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遇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应景小蝶 书名:天元1
    <---凤舞文学网--->

    多查杰满就这样坐在高处看着眼前的小村塞渐渐变为人间的地狱她笑得好开心。--凤舞文学网--柔和温暖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洒在她洁白的衣裙上阳光下的她如同一个仙女一样的美丽可是那份美丽却像是来自地狱一般。不要说别人就连多查杰满的父亲土著居民司大人也看不下去。可是他才呵斥了多查杰满几句就现多查杰满一直不离的黄金匕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膛:“如果当初不是你把他送走如果当初你阻止了我出嫁我也不会像今天这样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我亲的父亲!现在你就去好好的陪母亲大人吧!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你的存在了!”

    当土司大人鲜红的血溅到多查杰满的脸上时多查杰满仍然在微笑那时的她似乎除了微笑再也没有别的表了可是那微笑却让人感到透骨的寒冷。

    整个族里的人都跑光了因为多查杰满把外国人引到了族里来族人怕会遭遇到同样的下场吓得都逃走了。有些人逃到了**大人那里**大人没有办法带领喇嘛兵将外国人赶了出去。多查杰满看着**大人带着一队喇嘛来抓自己时穿着一白衣在屋顶上唱着**大人送她的歌用黄金匕自尽了……

    而那把黄金匕也因为沾染太多人的鲜血和怨恨所以变得邪恶无比**大人无奈之下只好在这里建下一座庙宇将它封印。在庙宇建成的同时**大人现多查杰满的灵魂竟然没有离去一直在这附近徘徊而且她是因为有强大的怨气才能凝固成形无法安息的她杀伤了很多无辜的人。无奈之下**大人只好利用这座山的一些地貌特征建成下面那个封魔阵将她封印在里面只希望她天天听到我们诵经的声音可以慢慢净化她那已经被仇恨污染的灵魂……

    听完老喇嘛的故事已是深夜老狼和寒江月在感谢老喇嘛为他们说出这个故事的同时也示意两人白天爬了一天的山已经非常的疲倦不堪希望能够早点得到休息。老喇嘛马上叫阿诺带他们去客房休息。说是客房实际上就是一间屋子收拾了一下辅了两张毯子然后有两薄棉褥。

    阿诺不好意思的向老狼和寒江月道歉:“对不起山上条件简陋怠慢之处还请你们见谅!”老狼笑了笑:“有这样的条件我们已经很满意了比我们露宿在野外要好太多倒是麻烦了你多谢!”阿诺腼腆的笑了笑退下让两人好好休息。

    确定周围没人后老狼放出一个结界将自己和寒江月笼罩其中:“你怎么看?”

    “两种说法我不知道因为我对鬼没有了解不过如果按我平时对人的观察我会相信喇嘛们的话!”那个多查杰满给寒江月的感觉并不真实。

    老狼点了点头:“我和你的感觉一样那你想怎么做?”

    略加思考寒江月才说道:“我现在想不通的是多查杰满为什么要骗我们只是想找一个人说话吗?还是她的目的根本就在那把黄金匕上?她想通过我们的手夺取黄金匕?如果我没感觉错的话凭他的实力根本不足与我们相斗。”

    “她……会不会有别的帮手?”老狼想了想才回答:“或者说是她也被别人控了?不然凭她根本没办法与我们斗!”想不出任何答案老狼只好问寒江月:“那今晚到底要不要行动?”毕竟这次自己只是来协助寒江月的有什么事还是让他决定吧!

