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封印解除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应景小蝶 书名:天元1
    <---凤舞文学网--->

    汉克利微笑着对众人行了一礼:“能让伦敦教区里这么多位神甫同时因为我而出现真是我的荣幸啊!”话音刚落强大的圣系光芒已经从他的上散出来:“为神职人员你们应该能感受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神的力量!不要再沉迷于虚假的教义回到真正的神的怀抱中来吧!”

    汉克利上散出的圣光差点让几个年纪稍轻一点的神甫跪倒在地同样的圣光他们只在高级神职人员比如说红衣大主教上感受到过。--凤-舞-文-学-网--只有为的一名看起来年纪稍长脖子上挂有一枚镶有红宝石十字架的神甫崩着脸握住了自己前的十字架:“不用再说废话了我们是不会被你的假像所迷惑的!”说完他将十字架平举到前开始祈祷:“赞美万能的主你……”不等祈祷完汉克利的手已经深深的插进了他的膛。

    这名年长的神甫瞪大了眼睛看着汉克利慢慢的将手从自己体里抽出:“啧啧……反应还真是迟钝就你这种水平也配当西区的神甫?看来主人是高看了你们了!”汉克利将鲜血淋淋的手放在嘴前轻着:“度差本的力量也太弱了你们……根本不配当我的对手!”说完手轻轻的在神甫头上一按神甫竟然整个人炸开了。

    漫天的血加杂着圣光的力量如雨一般的洒下经历过无数的战斗的那些神甫们竟然就这样呕吐起来。摇头看着眼前这些神甫连胆汁都吐了出来汉克利摇头叹道:“中世纪时你们教会的力量是何等的强大何等的风光可是瞧瞧你们现在没有了教庭那些高阶人的支持没有了那种扩张的野心没有了竞争的威胁感。你们甚至连我最低微的手下都不如。我高估了你们你们……根本不配当我的手下!”轻轻抬起右手一个巨大的光球凝聚在手心之中。当看到那几个神甫脸上惊恐的表时汉克利摇了摇头长久以来安定的生活已经消磨了这些神甫的信仰与斗志或者说这种平静的子让他们忘记了作为一名神甫所应当具有的战斗本能。他们除了上有着一些稍稍强大一点的圣力外甚至比不过自己手下的一名最普通的神职人员:“去死吧!”

    白光掠过几名教庭的神甫就在白光中被汽化了一般的消失得无影无踪。汉克利抬头看向天空:“还不出来吗?宁可牺牲自己几名手下来试探我的能力吗?”说话间他慢慢的飘上了半空之中。

    就在汉克利往半空中上升时天空也慢慢的降下了二十道带着白光的影。看清了众人的衣饰后汉克利笑了:“二十名高级神甫吗?看来你们还真是找算今天干掉我啊!”

    “如果你肯自己锢力量跟我们回去接受审判或许你还可以活命否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为的一位衣服上有着金色十字架的高级神甫沉声说道。

    汉克利听到这句话只是放声大笑:“接受审判?我犯了什么错?不会又用中世纪那什么异教徒的理由来对付我吧?现在可是有宗教信仰自由的!”

    “执迷不悟的羔羊啊回到神的怀抱来吧!”高级神甫张开双手全散出强大的光芒圣洁的气息迎面扑来倒是让汉克利觉得呼吸一滞深呼吸一口汉克利狂笑起来:“没想到为教会骑士团的皇家骑士克莱德尔大人竟然会纡贵降尊假扮一位高级神甫来对付我。不过……”左向克莱德尔克莱德尔伸手挡撞在一起时才现这只不过是纯粹的白光而已看到汉克利脸上嘲弄的表克莱德尔低吼一声:“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汉克利优雅的笑了笑:“是吗?那我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今天!”轻轻一拍手教庭的各位才现他们已经被一群人紧紧的围住了。--凤舞文学网--人?不或许他们不能算人狼人或是魔族才是他们的总称。

    “那么……请好好享受我为你们准备的晚餐!”汉克利微笑着消失在空气之中临走之前他对四周无数的狼人以及魔族下达了命令:“杀了他们你们可以自由的分享他们的生命力!”话音刚结束魔族之中已经暴出了欢呼声。然后便是兽人们兴奋的嚎叫声。这些声音吓得附近的居民们都把门窗关紧了在家里对着十字架开始祈祷。

    看着眼前的狼人和奇形怪状的魔物克莱德尔有一种想大笑的感觉难道它们不知道自己上的圣光天生是他们的克星吗?还是说它们想凭着人多来战胜自己吗?想到这里克莱德尔微笑着把双手合在了前:“以父之名驱逐黑暗!”强大的圣光从他体内散出而边十九名高级神甫则是聚积体内的力量以便圣光弹随时可以出手。

    当克莱德尔上的圣光散开时本来他们以为可以听到狼人的哀嚎可以看到那些属于黑暗世界的魔物们痛苦的挣扎可是他们却失望了狼人与魔物们嘎嘎笑着迎上了圣光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去死吧!!!”

