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重九离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云 书名:浮生闲
    <---凤舞文学网--->

    九月九,在明代是个很重要的节,这个节对于明代的人来说,重要丝毫不亚于现代人的十一长假。--凤-舞-文-学-网--

    苏州人不像其他地方的人管这天叫重阳。他们叫重九。这一天,苏州人要以菊花、茱萸尝新酒,食栗、粽、花糕。从早到晚,娱乐节目不断,特别是晚上,苏州城下的町肆灯火一片,吃的喝的玩的乐的,应有尽有,闹非凡。

    而在陆庄不远的寒山寺,则是另外一番景象。那地方是个高级场所,里面没有寻爹唤娘的俗事闹,有的,是文人才子吟诗赋词,当月做画。

    有才子,就有佳人,到了这天晚上,苏州城里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们,不管丑的俊的黑的白的,皆在丫鬟的陪同下带着朋友苏州府织染局出的上好的丝纱遮面的斗笠出门入寺。入得寺门之下,把下人车夫打发了,只带一贴丫鬟挑着灯笼上山,山路崎岖,寺中的才子见山下山路上亮起了点点灯火,也便知道有佳人来,诗自然如江海翻腾滔滔而来,等到第二,苏州城里的酒肆之中免不了有多了几段佳话,几首美词。

    这样的节,自然也是那些浪子快活的子。别的不说,重九这天晚上,在寒山寺下的酒馆中,照例会有全苏州府赌徒们的一次大聚会,不过他们管这个不叫赌钱,而是叫“斗叶子”。太仓人陆荣曾经在他的《菽园杂记》就写过斗叶子:“近得阅其形制,一钱至九钱各一叶,一百至九百各一叶,自万贯以上皆图人形,万万贯呼保义宋江,千万贯行者武松,百万贯阮小五,九十万贯活阎罗阮小七,八十万贯混江龙李进,七十万贯病尉迟孙立,六十万贯铁鞭呼延绰,五十万贯鲁智深,四十万贯赛关索王雄,三十万贯青面兽杨志,二十万贯一丈青张横,九万贯插翅虎雷横,八万贯急先锋索超,七万贯霹雳火秦明,六万贯混江龙李海,五万贯黑旋风李逵,四万贯小旋风柴进,三万贯大刀关胜,二万贯小李广花荣,一万贯浪子燕青。”,苏州人赌钱,也讲个雅。

    当然,晚上闹的地方,“打行”的事也是时有发生。什么叫打行?“恶少年群聚夜游。以诈谋拳勇,凌烁弱,谓之‘打行’。”说得通俗点,那就是打架,苏州浪子,打行之风盛行,游手好闲的小混混们告诬陷,开赌场,拐人口,把社会风气搞的很不好。

    在浪子里混,那很容易,但是要想混出名声,混出个脸面来,那可就很困难了。这行当,不是说你一掀衣服露出一油光发亮块块绽出的肌,或者说你起一把菜刀红眼一路砍杀过去就行了的,这混,也好讲究造型,讲究风度。

    在苏州浪子中,如果没有“十清诳”,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你,当你是个土包子。

    哪十清诳?一清诳,圆头扇骨揩得光浪。二清诳,口汗巾折子挡。三清诳,回青碟子无放。四清诳,宜兴茶壶藤扎当。五清诳,不出夜钱沿门跄。六清诳,见了小官递帖望。七清诳,剥鸡骨董会摊浪。八清诳,绵绸直裰盖在脚面上。九清诳,不知腔板再学魏良辅唱。十清诳,老兄小弟乱口降。

    看见没有,从头到脚,从衣服到事物,从外表到内涵,那都有讲究,这出名的浪子,就如同练级,家中没有钱财,个人没有天赋,那是很难练成大神的。

    不过在苏州的浪子中,一提起“鬼见愁”的大名,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陆家老二。那是猴子见到翻跟头、江河见到水倒流。石头见到直冒油地人物。半夜敲寡妇门。三更挖绝户坟。什么事不绝他不干什么事。要不然。一般人也不能混出这般鼎鼎大名。