    不过如果依老狼的格不管生什么事他都会想把那把黄金匕带走既然山下那个阵困不住自己肯定也会困不住别人刚才经过大时已经感觉到黄金匕的封印变得松动了如果不想办法这把匕迟早会出事还不如趁早把它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寒江月也显得很为难想了半天才终于下了决心:“不管了今天晚上动手!现在先把银狼招回来吧!它刚才去见同伴说不定可以知道一些消息。”老狼点了点头收起结界抬向空中只见这道绿光穿过屋顶一直冲向天空……

    放出意识感觉到庙里的喇嘛都睡了老狼和寒江月才轻轻的起了拿上了一些必要的东西后悄悄的来到了大。--凤-舞-文-学-网--按银狼说的它的同伴告诉它这把黄金匕上并没有什么大的封印只不过是盖了这座庙来镇住它的邪气罢了要偷出去并不难难的是怎样将它带出去。

    老狼想了想告诉寒江月让他先御剑到吉普车那里去等着自己自己拿到匕后会马上飞过去与他会合。寒江月稍稍犹豫了一下才点头答应毕竟自己现在能力不如老狼偷东西也绝对没有老狼拿手与其留下来碍手碍脚还不如先下去做好接应他的准备。

    看着寒江月驾一道银光远去老狼这才悄悄的来到了大里主要的照明的灯都熄了只留下几盏佛像前的长明灯在夜风中闪烁不定这让那些平时看起来就比较狰狞的佛像显得更加吓人。

    大的一角黄金匕仿佛知道老狼是要来接它的不断的出柔和的金色的光芒要不是时不时的有一阵冷的穿堂风吹过老狼还真会以为它是一件稀世的法器而非像喇嘛口中所说的邪恶之物。

    收敛了一下心神老狼放出银狼为自己护法以防有什么不测这才扬出一道绿色的封印封印将黄金匕包裹着缓缓的朝老狼飞了过来看着半空之中金色的光芒与绿光相互交融似乎想把对方吞噬一般的感觉老狼连忙再打出一道绿光将黄金匕整个包围了起来伸手抓住黄金匕老狼马上感觉到了多查杰满披着头在看着自己。闭眼一声怒斥幻影马上消失不见了老狼这才将匕收入怀中。

    扬出自己的飞剑纵一跳老狼刚驾剑而去却听到后传来了人声:“不可以动它!”

    “对不起这把匕我一定要拿走你们现在没有能力守护它了!将它留在这里只会更危险!放心吧我会妥善处理好它的!”半空中的老狼大声的回答着迅的驾剑远去。

    远远的他看到喇嘛们骑着马向自己追来:“不可以快把匕还来它不能离开这里否则会有危险的!!”

    “就是知道有危险我才会将它拿走你们以为凭你们的实力还可以保护得了这把匕吗?”老狼暗自嘀咕着并催动体内的真气往寒江月的吉普车赶去。他知道再过一小段就是封魔阵的入口了那些喇嘛也不敢晚上闯封魔阵还好自己有银狼倒是不怕。

    果然那群喇嘛气急败坏的在一个地方齐齐的拉住了马:“回来危险!!!”话音还未落就看到天上降下一道落雷众人吓得啊的一声大叫连忙闭上了眼害怕看到老狼被神雷击落的景象。可是老狼边的银狼却突然一声长嚎化成一道银色的护罩将老狼护在了其中。

    听到银狼的长嚎远处的山头上传来了另一声相同的长嚎一道银光像流星一般追了过来并及时对老狼挡住了第二道落雷。就在两只神兽的保护下老狼顺利的闯入了封魔阵之中。喇嘛们看到眼前的景象都惊呆了要知道即使是**大人都没有这么强的力量啊!难道他真的有能力压制这把黄金匕?

    叹息声中众人拉转马头慢慢的往喇嘛庙走去其实众人也感觉到庙里的封印已经不足已封印黄金匕了可是在没有更好的处理办法之前他们只有尽本份把黄金匕看好。现在被这么强的人夺走了匕他们反而觉得安心毕竟白天与他们两个人接触时都能感觉到他们的一正气。这样的人应该不会拿黄金匕去做什么坏事的。

    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吉普车了半空中两只银狼亲了一会儿后那只毛色稍暗的银狼如来时一般像流星一样的遁去。感觉到银狼心中的失落老狼轻抚了一下它的后颈:“以后有空来找它玩吧!你不一定要一直呆在我边的!”

