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爹,我给咱家请了个祖宗

    <---凤舞文学网--->

    本章絮语:也许我心中最的女孩,只属于那曾经的岁月,岁月消逝了,就再也找不回来。--凤-舞-文-学-网--

    ~~~~~~~~~~~~~~~~~~~~~~~~~~~~~~~~~~~~~~~~~~~~~~~~~~~~~~~~~~~~~~~~~~~~~~~~~~~~~~~~~~~~~~~~~~~~~~~~~~~~~~~~~~~亮天帝都。

    宽广浩大的帝王广场坐落在皇宫对岸,数之前那里立起了高达3米的烈士丰碑,上面记录了战死在火麒麟之役的将士名字。

    2999个名字,2999个中断的故事。

    赵天阁一盔甲,单膝跪立在广场中央,双目平视烈士丰碑,面色不悲不喜!

    周围站着一圈一圈自发围拢的百姓,一反喧嚣的常态,静默不语,为天上的灵魂暗暗祝福,连好动的孩子嬉笑跑到这里,亦会不自觉的悄无声息。

    百姓对为官之道,也许确不擅长,但他们却能恰到好处的认出哪些人是好官,哪些人是坏官。时代决定了这一点,而历史证明了这一点。

    赵天阁为人正派,不偏不倚,此番出征虽斩获火麒麟,却只余他一人归来,廷议后便在此立下石碑,用剑刻下了2999个名字,然后跪立不动,已然有8。纵然是再铁石心肠的人,亦会替他黯然神伤。

    所以百姓们,自发来陪着他!

    若不是为了百姓,战士们何必染血疆场,若不是为了国家,战士们何必一去不回。而回来的人,却又自责若此。

    “元帅,你再这样下去,体会垮掉的。亮天离不开你啊!”站在最内一圈,被赵天阁一手提拔的将军高洪彬忍不住劝道。

    “是啊是啊。”旁边几个抓耳挠腮想不出对策的将军连忙附和道。

    赵天阁动也不动,道:“洪彬,还有你们几个,为军队的统领,不在军营中,跑到这里干什么,莫非是偷懒懈工不成。”

    “这…”高洪彬一时无话可答,其他几个将军更是谁也不去接话头。

    “今天当值的四个将军,回去自领军棍……10杖,立刻回营。”

    “是,”那四个今天当值,和同僚一同赶来的将军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下,却不敢违赵元帅军令,拱手离开了。

    赵天阁声音淡淡的,继续道:“我在此为将士们祈福,也在赎我的罪,直到我体力不支倒下为止,你们都不用劝了。”

    “陛下,是陛下来了。”外圈的不知谁喊了一声,人群齐刷刷的望向宫门,只见亮天帝国的国王萧锦在大内侍卫的护卫下,缓缓走出宫门,直奔帝王广场。

    萧锦已经年过五旬,虽没有惊世骇俗的才能,但是知人善用,体恤百姓,在他统治的30年间,国内一片稳定,所以他也是饱受称赞,深受百姓拥戴。

    “参见陛下。”百姓齐刷刷的拜倒,几个剩下的将军也行军跪礼,赵天阁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转面向国王,行礼道:“参见陛下”。

    “赵卿,你怎么这样较真啊,右丞相一句玩笑话你也当真!他现在也后悔了,等着向你道歉呢。”萧锦望着赵天阁憔悴的姿,不动容道。

    一个帝国谁是真正的栋梁,百姓七嘴八舌乱说乱道,官员为表忠心斗个你死我话,而萧王眼中,却是如明镜般清楚。亮天帝国可以没有右丞相,却绝不能没有赵天阁。眼见他在这跪了8天,萧锦实在忍不住了,派了几波将军前来相劝,但是很明显没有效果,只好亲自出宫。萧锦见赵天阁依旧跪立不起,连忙上前扶起他。

    以赵天阁地位之显贵,能得到帝王的亲手去扶,也是极大的恩遇,让周围的人们动容,这是何等的荣耀啊,这表明了赵天阁在萧王眼中,是何等关键的国之柱石!

    赵天阁也是感动不已,不能拒绝,只好顺势起来道:“陛下,纵然右丞相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请您准许吧!”

    萧王板起脸道:“卿乃国之栋梁,社稷一天不可离开你,怎能在此长跪!”

    赵天阁执着道:“陛下,我这次带队而出,一人归来,更惭愧的是,竟然丢失了伏魔圣箭,陛下不追究我的罪责,我心里感激,但是天知地知,纵然大家能原谅我,我也原谅不了我自己。”

    萧锦听了,也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他凑到赵天阁耳边低声道:“卿,若是太平时刻,你跪着就跪着吧,我也不会过问的,但据探马来报,凌云帝国和寒月帝国突然有了很大的军事调动。”

    赵天阁浑一震,望向萧王。

    萧锦神色不变的看着他,只是目光透出了一股焦虑。

    亮天骑兵团全军覆没,伏魔圣箭丢失,这样的时刻,邻国有了调动,各种关联,不言而喻!

