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岁月如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驰名商标 书名:执掌三国
    <---凤舞文学网--->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洛阳城里纸醉金迷,朝廷糜烂不堪,老臣勋贵一个个淡出政坛,或被排挤出去,或被下罪入狱,十常侍为非作歹,不可一世,世家贵族纷纷位子地捐官,做了官却又拼命贪污捞本钱,贪污受贿越来越公开化。--凤-舞-文-学-网--天下经济混乱,烽烟四起,流民仿佛蝗虫一般,走到哪里就吃光哪里。一些有实力的家族纷纷招兵买马以求自保,各地豪杰啸聚山林,或村或寨,保守一方。

    返回老家谯郡的曹借机扩充自己的兵马。较之洛阳等其他混乱的城市,由于曹的坐镇,谯郡完全就是世外桃源。为了囤积粮草,谯郡的土地得到了大规模的开发,原先难以种植的贫瘠土地都被大规模地开垦出来,使得谯郡的粮食大有盈余。曹家原本就是富甲一方,在加上曹腾过世后留下的产业,曹手中的财富足以支撑三万人军队的开销。

    谯郡周边的市镇局势动,治安败坏,平均每个月就会有流寇犯境的事件,都被曹率领“破军”轻易地镇压了下去,不但达到了小规模练兵的地步,而且吸收了一些善战的盗匪扩编入军,破军军团的人数终于突破五千人的大关,在谯郡周边都是声威赫赫。

    招募而来的新兵交给设立的新兵训练营,只有通过考核的才能够一个一个安排到各部队去。许褚带领原五百个山贼出的老部下为曹的近卫兵。夏侯敦刚猛坚毅,带领着一千全重甲的铁骑兵,人人都和夏侯敦一样拿长枪大刀。夏侯渊善于奇袭,领一千轻骑兵。小六子带领五百斥候队。另外两千步兵由原“破军”的小队长带领。

    曹与镶玉有人终成眷属,返回谯郡后便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由于是曹嵩令人办,因此曹想弄出一个花样繁多,比较现代的婚礼想法最终没能实现。这让曹稍微郁闷了一下子。

    但是在见到千百媚的新娘子之后,曹的心就变得非常的美妙了。关于洞房花烛夜就不做过多描述,反正大家都有那么一天。

    子一天一天过去。

    中平元年(公元184)年,黄巾之乱终于爆发了。大方马元义等先聚集荆扬徒众几万人,以中常侍封谓、徐奉为内应,约定三月五内外一起起事。不料唐周背叛,上书朝廷告密。马元义被捕,在洛阳惨遭车裂。朝廷命翼州刺史捉拿张角。张角见事已败露,边星夜传书四方,于是“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并起,各地流寇也气焰大张。起义者都头裹黄巾为记,史称“黄巾起义。”张角自称天公将军,弟弟张宝称地公将军,张梁称人公将军。黄巾义军所到之处,燔烧官府,劫掠乡邑,一时,州郡失守,长吏逃亡,天下响应,京师为之震动。

    东汉朝廷惶恐不安,立即采取镇压措施,首先,汉灵帝命各州郡在洛阳外围的八个关隘——函谷、太谷、广成、伊阙、轩辕、玄门、孟津、小平津设置都尉,不防护卫;还命大将军何进率左、右羽林军屯住都亭;还采纳皇甫嵩的建议,解除党,赦免天下党人,拿出中藏钱和西园厩马赐给将士;另外,汉灵帝起用卢埴为北中郎将,皇甫嵩为左中郎将、朱俊为右中郎将,调发全国精兵分击黄巾军。

    五月,以中中郎将皇甫嵩、右中郎将朱儁为首的朝廷主力部队西苑八校和波才的汝南黄巾主力在颖川一带展开会战。而北中郎将卢植则亲率洛阳的卫戍部队北军前往河北,防止北方战局糜烂。对河南的黄巾则以防御为主,固守函谷关。黄巾缺乏攻城能力,因此一时难下。

    在这个风云变幻的子里,涿郡卖狗皮膏药的青年停止了自己的生意,他面露喜色,走向了一片桃园。丹凤眼,卧蚕眉的红脸关二哥背着大刀砍翻了一个恃强凌弱的强豪,开始了自己的流窜生涯。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的屠夫扔下了屠刀,他并没有立地成佛而是重新拿起了一杆丈八蛇矛。当初那个纨绔子弟如今长成英俊威武的本初公子,人模狗样的响应大将军何进的召唤大摇大摆的来到了洛阳,他们两个准备对宦官动手了。西凉的董胖子喜不自,蠢蠢动。高大英俊的吕布勤奋的练着手中的方天画戟,以待沙场搏杀。江东的孙权,正在江边玩着泥巴,不好意思,差点忘了孙权今年才两岁。这里应该讲的是他老爸:江东之虎孙坚坐镇长沙,抬头坐看风云变幻......