    第一个圣光弹在一个高级神甫慌乱中被了出去没人能想象最引以为傲的圣光面对黑暗生物时竟然完全失去了作用会给一个神职人员带来怎样的震撼。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圣光弹没有失去它的作用在它强大的威力下刚冲上来的十几个狼人都被打得飞出去十多米远只是给它们带来了多大的伤害就不是这名高级神甫所能看见的了因为同伴们一起出的圣光弹让四周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等他反应过来时一只长满了毛的巨拳已经重重的吻上了他的鼻梁。

    随着巨大的冲击力听到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一阵剧痛让这名倒霉的在战场上呆的高级神甫飞了出去他还没落地被已经被兽人轰了几百拳要不是体内强大的圣力此刻他已经骨头碎裂吐血而亡了。

    汉克利在远处看着狼人们狂殴着那群倒霉的神甫时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什么所谓的黑暗生物它们也只不过是没有受到的神的祝福而已只要……给予他们神之祝福他们将会是最出色的打手”。天生拥有最强悍的体天生拥有对魔法元素最强的控制如果这样的生物得到神之祝福结果……就会像现在一样。

    满意的看着一群狼人撕裂了那些神甫的体开心的嚎叫着分享着他们的生命力与圣力汉克利慢慢的飘到半空中对着那些仍在群殴克莱德尔的兽人轻轻吩咐道:“够了!住手吧!”

    凭着圣力张开的庇护所的克莱德尔惊奇的看到四周打到眼睛直冒红光的兽人一下子就退到了一边汉克利再次出现在克莱德尔的面前:“这次放过你回去告诉你们教皇。被他们抹杀的麦尔基塞迪克回来了他将会取回他所应得的一切!”说完他便重重的一拳将克莱德尔砸进了地下三米之深:“好了我们走吧!”

    过了好半天克莱德尔才从剧痛中缓过神来勉强挣扎着坐了起来他现在至少有五根肋骨断掉了要不是体内的圣力可以进行自我修复说不定他就永远睡在这里了。深吸了一口气克莱德尔扬入了半空之中不一会儿几个人影自半空中落了下来:“天啊克莱德尔你怎么了?”

    苦笑着摇摇头克莱德尔吩咐来人:“带我去见教皇我有急事要向他报告!”

    远在纽约的麦尔基塞迪克听了汉克利的话后略一沉思:“我明天到伦敦你帮我安排一下事宜。是该好好面对他们了!”

    “是!”

    悄悄躲开大家小蝶带着小猴儿来到了清微派后山的瀑布旁一边吃着小猴儿为自己摘来的鼠儿果小蝶一边郁闷的抱着小猴儿说着话:“小家伙你说我该怎么办?没有了水的能力体差了不说天元的五行阵也不完整了就连昆仑仙境我也没办法再照顾了呢!”说到这里小蝶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平时在哥哥们面前的无所谓都是装出来的只是不想让他们担心而已。其实自己是很介意的很介意不能再与哥哥们一起战斗很介意不能再照顾昆仑仙境。

    “吱!”怀中的小猴儿跳起来轻轻的帮小蝶擦干了眼泪扯着她的衣服要她回去可是小蝶只是摇摇头:“我不想回去!你有事要忙你就先回去吧!我想好好静一静!”谁知平时非常听话的小猴儿今天却是不肯听小蝶的吩咐硬是扯着小蝶要她回去小蝶一下没站稳竟然直直的掉到了瀑布里。

    小猴急得一声尖叫跟着跳下了瀑布四周树林里的猴儿听到小猴儿的尖叫马上全都跟着尖叫起来。正在清微派大厅里处理事的清远道长一听到猴叫脸色马上一变对寒江月吩咐一句:“叫鹰他们到后山去找我!”接着他张口喷出飞剑急匆匆的向后山飞去。

    寒江月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但是后山那些猴儿焦急的叫声却是他能听明白的。正要往客房走去就看见鹰他们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老狼开口就问:“是不是丫头出事了?”刚才有感觉到小蝶上的气息一下子变得几乎感应不到又听到四周都是猴叫老狼猜是小蝶出事了。

