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陆氏字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凤舞文学网--->

    确切地说来,自命苏州第一次才子的唐伯虎是懂风水的,毕竟堪舆之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也是必须的。--凤-舞-文-学-网--

    但是他实在猜不透,为什么这个恶名在外的浪子不仅有满腹的才华,而且对风水竟然如此精通。

    更让唐伯虎自叹不如的是他的机智的反应,那么寻常的一幅画,即便是他本人也根本想不到可以从画上推断出风水佳来。

    “此子非寻常人也!”看着在众人的齐口称赞中一脸微笑的陆良,唐伯虎叹了一口气,走到了陆良跟前行了个大礼。

    “陆兄高才,伯虎佩服!自此以后,伯虎再不敢枉称苏州第一才子了!”唐伯虎的这一拜,算是彻底服了。

    “想不到鬼见愁竟然有如此文才!看来之前我等错看了!”

    “不错,能让沈老先生和唐寅如此惊叹的,恐怕全苏州没有第二人了。”

    ……

    众人潮水一般的赞叹声,让陆良内心一片飘飘然。虽然内心飞扬,但是表面上陆良丝毫不敢有一份傲色,相反,他努力表现出极度的谦逊来。

    在苏州人的眼里,谦逊自若乃是君子的必备素质,一个稍微有点才华尾巴就翘上天的人,人们只会认为他是一个狂生的。

    而一个人如果落到了狂生这个名字,那可就惨了。不仅会成为笑料,而且也别想出人头地。

    一旁的沈周,看着面色平静的陆良,不由得暗自点了点头。

    “唐公子,陆公子,老夫托大,有一事相求,不知道两位公子能不能卖老夫一个面子?”沈周捋着斑白的胡子,一脸微笑地看着唐伯虎和陆良。

    “沈老先生,有事请讲,只要小子能办到,定不会拒绝。”陆良知道沈周在苏州乃是泰斗级的人物,不管是在文人中还是在官府中,他说上一句话那是比什么都管用,若能抱上他的大腿,那以后自己可就发达了,因此对待沈周的态度极为恭敬。

    他的这种想法,唐伯虎自然也有。

    两个人齐齐对沈周施礼,乐得老头子胡子直抖。

    沈周吩咐掌柜的把墙上的那两幅画取下来,并排放在书案之上,这才转脸对陆良和唐伯虎说道:“陆公子,唐公子,老朽甚为喜刚才你们二人的那诗,所以想请二位在此画上留下墨宝,老朽回去也好细细欣赏。”

    嗨,原来是这事!陆良紧张了半天,发现沈周花费了这么大的心思竟然是为了让自己题字,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老先生吩咐,小子敢不从命!?”唐伯虎不敢怠慢,取来一直狼毫笔,笔走龙蛇,只花了片刻功夫便在那副海棠画上写下了方才的诗作。

    这一副字,刚劲有力,龙飞凤舞,力透纸背,一撇一捺,仿佛战旗摇曳,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唐公子好字!好字呀!”沈周站在一边,连声赞叹。‘

    唐伯虎写完,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打开了却是一方石印,盖在那题字之下,竟然是“唐生伯虎”四字。

    “陆公子,请。”唐伯虎打完收工,却忘不了陆良。

    陆良走到那幅山水芳桃图前,取笔在手,却不免有些为难来。

    在美术学院混了几年,自信自己的毛笔字在学校里也能数一数二,但是和唐伯虎比,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对于读书人来说,字是人的脸面,众目睽睽之下,写出来的字才辛辛苦苦赚来的名声怕就要付之东流了。

    陆良眉头紧锁,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便冲掌柜的挥了挥收。

    “陆公子,不知有何吩咐?”掌柜的现在巴不得能为陆良做点什么,有了今天这事,他这小店怕是不出名都要难。

    “取剪刀于我。”陆良笑道。

    掌柜的愣了。让你写字你便写,怎么要剪刀呀。

    “敢问陆公子,要剪刀何用!?”沈周纳闷了起来。

    不光沈周纳闷,唐伯虎、碧儿以及一帮学子都发起呆来。

    陆良对沈周微微一笑,道:“沈老先生,此笔小子用不得,须改造一番。”

    沈周接过那笔,仔细看了一眼,道:“陆公子,这笔乃是上等的狼毫笔,如何用不得?”

    陆良也不跟沈周解释,只催促那掌柜的拿剪刀来。

    掌柜的没法,只得从后面拿过了一把剪刀。

    陆良接过剪刀,把狼毫笔放置在剪刀上,咔嚓一下,便将一个上等的狼毫笔剪成了个秃头。

    “陆公子,此笔剪成如此模样,如何书写!?”沈老头惊诧得胡子都快翘起来了。

    自古以来,用毛笔写字最讲究的就是笔锋的弹,陆良把笔剪成了秃头,那还能写什么字。

    陆良嘿嘿一笑,把那秃笔置在墨里,俄而双脚分开,单臂摇摆,风卷残云一般将那二十句诗题写完毕。

    沈周凑到跟前观看,这一看不要紧,老头子双目圆睁,浑哆嗦,一把扯住陆良,激动道:“陆公子,老夫一生浸染书画,各种字体烂熟于,可你这是什么体呀!?”

    看着沈老头嘴歪眼斜的样子,陆良知道自己这次算是押对了宝了。

    在美术学院那会,自己负责海报宣传,还是练就一笔让美院老师都啧啧惊叹的海报体,当年还一个劲地埋怨给学校做苦力,想不到这回竟然派上了大用场。

    “沈老先生,这是小子自己摸索出来的一字体,小子狂妄,起了个名字叫陆体。”陆良倒是脸皮厚,忙不迭地往自己脸上贴金。

    “陆体?!好!好!此一字,值千金也!老朽也算是长了一回见识!”沈周对陆良那字,不释手,当下小心地把两幅画包起来,对唐伯虎和陆良道:“今能认识两位小友,实在是高兴得紧!老朽还有事,暂且告辞,两位小友如不嫌弃,有空可到相城找我,老朽定然摆宴相待!”

    “多谢老先生,我等自当登门拜访!”陆良和唐伯虎相互看了一眼,连忙施礼。

    沈周这是公开邀请他们俩,能被他邀请,可是极为有面子的事。要知道,沈周混的圈子,乃是苏州顶尖的文化圈,若能进入其中,还愁以后不扬名立万!

    当下三人寒暄了一阵,沈老头昂头大笑而去。

    “陆兄,伯虎也告辞了!”唐伯虎对陆良倒是尊敬得分,施了一礼,也飘然而去。

    闹一过,店里店外的人顿时作鸟兽散,诺大的一个店,又恢复了平静。

    碧儿走到陆良跟前,扫了陆良一眼,满脸都是笑意。

    “碧儿小姐,你这笑,倒是为何?”陆良被她笑得浑发冷。

    碧儿莞尔一笑,媚眼含,小声道:“若是送礼贺寿,不要买笔墨纸砚,有上好的画一副即可!”

    碧儿带着丫环,迈着碎布走出了店门。

    陆良被她笑得痴了,半晌没回过神来。

    “大哥,碧儿小姐都走了,别看了。”郑光走到陆良跟前,岔开五指在陆良面前晃了两晃。

    “这碧儿小姐,到底是哪家千金?为何知道我来买礼贺寿呀?”陆良呆呆地说道。

    郑光哈哈大笑,指着碧儿的影,说出了一句让陆良怦然心动的话:“大哥,你连这个都忘了!?碧儿小姐乃是那吴老头的独女呀!”

    ########################

    良哥要坠入河喽。

    呵呵,推荐票和收藏,一个都不能少哦。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