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邪月师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之掌控 书名:龙剑魂
    <---凤舞文学网--->

    时光匆匆,半年时间一眨而过

    此时的冷剑呆呆的坐在窗前。--凤-舞-文-学-网--望着窗外神秘而又静的可怕的夜景。每当这个时候。冷剑才会有种宁静的感觉。

    “半年了,从最初的的每天爆发一次潜能,到如今的每天最高可以爆发三次潜能。可是,可是为何我还是赢不了那个混蛋何勇?”如果仔细看,冷剑的右眼圈居然有些浮肿。

    夜深人静虽然可以让冷剑感到宁静。然而宁静的负面。胡思乱想亦会随之而来。毅力如此之强的冷剑。此时居然生出一丝颓废的感觉。

    “呵呵,小子何必如此悲观呢?”就在冷剑独自一人颓废之时。居然传来一声戏虐的声音。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谁,你是谁?”冷剑四下游望。想找寻那人的位置。

    “我不是人,我是神。”那声音戏虐之意更浓。

    声音很熟悉,而且又直接响在自己脑海内。冷剑是一个敢敢恨之人。对于有恩而他之人,他必定记一辈子。

    这声音就是上次救他之人。他是死也不会忘记的。

    “前辈就是半年前救我的人?冷剑在此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了。”虽然是疑问,但是冷剑却是肯定的很。

    “看来小子你也是个有心之人。半年时间居然还能记住我的声音。知恩图报。不错,不错。”那道声音欣赏之意很浓。

    “这是应该的,凡对我有恩之人,我必将十倍奉还。”冷剑很是认真的说道。

    “怪不得,能差点破了那人的幻术。就这份担当将来必可大放异彩。”那声音的欣赏之意更浓。

    “好了小子,我时间不多。就不跟你说废话了。你可愿意拜我为师?”那声音很急切。显然是真的赶时间。

    “可以啊,可是我是先天废物啊。你收我可没什么用。”对于恩人的要求。冷剑当然是一口答应啦。但是随即想起自己是先天废物,冷剑亦是低沉的捕了一句。

    “什么先天废物?那是世人愚昧不知我们先天龙剑体强大的遭天妒。所以每个先天龙剑体者从出生都会带着逆天劫而生。你这只是初劫而已。”那声音很自豪的道。

    “什么先天龙剑体?逆天劫?”冷剑很迷茫。

    “嘿嘿,乖徒弟准备好了,我拉你进来。”冷剑还未拜师,那声音就乖徒弟叫上了。显然是个厚脸皮之辈。

    顿时冷剑连反应都未来的及,双眼一晕。再次张开眼睛时却见来到一个周围都是黑漆漆只有自己站的地方周围十米才发出点微微的光芒。突然光华一闪,冷剑的前方出现出现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老人,此人剑眉星目,但披肩的银白色头发和长到口的白胡须和那英俊的脸蛋相搭配,那是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师傅再上,请受徒儿一拜。”对方都叫自己乖徒弟了。对于恩人。冷剑当然是尊敬的很。做自己师傅也不错。

    那老者眯着眼睛邪笑着承受着冷剑这一拜。这才笑道:“乖徒弟起来吧。为师就先来个自我介绍吧。记住了以后你打赢了别人要是问你师傅是谁,你就给我膛告诉他。我师傅便是——邪月。恩,当然啦,输了就不要报了。我丢不起这个人啊。”

    黑线,如果有黑线的话。冷剑还真的能冒出来。这就是我未来的师傅?冷剑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师傅你刚才说什么先天龙剑体和逆天劫是什么意思啊?”冷剑受不住他那师傅的邪笑。硬着头皮问出心中所惑。

    “哦,这事说来话常了。记得半年前那个幻境不?”见冷剑点头,邪月便继续道:“其实你从出生之时。你便是我选定的徒弟了。知道为什么吗?”

    废话,知道了还问你?冷剑对邪笑的望着自己的师傅很是不满,明显的吊自己胃口吗。冷剑无奈的摇了摇头。认真听邪月演讲。

    “因为你我都是先天龙剑体。所以我能感应到你的那丝生息。当然啦,这是因为我法力高强啦。哈哈。”原本还很正经的邪月说道一半又原形毕露嚣张的笑着。

    “我不是先天废物吗,怎么又成先天龙剑体了?”冷剑对此很是疑惑。

    “因为先天龙剑体太强大了。所以成为先天龙剑体之人,都将要伴随着逆天劫而生。而你这先天废物的份亦是逆天劫的初劫。乖徒儿懂了没?”邪月继续邪笑的望着冷剑。

    那邪恶的笑容让冷剑心里发寒。当然此时的冷剑心里却是很震撼。自己居然不是先天废物。而是强大到连天都妒的先天龙剑体。天啊。这是做梦吗?