    寒江月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师父刚才驾飞剑去后山去了他说要我带你们去后山找他!”说完带着大家就往后山走去。鹰他们现在有了飞剑修为也到了一定的水平可是毕竟是在别人的山门里虽然心里着急可是也不好放出飞剑直接往后山飞。一行人只好飞快的往后山跑。

    感觉到小蝶的气息越来越弱鹰终于忍不住一声长啸放出飞剑驾剑往后山飞去。他本是元婴期的修真水平了驾剑飞行倒是难不住他。刀子一声不吭的放出自己的飞剑跟着鹰一块儿飞得没影了只留下大象老狼无奈的陪着寒江月用走的往后山走去。要不是寒江月还没有这个水平估计他们两也会用飞的了。五个人能力不低只不过缺少了系统的修真知识全是凭本能在修炼。现在有了几位前辈的指点除了小蝶外四个人的实力都有了飞跃的进步。

    鹰和刀子驾飞剑飞到后山时正好看到清远从瀑布下的水潭里捞起了全湿漉漉的小猴子。降下形鹰一下子落在了清远的边:“小蝶呢?是不是小蝶出事了?”清远看向了水潭里:“它说小蝶掉下去了它跳去捞时小蝶已经没了影子了!我刚下去救它时现水潭因为瀑布的原因有几个很大的漩涡很难在里面找到人!”话音未落刀子已经纵跳进了水潭里:“在上面等我!”

    一入水才现水潭底下不像表面那样平静几个大的漩涡把潭底弄得有点像詹华她们那个小岛外的那片海域了。伸出一张避水符一个圆形的结界出现在边让边的压力稍减。刀子这时开始庆幸与风离道长学习御剑术的同时也学会了符录派一些最基本的符法。

    凭着自己的水和避水符刀子很快适应了四周的环境这时他看见了小蝶正处在一个漩涡的中心她的体随着水流在飞快的旋转着犹如风中旋转的落叶一般:“小蝶!”刀子正准备靠近时却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推开了。

    仔细看过去现小蝶前那面水镜正散出淡淡的蓝光而小蝶周也被这蓝光包围着。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现在这种况自己也插不上手吧?刀子浮出了水面看到大象和老狼也赶到了:“水镜的封印好像被解开了小蝶和水镜在一起。我在下面呆着出了什么事我会告诉你们的!”

    鹰对刀子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上来:“我下去吧!”毕竟他现在是元婴期了没有空气呼吸也问题不大。刀子没有理会鹰又沉入了水底。鹰苦笑了一下对大象和老狼吩咐道:“你们俩留在这里等着我下去看看!”说完他也跳入了水中。小蝶和刀子这两个家伙从来没让人省心过。岸上的老狼和大象苦笑了一下在潭边选了一块石头坐下。

    不一会儿空冶子五位前辈也赶了过来在下水看了一会儿后一个个摇着头上了岸对于小蝶这种况他们从没遇见过也没办法去预料是吉是凶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沉浸在水中的小蝶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掉下来时的那种恐惧与不安开始时因为自己对水的控能力降低了从高处掉下来时没办法纵水接住自己把一摔得生痛然后现自己竟然没办法在水底呼吸平时可以直接从水里分离出空气帮助呼吸可是现在完全做不到。

    就在呛了好几口水后小蝶现自己被一个漩涡吸了进去被漩涡强大的离心力甩得全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样水也不停的灌入她的肺里渐渐的小蝶失去了她的意识:“要死了吗?好可惜还不想死呢!不想……离开哥哥们。不想……就这样放弃……可是现在的我还能做什么呢?失去了力量的我……即使活着也只是哥哥们的负担吧?”两行清泪刚流出眼眶就融进了四周的水中。

    也就是这两滴融进了水中的眼泪成了解开水镜封印的关键当泪水接触到水镜时鹰他们加上去的五行封印马上就被解开了镜子像是被人施了法术一般的自动的开始收集水中的眼泪一滴两滴……终于在收集到了足够的眼泪后镜子的上古封印被完全解开了。完全的真正的属于水的力量包裹住了眼泪的主人——小蝶。

    水是万物之源一切生命都是由水进化而来也是由水中生存下来。水对于生命来说就像是母亲一样温柔体贴包容。水镜就像是一种媒介一样让水知道了小蝶的内心想法那种对昆仑仙境的喜对哥哥们的依恋对自己体的悲哀对失去能力的沮丧……

    如果说小蝶与水的关系以前同是一个人与一件工具一件武器而现在则是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小蝶从水里慢慢的感知到了水的呼吸水的心跳水的思想感到到它的温柔她的体贴她的包容……

    “我……在做梦吗?真美好温暖好舒服据说快要死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感觉我就快死了吗?也好以后不会拖累哥哥们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元1》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