    “陛下先回,容臣与战友最后拜别,立刻进宫。”

    ~~~~~~~~~~~~~~~~~~~~~~~~~~~~~~~~~~~~~~~~~~~~~~~~~~~~~~~~~~~~~~~~~~~~~~~~~~~~~~~~~~~~~~~~~~~~~~~~~~~~~~~~~~~~蓝风早早就被周明吵了起来,是来送给他相关证件的,此刻他已经正式成为争锋学院的学生,心里也是有股新奇感,准备去迎接他在这里的第一天。

    洗澡,购衣,早,吃饭,忙活一大清早归来,看到周政伊还在呼呼大睡,蓝风一坐到他上。

    “评书王,起,上课啦!”

    “谁啊,我不是自己一个屋谁么,哪来的人啊,呼呼。”

    “起来啦,跟老师学说评书去了!”

    “讨厌!别吵!就我这么个猪头怎么出去见人啊,既然不能出去,还不如在这里睡觉呢!”周政伊睡眼惺忪,也懒得搭理他。

    昨夜蓝风随意挑选了一个位躺下,感觉无比的舒适,比乡村的石何止强了一千倍,就像痛痛快快的睡一觉,但是周政伊就像一个苍蝇一样,嗡嗡地反复问着他和林婉馨的点点滴滴,蓝风有一搭无一搭的敷衍着,结果俩人都是后半夜才入眠,但是天剑派的调息本领,让今晨蓝风神采奕奕,周政伊却苦了。

    “哇!”

    周政伊勉强睁开眼瞥了蓝风一眼,突然“猪”目圆瞪,大叫了一声。

    “你发猪癫疯啊!”蓝风恶寒看着他道。

    “你从哪里整的新衣服,怎么变得换了一个人似的。”周政伊望着蓝风,暗想,这小子换衣服,洗把脸,竟然像得这么有“气质”,比自己这个公子哥还公子哥。

    蓝风打量了一下上的衣服,得意道:“刚才你陪周公玩的时候我去裁缝那里买的,很合,相当满意!不过说实话,其实衣服不看贵,靠的还是人,向我这么好的资本,穿什么都一样!”

    蓝风无视周政伊鄙视的眼神,走出门道:“既然你要睡觉,我就去感受一下课堂的气氛了,中午可以考虑给你带点饭回来,服务周到吧。”

    “对了,”蓝风突然又从门外探了个头,“周老弟,我看柜子里藏了2000多两银票,零头留你继续藏着,整数我拿来用用啊。”

    想想当时百两纹银就够小农家庭一年所需,这2000两银票可算不得小数目。

    周政伊目瞪口呆地看着蓝风没有一丝愧疚,潇洒地消失了,眨了眨眼,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凄惨”的事,顿时倒在了上,哭诉道:“爹啊,我给咱家请回来一个祖宗!”

    ~~~~~~~~~~~~~~~~~~~~~~~~~~~~~~~~~~~~~~~~~~~~~~~~~~~~~~~~~~~~~~~~~~~~~~~~~~~~~~~~~~~~~~~~~~~~~~~~~~~~~~~~~~~~蓝风随着三三两两做伴的同学,顺着人群到了讲武堂区,望着边形形色色的同学,他感慨万分。

    这里的学生虽大多是十八至三十的男女,但也有的还是个孩子就颠的跑来修行,剑是用两只手抱着的。有的竟然是白发苍苍拄着拐杖来的,真的是兼容并包啊!

    这个就算是学校的特色好了。蓝风可以慢慢适应。但是这几见惯了林婉馨、赵雨婷级别美女的蓝风,一路发现好多长得郁闷的女孩,顿时心不佳,还有个一脸麻子的“美女”冲他回眸一笑,真是太可怕了。

    这就是风采!蓝风不由安慰了下自己。

    蓝风见同学们分别奔赴几十个不同讲武堂中,心下一时模糊,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便随意溜达着,也怪他,其实招生人本应对基本况向新生做详细介绍的,但是蓝风今早没怎么理会周明就溜了,周明也没去多费唇舌,很酸的想“反正这小子有林婉馨罩着”。

    现各个大门前都有展板介绍相关课程,蓝风一个一个浏览起来。当他看到一个大门写着“心剑”的牌匾,有些感兴趣,就读起了相关介绍。

    “心剑修行之路不同凡响,既是修心,也是修剑,愿本堂能给大家提供崭新的思路。择一而行便可成大器。

    授课老师:索项。”

    天剑派中从凝剑篇开始,就可以算作心剑的修行,但是却又明显不同,因为心剑往往是凝气成形,杀敌制胜,作不慎,亦可伤己。而天剑派的凝剑,亦真亦幻,扑朔迷离,敌我分明,是独有的修行方式,与心剑的通用修行背道而驰。所以蓝风本人纵然听赵天阁提过心剑,也是一知半解,模棱两可。

    既是修心,也是修剑……

    就凭这一句话,蓝风感觉到这个索项应该不简单,一时充满了好奇。

    “咦?小傻瓜,你怎么在这里?”

    天籁般的声音传来,让蓝风惊喜的回头,看到林婉馨一袭绿衣,宛若仙子缓步走来,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ps:本书渐入佳境,渴望收藏(_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幻世之幽冥封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