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战凤萧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花不语 书名:九鼎军师
    <---凤舞文学网--->

    敌军放哨的军卒发觉流星灯组成的“云层”时,它已接近营寨上空,这些军卒都被惊呆了,一个个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奇异景象,当有灯笼化作火球坠落时,一些胆小的人甚至开始跪地膜拜,等有人明白过来要救火时已经来不及了,四处都在起火,火焰逐渐练成一片,更可怕的是,天上的火球似是无有穷尽般掉个没完。--凤-舞-文-学-网--。

    顺军与赵军布阵颇合章法,主营前一箭地都设有前锋营,为的就是防范易军偷袭和纵火,所以中军与后军少有防火之心,其实就算他们有防火之心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火攻。

    天火突降大多数人立时就被烧懵了,少数清醒的军卒要救火可连一件趁手的家什都找不到,水源更是奇缺。狂野的火舌肆无忌惮的吞噬着幔布与竹木搭建的营寨,火苗变成火堆继而连成一片,最后终成炼狱火海。

    与敌军营寨同时被点燃的是易军将士复仇的怒火,许将军对贺然一躬到地,脸上肌抖动一语不发的跑下城楼,带着三千嘶声吼叫着的军卒冲出城门。

    站立城头的贺然感受到了浪的侵袭,听着敌军远远传来的哀嚎之声,他心中涌起无限的快意,半年来积聚在心头的郁闷与愁苦仿佛也被这大火烧光,他咬着牙轻声自语道:“敢饶我贺然清静的,我必杀之!”

    站在他侧的苏夕瑶与竹音公主同时转过脸,她们惊诧的发现贺然凝视远方的双眼中,有一种令人心寒的光芒,看着他此刻的神连苏夕瑶都觉有些心惊胆战,即便是亲眼目睹,她也难以相信那种冷酷与嗜杀的表会出现在贺然的脸上。

    她刚要去拉贺然,贺然已转过头,换了往油滑的嘴脸,笑道:“姐姐与公主回去吧,这里烟尘太大,别弄脏了衣裙。”

    苏夕瑶已闻到了人烧焦的恶臭,脸上带着怜悯之色看了一眼烈焰冲天的敌营,轻轻点了点头,轻声叮嘱了一声“你莫要出城。”然后与竹音公主回去了。

    贺然急匆匆的跑到谷后,那边已传来震天的战鼓声,他登上马道时止住一个要施礼的副将,沉声问:“战况如何?”

    那副将紧跟着走向城楼的贺然,嘴里禀报着:“前面火起后顺军即死命攻城,好在我们早有防备,此刻激战正酣,孔将军告知大家前方取胜后,军心振奋,军师大可放心。”

    贺然又向上走了几步,那副将死死拉住他道:“军师不可再上,若有闪失末将就是死罪了。”

    贺然见头顶不时有箭矢飞过,就听话的止住了脚步,不一会已升为忠勇将军的孔林闻讯跑下城楼,施礼后,不待贺然询问就高声道:“大人,此处无忧,谷后狭窄,顺军难以全力相攻,有我带的这一千人把守,他们休想攻上城墙!”禀报完迫不及待的问:“前方战事如何?”

    贺然沉声道:“我已为你手下那七百战死的兄弟报了仇。”

    孔林嘴唇抖动,半晌后仰天发出一声大吼,抽出佩刀冲回城头,贺然对边那副将道:“保护好孔将军。”说完转下了马道。

    黄昏时,藏峡谷前后的战鼓都已平息,但谷前的大火却未平息,谷内被火光映的通红,这为原本就盛满了喜悦的山谷增加了几分烈气氛。

    贺然在营帐中听将领们汇报完战果,心中更加轻松,这一把火虽没烧死白宫博,但顺赵两军逃回去的都不足一万人,均已大伤元气,短时内易国可松口气了。

    许将军在前面杀散了顺赵两军毫无斗志的前锋营,俘获了近万敌军,仍未解恨,狭余勇与孔林合兵一处又杀向谷后的顺军。

    那些顺军看到前方升起的浓烟越来越大,已知不妙,等闻到焦臭的烤味道后军心就已不稳了,及至易军杀出,猜出大势已去,纷纷弃甲而逃。许将军在营帐中见到贺然时,连连施礼都不知如何表达内心的感激与喜悦了。

