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相携与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花不语 书名:九鼎军师
    <---凤舞文学网--->

    少女脸有些红了,讪讪道:“人家是着急嘛,你要觉得这果子不好,我再去最高的那棵树上给你摘。--凤-舞-文-学-网--”

    贺然摆摆手,道:“不必了,我们还要赶路,看在你这么累的份上,再给你加一文吧,六个果子一共七文你看如何?”

    少女大失所望,嘟起小嘴委屈道:“你欺负人!”说着生气的扭过头,再转回来时眼角已经湿润了。

    贺然装出好奇的样子问道:“你把口水抹到眼角作什么?你眼睛这么亮就是因为经常往上抹口水吗?”

    少女见伎俩被识破,赌气的踢了一下脚边的蜜水果,气哼哼道:“七文就七文,一群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女孩子!”

    俗话讲“十八无丑妇”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上散发出的青气息最是惹人心动,一颦一笑间那种尚带稚气的神态让人会不自的生出怜。这个少女本就生的很美,现在生气的样子更是别样动人。

    贺然不忍再戏耍她,对侍卫笑道:“再给她十两银子,别把小妹妹真的惹哭了。”

    那女孩子惊喜的接过银子,对贺然露出甜甜的微笑,“你真是好人,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

    贺然收起笑容道:“后莫要这般贪心,否则早晚会吃亏的。”说完他对众人挥了挥手,马车启动时他又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

    走不多远,车边的侍卫笑道:“大人,那女孩子一直跟在咱们后面。”

    贺然欠起,见那女孩子在七八丈外正紧步跟随,他皱了皱眉,命众人停下,然后向那女孩子招了招手,问道:“你为何跟着我们?”

    那女孩子走到车边,忽闪着大眼睛道:“我想你们吃完车上的这六个果子应该还会再买,能不能还买我的?这次我一定会给你们摘最大。”

    贺然哭笑不得道:“这些足够我们今天吃的了。”

    “明天呢?明天会吃吧?”

    “我告诉过你莫要太贪心,今是我心好,才愿意当冤大头,你当我真的会一直一两银子一个的买你的果子吗?”

    “那我哄你开心好不好?等你心好了再买,我很会哄人的,街坊邻居都很喜欢我,我爹爹生气时我不到一盏茶就能把他哄笑。”少女满怀期待的看着贺然。

    “快回家吧,太贪心的人我不喜欢,再不走我可要把你得的那二十两银子都收回来了。”贺然沉下脸道。

    少女吓的退了两步用手捂住袖口,见贺然眼中露出笑意,她忽然垂下头,凄楚道:“我不想回家。”

    “为何不想回家啊?”贺然随口问道,说完又躺了下去。

    “嫂嫂整欺负我,还想把我嫁给她的一个呆傻兄弟。”那少女又走到车边,贺然发现她眼中已有泪花闪动。

    “你父母不帮你吗?”贺然好奇的问。

    “我父母早已亡故了。”

    “可你刚还说不到一盏茶就把你爹爹哄笑了呢。”

    “那……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少女眼中那两颗晶莹的珠泪掉了下来,“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我想跟着你,就是作使唤丫头也愿意。”

    “哦……”贺然心软了,没想到这青灵动的少女竟是这种家境,他从心里喜欢这女孩子很想把她带在边,骨子里那种怜花惜玉格让他觉得这么可的女孩子理应有个好的归宿,可一想到自己现今处险境,根本无力照看她说不定还会给她带来杀之祸,他暗自叹了口气,转从侍卫那里要了两锭黄金,递给她道:“这些足够你置办嫁妆的了,自己找个好人家吧。”

    那少女盯着手里的黄金惊得张开了小嘴,她被这么一大笔财富吓傻了,贺然他们都走出十多丈了,她眼角眉梢的笑容才突然绽开,呆呆的想了一会,她又追了上去。

    “是不是觉得钱还不够用?”贺然这次没有让侍卫们停下,而是用胳膊支起子笑着问。

    侍卫们从未见过这么贪心的女孩子,也没见过这么好的大人,相互望着含笑摇头。

    少女紧走两步坐到了车上,有些难为道:“我不想要钱了,只想跟着你。”话虽这样说,可她紧紧抓着金锭的手只微微向前伸了伸。

    贺然见她手指因太过用力都发白了,笑道:“既然送给你了,我焉有再取回的道理,收起来吧。”不待话音落地,他就觉眼前划过两道黄光,那两锭金子已然进入了少女的怀里。

    “你收下我了?而且钱也给我了?是吧?啊?”

