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胸大无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凤舞文学网--->

    一帮人乔装打扮前去阳城桥,不料路中被一帮赶车的挡道,陆良原本想让这帮人先让一下道,哪料想一见到那领路的人,就不目瞪口呆。--凤-舞-文-学-网--

    十几辆大车上面装满了沉重的货物,车轮轧在土路之上,嘎嘎作响,一看就知道装的不是一般的货物。每辆大车上,都插有十几竿小旗子,上面飞云走兽,用红线绣出两个小字“会友”。

    镖车。这是货真价实的镖车。而且还是会友镖局的镖车。

    “各位师父辛苦,眼看就要到家了,再加把力气,等到了镖局,我请大家喝酒!”中间的一辆镖车上,站着一个一红色劲装的窈窕影,海藻一般的浓密长发用一根红丝带扎了起来,既干净利索,又显得一丝调皮,手里面拎着根金钱鞭,很是扎眼。

    赵灵!?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她呀?

    在其他时候,陆良巴不得看到这小蹄子,因为每次看到她陆良都可以调戏调戏爽一把,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看到赵灵被气得惊叫连连的时候,陆良就像是三伏天吃了凉西瓜一样爽透了。但是现在,陆良却只能暗暗叫苦。

    这一次搞的是秘密任务,若是被这赵灵发现了,她肯定不依不饶,整个计划都有可能被暴露。

    “少爷,怎么办?”石头呆呆地问道。

    怎么办?跟着着大车后面等到阳城寺的时候恐怕就晚了,若是要抄过去,那肯定会被赵灵那鬼丫头看到,左右为难呀。

    “石头,咱们只有抄近道了。”陆良指了指官道两旁的野地。

    “从野地走!?”石头睁大了眼睛,天知道野地里面都有什么!

    两个人走了回来,陆良和郑光嘀咕了一阵,就见郑光直摇头:“大哥,我可不愿走野地,那里面又是水又是泥的,说不定还有什么长虫,难走得很!”

    不光光郑光,其它的几个人也都表示反对。

    “那你们说怎么办?前面那个小辣椒在那里!”陆良指了指前方的车队。

    “少爷!少爷!你看,你看,怎么有人来了!?”就在陆良和郑光唧歪的时候,石头捅了捅陆良的腰。

    陆良抬起头,这才发现前方从车队里面出来了几个人奔着这边径直而来,当头的那个,正是赵灵。

    “怕什么就来什么。果真如此。”陆良也不和郑光争吵了,做好了和小辣椒再干一架的准备。

    “你们是什么人!?”那赵灵走到轿子跟前,双手叉腰,很是霸道。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们是什么人,你管得着吗?”石头低着头回道。

    “放肆!三更半夜的,一帮男人簇拥着个小轿,一看就知道没干什么好事,跪在我们车队后面鬼鬼祟祟的,莫非是贼人!?”赵灵一张小嘴绝对是伶牙俐齿,必必剥剥说得让人根本没有反驳的机会。

    是呀,三更半夜的,一帮男人抬着个小轿跟在人家镖局车队的后面,也难怪不会让人家胡思乱想。

    押镖的人,本来干的就是一项十分危险的活,天长久也就养成了极高的警惕,这赵灵虽然年轻,但是职业经验倒是很丰富。

    “的,你们一帮人是不是闲得蛋疼!?天大地大,老子想干吗就干吗,哪条王法规定不能三更半夜抬轿子了!?我家娘子害了急病,正要去寻大夫,你们赶紧让开一条路放我等过去,耽误了我家娘子的病,且一发打翻你们!”陆良气得肚子疼,这小辣椒说话怎么向来都是火药味十足呀!

    “你!流氓!”赵灵脾气再火辣也还是一个女流之辈,差点没被陆良这句话给呛死。

    “贼人!竟敢如此无礼,赵大,给我带人掌他耳光!”赵灵指了指陆良,边的一帮镖师如同饿虎一般扑了过来。

    这些镖师,一个个都是在刀口上混饭吃的主,出手凶狠,冲杀过来,倒是让后面的一帮人有些晃了。

    “少爷,交给我了!”就在陆良想拔枪的时候,后一声厉喝传来,就见一个铁塔一般的影矗立在轿前,除了王开还能有谁。

    “铁牛,打左脸不打有脸,每个人打落半口牙!”陆良呵呵大笑。

    “得令!少爷!”王铁牛听得陆良许打架,乐得全直抖,将手中挑的灯笼长杆插在地上,嗷嗷地扑了过去!

    “打你左脸不打右脸!”

    “一棵,两颗!……还少两颗,来,再补你一拳!”

    “左脸!”

