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云裳倾国 (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花不语 书名:九鼎军师
    贺然这一晚睡得很不安稳,噩梦从未间断过,最先梦到自己被白宫博追杀,怎么跑也摆脱不掉后的敌兵,继而白宫博又变成了一条蟒蛇,紧紧的缠住他,让他喘不过气来,接下来不知怎么又来到了无尽的荒漠,烈晒得他焦渴难忍,好容易看到一片绿洲,没等走进突然狂风大作,脚下的沙地不停的下陷,他挣扎着,绝望的喊叫着,正在这时那个“神仙”出现了,他以为自己有救了,可那“神仙”根本不管他的呼救,跟他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醒来时,贺然心神疲惫,回想着梦境犹自心有余悸,外间的俏俾听到动静进来服侍他穿衣,贺然摆摆手,道:“我不喜别人服侍,劳你给我倒盏茶来就行了”

    那俏俾应诺着倒来一盏茶,她看着贺然衣裳总是忍不住要上来帮忙,贺然笑道:“这些事我一直是自己作的,让别人伺候我总觉的不舒服,你去玩”

    那俏俾愣住了,难以置信的问:“大人是……让我去玩?”

    贺然笑道:“反正我这里也没什么事,难道让你一直在这里站着不成?”

    那俏俾不知所措的答应了一声,低头走到门口,迟疑着不敢离开

    贺然微笑着摇了摇头,道:“去,我没什么事要你做,就是有事唤不到你,我也不会责罚你的”

    那俏俾忽闪着大眼睛,诺诺道:“奴婢不敢”

    贺然哈哈笑道:“后你就敢了,也好,你既不敢去玩,那就陪我说说话,你们这里的口音真是好听,不过你可要说的慢些,太快了我可听不懂”

    对那俏俾而言,贺然的这种随和与亲善她真是难以承受,怯怯的走到贺然前后,她低声问:“大人要与奴婢说些什么呢?”

    “说什么都行,呃……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唤纤鱼”

    “纤鱼,纤鱼……”贺然念叨了几遍,摇头道:“不好,鱼太瘦了就不好抓了,胖鱼比较好抓”

    俏俾被逗得忍不住笑出了声,此刻她确信了这位大人真的与众不同,她仗着胆子声道:“那当然是不被抓的好”

    贺然见她敢说话了,笑道:“我以后唤你作纤儿”

    “是”纤儿笑着应诺

    贺然东拉西扯的逗她说话,这里的女孩子讲话口音软糯柔婉,让贺然有听吴侬软语的感觉,可纤儿放松之后语不自觉的加快了,贺然听到的就是一串串灵动的乐声了,好在他也不在意纤儿说的是什么,听不懂时就全当是听曲了,贺然的确够坏的,他观察着纤儿的表,不时变换着自己的表,或惊诧或疑惑或欣然,在不知所云的况下,他不但能把谈话继续下去,而且还引得纤儿越说越起劲

    贺然就是这么个人,骗人仿佛是他的天,现在骗这个姑娘他也能自得其乐且沾沾自喜能享受到占便宜的喜悦

    纤儿说的正兴奋时,门外有人来报,丞议郎前来拜见

    贺然扫兴的皱了皱眉,吩咐道:“说我有请”然后站起对纤儿道:“你记着说到哪了啊,一会回来接着讲给我听,你方才讲的那个……哈哈哈,太有趣了”

    纤儿高兴的答应着替他了下衣帽,笑盈盈的在前引路

    盾圶见了贺然脸上立刻露出了讨好的笑容,口中不停道着叨扰

    分宾主落座后,贺然低声问道:“那云制舞真的如大人说的那么美貌?”

    “比下官说的还要美貌,嗨下官词句不能表述其万真是花不可喻其颜,玉不足形其质,一会大人见了就知道了”盾圶眉飞色舞道

    贺然现在是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那种自来熟的神态很快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听了盾圶的赞誉之词,贺然露出了暧昧的微笑,口中啧啧有声的一幅贪婪嘴脸,“那她为何要来见我?我与她素不相识啊”

    “嘿嘿,大人名满天下,连竹音公主都娶到了手,我猜制舞是仰慕大人才华特来拜会的”盾圶羡慕不已,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贺然假意陶醉的笑了笑,随即显出沮丧的神色,长长的叹了口气

    盾圶不解的问:“大人为何叹息啊?”

    贺然压低声音道:“唉,在盾大人面前我也不想隐瞒,云制舞既这般美貌,我猜西屏达官中惦记云制舞的自然不在少数,大人当知我目前处境,实在是不宜去招惹这众人瞩目的佳人,嘿嘿,大人想来也听说过我的好色声名,面对绝世佳人却不能染指,这让我如何不郁闷啊”

    盾圶不住的点头,劝慰道:“大人也不用唉声叹气的,我观大王对大人颇为厚,来大人再建些功勋,大家必然不以外族相待了”

    贺然苦笑了一下,道:“后之事还是后再说,眼下这个忙大人是一定要帮我的”

    “有用得着下官的地方大人尽管吩咐”盾圶显得颇为仗义

    贺然暧昧的一笑,道:“倒不是什么难事,一会云制舞来了请大人替我多支应一下,我这人管不住自己,若和云制舞谈的亲近了说不定真要给自己惹祸”

    这对盾圶而言无疑是求之不得的,他不住口的答应着,对贺然又亲近了几分

    拉拢了盾圶,贺然开始从他口中挖信息,“这云制舞的师傅好像是……什么什么母……”

    “不不不,大人记错了,是天音琴妃”

    “哦对对对,是天音琴妃,易国那边虽有传闻但语焉不详,幸亏大人指点,大人再多讲一些,免得我后在外人面前我可要出丑了”

    “大人可算是问对人了,这天音琴妃自三十年前在先王寿宴上以一曲《飞星逐月》技压天下乐师后就再未抛头露面,现在知其名者都已不多了,下官算是略知一二的”盾圶不无得意道

重要声明:小说《九鼎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