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盗墓贼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凤舞文学网--->

    刚刚明伦堂里还是欢声笑语,突然那胖子扯着今的主角陆良跪倒在知府贺霖跟前大呼与他作主,这不得不让所有人都愣了起来

    不管是吴贤还是沈周,不管是贺霖还是郑轼,甚至是陆良本人,都一个个瞠目结舌手足无措来。--凤-舞-文-学-网--

    那胖子年纪在五十岁左右,一脸的大胡子,斗鸡小眼,脸膛黝黑,怎么看怎么让人不舒服,加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直把知府贺霖弄得直皱眉头。

    “士达,此人是谁?”贺霖转脸问站在旁的郑轼道。

    贺霖并不认识这胖子,想必是苏州乡绅罢了,他这个苏州知府自然没有什么印象。

    他不认识,不代表郑轼不认识。

    “回知府大人话,此人姓李名全,乃是吴县大云乡乡绅。”郑轼沉声对贺霖说道。

    郑轼的话,却让陆良打了个激灵。

    李全?吴县大云乡!?在看看那一脸的大胡子,陆良内心一阵狂跳。

    有道是做贼心虚,偷了人家的狗,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家扭倒在地,实在是丢脸!

    完了完了,今天这李大胡子当着证人的面把自己偷狗的丑事这么一说,那自己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挣来的一点名声,算是全完了。

    当个浪子也便罢了,吴中四恶之首,名声也还过得去,可如果以后被人叫做偷狗贼,那可就彻底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了。

    我真傻,真的,单知道狗要黑天偷,可就不知道……陆良像祥林嫂一样嘀咕了起来。

    唉,不对呀!

    陆良正在暗地里狂骂自己脑残,突然脑袋里灵光一现,觉得有些蹊跷。

    我那天晚上带着王开和石头偷狗,也是石头进去了,而且最后没有被人发现。三个人从李庄跑出来,专门挑小路走,一路上也没有碰到什么人,到了家是将那狗关在后院的侧屋之中,从来没有和人招过面,这李大胡子怎么知道是我偷他狗的!?

    不对,完全不对!

    想到这里,陆良心里也就稳了下来,扫了那李大胡子一眼,见这家伙满眼含泪浑乱抖悲愤死,样子跟别人刨了他家祖坟一般,偷了他一条狗,他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反应

    “李全,我且问你,你为何抓住陆良呀?”看来郑轼对这个李大胡子印象也不是很高,刚才陆良为他增了点光,自然内心的天平就往陆良这偏了一点。

    明伦堂里的人,心态和郑轼一样,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两个人,陆良英俊潇洒,现在又深得沈周和吴贤的喜欢,而那李大胡子,土包子一个,长得又是那幅尊容,故而心中都多了几分厌恶。

    “是呀,为何抓住君则不放?”袁善等人,也都叫了起来。

    那李大胡子,虽然面相粗犷,实际上却是个胆小之人,见一帮人对他如此态度,心里也就惧怕了三分,赶紧放开陆良,小鸡啄米一般给郑轼和贺霖磕起头来。

    “郑大人,贺大人,你们可得给小民做主呀!你们可得给小民做主呀!”地上的青砖,被这家伙磕得梆梆直响,抬起头来时,众人见这李大胡子额头上竟然殷红一片。

    娘的,见血了,这问题严重了!

    “李全,你有何冤屈,尽管说来,今我与郑大人都在,可于你作主。”人家都磕得见血了,贺霖也觉得问题严重了。

    李大胡子这才直起来,看了看陆良,然后指着那幅马远的《梅石溪凫图》道:“大人,这画,这画!”

    “画!?你说的是这副《梅石溪凫图》?!此乃君则献给吴老的寿礼,有什么问题吗!?”郑轼皱着眉头道。

    李大胡子现在连激动加悲愤再加惧怕,已经快要抽风了,结结巴巴道:“大……大人,这副《梅石溪凫图》不是他陆良的!”

    “不是君则的,难道是你的不成?”郑轼笑了起来。

    哪知道这李大胡子还真的点了点头,一个劲地磕头道:“大人,实不相瞒,这《梅石溪凫图》正是我李家之物,而且随先父陪葬了!”

    “陪……陪葬之物!?”明伦堂里顿时一片喧哗。

    噗!郑轼一下子把嘴里的茶水喷了出去,茶叶末子喷了脚下的李大胡子一脸。

    李大胡子说这《梅石溪凫图》乃是陪葬之物,事可就变得严重了。如果这胖子的话是真的的话,那就意味着这《梅石溪凫图》乃是发掘墓葬而来,根据《大明律》,盗人坟墓者,可是死罪!

    郑轼虽然对陆良印象极好,而且是从小看着他长大,但是如果真的他去盗墓的话,一旦证据确凿,也得按照律法严办。

    砍头,可不是小事!

    “什么!?你说这《梅石溪凫图》乃是你父亲的殉葬之物!?”一旁的陆良一把扯住李大胡子,立刻头大起来。

    他也知道如果李大胡子的话是真的话,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哗!一瞬间,明伦堂里乱成一片。

    议论声,指责声,怀疑声,响成一片。

    沈周呆了,今当着众人的面他可是大力推荐了陆良一番,如果陆良是盗墓贼,那自己的一世英名可就全毁了。

    吴贤呆了,陆良可是他的学生,自己的学生成了盗墓贼,那自己一辈子就别想翻了。

    碧儿呆了,难道自己中意的人,竟然会去做个盗墓贼!?

    其他人,陆亭、陆灼、郑光、袁方等人,都一发呆了。

    事太突然了。谁也没有料到本来闹闹的一个贺寿会会突然变成一个告状现场!

    而对于陆良来严重的是,因为他是吴郡第一浪子,而浪子是什么时候都能干出来的,有道是敲寡妇门,掘绝户坟,这正是浪子的专利,所以,在别人眼里,陆良完全有可能干这种勾当。

    因此,刚刚对陆良还印象大好的众人,很多看陆良的眼光都变了。

    那唐伯虎和祝枝山就是代表,唐伯虎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谁让陆良让他丢尽了脸面呢。而阿胡子祝枝山,完全是气的,他是个忠厚的人,嫉恶如仇,眼睛里揉不进傻子,看着陆良,双目圆睁,大肚子一鼓一鼓的,怎么看怎么像个蛤蟆。

    “李全,你把事说清楚一点。”到了这个时候,郑轼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绰号就是“吴中虎”,刚正不阿,别说是陆良,就是他儿子郑光犯了这事,他也会大义灭亲。

    “大人,听我慢慢道来!”李大胡子使劲地咽了一口唾沫,道:“先父在世之时,没有其他的什么好,唯独喜古画,每闻有古画处,必持银购来,终把玩。这《梅石溪凫图》乃是三年前我父自苏州文渊阁购来,一共花了300两银子,买回来之后,就成了先父的最。去年,先父染病亡,临死时命我将此画放于他棺内与之陪葬,我遵照他的遗愿,亲手将此画置于棺中入土,此此景,历历在目,犹如昨,不想一年不到,陆家贼子竟然手持此画公然送礼,定是此子盗自先父墓土!郑大人,你可得为我作主呀!”

    李大胡子眼泪汪汪,几昏厥,所说之话,不像有假!

    “好你个陆良,竟是个盗墓贼人,来人,给我拿下!”郑轼大怒,一拍大腿,从明伦堂外闯进了一般衙役,就要擒拿陆良。

    这一回,送礼倒送出了个麻烦来。

    ##########

    收藏数增长缓慢呀。大大们奋发一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