    “快回去吧,我不能收下你。”贺然躺了下去。

    少女脱下鞋子放在车边,爬到锦褥上俯视着贺然嘟着小嘴道:“你为何不肯收下我啊?是不是因为我说了谎又赚了你的银子?我平从不说谎的,骗你银子也是……也是不得已,我哥哥病的要死了,我是想弄点钱为他治病,我不是贪财的人。”

    贺然微微笑了笑,道:“我没有责怪之心,否则也不会给你金子,只是我不缺服侍之人,去吧,快去给你哥哥请请医治病吧。”

    “我知你是富家公子,边自有服侍之人,可我什么都会做,像现在,我就可陪你说话解闷,你是摔伤了吗?这一路正好由我来服侍你,好不好?”

    贺然笑着把头扭向一边不再理她。

    少女一时没了办法,抱膝坐在他边,眨动着眼睛道:“我家就在前面,让我搭段车总可以吧,你莫要再赶我。”

    贺“绿绳儿!你给我下来!爹爹找了你半了,还不快回家!”

    贺然诧异的坐起,见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立在车边正对那少女怒目而视。

    少女见被发现了,也瞪起眼对那大汉道:“我不回去,我死也不嫁那糟老头!”

    “有话回家去说,你下来。”大汉看了看贺然又看了看那几个侍卫,语气缓和了许多。

    那叫绿绳儿的少女向贺然上靠了靠,瞪着那大汉道:“我就不下去!”

    那大汉对贺然拱了拱手道:“让公子见笑了,舍妹太过任,我得拉他下来。”说着就动手。

    绿绳儿紧紧抱住贺然的胳膊哀求道:“你带我走,我不要回去。”

    贺然眯起眼睛对那大汉道:“你兄弟几人?”

    那大汉一愣,不知他为何突然问起这个,答道:“小人只这一个妹妹,并无兄弟。”

    贺然微笑着对绿绳儿道:“他们要你嫁的不是呆傻之人,你赚钱也不是为给兄长治病,你自己算算这么一会你说了多少谎话。”

    绿绳儿有些害怕了,惊慌道:“我……我回头再对你解释,你先带我走吧。”

    那大汉抓住绿绳儿的一只胳膊,一边拉一边对和然道:“正是正是,她总是骗人,无论她说什么公子都不要信。”

    绿绳儿见贺然无意在帮自己,急的哭了起来,她猛的在那大汉手上咬了一口,那大汉疼的直甩手,不等他发怒,绿绳儿从怀中掏出两块银子一块金子扔在他脚边道:“那糟老头出的彩礼总多不过这些吧?这位公子已经买下我作小妾了,钱我都给你了,以后我们再无瓜葛了!”

    那大汉楞了一下,随即迅速捡起地上的金银,两眼放出贪婪的光芒,拧起的眉头顿时松开了,换做一副笑脸道:“你真的遇到贵人了。”然后转向贺然,“尊客既买了舍妹,我们就是亲家了,请到家中一坐,小人这就去置酒买。”

    贺然看到绿绳儿这兄长如此见利忘义,又见绿绳儿如此决绝,他也不想再揭穿绿绳儿的谎言了,对那大汉摇摇头道:“我有要务在,不便耽搁,绿绳儿我先带走,她想回来时我自会派人送她回来。”

    那大汉慌忙道:“不用送回,公子既买了她,杀剐存留但凭公子处置,这钱我是不能退的了。”说着赶紧把钱塞进怀里。

    贺然强抑厌恶之,对侍卫道:“快些赶路吧。”

    那大汉追在车后,陪着笑脸问道:“公子住在何处?如何称呼啊?来我们若想探望小妹也好……”

    绿绳儿不待他说完,就叱道:“我此生都不愿再见你们,你也别想再打公子的主意,快些走开,否则我可要把钱收回来了!”

    那大汉闻言立刻就止住了脚步,接着一转没入了路边的树林里。

    走了一段路,绿绳儿见贺然躺在那里两眼望天看也不看自己,心虚的推了推他道:“多谢你了。”

    贺然轻轻哼了一声,眼睛还是望着天空,绿绳儿轻轻摇晃着他的胳膊道:“我知道你是好人,莫要再生气了,我后绝不会再骗你了。”

    “你骗钱是为了攒路费逃走吧?”贺然侧过脸问。

    “是,我死也不会嫁给那老头儿!”绿绳儿咬着牙道。

    “在我们之前你一共骗了多少钱?”

