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谈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留栩言 书名:糖桧乔
    <---凤舞文学网--->

    (二十一)

    班主任王老师正在讲台上评讲期中考试的结果,阳桧如风一样地“旋”在了门口:“报告!”

    “噢,是阳桧同学,进来吧!我们的会开了一会儿了,阳桧同学不会介意我们没有等你吧!”

    阳桧又是一阵风一般冲进了教室,坐稳之后说:“不介意,本来就是我迟到嘛!不过,这种会开不开都没多大关系,太形式化了。--凤-舞-文-学-网--”阳桧说出了是真实的想法,却把这王老师气了一下,但他也只是气在心里,又不好说什么,因为阳桧说的是事实。

    “可能吧。不过我们还是来看看我们班这次的成绩吧。阳桧同学又是我们班的第一名,不错啊,阳桧只来我们班两个多月,但三次月考都是班上的第一名,那么下面就请阳桧同学说说他独特的学习方法吧!”话刚一出,班主任就后悔了,他怕阳桧又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

    可阳桧已经站起来了:“没什么经验,主要就是靠天赋,也许我有读书的天赋,所以同学们,如果你们认为你们没有读书的天赋,就别自己花太多时间在这个上面了,去发展自已的兴趣还好些,比如画画啦,唱歌啦,体育之类的都可以,只要是自己的天赋所在就行。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就一定会成功的!”

    阳桧一坐下来,就有暴大的掌声响起,因为他说出了许多同学的心声。言乔也从中受益不少,她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人,而她的兴趣,她也怀疑那算不算是兴趣,她只知道很喜欢一个人呆在房里给那些小朋友的巴比娃娃做衣服。

    “阳桧同学说得不错啊!”班主任只是简单地评价了阳桧的话,实际上他认为阳桧说的这些话就是在“扰乱民心”,学生的职责就是学习,把成绩搞好,要是都去发展自己的兴趣了,谁还会来搞学习呢?接着他表扬了班上其他一些在这次考试中表现不错的同学,也提到了言乔:“言乔同学进步很快啊,从倒数第五名上升到了班上的第二十五名,很不错啊,希望继续保持!”言乔这是头一次受表扬,心里更多的是紧张,她的手很不自在地捏着衣角,但脸上挂着微笑。阳桧知道言乔的进步与他的帮助有关,心里开心得不得了,比刚才老师表扬自已还开心。老师接下来讲什么他也无心听了,他望着言乔即紧张又兴奋的样子,入了神,慢慢的他好像看到了言乔和他同时取得了第一名,周围的同学都对他们说着羡慕的话,爹地妈也来祝贺她们……

    “叮……”下课铃打断了阳桧眼前的美景,班主任也走出了教室。“哎呀,我刚刚在想什么呢?”阳桧自言自语地说,“我想什么呢,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不会真像文葡说的……我只是很欣赏她,对她感到好奇而已!”他边说说边往外走,他又想去找文葡分析分析了。

    “找我有事?”文葡问,最近她很少“巧合”地出现在阳桧的面前了,所以阳桧需要主动去找她,但她并没有为此再有喜悦感。

    “对啊。现在是午休时间,我能请你出去吃中餐吗?”

    “可以,走吧!”文葡如此爽快地答应实在出乎阳桧的意料,但不管怎么样总比不答应的好。

    在学校附近的餐厅里,他们刚一坐下就有服务员上来了。“文葡,你要吃什么?”阳桧问。文葡连菜单都没翻就说:“一盘水果沙拉和一小杯冰冻酸。”

    “然后呢?”阳桧吃惊地问,这样的食量比言乔大不了多少。

    “不要了,我不想长胖!”

