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遇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应景小蝶 书名:天元1
    <---凤舞文学网--->

    话分两头就在老狼他们遇上白衣女子的时候鹰和木头也到了美国。--凤-舞-文-学-网--当他们刚出机场就被几个黑衣人围住了:“对不起先生!我们是中处的人有一位您的朋友要见您!”鹰苦笑了一下对木头说道:“你先等我一下吧估计这一下我还不能走了!”木头顺手把包往候机厅的座椅上一丢整个人懒懒的缩到了椅子里:“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鹰笑着对几位黑衣人说道:“现在麻烦你们带一下路吧!”黑人衣呈四面包围的阵势把鹰夹在了中间:“请跟我们走!”鹰微微笑着无视于这几个人故意放出的恐吓人的气势慢慢的跟着他们往侯机厅旁边走去。

    突然鹰开口问道:“查理先生还好吗?他最近调到机场来了?看来他现在比较有空闲了啊!”

    看到面前两个黑衣人稍停了一下鹰笑了:“还是说最近中局的人都比较闲?让我想想我是多久前见到查理先生来着?好像是在挪威吧?要知道普通人能见到中局的人的机会可不多我……”

    “先生您的话太多了!”背后有一个硬硬的东西顶了一下鹰的腰鹰笑容不改:“是吗?您不喜欢我多话那么我换成这样好不好?”话音刚落鹰一个后踹将刚才那个用枪顶着自己的黑衣人踢飞两米多远接着借力腾空一把抓住站在自己右后方的人的肩膀利用惯一脚踢飞了前面两个人手中的枪后鹰落地之前也顺手把手中黑衣人的肩膀卸了下来:“好像中处的人的打斗水平还是和当年一样的臭啊!”

    后响起了掌声鹰回头一看查理正站在一旁鼓着掌:“朋友您的水平一如以前真是令人羡慕啊!”鹰拍拍衣服上莫须有的灰尘嘲笑着回答查理:“而您的手下一如是以前一样的毫无长进!希望这不是所有中处的水平否则我该为美利坚默哀了!”

    一句话堵得查理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憋了半天他才勉强笑着:“要知道现在是枪的时代有高明的博击术并不代表您是无敌的。”鹰微笑着伸出手:“当然如果你们在暗处对我开枪的话我可能真的没办法防备毕竟人体是没办法和武器相比的。很高兴再见到你查理先生。”

    鹰的态度突然转变让查理有点措手不及但见过众多世面的他还是及时的伸出手来:“欢迎你龙腾集团的何先生。”

    “您错了我并没有进入龙腾集团那是我母亲的集团而非我的我只不过是一个喜欢追求自由喜欢四处游玩的浪子如您所见我经常游于各个国家的名胜景区。这次我想领略美利坚的风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履行您曾经对我的诺言?”

    旧事重提查理的脸色多多少少有些不太好看不过他也马上恢复了过来:“当然当然我们美利坚民族是最重承诺的民族之一我们会为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我保证在我的职权范围内您在美国的合法行为是畅通无阻的。”

    鹰像个老朋友一样的轻轻的在查理耳边说道:“是吗?那么希望您上次找的人已经抓到了而您丢失的东西希望您也找回来了这样您才不会丢了东西就认为是我在搞鬼了!”然后他站直的子:“那么祝您工作愉快!我走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尽管说我相信对于中局来说在美国要找到我应该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说完他笑着拍了拍查理的肩膀转向木头走去。

    查理被鹰轻轻一拍感觉像是被一根棒球棍子重重的砸在了肩膀上过了好半天他才对手下吩咐道:“没事的话尽量别去惹这两个人。但是记得派人在远处盯着他们!”毕竟这个何放的背后有中**方印度教宗和一个龙腾集团的支持不能得罪也不能放松警惕才对。

    看着鹰毫无伤的走了回来木头一脸的失望:“我还以为你会少一些东西才回来结果我一个觉还没睡着你就跑回来了。有没搞错?这哪像美国强盗的作风?”

    “强盗也得掂量着自己的水平来打劫的你不知道吗?”鹰笑着拎起自己的包包:“好了走人吧!难不成你想在机场过夜?”

    “我比较喜欢呆在有众多财产等待我去转移的地方过夜!”木头拎起包的同时顺手扶了一下边的一位刚准备站起来的老妇人或许连机场的监控设备都无法现木头已经将她手腕上的一串精致的手链取下来落入自己的口袋里。

    鹰白了木头一眼一把拖着他就往外走去:“给我走吧你!再闹下去全世界都会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了要知道这里是美国不是中国机场的监控系统是全方位的!”