    这一天。是重九。按照以往。那可是陆家老二最兴奋最乐呵地时候。但是这天晚上。寒山寺下斗叶子地混混们发现陆家老二破天荒地不见了。

    与此同时。在陆家大院二进院子地台阶上。一老一少蹲在地上唉声叹气。

    “爹。你说咱们少爷这回会不会有事?”少年十七八岁。穿着一麻布衣服。头发胡乱地打了个髻。也许是天气凉了上地衣服又有些单薄。所以说话地时候不停地吸溜鼻涕。

    “我看有点麻烦。老爷好像是铁定要把咱们少爷赶出去了。你说少爷也真是。本来五个少爷中。就他是庶出而且老爷一向不待见他。这会竟然闹出如此妄为之事。唉。这会凶多吉少。他卖出地那几十亩地里。有一块河滩地是老爷最钟意地风水宝地。老爷准备百年之后留给自己做宅地。他倒好。赌输了钱全卖出去了。虽然陆家田地众多不在乎这几十亩。可你把这块河滩地给卖了。那就是揭了老爷地逆鳞。岂能饶了少爷呀!”老头年纪大概在五十岁左右。边说话边叹气。

    陆亭二房。也就是陆良地母亲。江西人士。姓杨。也是大户人家出。年轻时跟着爹爹到苏州做生意。遭了强盗打劫。爹爹死。杨氏在家奴杨忠地保护下幸免于难。后来流落到了陆庄。许给了陆亭做了二房。这老头便是杨忠。那少年。是杨忠地儿子杨石头。。

    这一老一少,因为杨氏是偏房,平里就没少受人欺负,但是也因此对陆良极为忠心,把陆良看成是主人,现在陆良被陆亭五花大绑捆入院中的家祠有可能遭到逐出家门的命运,两个人自然担心不已。

    家祠中。张元被四下的蜡烛熏得噼里啪啦直流泪,这蜡烛也不知道里面混了什么成分,着实让人受不了。他现在已经接受了眼前的事实,知道如今自己名叫陆良,是陆家老二,对于自己的出境也在杨氏的哭诉中了解了一些,也便不说话,站在房间里一声不吭。

    房间很大,正面的桌子之上,供着密密麻麻说不清的牌位,那自然是陆家的列祖列宗,陆亭满脸怒色地坐在椅子上面,后站在长房乔氏所生的四个儿子。房间两则,坐着十几位族中长老,一个个看着陆良摇头叹气。

    “诸位,今请大家来,不为别事,只为这个畜生。老夫为陆氏后人,虽不敢高比先祖功德,但自少年来,苦读修,做了十年主簿,自问品行毫无任何不端之处,育五子,其余四子皆有正业,唯独此子浪放纵鱼乡里辱没家风。诸位,今当着陆家先祖的面,你们也做个见证,我陆亭将此子逐出家门,今之后,此子与我陆家无任何瓜葛,父子恩断义绝,形同末路!”

    陆亭站起来,声音颤抖,气得不轻。

    这老头脸皮绝对够厚,家族里面的宗老们有些在听了他这句话之后,转过脸偷笑。

    还年少苦读修的,你年轻的时候,不也是乡里的祸害一个?

    一帮宗老们脸上表丰富多彩,但是陆亭这话一出,陆良后的杨氏顿时昏厥过去。

    “爹,二哥纵有万般不是,你也不能把他逐出家门呀!”陆亭后面站立的四子中,年纪最小的一个急忙走出来双膝跪在陆亭跟前,替陆良求,其他诸子则面带得意之色。

    陆亭把眼前的小儿子扶起来,沉声道:“灼儿呀,不是为父不念这父子之,实在是你这二哥朽木难雕!我意已绝,你不用在说了。”

    “爹,你看二哥哭得多伤心,他知道错了,你就绕了他吧!”陆灼回指了指站在蜡烛旁边泪流满面的陆良,急道。

    陆亭看了看擦一把抹一把的陆良,心中虽然有老大的不忍,但是却铁了心肠,便道:“逆子,看在你我父子一场的份上,我把家里河沿之上那二十亩地给你,今晚你便带你母亲和杨忠父子离开陆家吧。自此之后,你后平步青云也好穷困潦倒也罢,都与我们陆家无关了!来人,给我赶将出去!”

    陆亭话音刚落,早有家丁走了过来,架起杨氏和陆良,一阵小跑将二人赶出了府外。过不了多久,杨忠和杨石头也挑着被褥行礼被赶了出来。

    “少爷,走吧,这地方,本来就不是我们能呆的地方。”杨忠看了一眼陆家的大门,伤感地转过了脸去。

    看着面前的一老一少,看着还在昏迷之中的母亲,陆良长叹之后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这黑灯瞎火的,今晚住在哪里?

    ##############################################################

    新书刚上传,需要大大们的支持!请多多推荐,多多收藏,多多砸票,不然良哥晚上住你家去!呵呵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浮生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