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引狼入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花不语 书名:九鼎军师
    <---凤舞文学网--->

    二人刚出房门,就见小荷欢天喜地的跑上楼来,苏夕瑶急忙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荷不知何故,随苏夕瑶走进画室才小声问:“出了何事?”

    小竹道:“贺然正在那边愁眉苦脸的看地形图呢。--凤-舞-文-学-网--”

    小荷兴奋道:“那就让他看吧,我刚听外面人说,他谋划了火烧神牛城的计策,大败赵军,他是如何对你们讲的?”

    “不曾听他说起啊”小竹茫然的望着苏夕瑶。

    “我也不知。”苏夕瑶微笑道。

    “啊?!他太不像话了,难道还怕咱们泄露机密不成?事前不讲也就罢了,事成之后也不说,哼!”小荷不平的望着苏夕瑶。

    “军机之事咱们还是少问为妙,我看他前几行为异常,猜他必有心事,他不讲应是怕咱们替他担忧,是好意。”苏夕瑶含笑劝慰道。

    小荷不以为然的撇撇嘴,探头向贺然所在的书房看了看,恰好看见竹音公主笑盈盈的走上楼来,见小荷鬼鬼祟祟向她招手,竹音公主走过来,用手指在她额头戳了一下,笑道:“又在捣什么鬼?”看到苏夕瑶在房内,忙走了进去。

    小荷追在她后问:“公主可知火烧神牛城之事?”

    竹音公主笑着点点头,道:“我正是来告诉你们此事的,这一仗比许将军那一仗胜的还精彩,虽战果略逊些,但孔林他们伤亡甚小,不枉我那跟他白跑了一天,这小子放火还真有些门道。”说罢掩袖而笑,脸上露出自豪之色。

    小荷不是滋味道:“还是公主有福气,这么好玩的事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得胜了还是从外人嘴里得知的。”

    竹音公主脸色不自然起来,偷眼看着苏夕瑶道:“他那只对我说要放火,随他跑了一天也不曾说几句话,后来虽听他对孔林讲了如何用计,但想你们不会喜欢听这些,我就没讲。”

    苏夕瑶看出竹音公主的不安,不悦的看了小荷一眼,嗔怪道:“行军打仗你当是儿戏吗?愈发不知深浅了,他如今做的是正事,你不可如先前般缠着问东问西。”

    小荷吓得对竹音公主一吐舌头,溜了出去,苏夕瑶拉竹音公主坐在边,笑道:“妹妹不要多心,这丫头与贺然在山庄时一起嬉戏惯了,两人一样的不识好歹,可谓臭味相投,她只当贺然什么事都瞒不过她,实则次次都被贺然戏耍,她还自以为得计,每每沾沾自喜。”

    小竹听的捂嘴轻笑,竹音公主见苏夕瑶对自己与贺然之事毫无介怀之意,放下心来,嘟起小嘴委屈道:“我也被他骗的好苦,我看当今世上他只不敢骗姐姐一人。”

    苏夕瑶哼了一声道:“他何尝少骗我了,当在山庄时,我险些被他与小荷气死。”

    她俩互相诉了一会苦,竹音公主问道:“他今天为何这般老实?我过来时就见他在姐姐书房独自思索,这半天也不见有何动静。”

    苏夕瑶皱眉道:“我也不知他在想何事,不过我从未曾见他神色如此凝重。”话音刚落,就见贺然如兔子般从门前跑了过去,竹音公主追出去时已不见了人影。

    贺然回来时已恢复了平吊儿郎当的神态,看到苏夕瑶与竹音公主正在欣赏一幅墨迹未干的图,也不问是她俩谁画的,赞美之词即如山洪爆发般喷涌而出,最后以一句:“画作虽无可挑剔,但画中女子难及眼前人之时已是晚饭时分,膳房内已摆上饭菜,却只有小竹与小来在里面私语,贺然问过才知,竹音公主尚未回来,苏夕瑶房门紧闭不想用饭。贺然匆匆吃了几口,跑上楼去,来到苏夕瑶门前,轻声唤了声“姐姐”

    “进来吧。”里面传来苏夕瑶沉缓的声音。

    贺然推开门,见苏夕瑶背对门口俏立窗边,他放轻脚步走到她旁,望了一眼窗外浸泡在余晖中的山谷,侧目看到苏夕瑶宛如玉琢的俏脸布满愁容,贺然心中一痛,咬了咬牙道:“姐姐不必如此忧愁,我这就去想办法把平疆带回来。”说着转走。