    “安啦监控系统一般每秒最多只拍三十六张而我取东西的度向来是五十分之一秒我保证他们只能拍到我助人为乐的样子!”木头一边回答鹰一边还不忘和周围的人的打招呼并时不时的从他们上取下一些东西。--凤-舞-文-学-网--鹰索放了手:“你小子在中国好像没有这么嚣张吧?怎么到了美国就全变样了?”

    木头嘿嘿的笑着:“出国的机会不多不趁机捞一把实在对不起自己的。你想想我到了这个至少是表面富得流油的国家怎么可能空手回去?”

    “……我现在开始后悔与你合作了!”听了鹰的话木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天元在黑暗世界里可是很强的你怎么这么畏畏尾的?”

    摇了摇头鹰对木头无可奈何:“强不代表会出风头在执行任务时我比较喜欢低调行事。我喜欢事都掌控在自己手中当有不定因素出现时我喜欢避开它毕竟接下任务就意味着一份承诺。还有……”说完他一把捏住了木头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我的主意否则你一定会损失很大的!”一只青蛇的玉坠掉在了鹰的手里:“这块玉是我妹妹送我的我可不想回去以后被她收拾!”

    谋被识破木头讪讪的说道:“我只是想看看又不会怎么样有必要那么紧张吗?”

    上了的士鹰放出一个结界将两个人围在其中这才正色对木头说道:“木头我知道你不服气被我妹妹逮住也不服气天元所拥有的名气所以才会答应我妹妹的要求来帮我一起出这个任务。我也知道你其实是想用这个机会试探我们的实力也想挑战天元可是我要告诉你天元自有他存在的目的我们无意于去争取什么名利地位那些东西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这世上还有更重要的事等我们去做。所以……”

    “所以?”

    “所以请你停止你的试探与挑衅的行动。如果真的要比试我可以奉陪但不是现在。而且我提前告诉你不管是什么样的比试对你来说都是不公平的!想想我们可以轻易的从本偷出他们的国宝想想本所说的恐怖分子袭击皇宫的事你就会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了!”说到这鹰才住了口收回了结界。

    直到此刻耳边传来这个世界喧嚣的声音木头才知道鹰不是普通人:“你……”鹰不等木头说完话便轻轻的点了点头:“没错我正是你想像中那样的人。所以不要轻易挑衅我否则你会后悔的。比起敌人我更愿意有你这样一个朋友!”

    木头略有点沮丧:“说得像是威胁我一样这个朋友当得有点郁闷!”鹰拍了拍木头的肩膀:“错了我并没有威胁你我只是告诉你一些你所不知道的事实如果真要威胁你你现在就不会与我同坐一辆车上了!”说完他轻轻的递给木头一条项链:“这是你的宝贝吧?收好它下次别再掉了!”

    木头接过一看竟然是自己的项链而自己完全不知道鹰是哪时将它取下来的:“你是怎么做到的?”鹰调皮的对木头眨了眨眼:“刚才跟某人学的!”这一下才真正让木头服气了:“好吧按你说的我们是朋友我保证按你说的做!保证不给你捣乱!”

    鹰这时才真正在内心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木头现在才真正是自己的盟友了。而这趟美国之行也相对轻松了很多了。接下来的麻烦就是所谓的国会图书馆的保全系统和查理那边了。国会图书馆的问题应该不大毕竟这样的活自己接过太多了而小蝶也早就让阿布找出了国会图书馆的保全系统布置图了相对来说或许查理那边更加麻烦。虽然他明着不敢对自己怎么样可是暗地里呢?最少的监视是必不可少的吧?要甩掉那些烦人的尾巴实在是一件令人觉得烦闷的事:“为什么在哪都有一些令人讨厌的尾巴呢?”

    “说到尾巴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们后第四辆车上有两个刚才那所谓的中局的人而左边第三辆车上有个家伙正拿出了一把乌兹了!”木头懒懒的说完后一把按下鹰的头自己用子挡在了他的上面。

    只听到乒哩乓铛一阵响整个车窗被子弹打得粉碎。鹰在被木头按下来的同时也马上张开了结界将木头和自己保护其中。放出自己的意识鹰听到了一串语的咒骂声而中局的人也抽出了枪开始对那辆袭击自己的车进行击:“反应还不算太慢看来有时尾巴也是有用处的!”微笑着感觉到那辆装着本杀手的车正加通过自己的车。意识到不太对鹰一把扶起木头正好一颗打开了保险的手雷落到了自己的脚上鹰想都没有多想抓起来直接扔回了那辆车。

    “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汽浪把的士前面的挡风玻璃也冲得粉碎吓坏了的的士司机急踩油门车子顿时撞到了前面一辆车上停了下来。鹰拖着木头从后座跳出来死命的往安全的地方跑去!