    银狼似乎很享受老狼的抚摸抬头对老狼说道:“没关系的我们银狼都有一定的地域的要不是有很久不曾见过同族或许我们见面就会先打上一架。”听了银狼这样说老狼这才放了心:“记着我们是朋友而不是主仆你有你的自由的!不可以因为我而失去你的骄傲!”

    “放心我知道的!我们到了先下去吧!”银狼似乎不太习惯有人对它这么好当初与天元老人也不过是因为欠他一份才帮他守护那个山洞两个人从来没有过多的交流有意无意的当对方不存在一般。像老狼这样待自己的人还真是没有过。

    收起飞剑老狼与银狼缓缓的从半空中降了下来却现不对劲寒江月正苦笑的站在吉普车旁着看着自己:“我们上当了!”话音刚落三个人从寒江月的后吉普车里走了出来:“幸会好久不见了老狼先生!”

    看到汉克利一脸的微笑老狼开始暗骂自己太不小心了以自己的水平不应该现不了汉克利的存在大概是因为得到了黄金匕一下子就忘形了吧?再看他后两个穿着红色短袍的人面无表的站在那里仿佛与天地融为了一体。

    老狼这下头真的大了如果只是一个汉克利以现在的水平自己或许能和他一拼再加上有银狼救出寒江月全而退完全不成问题可是现在摆明了这两个人的水平不比汉克利低要他怎么可能一个人和三个人打?

    “老狼先生不用担心今天我们来不是为了为难你我们的目的只是你手中的那把黄金匕。如果你肯把它转赠给我我将不胜感激。”感觉到老狼心中的为难汉克利一如往常一般的带着无害的微笑向老狼解释着他的来意:“相信您也不希望您的同伴受到伤害吧?”话音刚落寒江月口里传来一声闷哼虽然不知道寒江月哪里受了伤可是他那张一下子惨白的脸却可以告诉老狼他刚才那一下受伤不轻。

    汉克利左边那个红袍男子慢慢的把手从寒江月背后伸了出来手上满是鲜血而他竟然伸出舌头轻轻的了起来:“味道不错如果吃了他的话一定很补吧?”

    “七号!”汉克利轻声喝斥那人:“不得无礼大人再三叮嘱不许为难老狼先生的!你这样做会让主人为难的!”七号不满的看了老狼一眼:“汉克利先生为什么一定是他们呢?我们中间任何一个人都比他强!为什么我们需要顾忌这个异教徒??我们……”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断了七号的话汉克利冷冷的看着被自己打飞的七号:“是不是你们最近杀了几个主教就可以不把主人的命令放在眼里了?竟然敢质疑主人的命令如果主人在的话你现在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汉克利的一个耳光不但没打出七号的怒气反而让他清醒了起来他连忙单膝跪地:“谢先生提醒七号差点犯了大错了!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汉克利点了点头让七号站了起来又对右边的红袍男子吩咐道:“十一号!”

    十一号点了点头对寒江月伸出了手来只看到一道白光闪过寒江月的脸上顿时出现了轻松的表。白光过后十一号对汉克利行了一礼:“先生仓皇伤已经治好了!”

    老狼就这样冷眼看着眼前这三个人仿佛作秀一样的表现没有阻止他们也没有生气好像生的事与自己完全没有关系一样。汉克利看到老狼这样的反应也没有别的表示只是示意十一号退下:“老狼先生不知道您考虑得怎么样了?是否愿意将黄金匕转交给我们?”