    苏夕瑶一把拉住他,凄苦的望着他,明眸中逐渐有了泪光,贺然从未见过她落泪,不有些手足无措。苏夕瑶拭去眼中泪水,幽幽道:“你已害我受够惊吓,我今生再不愿受那种煎熬。”

    贺然听她吐露心声,不澎湃,与她目光纠缠在一起,苏夕瑶无声的轻轻把他拉向自己。

    贺然愣愣的凑到她边,待她贴入怀里时吓的更是不敢稍动,他把苏夕瑶敬若天仙,平对她稍有旖念都会深感愧疚,尽管他经常愧疚,但从不敢作出什么过分举动,连牵一下她的玉手都觉是奢望,此刻突然温香在抱,他脑袋里那些豆浆立时就凝固了。

    苏夕瑶伏在他肩头,嘤嘤而泣道:“贺然啊,我心中此际颇感凄苦,上天待我何其刻薄,倾心遭弃,新婚丧夫,想避世而居却祸从天降,父母惨死于旦夕间,仅余一个不成器的兄弟,还命悬一线……”

    贺然初时只是呆呆听着她的诉说,后来听的心中凄惨,不自主的搂紧了她,苏夕瑶哭了一会,渐渐止住悲声,仰面道:“若非有你尚在侧,我真想就此了结此生。”

    贺然大脑尚未解冻,嘴也变笨了,只是反复说着“姐姐想开些,切不可自寻短见。”

    苏夕瑶看了他一会,轻声道:“把我上榻。”

    贺然恭恭敬敬的抱起她,走到榻边轻柔的把他放下,想直起时,苏夕瑶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玉脸飞红略带羞涩道:“你是呆子吗?”

    贺然头里嗡的一声,只觉一阵眩晕,浑血顿时沸腾起来,他万没想到苏夕瑶会主动提出这种要求,傻傻的弯着腰僵在榻边,惊得张开嘴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苏夕瑶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含羞缓缓闭上明眸,贺然看到她长而弯曲的睫毛微微抖动,终于缓过神来,紧张的鼓了半天勇气,才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在她嫩的樱唇上亲了一下,苏夕瑶轻启朱唇主动送上香甜一吻。

    贺然没出息的差点就此崩溃,他爬上榻时激动的都有些颤抖了,当他哆哆嗦嗦除去苏夕瑶的衣裙,看到她那白玉无暇曲线曼妙的玉体时,眼睛几乎都要掉出来了,吞了几下口水后,他终于伸出了那双贪婪的手……。

    几番耕耘后,贺然虚脱般的躺了下来,浑舒爽的如在云端,苏夕瑶喘细细的偎在他侧,红润的俏脸满是畅美之色。幸福来的太突然、太猛烈,贺然乍享妙味,如偷嘴的孩子般,越吃越馋,尽管已精疲力竭,一双手却贪婪的在苏夕瑶滑腻柔嫩的子上四处游走,一刻不肯停歇。

    苏夕瑶稍稍恢复了些力气后,扯过锦绸遮在上,拍开那双不知趣的手,又羞又媚的白了他一眼。贺然勉强收回飘散的乱七八糟的魂魄,吭哧了半天,才挤出一句:“姐姐待我真好。”

    苏夕瑶一边整理凌乱的秀发,一边侧目看着他,嘴角带着鄙夷道:“你呀,好色成却胆小如鼠,那把酒夜谈,我就问你是否要到内室叙谈,你若有胆,何用等到此时?”

    贺然记得她当时确是说过这样的话,那时只当她是责备之语,自己还吓的不轻,哪里会想到她是认真的,听苏夕瑶这么说,他悔的肠子都青了,恨不得抽自己一顿大嘴巴子,气急败坏道:“你为何不说明白些,害我……害我……唉!”

    苏夕瑶玉面飞红,啐道:“你还要我怎么说?呆子!”

    贺然无赖的搂住她,笑道:“姐姐如仙子般,我哪敢往那方面想,你得补偿我。”

    苏夕瑶红着脸咬牙按住他的手,嗔道:“再不住手就给我滚下去!”

    贺然吓的急忙缩回手,苏夕瑶见他如此害怕,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瞥见贺然又要纠缠,急忙穿衣下榻避开了他。

    ?

    .ppac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九鼎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