    “轰!”又是一声巨响刚才那辆的士也爆炸了幸亏两个人跑得快只被气浪掀翻了一个大跟头而已。好不容易站了起来木头努力的摇了摇嗡嗡作响的头对鹰大喊到:“呼真过瘾!你每次出来都这么刺激吗?”

    鹰大概也是被气浪冲到耳朵有点不太好使他大声的对木头回喊到:“不经常只是偶尔我保证这只是一个意外!或许是**抢不到飞机只好弄汽车来袭击游客了!”

    “你不觉得你说的这个玩笑很冷吗?”木头不满的对鹰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两个人互掺着向赶来的交警走去。或许他们该头疼要如何向美国警察解释这次的事件了也或许是反过来美国警方要头疼该如何向这两位刚到美国的游客解释这次恐怖袭击了尤其是其中一个人的份不容许他们打马虎眼。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查理派来监视和保护鹰的黑衣人或许要多了许多了。这大概也是份太引人注目的麻烦吧?

    第二天天刚亮老狼就已经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不过他并没有动他只是静静的躺着倾听着周围的植物生长的声音自从上次吸收了七色天灵果的力量而获得了自己的元婴后老狼现自己又多了一项很特别的能力可以听到四周植物生长的声音。而且他现只要自己静静的倾听体内的元婴似乎会变得特别的兴奋生长的度会变得很快就连自己在紫府把没有融合的七色天灵果的力量变成的植物在自己静心倾听的同时也会生长得特别的快所以这就成了他自己独特的修练法门了。

    不过说真的老狼自己也不知道这种修炼是好是坏就连一直呆在自己边的银狼都没办法告诉自己。一切……只能由时间决定。或许哪天该回葆和宗问问嵩石老师了。不过见到他时他一定会吓一跳吧?分开才几个月自己竟然就炼成了元婴。

    感觉到边寒江月的呼吸声变得特别的轻了老狼伸手一下拍了过去:“醒来了就醒来了装什么装?快起来我们今天还有事要做!”

    寒江月伸手挡住老狼的攻击:“拜托这个阵式只有特定的时间才能走的不是我醒来了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说完他一下子坐了起来:“对了你对昨天晚上那个女人说的话有什么感觉?”

    老狼瞟了寒江月一眼心里暗叹:“没想到他也看出来了不愧是商场里打滚的老狐狸!”懒懒的坐了起来老狼从帐篷里钻了出来看着山那边金色的阳光为高山镶上了一道金边将天空映成了紫金色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没什么想法到了喇嘛庙再说吧!”

    “狐狸!”

    “那是说你吧?好了出来看出吧!西藏高原上看出这种机会对你来说不多见的!”而自己似乎也很久没有在高原看过出了呼吸着早上清寒的空气看着四周岩石下的绽放的雪莲花不远处向阳山坡的地方怒放的鲁冰花还有草甸下正在慢慢融化的冰棱一些往事涌上了心头耳边依稀又听到了早上出的号令声不知道那些队友们现在都怎么样了昔同生共死的兄弟们是否也会怀念这高原上美丽的出呢?

    寒江月也慢慢走出了帐篷迎接他的正是刚从山的背后爬上来的朝阳金色的阳光穿透晨雾洒遍了这片宁静的土地昨天眼里这里还是一片死地现在他却惊奇的现倔强的红景天岩石上的地方依然向人们展示着生命的奇迹:“自然或许才是最伟大的造物主!我从来不知道在这片荒野也可以有生命存在从来不知道在这样的荒地也会有如果令人心动的出!”

    听了寒江月的一番感叹老狼轻笑了一下:“你看过雪绒花没有?生长在阿尔卑斯山上的白色小花!”寒江月不满的抗议道:“喂喂我可不像你一样有时间到处闲逛!我可是很忙的!”雪绒花自己只听过那歌而已听说它们只长在阿尔卑斯山的雪线以上只有最勇敢的战士和最痴人才会去采摘前者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气后者是为了证明自己对的忠诚。

    “人类会为了自己的某种目的毫不客气的伤害大自然勇气或是又怎么是一朵无辜的小花能证明的?为了这种愚蠢的想法差点让雪绒花绝种幸好现在这种行为已经被止了不然……”昆仑仙境里又会多一种植物吧?想想让那种倔强的小生命离开自己生长的故土是多么无奈多么悲哀的事

    人类要何时才会知道珍惜地球要何时才会尊重每一个生命?一种淡淡的悲哀涌上了心头老狼现自从接手昆仑仙境后自己开始变得多愁善感了尤其是与七色天灵果的力量融合后自己可以听到植物的声音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在特种部队里培养出来的那种铁石心肠的格似乎在离自己远去。

    寒江月不明白老狼为什么突然会出这样的感叹只好静静的站在他边欣赏着难得一见的高原出直至晨雾差不多散尽他才看了看时间:“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出了错过了这个时间我们又要在这里呆一个晚上!”