    小楼的天桥上,苏夕瑶与竹音公主分站在贺然侧,俯视着谷内欢庆的人群,竹音公主难耐喜悦心,顾不得苏夕瑶在边,紧紧依偎着贺然。

    “下一步当如何?”竹音公主崇敬的望着贺然,苏夕瑶也收回望向谷内的目光。

    “把这里的人都赶走,我们独霸此谷。”贺然志得意满道。

    “我是问你该去攻占哪处城池!”竹音公主掐了他一把嗔道。

    贺然无辜的眨了几下眼睛,道:“去打哪座城池关我何事?我们有此谷就足够了。”

    “姐姐,你看他!”竹音公主跺着脚向苏夕瑶求助。

    苏夕瑶微笑着望着贺然摇摇头,贺然贪恋的纠缠住她的目光,竹音公主见苏夕瑶不说话,气道:“姐姐还不训斥他?”

    苏夕瑶轻轻叹了口气,避开贺然那让她芳心乱跳的目光,转向竹音公主道:“他本就是无大志之人,其心不在天下只在山水间,我也劝他不得。”

    竹音公主瞪大眼看着苏夕瑶道:“姐姐难道要任他无赖的闲居谷中?”

    苏夕瑶笑道:“我何尝不是贪图清闲之人,他既不喜功名,强求无益。”

    竹音公主这下傻了,俏脸上都是被抛弃的委屈与酸楚,过了一会她眯起眼看着贺然一字一句道:“你不帮我报灭门之仇了?”

    贺然叹了口气,温柔的揽住她的纤腰,深的凝视着她,轻声道:“公主既嫁与我,这仇自当由我来报。”

    竹音公主喜极而泣,偎进他怀里仰着粉脸,颤声道:“你后不许赖皮!”

    贺然看着她带雨梨花般的俏脸,无奈的点了点头,竹音公主忽然觉出失态,害羞的去看苏夕瑶时,见她早已不知何时离去了。

    终于清静了,贺然躺在草坡上闭目享受着久违的惬意。

    大火烧了两天两夜终于熄灭了,第三天许将军就带兵去收复失地了,其实应该说是接收失地。赵军已无力相抗,也无心相抗,加上百姓心向易国,所以当许将军出兵时,赵军早已退出了易国。

    尽管神牛城已是一片废墟,百姓还是依恋故土,大多赶回去重建家园了,此时谷内只剩下了不足二百户。贺然本想把这二百户也轰走,可一看这谷太大了,没点人陪着太空寂了,所以就任他们留了下来。

    刚才苏平疆走的时候都快哭了,连姐夫都叫了,也没能把贺然拉出谷,好说歹说总算劝得他不再辞官了,苏平疆才无可奈何的去了鸣钟城,他现在对这未来的姐夫服的都有点怕了。

    “你给我起来!”

    迎着强烈的阳光,贺然勉强把眼睁开一条缝,看着怒目而视的竹音公主,不愿的坐了起来。

    “你是不是想在梦中为我报仇?!”竹音公主气的直咬牙。

    “我的公主啊,报仇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你让我歇息几好不好?忙了这些天我真受够了。”

    “那你要歇息多久?”

    “你嫁给我后,我就去为你报仇。”

    “那我今天就嫁给你!”

    “不行啊,我还没备好聘礼。”

    “我不要聘礼。”

    “不可不可,你是公主,说过的话岂可不算?”

    “我说过什么?”竹音公主疑惑的看着他。

    “你曾说……,要我送你一个太平天下,你这颗心才给我,我怎可娶个无心之人,所以这聘礼自然是整个天下了。”

    “可……那岂不是……你给我去死!”竹音公主终于被他这循环无解的命题激怒了,一脚把他踢翻在地。

    贺然哼哼唧唧的站起来,在竹音公主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竹音公主最后皱着秀眉道:“你这不是托词吧?”

    “自然不是,我怎会骗你这样一个高贵典雅、兰心惠质、轻盈飘逸、仪态……”

    “够了!反正杀你也不难,我且再信你一次。”说完抽出肋下嗜邪剑,随手一挥,把贺然边一棵手腕粗细的天恩树斩成两截,然后示威的看了他一眼,转边走边说:“夫君,随妾回去用饭吧。”