    绿绳儿从怀中掏出五枚制钱,垂着头小声道:“就只五文钱,先前遇到的都是坏人,多一文钱也不肯给,还有两个人吃了果子不但不给钱还要打我,我为采那些果子真的有一次险些摔下来。”绿绳儿委屈的咬着嘴唇。

    贺然心中一阵发酸,柔声道:“你原本打算逃到何处?我虽不能送你去但可以再给你些钱。”

    绿绳儿凄苦道:“我无处可去,你就那么厌烦我吗?我以后真的不会再骗人了。”

    贺然感到为难了,因为他有一种感觉:齐敏不会轻易让自己离开康国。如果真是那样,自己收留了这个女孩子很可能会害了她,可不收留她又让她往何处去呢?

    绿绳儿苦苦哀求良久,见贺然一直皱眉不语,她叹了口气,穿上鞋子道:“公子既这么为难,我不再勉强了。”说着跳下车,盈盈而拜,“萧荷谢过公子大恩,后若有机会定当相报。”

    “小荷?你不是叫绿绳儿吗?”贺然猛的坐起,命侍卫停下车子。

    “不,民女姓萧,是萧荷,绿绳儿是小名。”

    “哦……”贺然茫然若失的点了点头,转头命侍卫再送她两锭金子。

    车子在次启动,这少女的名字勾起了贺然对小荷的思念,两眼呆呆的望着天空,脸上流露出了凄苦之色。

    众侍卫都已看出这位大人非常喜欢这个女孩子,也都在奇怪这个大人为何就是不肯收留她,他们虽不知贺然到底是何份,但能让他们这些王宫侍卫随护送的人官职绝小不了,按理这么大的官多养一个丫鬟或小妾根本算不得什么。

    一个侍卫见贺然脸色忽然变得这么难看,只当他是舍不得绿绳儿,试探道:“大人,不如就留下她吧,她一个孤女子又带了那么多金子,万一遇到歹人就难活命了,我看她也怪可怜的。”

    贺然也有些担心,他欠起向后张望,绿绳儿已被落下很远了,只能见到一个小的影在漫漫长路上孤独而行。

    然闭上了眼睛,可没想到那少女忽然掀开被子就往里钻,这下他心中有些不悦了,刚要呵斥她,却有人先开口了。

    “绿绳儿!你给我下来!爹爹找了你半了,还不快回家!”

    贺然诧异的坐起,见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立在车边正对那少女怒目而视。

    少女见被发现了,也瞪起眼对那大汉道:“我不回去,我死也不嫁那糟老头!”

    “有话回家去说,你下来。”大汉看了看贺然又看了看那几个侍卫,语气缓和了许多。

    那叫绿绳儿的少女向贺然上靠了靠,瞪着那大汉道:“我就不下去!”

    那大汉对贺然拱了拱手道:“让公子见笑了,舍妹太过任,我得拉他下来。”说着就动手。

    绿绳儿紧紧抱住贺然的胳膊哀求道:“你带我走,我不要回去。”

    贺然眯起眼睛对那大汉道:“你兄弟几人?”

    那大汉一愣,不知他为何突然问起这个,答道:“小人只这一个妹妹,并无兄弟。”

    贺然微笑着对绿绳儿道:“他们要你嫁的不是呆傻之人,你赚钱也不是为给兄长治病,你自己算算这么一会你说了多少谎话。”

    绿绳儿有些害怕了,惊慌道:“我……我回头再对你解释,你先带我走吧。”

    那大汉抓住绿绳儿的一只胳膊,一边拉一边对和然道:“正是正是,她总是骗人,无论她说什么公子都不要信。”

    绿绳儿见贺然无意在帮自己,急的哭了起来,她猛的在那大汉手上咬了一口,那大汉疼的直甩手,不等他发怒,绿绳儿从怀中掏出两块银子一块金子扔在他脚边道:“那糟老头出的彩礼总多不过这些吧?这位公子已经买下我作小妾了,钱我都给你了,以后我们再无瓜葛了!”

    那大汉楞了一下,随即迅速捡起地上的金银,两眼放出贪婪的光芒,拧起的眉头顿时松开了,换做一副笑脸道:“你真的遇到贵人了。”然后转向贺然,“尊客既买了舍妹,我们就是亲家了,请到家中一坐,小人这就去置酒买。”

    贺然看到绿绳儿这兄长如此见利忘义,又见绿绳儿如此决绝,他也不想再揭穿绿绳儿的谎言了,对那大汉摇摇头道:“我有要务在,不便耽搁,绿绳儿我先带走,她想回来时我自会派人送她回来。”

    那大汉慌忙道:“不用送回,公子既买了她,杀剐存留但凭公子处置,这钱我是不能退的了。”说着赶紧把钱塞进怀里。

    贺然强抑厌恶之,对侍卫道:“快些赶路吧。”

    那大汉追在车后,陪着笑脸问道:“公子住在何处?如何称呼啊?来我们若想探望小妹也好……”

    绿绳儿不待他说完,就叱道:“我此生都不愿再见你们,你也别想再打公子的主意,快些走开,否则我可要把钱收回来了!”