    “嗯出吧!”

    收拾好行装两人飞快的上路了只走了半吉普已经没办法再开上去了老狼和寒江月只好弃车步行所幸上次在昆仑仙境得到了乾坤袋倒是起了很大的作用所有的行李往袋里一装然后往上衣口袋里一丢什么事也没有一样的两个人开始往山顶那个可以看得到的喇嘛庙爬去。

    当夕阳的最后一点余晖消失在喇嘛庙的屋顶时寒江月带着老狼一起冲出了山中的阵势迎接他们的却是一条由铁锁链和木板辅成的吊桥一个中年的红衣喇嘛站在吊桥的正中央:“两位客人能穿越山中的阵势来到这里应该不是普通之人这是最后一关如果你们能过了得我们将会以最高的礼节对待两位;如果不能对不起你们从哪里来的就请退回到哪里去吧!”

    “喂大师你有没有搞错啊?出家人当以慈悲为怀你们都知道要从早餐中省出一部分喂庙里的蛇虫鼠蚁就不能收留我们一晚吗?退回到车里?现在我们还能退得回吗?”不知为何寒江月一反平时好说话的样子怒气冲冲的对着喇嘛吼了起来。

    面对寒江月的怒气中年的红衣喇嘛丝毫不为所动一扬手将左手中的长棍扔了过来然后右手持棍摆出一个防守的架势:“不必多说了出招吧!”

    “切还真当我怕了你不成?”寒江月一把接过长棍对老狼说道:“你别出手这里交给我了!”

    “我本来就没打算出手!”

    “……当我没说!”寒江月话音一落整个人已经飞快的冲到了吊桥的中间只看他长棍从中路横扫过去力量之大让空气出了被划破的刺耳的尖啸声。喇嘛脸色一变急忙向后急退谁知寒江月根本没打算给他喘气的机会长棍横扫到吊桥中央时直接一抖棍长棍马上像一条吐着长信的毒蛇一般直扑向喇嘛。

    喇嘛的反应倒是不弱知道自己一直退下去也不是办法开始的轻敌已经让自己落了下

    风了如果自己再退下去一定讨不到任何好处。斜劈长棍正好压在了寒江月力道用老的长棍下一下子将他的长棍压在了吊桥上。喇嘛并不放松直接抬棍顺着寒江月的长棍攻向了寒江月的口。

    眼看长棍就要重重的砸在寒江月的口他却突然转一个后空翻手中一用力被压在吊桥上的长棍顿时又有了生命一般直攻喇嘛的下路。喇嘛眼看攻击不成只好将长棍往吊桥的铁链上一架也借势往后一翻谁知就在他翻到半空时寒江月的长棍已经抽了出来重重的砸在了喇嘛的长棍上。这一砸竟然将喇嘛的长棍砸成两截喇嘛一个不稳掉到吊桥上后经不住吊桥的摇晃竟然就这样直直的滚了下去。

    下落的喇嘛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死亡的降临可是突然他感到呼吸一窒下坠的形顿时停了下来上面也传来了寒江月的声音:“喂大和尚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要减肥了??快抓住我的手啊!这样我可没办法拖你上来!”

    感是寒江月在最危机的时刻抓住了喇嘛的衣领喇嘛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拉住了寒江月伸出来的手不为别的只为他脸上那一脸真挚的笑容。

    好不容易拖了喇嘛上来寒江月一股坐在了地上气喘吁吁的对老狼叫道:“你也不会出手帮我一下没看到我累成什么样了吗?”

    “多锻炼对你的体有好处!”老狼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差点没让寒江月噎死说完他一只手拿起两个人的行囊从容的走过了吊桥:“快点今天晚上我不想再吃压缩饼干了!”寒江月还想再说什么时边的喇嘛轻轻的对寒江月行了一礼:“客人请随我来吧!”说完他双手合什径直往喇嘛庙走去寒江月夫奈的笑了笑:“这下我倒成了最后一个人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元1》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