    “长胖?我看你蛮瘦的了,材已经很好了。”阳桧边说边看菜单,希望找到可以引起文葡食的食物。

    “麻烦你快点好吗?”文葡不耐烦地说。

    阳桧没办法,他也知道自己是不能对文葡产生什么影响的。“给我来份牛排吧,只要五分熟的……”

    “你可以不吃牛排吗,我怕血!”文葡打断阳桧的话。阳桧只好放弃最的牛排,改成大份汉堡和大杯可乐。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的,原来你怕血!”阳桧边吃边开玩笑,“对了,言乔也怕血,上次我们吃牛排的时假,她还吓得大叫了起来。”

    “有那么好笑吗,怕血的女生多的是。”文葡说,“你找我是为了言乔吧!”

    “这个……”阳桧变得不自在起来,“应该是吧!”

    “你既然来找我,就说实话!”

    阳桧就把今天自己想象的美丽画面给文葡描绘了一翻,说的过程中很满足一样,可是说完之后又有几许怅惆。

    “这很简单,你上她了。”文葡又是那句话。

    “是吗?可是我不可能会上一个不漂亮的女生,你看我以前的女朋友,哪一个不比言乔漂亮。”阳桧说这话时自己都觉得有点心虚。

    “你应该好奇我吃的东西很少吧,但是我的体很好,这是因为吃的东西在于精而不在于多,只要有营养就行了。人也一样,不管是朋友还是人,并不是越多越好,有一个值得你放弃一切的就可以了。”文葡的样子好像一个恋专家一样。

    “可是我并不知道我会不会为言乔放弃一切,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她。”

    “你知道你喜欢她,只是你不敢承认,因为她长得确实不漂亮。但是时间会证明一切,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她在你心中是多么的独特多么的不可取代。”

    “你在我心里也很独特,其实你也算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可是你从……”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你知道我家的事?”

    “噢,那个……,”阳桧马上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我不是故意知道的。”

    没想到文葡并没有发怒,只是叹息了一声,说:“希望你不要说出去。”

    “一定一定,你放心吧!”阳桧松了一口气,他生怕文葡就那样生气地走掉,没想到只是平静地要他守住秘密!“不过,你真的是很特别,听说你没有谈过恋,可是你好像有好多恋经验一样。”

    文葡又叹息一声,她是没有谈过恋,但是她认为她父母的是这个世上最伟大的,从她父母的故事中得到了比谈过恋的人更准确的经验。“有些事不一定非得经历才行。而且,你也没有谈过真正的恋,可以说你是没经验的。”

    “不会,我从十二岁就开始交女朋友了,怎么会没有经验?”

    “你要那样说我也没办法了,总之我要告诉你,行为跟着想法走是做人最痛快的事,即使你的想法是不合理的不成熟的,只要能支配你的行为,你就会有成功的喜悦!”

    “不是吧,行为跟着想法走?”可能是气氛有点闷吧,阳桧想活跃一下气氛了,“那要是我有抢劫杀人的想法的话,怎么办呢?”

    文葡笑了一下,说:“那就需要用理智来控制你的行为了,理智有的时候也是一种想法!不过你想和言乔在一起的这个想法是绝对不需要理智控制的,你自己好好把握吧,因为她是你第一个喜欢的人。”

    吃过中餐,阳桧不知不觉地就来了教室。小动正坐在他的椅子上,好像在为言乔揉着胳膊。他跑过去问:“怎么啦,言乔怎么啦?”

    “没什么,只是刚才和我去食堂吃饭时不小心摔了一跤,胳膊扭到了,还掉了皮。”小动说话时充满惭愧,好像是她把言乔弄得摔倒一样。

    “给我看看。”阳桧看到言乔胳膊上那掉了皮的地方布满血斑,心疼得不得了,居然用嘴巴给她吹起伤口来。“是不是很疼?”阳桧温柔地问。言乔当然是摇头了,而且把胳膊收了回去。

    阳桧说:“真的不疼吗?”言乔“嗯”了一声。小动看言乔不好意思,于是说:“没什么的,只是摔了一跤而已,你去玩吧,我来陪她就行了。”阳桧也觉得自己不对劲了,恰好这时手机响了,是家里的号码。阳桧觉得奇怪了,还没到周末啊,不用这么早就回去吧!