    “……你们要它干什么?”这就是多查杰满的目的吗?让自己偷出黄金匕然后让汉克利他们抢走?老狼心中暗自思量现不论怎么样自己也没办法救出寒江月带着黄金匕全而退。

    汉克利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回答老狼的问题:“其实这件事本来不应该告诉你的不过既然你问了我还是告诉你吧。也是为了证明我们对你们没有敌意的一种表现可以吗?”看到老狼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汉克利继续说道:“我知道我们之前有很大的误会可是请您相信我们对你们天元真的没有恶意当初那些失礼的行为只是为了知道天元众人的实力。虽然这种行为稍稍过份了点可是请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对当初的行为进行补偿的。比起敌人来我们更愿意你们能成为我们的朋友!”

    “你认为我们可能成为朋友吗?”老狼冷冷的问了汉克利一句。汉克利停了停才回答道:“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或许您这时和这位先生是朋友但或许过不了多久你们就会变成敌人。或许现在我们是敌人可是或许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对你们有莫大的帮助包括你们的伊甸园和诺亚方舟!”

    听到汉克利口中说出伊甸园和诺亚方舟老狼心里一沉天元里还有多少东西是他们所不知道的?昆仑仙境不知道是不是也在他们的资料之中了。汉克利轻叹了一口气:“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大人一直很欣赏你们希望你们能够加入我们的阵营。当然这个不在这次讨论的范围了您看天快亮了您是否可以把黄金匕交给我了?要知道虽然十一号已经为寒先生治疗过了可是这高原之上难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

    “答应我不管我们的战斗如何你们都不可以伤害伊甸园和诺亚方舟里的任何生物!”

    “我答应!”

    “把黄金匕交给你后不许你再去找山上那些喇嘛的麻烦!”

    “我答应!”

    “放了寒江月短时间内不得再打扰我们!”

    “我保证一年之内我们不会打扰你们!当然这个保证是在你们没有损害到我们的任务为前提条件下!而我也保证我们的任务不会伤害到你们!”

    “……”缓缓的从怀里拿出匕老狼心不甘不愿的将匕递了出去:“拿去吧!希望没有耽误到你们和教庭的战斗!”

    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汉克利轻推了一下眼镜:“天元不愧是天元竟然一下子就猜出是我们了。那么您们会加入教庭的阵营吗?”

    “没兴趣那是你们的事!不过别怪我没警告你们要打架别到中国来!否则有你们苦头吃!”说完老狼右手轻轻一挥一道绿光直直的冲向了七号七号双手架在面前想以自己的力量将这股攻势挡住谁知两人的力量一撞他才知道自己低估了老狼的实力整个人马上被撞飞了有数十米之远他整个人被打得撞进了山崖里地上出现了两道长长的深深的痕迹。

    没有再理会汉克利他们老狼一把扶着寒江月上了吉普刚准备开车走突然他又转过背来问汉克利:“你还没告诉我你要这把匕干什么的!”

    汉克利还震惊于老狼的实力被老狼这一问才反应过来:“这把匕其实是一把刀被封印后的样子它是我主人在上古时期的武器被神封印起来了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因为我们对的法术不是很了解所以才不得以麻烦你们。”

    本来以为老狼还会要问些什么可是老狼却只是点点头动吉普朝山下开去。汉克利示意十一号把七号从山崖里扶了出来:“没想到才隔了这么一段时间他的水平一下子竟然提升了这么高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太神秘了!”轻轻的吟诵起一个短小的咒语汉克利撕开一个小小的卷轴一个奇异的空间门竟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好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回去吧!”说完他率先走进了空间门七号和十一号也紧跟着走了近去这道空间门也随之消失了。除了地上几滴鲜血和一直拖到山崖下两道深深的沟痕外就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在这里生过一般。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勉强能算是医院的地方老狼连忙扶寒江月进去休息不知道汉克利在寒江月上下了什么封印寒江月觉得自己体内的真元完全无法运行平时缺乏体育锻炼的他此时对于高原的气候显出了莫大的反应全软软的躺在病上看着医生在他边忙来忙去好不容易等医生和护士都走了他才苦笑着对老狼说道:“我现在才知道我平时修道是多么珍贵的事!没了它们我好像比一个普通人更不如!”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元1》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