

    “流氓!恶人!”碧儿白了陆良一眼,自己也是笑得花枝乱颤。

    “君则!原来是君则呀!你来了怎么也不告诉我!我好亲自出来迎接!”看见陆良站在门前,沈老实算是彻底明白了过来。

    爷爷的,我怎么就没想到是他呢!除了这个混世魔王,苏州城还有谁敢堵着我的门口骂山门呢!

    沈老实抹了抹额头上面的冷汗,走到陆良跟前那是满脸的赔笑。

    “老哥哥,你庄院门槛高呀!我们这样的青皮混混如何进得了?刚才都让人给轰出来了。”陆良指了指那书童,那书童就吓得全打摆子了。

    “这混账东西,也不看是谁来了!君则乃是我好兄弟,竟然如此狗眼看人低,罚你半月赏银!”沈老实管起自己的书童来,倒是够狠。

    “君则,诸位,来来来随我一并入内,寒舍简陋,今倒是蓬荜生辉。”沈老实巴巴地在前面带路,一帮人这才鱼贯而入。

    沈老实的庄院,对外称是草堂,的,一进去陆良才发现这那里是一个草堂,简直是一个极品的别墅!

    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池里面养着锦鲤,圃里面种植着名花,竹林幽深,假山堆砌,别有韵味。

    “沈叔,父亲早就告诉我你的草堂名满苏州,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碧儿看着一处处的精致的所在,感慨万千。

    “过了过了,我也就喜欢清闲,好这两口罢了。”沈周虽然很是谦虚,但是话语里面满是自豪。

    这草堂,花费了他半生的精力,每一寸地方都是他亲自过问设计,别人夸奖他自然高兴。

    “我滴个乖乖,这鱼倒是不小!二弟,把剑给我,插一只上来烤着吃味道应该不错!”陆良站在鱼池旁边,看着里面的肥美锦鲤口水直流,从郑光那里借来剑就要插上一直来做烧烤,却沈老实一把抱住。

    “君则!使不得!使不得呀!此乃绝顶锦鲤,乃是我花费十五载方才培育而成,使不得呀!”沈周抱住陆良的胳膊,急得眼泪差点掉下来了。

    “老哥,你可真小气,不就是一尾鱼嘛,也罢也罢。不吃烤鱼了。唉,老哥哥,你檐下鸟笼里面是鹦鹉吧,我听说清炖鹦鹉味道不错的。”

    ……

    从前院到中庭,沈周都快要吐血了!

    别人进他的草堂没有一个不是吟诗作画,大谈雅事的。这帮牲口倒好,见到什么就要吃什么!爷爷的,我这草堂里面随便一种东西无不是心血所然,吃哪一个不是要了我的老命!?

    好不容易把陆良等人带到了中庭,沈周已经快要脑淤血了。

    相比于前庭的美妙,中庭倒是让人豁然开朗。

    面积比前庭还大,一个巨大的池塘中间,赫然多出一个翼然居于石上的亭子。池塘里面水清沙幼,沙鸥云集,锦鳞游泳,赏心悦目。

    离得那亭子老远,就听见丝竹之声,隐约传来阵阵欢笑,看样子今天沈老实在这里开派对了。

    “老哥,你这子过得有滋味的嘛。”陆良转看了看沈老实,眯起了眼睛。

    他一这个表,沈周就腿抽筋。

    “君则说笑了,我这子,闲云野鹤,只能算得上是清闲了。”沈周脸上肌了几下。

    “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闲。老哥,你这是比皇帝还潇洒的子呀。”陆良一句话,沈周都快要哭了。

    的,这话要是穿出去,那可绝对是有杀头的可能!

    “君则,勿要说笑!勿要说笑!”沈周差点就要扑上去堵住陆良的一张破嘴了。

    “大哥,亭子里面应该有不少人呢。”张灵指了指前方的亭子。

    隔得老远,就看见亭子里面人影换动,看那装束,就知道是一帮文人。

    “大哥,还有女人哩!还有女人哩!”郑光扯着脖子喊道。这牲口视一切为虚空,就是认识女人。

    “好呀,老哥,光天化之下,你们这帮人竟然在这里聚众行,这还了得!?三弟,赶紧回去告诉袁叔,让他过来维护社会治安!”陆良匝吧了一下嘴。

    沈周双眼一翻,就要仆倒!

    遇到这帮阎王爷,就算是佛祖来了也要脱三层皮!

    #############

    吃了饭,刚回来,就急着传

    最近几很累,累得不行了。

    心俱疲。

    大大们,鼓励一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