    “阿桧!”是爷爷的声音。

    “哇,爷爷,你回来了,太好了,我好想你!……”阳桧边说边向外走。

    一放学,阳桧就冲出了教室,徐司机也把车开到够快了,但还是因为堵车没能在六点半到家。他一进门,就看到客厅里坐了许多人,包括阳桧的爷爷,这两位早就去美国享福的老人。

    “阿桧,为什么迟到?”阳爷爷的责问代替了久别重逢的拥抱。也难怪,他们一家都很有时间观念,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能迟到,阳桧和阳运两弟兄在美国生活时就被训出来了。

    “路程有点远,而且还堵车。”阳桧低头辨解,他知道爷爷是个厉害的人。

    “那你现在应该怎么样呢?”阳爷爷又问。

    “对不起!”阳桧嘴上虽这么说,但心里却想:不是您老人家问我原因的吗?

    “以后不能再迟到了,知道吗?要是以后让客户等你,那你的生意就别做了。从小就跟你说过了,不记得了吗?”阳爷爷严肃地说。

    “记得记得,以后不会了!”阳桧连忙回答。

    “来来来,乖孙子,”突然阳爷爷站起来,笑容满面的,这转变还不到一秒钟。“来和爷爷抱抱,这么久没见了,想不想爷爷。”好在阳桧习惯了也明白了爷爷的态度和原则,他也欢快地奔过去了,和阳爷爷抱在一起,要是别人准得吓一跳。

    “还有呢,也要抱。”阳也站了起来。阳桧又和她亲亲抱抱。

    “爸,我们现在可以商量了吗?”阳立宏问。

    “可以可以,”阳爷爷和阳重新坐下来,阳桧走到阳运那边坐下。

    阳立宏说:“我们这次打算把地址选在怡华酒店,这位是怡华酒店的经理张先生。”

    张先生向两位老夫妇点了头问了好,说:“我们准备的大厅分为两个空间,是按照董事长的意思来选的,我保证我们的服务会很周道,布置也会很周密,绝对让你们满意。”

    “为什么要分两个空间?那样还会好玩吗?”阳爷爷像个孩子一样地问。

    “爸,是这样的,”阳立宏说,“小厅是为阿桧他们准备的,他们从回国那一年开始就吵着要参加这个舞会。现在阿桧已经十八岁了,阿运也快了,可以参加了,他们可以约他们的朋友和同学来参加!”

    “真的?”阳桧阳运兴奋地站了起来。

    “坐下坐下。”阳桧的妈妈李海璇说:“我们正商量着呢,急什么。”

    “这也可以啊,”阳爷爷笑嘻嘻地说,“早就该让他们参加了,管什么成年不成年的,喝不了酒喝果汁就是了,行,让他们参加吧!”

    “耶!”两兄弟兴奋地举起手正反击掌。

    “那就这么决定,那么下面我们谈谈费用及其他问题吧,罗秘书,把那个策划书给我们一人发一分吧……”

    接下来他们商量什么,阳桧已无心听了。他知道这个好消息后第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请言乔来参加。并想着看言乔化了妆穿上晚礼服的样子,想着要和她一起跳舞,想得笑嘻嘻的。

    “阿桧!”阳立宏叫了一声,把他叫醒了。

    “啊?什么事?”阳桧笑得有点夸张地问。

    “事就这么定下来了,你们兄弟两要把嘉宾的名单列好交给罗秘书,她好印请贴。”

    “没问题!”两兄弟异口同声。

    会开完后,家里真的就只有阳家人了。“爸妈,你们聊聊吧,我去做点点心。”李海璇向厨房走去。阳老夫妇最吃这么儿媳做的绿豆糕了。

    “立宏,你去帮帮海璇吧,我要和孙子们聊聊。”阳爷爷说。

    “好。”阳立宏又对两兄弟说,“你们好好地陪陪爷爷,不许胡闹!”

    “阿桧,这一年又找了几个女朋友。”阳爷爷问。

    “没多少!”

    “还没多少呢,几乎天天换!”阳运说。

    “噢,那不错啊,她们都漂亮吗?”阳问。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糖桧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