    小院内,微风习习,虽已入夏,但并无暑意,可贺然似乎很,额头都是汗水,紧张的盯着棋盘。

    “呦~,军师大人为何出这么多汗啊,小来,还不快去给大人打扇。”竹音公主一本正经的说着。

    “是!”小来凑趣的跑到贺然侧,笑着轻摇手中团扇。

    “小荷,你也去,看把军师大人的,这么半天连一个子都未落。”竹音公主喝了口茶。

    贺然受不住她的冷嘲讽,咬了一下牙,迟疑的在左角上落下一颗棋子。

    苏夕瑶嘴角含笑,从容的应了一手,竹音公主见苏夕瑶胜券在握,索与她谈起书画来,借此羞辱贺然。

    贺然心中又急又气,可眼见败局已定,再支撑下去也是无益,刚要认输,小去忽然从外面跑了进来,对贺然道:“孔将军在外面求见。”

    贺然如蒙大赦,故作震惊道:“啊!孔将军此刻找我定有要事,我去去就来。”

    竹音公主啐道:“又耍赖皮!他现在闲的就剩捉鸟捕雀,还会有什么要事找你?”

    贺然全当没听见,一溜小跑的逃出去了。

    “你这支援兵来的恰到好处,孔将军用兵如神啊。”贺然在院外看到孔林时长长出了口气。

    “军师莫非又居劣势了?”孔林笑着问

    “什么又不又的,偶有失手而已。”贺然听他这么说感觉很没面子,马上就找茬道:“你夜间练时,把紧急集合的号角吹的轻些,每次都把我吵醒。”

    孔林咧了咧嘴,心道,花样是你出的,现在又嫌吵。想归想,嘴上却连声答应着。贺然感觉舒服点了,问道:“有何事?”

    “战凤派使者来了,要见大人。”

    “战凤是谁?”贺然皱眉问。

    “大人竟不知战凤?”孔林睁大眼睛问。

    “呃……,似曾听闻,记不甚清了,你且说说。”

    孔林疑惑的看了贺然一眼,说道:“战凤乃荆国名将萧远山之女萧霄,三年前顺国灭荆国后,萧远山战死,余部奉其女萧霄为帅,他们呼啸山林专与官府为敌,时常趁顺军不备,攻关夺城,劫掠府库,却从不扰百姓,偶尔还有义举,是以颇得民心,因这萧霄得其父真传,精通兵法,三年来行踪飘忽不定,顺国一直奈何她不得,就得了战凤这一称谓。”

    “哦……,只为帅,不为君,此乃明智之举。她派使者来作什么?”

    “只说要拜见大人。”

    “你且等一下,我请公主随我同去。”贺然猜想这战凤可能是有意与易国结盟,意识到这是一个讨好竹音公主的机会。

    回到院中,见棋盘已经收起,竹音公主正与苏夕瑶在饮茶闲谈,他放下心,装出着急的样子,指着几案道:“是谁收的棋盘?我刚想出取胜妙手,紧跑慢跑的赶回来,唉!还是晚了。”

    苏夕瑶与竹音公主跟没听见一般,连眼角都没看他一眼,继续轻声说笑着。贺然自觉没趣,换了兴奋的神色,对竹音公主道:“公主,有喜事了,战凤派使者来了。”

    “战凤?!”竹音公主还未答话,苏夕瑶却失声喊了出来。

    “姐姐认识这人?”苏夕瑶少有这般神,贺然不有些好奇。

    “荆国与先父封地接壤,她家与我家世代通好,她年少时我曾见过几次。”

    “哦,那姐姐可要见见来使?”

    “不必了,我一会修书一封,让他带给萧霄,你先去问问他此来何意吧。”

    贺然带着竹音公主出了院门,竹音公主跟在他边,小声道:“据传,战凤旗下有近三千人马,你一会试探一下,看能否把她拉拢过来。”

    贺然苦着脸道:“我正是这样想的,唉,若不是为了替我的公主复仇,我才懒得跟什么使者耗费精力,还贻误了一盘赢到手的好棋。”

    竹音公主虽听他说的无耻,可此刻不敢惹他,咬着牙勉强笑道:“是是,反正你棋艺高超,下次再赢就是。”

    “嗯,言之有理。”贺然心里痛快了,竹音公主心里郁闷了,看着他那恬不知耻的样子,真恨不得立刻暴打他一顿。

    来到苏平疆在这里的临时王宫,贺然在孔林等将士的拱卫下,进了已被他改作会客室的金銮,然后吩咐人把使者请来。

    不一会,一个四十多岁的清瘦文士带着六个随从来到口,贺然笑着离席相迎。那文士趋前几步躬施礼,口中道:“军师大人万安,小人地恒奉萧帅之命,前来拜见大人。”