    而我们的曹公子在干什么呢?

    恩。曹公子正猫在谯郡老家蒙头睡大觉。

    谯郡目前的局势很稳定,作为谯郡的实际上的主人,曹乐得清闲,丝毫没有起兵的意思。只因黄巾目前声势大盛,曹不想自己辛苦累积起来的势力去硬碰,等到朝廷和黄巾打得差不多了,曹也就该出手了。

    这一,曹正搂着镶玉在自家的后花园中漫步,却看见夏侯敦一脸尴尬的走了进来。后的夏侯渊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许褚更是捧着大肚子一路走,一路大笑。仿佛他们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

    夏侯敦素来冷酷,如今这种尴尬的表多年来曹都不曾见过。

    曹好奇心大起:“元让吃了什么哑巴亏么?为何你们两个这么开心?”

    夏侯敦冷哼一声:“男子汉大丈夫不与区区小女子计较。”说完,他自行回房了,但是那冷酷的脸上也藏不住尴尬的表

    镶玉掩嘴笑:“看来元让是被女孩子欺负了,只是以他的子,这话也不好说出口。”

    曹的好奇心更浓重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夏侯渊呵呵笑道:“今谯郡来了一批逃难而来的百姓,我们的士兵例行检查,却不知道怎么的和一个女孩子起了争执。当时我们三正好路过,于是我大哥就上前问一下况。”

    “看到那大哥冷冰冰的表,那名女子就说了,你整天摆着一张臭脸干什么?好像别人欠了你很多钱似的。嘿嘿,这下我大哥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他就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结果,那女孩子气势汹汹的走过来,揪住了我大哥的耳朵,她说,叫你凶,叫你凶。当时大哥的脸就绿了。没办法,我们只好让她进城了......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曹不由得大乐,能让夏侯敦吃瘪的人,他还真没见过。“妙才,那名女子如何?”

    夏侯渊道:“绝色。”

    许褚摇头晃脑的说道:“那女娃娃很漂亮,就是凶了点。我刚刚想去亲一口呢,谁知道夏侯敦就被揪着耳朵了,吓得我都不敢上去了。”

    看来是一个很凶,很漂亮的女孩子,曹心中不由一动。正当他想着什么鬼主意的时候,他的腰被一只白嫩嫩的小手狠狠的掐了一下,痛得他龇牙咧嘴。

    镶玉笑盈盈的看着曹说道:“在想什么呢?”

    曹故作镇定:“在想你呀。”

    镶玉白了他一眼:“骗人,坏家伙。”

    曹嘿嘿一笑,双手环抱镶玉的细腰,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我每每夜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哪怕你离开我一秒钟的时间,我都在思**着你......我想啊想,想得我白了头,可是我还是没想出来,我老婆今天穿的,究竟是什么颜色的内衣......”

    死家伙!镶玉刚想用一对粉拳对曹展开人攻击,曹低下头,用嘴堵住了她的樱唇,好一个缠绵悱恻的深吻。

    这小妮子,每次都要我用这招才能老实下来。曹心中大为得意。

    许褚用双手捂住了眼睛,从指缝中偷偷的窥视,嘴里**叨着:“哎呦,哎呦,少儿不宜啊,少儿不宜。”

    听到这句话,曹呵呵一乐,放开了满脸绯红的镶玉。他说:“老婆,老公我今天去外面视察一下,等等就回家。”

    “你去吧。”镶玉又在曹的腰上掐了一下:“孟德,记住哦,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是,遵命。”曹吸着凉气摸着腰上的痛处,想来腰上的现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他苦笑着跟着夏侯渊的后去了。

    三人在大街上走了一阵,谯郡的老百姓看到曹都停下来行礼,没有曹的守护,谯郡早就被流寇洗劫一空了,他们发自内心的感激着曹。而曹在八年前,在万军之中,成功击伤鲜卑苍狼的事迹,更让谯郡的百姓为这个少年英雄而自豪。曹微笑着一一行礼————这也是他不愿意出门的原因之一,一路上忙着和别人打招呼都累死人。

    走了一阵,曹问道:“你说那女孩子朝这个方向去了,她人呢?”

    夏侯渊道:“应该就在前面不远,按照我们的速度,发力追赶的话,应该很快就可以看到了。”

    不出所料,三人走了一会儿,前方出现了一个女孩子窈窕的影。

    她提着一个小小的包袱,在太阳的照耀下,款款的走着。

    只是看到一个背影,曹战栗。

    8月14逐浪修真再开新服“仙府开光”!最新版本、最新玩法!超级无敌新手卡激发放,跟逐浪大神一起来修真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执掌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