    那大汉闻言立刻就止住了脚步,接着一转没入了路边的树林里。

    走了一段路,绿绳儿见贺然躺在那里两眼望天看也不看自己,心虚的推了推他道:“多谢你了。”

    贺然轻轻哼了一声,眼睛还是望着天空,绿绳儿轻轻摇晃着他的胳膊道:“我知道你是好人,莫要再生气了,我后绝不会再骗你了。”

    “你骗钱是为了攒路费逃走吧?”贺然侧过脸问。

    “是,我死也不会嫁给那老头儿!”绿绳儿咬着牙道。

    “在我们之前你一共骗了多少钱?”

    绿绳儿从怀中掏出五枚制钱,垂着头小声道:“就只五文钱,先前遇到的都是坏人,多一文钱也不肯给,还有两个人吃了果子不但不给钱还要打我,我为采那些果子真的有一次险些摔下来。”绿绳儿委屈的咬着嘴唇。

    贺然心中一阵发酸,柔声道:“你原本打算逃到何处?我虽不能送你去但可以再给你些钱。”

    绿绳儿凄苦道:“我无处可去,你就那么厌烦我吗?我以后真的不会再骗人了。”

    贺然感到为难了,因为他有一种感觉:齐敏不会轻易让自己离开康国。如果真是那样,自己收留了这个女孩子很可能会害了她,可不收留她又让她往何处去呢?

    绿绳儿苦苦哀求良久,见贺然一直皱眉不语,她叹了口气,穿上鞋子道:“公子既这么为难,我不再勉强了。”说着跳下车,盈盈而拜,“萧荷谢过公子大恩,后若有机会定当相报。”

    “小荷?你不是叫绿绳儿吗?”贺然猛的坐起,命侍卫停下车子。

    “不,民女姓萧,是萧荷,绿绳儿是小名。”

    “哦……”贺然茫然若失的点了点头,转头命侍卫再送她两锭金子。

    车子在次启动,这少女的名字勾起了贺然对小荷的思念,两眼呆呆的望着天空,脸上流露出了凄苦之色。

    众侍卫都已看出这位大人非常喜欢这个女孩子,也都在奇怪这个大人为何就是不肯收留她,他们虽不知贺然到底是何份,但能让他们这些王宫侍卫随护送的人官职绝小不了,按理这么大的官多养一个丫鬟或小妾根本算不得什么。

    一个侍卫见贺然脸色忽然变得这么难看,只当他是舍不得绿绳儿,试探道:“大人,不如就留下她吧,她一个孤女子又带了那么多金子,万一遇到歹人就难活命了,我看她也怪可怜的。”

    贺然也有些担心,他欠起向后张望,绿绳儿已被落下很远了,只能见到一个小的影在漫漫长路上孤独而行。

    众侍卫都随着贺然向后张望,他们此时也都对这少女生出同之心,纷纷附和着劝贺然收下她。

    “带她过来吧。”贺然知道若再不收留她,这些侍卫疑心会更重,回去后必然着重向齐敏禀报,以齐敏的精明自然会猜出自己的心意,那样反而不好了。

    众侍卫闻言都露出了笑容,争抢着策马去接绿绳儿。

    绿绳儿再次上了马车,她眼含泪珠扁着小嘴看了贺然一眼,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了一会她才呜咽道:“我方才自己走路好害怕。”

    贺然拍了拍她的肩柔声道:“好了,不要再哭了,我带你去德昌。”

    绿绳儿从怀中取出贺然刚给她的那两块金锭,递到贺然面前道:“这个还你。”

    贺然见她抓着金锭的手指还是很用力,不觉想笑,可转念一想,对穷苦人家的孩子而言,这两锭金子无疑是平生仅见的巨大财富,在自己没有索取的况下她能主动交出来已属不易,也表明这绿绳儿十分乖巧,关键时刻不但懂得取舍,还能不失心计,因为她没有把第三块金子一并拿出来。