    ……

    那帮镖师虽然功夫了得,但是在王开这样的怪胎面前那是一点胜算都没有,顷刻之间,四五个人就人仰马翻,被王开一个个撂倒骑在地下,那铁牛一手抓住人家的头发,腾出一直手来执行陆良交给的命令,打得那帮镖师生生讨饶。

    “陆君则!?你那厮是陆君则!?”站在对面的赵灵先是觉得王开眼熟,这大个子好像是在那里见过,而等她仔细打量了一下站在轿子旁边的那个吊儿郎当的影的时候,就立刻释然了。

    难怪出手如此心黑手辣,这苏州城除了陆君则,谁还有如此能打的家童?!

    “灵儿妹妹,君则哥哥有礼了。”陆良见被那赵灵认出来了,也不装了,走上几步,抬起了头。

    “果然是你!果然是你!我怎么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够碰到你呀?!上辈子欠了你的!整天就知道欺负我!人家不玩了!不玩了!”赵大小姐看着灯火之下那张让自己又恨又怕的脸,小嘴一撅就要哭出来。

    这段时间,赵灵是屡屡栽在陆良手里面,每一次都是栽得奇惨无比。放眼苏州城,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让她赵灵如此狼狈。平时在家,她就是宝贝,父亲赵昆对这个女儿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要天上的星星不敢给月亮,在苏州城,因为她外公是兵部侍郎,也绝对是人人忌惮,偏偏这个陆君则不但不怕她,而且每一次都让她栽跟头,想起这些年在他手里面出的丑,赵大小姐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前些子这混蛋在县衙又是斗对联又是和唐伯虎斗诗,不但没有输,反而声名远播,赵灵儿实在是想不通,自己印象里面的那个整天无恶不作无点墨的陆君则,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有魅力了?呸呸呸!才不是魅力呢!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赵大小姐一想到这个魔王一颗芳心就狂跳,是恨,是怒,怕栽跟头,但是每次和他斗嘴心都会好几天。这一趟镖,从常州押过来,路途不远,爹爹让自己带队,也算是磨炼,出来才两三,心里就老想着恶霸。

    怎么会这么巧呢,半夜里在这里遇到了,这恶人不但做如此奇怪的打扮,反而还让自己的家童打伤了自己的手下!?

    赵灵看着陆良的那张脸,思绪万千。

    “我说赵灵儿,你讲点理好不好!分明是你先惹我们让你的爪牙出手的,怎么变成了我欺负你了!?”陆良差点没晕过去了。

    这小丫头完全就是蛮不讲理的主。

    “谁让你们半夜鬼鬼祟祟的跟在我们后面!?”赵大小姐反驳得异常干净利索。

    “我们鬼鬼祟祟!?我们抬着轿子就鬼鬼祟祟了!?”陆良直接翻白眼。

    “当然了!?你看看你们!平里一个个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突然轿夫的打扮!?是不是去拐卖人口了!?我看差不多,轿子里面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赵灵越说越觉得自己的推测十分的有理,拎着金钱鞭直奔着小轿就走了过去,三步两步来到轿子跟前一把扯开了轿帘。

    “君则哥哥!”坐在里面的楠小鹿一样钻出来跳到了陆良后。

    “陆君则!你这个天杀的!果然是拐卖人口!你不怕被雷劈吗!?”赵灵看了露脸后惊慌失措的楠,指着陆良就破口大骂。

    “赵灵儿!你给我闭嘴!”陆良彻底火大了:“谁拐卖人口了!?爷如果真的拐卖人口,用得着搞这么舒服的一个轿子给她坐?早就在城南的人贩子地卖了,还累得半死抬到这里来!?你那脑子是榆木脑袋呀?!”

    “你骂我榆木脑袋!?”赵灵生平最恨的就是别人骂她笨。

    “不是榆木脑袋还能是什么!?大无脑!”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赵灵儿气得快要晕过去了。

    “大无脑!”

    “我有脑子!我有脑子!”赵灵儿快要哭了!

    “大无脑!就是大无脑!”

    “我大,但是我有脑子!”赵灵儿气得发晕了。

    哈哈哈哈哈哈!

    后郑光等人笑得都快要抽风了!

    大哥就是大哥,能够让人家一个女孩子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来,绝了!绝了!

    赵灵听到这帮人的笑就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说漏嘴了,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如何收得回来。

    脸烫得发烧,心跳得厉害,整个人又羞又恼!

    “陆君则,你这个流氓,我和你拼了!”赵灵儿银牙咬碎,拎起金钱鞭一轮胳膊,一道鞭影飞向陆良。

    陆良和赵灵之间的距离本来就近,赵灵这一鞭又是含怒而疾无比,陆良如何能躲得过

    完了!就在陆良做好毁容准备之时,一个小的影扑到了他的前面!

    ##############

    快过年了,地铁上人都少了。

    小张祝回家的大大们一路顺风哦!

    呵呵。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