    “这不是梦,不信我不介意捏你一下。”邪月继续邪笑的望着冷剑。然而此时的笑容却比刚才更加邪恶。

    “不,不用了。”冷剑望着那邪恶的笑容慌张道。

    “既然我从出生师傅就感应到我。而半年前的那个幻境一定是师傅的对手要置我于死地吧?”聪明的冷剑想起邪月刚才所说之花。顿时推断出结果来。

    “聪明,果然不愧是我徒弟。那人比你想的还要险。他本来是想把你控制住。成为他的傀儡。然后再控制你来当卧底。好在关键时候给我致命一击。”邪月突然爆出一声邪笑道:“可惜,那人还是低估了你的毅力。被你突破幻境一层。才能让我感应到你有危险。所以我才能及时的救下你。乖徒儿干的不错。估计那人此时应该气的半死。”

    冷剑苦笑的呐呐无语继续问道:“师傅,修炼之人不是都要靠着呼吸从而把天地灵气转化为自己的真气。可是我的经脉堵塞。我该怎么去修炼啊。到头来还不是先天废物一个?”冷剑很是沮丧。

    “笨,你知道为什么我到现在才出现吗?”邪月刚夸奖冷剑聪明,现在居然善变的骂冷剑笨。果然够善变的。

    “不知道。”冷剑当然不知道了。

    “修炼我‘惊天龙剑典者’者必先锻炼外功。那人就是看你毅力坚定,进步神速才在半年前狠下杀手的。我也是很惊讶啊。本来以为你需要几十年才能达到要求的。没想到你几年时间就达到了。果然是我的好徒弟啊。哈哈。”邪月此时异常的开心。心里不住嘀咕:这乖徒弟果然比那个呆瓜好多了。起码没那混小子那么呆。

    “哦师傅,也就是说我能修炼‘惊天龙剑典’了?”光听这名字就很有气势。冷剑很是兴奋的说道。

    “不,不,不。只是达到传功的标准而已。想练习?你还差的远呢。你师父创出的法诀能那么好修的?”邪月嚣张的摇着手指头。自豪的道。

    短短的相处,冷剑对于邪月的多变,已经麻木了。

    “哦,那传吧。”冷剑麻木的道。

    然而此时邪月却是又严肃的道:“徒儿,师傅的这次传功可不一般。其中的痛苦。你若不能忍受。为师的真传你就不能全得。好好的调整好状态。好了叫我。”

    “不管多大苦,我都不怕。只要能变强。”邪月的话一落冷剑便坚定的道。

    在冷剑出生之时,邪月便经常关注着冷剑。当然知道冷剑的格。当即点头赞赏一笑:“乾坤倒。疾。”见冷剑盘坐好之后。邪月便肃穆的大喝一声,轻轻的伸出右手。向冷剑额头一指。

    瞬间,冷剑如遭点击般。脑海中不断浮现着怪异字符。待冷剑想要仔细去看之时,又有新的字符出现。源源不断的。那些字符宛如源源不断的长江之水般。不停的涌现之冷剑的脑海中。

    顿时,冷剑的头便如快要爆炸般。胀痛不已。

    “啊。”此时冷剑的面容异常狰狞。头部青筋更是暴起。而那些字符仿佛数不尽般,不停的涌入冷剑的识海中。

    如果此时冷剑能睁开双眼的话,会发现诡异的一幕。自己脑海中不断闪现的字符。自己的周围黑暗空间居然也跟自己的脑海一样同时不停的浮现不同的字符。画面诡异之极。

    皱着眉看着抱头失声大叫的徒儿。邪月此时没有了往常玩世不恭的表。神色肃穆的控制着传输速度。

    “如果你坚持不住,你将的不到我的真传。”邪月大喝一声。顿时冷剑如醍醐灌顶般。瞬间停下低吼声。

    “不能得到师傅的真传?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己无法变的更强。不,我要变强。这些痛苦算的了什么。强,我要更强。”

    半小时之后。

    冷剑虚脱的躺在虚空的大地上。大口大口喘气着。

    “师傅,我成功了么。”冷剑抬起疲倦的眼皮。虚弱的问邪月。

    “对,你成功了。完美接收我的一切。当然,我已经将你脑袋中的内容逐步封印。到达一定条件就会解封的。”邪月赞赏的对着冷剑道。

    “那接下来,师傅你是不是该说,你该走了啊。”冷剑有点舍不得的望着邪月道。虽然相处只是短短的不足一小时。但是冷剑却对邪月有种玄玄的亲密感。仿佛他本来就是你亲人般。那种感觉让冷剑很是摸不得头脑。但是却很喜欢那种感觉。

    邪月笑眯眯的蹲下。

    突然——‘嘣。”显然的。邪月邪恶的赏了冷剑额头一个响指。“这是你敢抢你师父的话的惩罚。记得以后不能再犯了哦。”

    “这也算错吗?”冷剑心中异常委屈。

    “不过说真的,为师还真的必须要走。那人还等着为师去收拾呢。”邪月一如既往的邪笑着,不过此时却森无比。

    “就不能不走么。”冷剑弱弱的答了一句。

    “恩,临走前为师心好,再赏你一个响指。当做分别礼啦。哈哈。”

    不好,冷剑赶紧双手捂住额头,不过还是晚了一步。邪月的指头已经快速无比的弹中冷剑白嫩的额头。

    “徒儿啊,为师走了,以后修炼就要靠你自己了,不过不用担心,你脑袋中的内容已是为师的毕生所感悟和所学内分多种种类,继续修炼你的外功自有收获。为师临走前给你句忠告望徒儿你谨记,天道本无,因无而铸就公平。徒儿务记。待你修为有成师傅再来找你。”

    望着空的房间,冷剑低落的自语一声:“就这么走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龙剑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