    贺然命他坐下,礼仪过后,贺然直截了当问道:“不知萧帅派先生来,有何赐教。”

    “萧帅闻军师大破顺赵联军后,对军师敬佩不已,特命小人前来致意,送上些薄礼以表心意。”

    贺然道了谢,又谦逊了几句,忽然不知为何觉得地恒后的随从有些别扭,不多看了几眼,终于察出了别扭所在,这六人并排而立,头上的斗笠压的很低,他们都微微垂首根本看不到面目,而且左手第二人与旁之人间的距离明显比其余随从间的距离大了些,凝神再看时,发现这人与那五人比起来材略嫌纤细,肌似乎却很发达。

    借饮茶之机,他小声对边的竹音公主道:“你鼻子不是善闻花粉吗,不妨去闻闻那第二个随从。”

    竹音公主精明透顶,明眸流转在那人上扫了一眼,地恒见他二人频频往自己后看,有些紧张,急忙出言道:“萧帅此次命小人来,除了要表达对军师的敬意,还想得知军师是否愿与我们缔结盟约,共灭顺国。”

    “顺国乃你我共同之敌,联手结盟乃上上之策,不过先生应向我们大王提及此事才对。”

    “自然自然,即知军师之意,小人禀明萧帅后,自当派使觐见大王。”

    “素闻萧帅多谋善战,虽是女流却力可抗鼎,拳可开碑裂石,一餐可尽全羊,不知是也不是?”贺然笑着说,余光瞥见那第二个随从子动了动。

    竹音公主闻言,头脑中立即出现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形象,暗骂这滑头太坏了,虽知他是要借此试探那个随从的反应,但这么夸人家女孩未免太过份了,偷偷的在下面掐了他一下。

    地恒尴尬道:“大人所闻尽皆谣言,萧帅虽武技超群,但英姿飒爽,貌似天仙,并非徒有蛮力之人。”

    “哦……,先生既如此说,想来是传言有误了……。”贺然嘴上虽这么说,但那神态却大有敷衍之意,谁都能看出来他并未相信地恒所说。

    地恒刚要再开口,那个随从俯在他耳边说了句话,他随即道:“可否请军师先命属下退出,小人有密事相报。”说着先转命自己后的随从退了出去,只余下那材纤细之人。

    贺然迟疑了一下,竹音公主扶着佩剑对他轻轻点点头,等众人退出后,地恒站起,立于那随从侧。

    贺然与竹音公主心下立时就明白了,竹音公主心下叹息,暗想若自己换作萧霄可能也受不了贺然这些言语,不对他又气又

    那人走到贺然面前,轻轻摘下斗笠,露出秀美的花颜,声道:“军师洞察秋毫,萧霄敬服。”说着仿佛是怕贺然看不清,故意扬了扬粉脸,接着道:“可军师既已识破我的份,何必出言羞辱于我?”

    贺然慌忙起,施礼道:“在下实不知萧帅芳驾在此,失礼失礼,我虽看出萧帅扮的随从气度不凡,混于众人间如鹤立于鸡群,隐有君临天下之气势,也看出其是女儿,但万万没想到是萧帅芳驾亲临。恕罪恕罪!”

    竹音公主偷偷撇了下嘴,真不知他是从哪学来的这么多阿谀奉承之词。

    萧霄与他二人重新拜见,然后对贺然道:“不知军师方才讲的那些谣言是听何人说的?”

    贺然见她面带杀机,显是动了怒,心中发虚,忙敷衍道:“年深久早已忘了,不过萧帅也不必与这些人计较,或许造此言论者是在真心赞颂萧帅也未可知,粗鄙之人不通文墨,讲的粗俗些也可谅解。”

    “一餐可尽全羊也是赞颂吗?”萧霄愤恨道。

    “这……,确是不该,萧帅脱尘出俗,美若仙子,说此话之人该当严责!”

    “哼,严责?我若察出此人,必杀之。”萧霄咬着银牙恨声道。

    贺然心里一哆嗦,下意识的看了竹音公主一眼,见她嘴角含笑摆弄着手中的茶盏,不暗自发愁。为了避免萧霄再深究此事,他匆忙的把苏夕瑶抛了出来:“方才我与苏夕瑶苏小姐提起萧帅时,她言下甚为思念,萧帅可愿与她相见?”

    “夕瑶姐也在此处?”萧霄显的异常惊喜。

    “就在此谷,我这就带萧帅去见。”贺然轻轻松了口气。

    ?

    .ppac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九鼎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