    “你收着吧,留待后花用。”贺然微笑着说。

    绿绳儿咬着嘴唇看着贺然,这青年公子的笑容让她感到心虚,因为他的笑容看起来虽然很亲切很随意甚至还带着几分轻浮,但却让绿绳儿有一种无从捉摸的感觉,根本无法从他的笑容中揣测到他真实的心意。

    “哦!还有一锭。”既然猜不透他的心意,绿绳儿觉得还是老实点好,她装作猛然想起的样子把最后的那块金锭也掏了出来。

    贺然哈哈大笑道:“收起来吧,收起来吧。”

    这次绿绳儿看准了,因为他现在的笑容显得很真实,看他此刻那种开心的神态简直就像一个刚作了得意之事的孩子,她不好意思的收起金锭,嘟着小嘴道:“你这人嘴上虽不讲谎话,可比我还会骗人。”

    贺然顽皮的眨了下眼睛,笑道:“其实我比你还说谎,足可以当你师傅了。”

    贺然的神顿时让绿绳儿觉得与他亲近了许多,胆子也大了起来,故作认真的点着头道:“嗯,你这句谎话说的就不错。”

    贺然被她逗得大笑起来,绿绳儿也绽开了灿烂的笑颜。

    “有机会我让你领教领教我说谎的功力,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大家风范。”贺然悠然的躺了下去。

    “嗯嗯嗯,我等着,呃……我猜你不是摔伤的,而是说谎说伤的,是吧?这般造诣真是令人叹服!说谎大家是不是都是躺着的?”绿绳儿嘴中啧啧有声。

    贺然为之气结,可自己被马鞍磨伤实在是件丢人的事,绝不能对她说,只得郁闷的闭上了嘴。

    寂寞的旅途有了绿绳儿立即就变得快乐起来,欢声笑语中行了两,贺然试着骑上马,感觉不怎么疼了,他惦记着齐宁的事,急于要赶回去,就想命两个侍卫保护绿绳儿随后缓行。

    可绿绳儿唯恐贺然不再管她,着急道:“我会骑马,不信我骑给你看。”说着抢过一个侍卫的马,费了好大劲爬了上去,马还未动她就摇摇坠了,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绿绳儿生气道:“人家好久不骑了,有什么好笑的!”

    这次她说的倒不是谎话,适应了一下就能勉强骑行了,好在贺然有伤在也不敢快行,也就依了她的心意同意她同行了。

    四后他们回到了德昌,绿绳儿第一次见到这么繁华的都市,欢喜的左顾右盼不时发出惊呼声。贺然本想先给她找个客店住下,可绿绳儿死也不肯,这车水马龙的城市虽令她兴奋但也让她产生了莫名的畏惧与恐慌,自从贺然提出建议后,她就一直用力抓着贺然的胳膊再也不肯放开。

    几的相处,贺然对她的态度已由最初的怜变得有些骄纵了,见她这如此紧张,体会出了她内心的不安,无奈之下只得带她朝王宫走去。

    走近气势恢宏的王宫时,绿绳儿睁大了眼睛,胆怯的问道:“这就是你家?”

    侍卫们都笑了起来,有人告诉打趣她道:“这是王宫,送你进去作宫女好不好?”

    绿绳儿吓的一哆嗦,惊慌的望着贺然道:“你莫非是王子?”

    贺然柔声道:“不是,我只是一个在王宫里面做事的人,别怕,不会有人欺负你。”

    绿绳儿向后退了几步,哀求道:“我不要进去,我还是去住店吧,你做完事再来找我。”

    贺然明白平常百姓对王权的那种敬畏之心,笑道:“也好,不过我事务颇多,可能要等些子才能去看你。”

    绿绳儿眼中有了泪水,颤声道:“你莫要骗我,你若不管我,在这里我不知该如何活下去,你千万莫要骗我。”

    贺然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道:“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放心吧。”然后对一个侍卫吩咐道:“带她去刚路过的那家居宾阁,好生照看。”

    绿绳儿边走边回头用泪眼望着贺然,那种依依之让贺然心中很不好受。

    一直以来,贺然慕、追求的都是特立独行有主见有思想的女人,这与他的世有关,过早的独立面对社会,让他有了比同龄人更成熟的心态,对那种动不动就撒哭鼻子的女孩子颇为厌烦,可绿绳儿却让他领略到了青少女的可之处,并生出了恋之

    其实贺然还未意识到,他的这种转变是和份权势相关的,先前他无权无势,自然承担不起任何责任,所以希望找到一个不需依靠他的伴侣,经过一年多的历练,他已有了强大的自信,有了相当的权势,因此对依赖他的绿绳儿才有了喜之心。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九鼎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